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东方夜谈 > 正文

[传奇故事] 鸽王泪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32:07 阅读:

  胡鸣因训养的鸽子夺冠,成了元帅府训练军鸽的特别顾问。谁知风光背后,却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阴谋……
  
  1。夺冠
  
  民国初年,军阀割据,西南一带长期战乱不休。几番火拼后,西康省杨督军的势力逐渐膨胀,自封为西南陆军大元帅,俨然成了土皇帝。
  
  这天,一条重磅新闻在西康省城炸响——杨督军要举办鸽王大赛!
  
  西康省多山,通信极为不便。杨督军想借此次赛事征集军鸽,作战时通信之用。获胜者不但可以得到一千大洋,还会被委任为大元帅府特别顾问,专门训练军鸽。
  
  开赛那天,参赛信鸽竟然有上千羽之多!经过数轮淘汰,最后决赛在花狐雕与火凤凰之间展开。火凤凰的主人霍鸽痴,乃是祖传养鸽名家,他用独门秘技训练出来的信鸽,能够不怕烟火。而那花狐雕虽非出身名门,但是体形巨大,强悍凶猛。
  
  决赛中,花狐雕渐渐力不从心,节节败退;火凤凰则越战越勇。眼看就要分出胜负,就在这时,火凤凰忽然从天空摇摇晃晃地落了下来,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两只爪子无力地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事发突然,主持人杨督军不得不宣布,由于火凤凰精力耗尽而累死当场,鸽王大赛的冠军属于花狐雕!
  
  花狐雕的主人胡鸣,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没想到竟然击败了大名鼎鼎的霍鸽痴,赢下一千大洋奖金不说,还当上了大元帅府特别顾问,别提多神气了。
  
  军鸽基地设在一处隐蔽的山谷,旁边是弹药库,四周戒备森严。每天,胡鸣只能在远处指挥鸽子的训练,压根不能靠近,至于鸽舍在哪里,军鸽又是如何运送情报的,根本就无从知晓。
  
  基地很神秘,经常有许多卡车出入,士兵们忙忙碌碌地搬运东西,而且都是在夜里行动,四周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卫。每隔一段时间,花狐雕都会去执行任务,一去就是个把月,但具体什么任务,胡鸣一概不知。不管他怎么询问,回答永远都是冷冰冰的两个字:保密。
  
  2。寻鸽
  
  时间久了,胡鸣心里放不下花狐雕,于是决定偷偷去看它。
  
  鸽舍安在哪里,他丝毫不知,也根本打探不出任何消息,胡鸣不得不自己动起了脑筋。此后,他没事就去山上转悠,悄悄捉来十几只山鼠,挑出一只最灵巧的,每天喂它鸽子蛋。半个月下来,这山鼠就离不开鸽子蛋了。
  
  这天,胡鸣在鸽群中看到了久违的花狐雕,它终于执行任务回来了。当天夜里,趁守卫不注意,他把山鼠放出去,在它身上拴一根细线,悄悄跟在后面。山鼠一路东嗅嗅西闻闻,带着胡鸣一路穿过营房,来到了猪圈后的一排隐蔽的茅屋。钻进去一看,地上横七竖八堆着一排排的鸽笼,关在最显眼处的,正是花狐雕。
  
  花狐雕瘦了很多,似乎很劳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身上还绑着一个小葫芦,是鸽哨!
  
  胡鸣对鸽哨并不陌生,每个鸽群都会选出最强壮的鸽子,身背鸽哨,作为头鸽。可花狐雕是去千里之外执行任务,背着笨重的鸽哨干吗?他好奇地朝鸽哨里掏了掏,里面掉出来两颗黑乎乎的小东西。轻轻一闻,胡鸣脑子里轰的一声——罂粟种!
  
  胡鸣这下明白了,为何军鸽基地会被安置在戒备森严的军火库旁,原来他们在利用信鸽运输罂粟的种子!如此说来,基地里一定也有种植罂粟的秘密去处了。
  
  胡鸣没敢声张,悄悄溜了回去,暗中开始调查。工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发现了隐藏的罪恶。
  
  杨督军吸食鸦片多年,烟瘾极大,而且偏好缅甸出产的特有品种。于是,他在基地秘密种植罂粟,既能满足自己,同时还能赚黑钱。
  
  但是,如何把从缅甸买回的种子快速有效地运回来,是一个大难题。杨督军想到用鸽哨运输,于是举办了鸽王大赛。所谓挑选军鸽传送情报,根本就是个幌子。
  
  运送罂粟种子,需要最强壮有力的鸽子——花狐雕,因此在两只准鸽王决斗时,杨督军暗做手脚让花狐雕赢——他给火凤凰喂食了微量鸦片,使它在稳操胜券时突然坠落,倒地而亡。
  
  为了求证,一天夜里,胡鸣瞅准哨兵打瞌睡的空子,冒着生命危险溜进了后山。果不其然,层层铁丝网后,是一大片罂粟地,那一朵朵罂粟花开得绚烂华美,在夜色中显得有几分诡异。
  
  3。大义
  
  花狐雕再次执行任务时,胡鸣借机请假,回家探亲去了。
  
  很快,花狐雕再次带着罂粟种子回来了,不过这次晚回来了一天,但是没有人对此有所怀疑。种子种下了,几个月后,这些种子开花了。
  
  这次的罂粟花似乎略有不同,但杨督军并未在意。等到罂粟开始结果时,手下仓皇来报:这些不是罂粟花,而是虞美人!
  
  虞美人和罂粟同属一科,从外形上看,两者极其相似。杨督军急忙下令把这批冒牌货全部铲除,可惜已经晚了,大面积的花粉授粉已经结束,这些混杂其中的虞美人,让整个罂粟地结的果实都坏了,无法制作鸦片。杨督军大发雷霆,可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得自认倒霉。
  
  罂粟地被毁,杨督军损失惨重,缺钱的他只好打起了新的主意。不久,他偷袭邻省的吴大帅,想抢夺地盘和钱财。
  
  为了击败吴大帅,杨督军决定孤注一掷。他拼光老底买来一批军火辎重,趁夜运进基地。这批辎重包括大量汽油和弹药,极其危险,一旦遇火就会发生爆炸。杨督军亲自组织入库,再三严令:整个基地不得出现明火,违者当场处死!
  
  夜里刚刚上灯时,大批汽油和弹药运抵基地,准备入库。杨督军手握长刀,死死盯着手下,不敢有一丝松懈。
  
  搬运物资的士兵们忙个不停,谁也没有注意到基地上空飞来一群鸽子。鸽群在基地上空不断盘旋,忽然,身背鸽哨的头鸽身上冒出一点亮光,之后迅速扩大,生出了一朵火花,鸽哨着火了!刹那间,头鸽浑身的羽毛便燃烧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火球。头鸽身上的火星四散开去,四周的鸽群也纷纷被点着,很快烧成了一个又一个火球!鸽群在空中高速飞行,燃烧的羽毛四散飞落,整个鸽群就像一片火雨,向地面坠落。底下的人都傻了,有谁见过无数天火突然从天而降的场面?
  
  这团火雨落在地上,汽油桶和弹药见明火即燃,顿时,爆炸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顷刻间,整个基地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海。士兵们四散逃命,杨督军挥刀拼命喝骂也无济于事,最后,不远处的一发炮弹猛地爆炸了,气浪将杨督军震晕在地,很快便被熊熊烈焰吞噬了。
  
  远处的小山上,一个微胖的汉子泪如雨下。另一个男子走上前来,紧紧握住他的手,语气哽咽:“霍兄,我们的鸽子虽然没有了,可它们牺牲得很有价值,是它们换来了西康省的安宁!”说完,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当初,胡鸣想要阻止杨督军制造鸦片害人,想出一招狸猫换太子之计。他借休假之际,在花狐雕返回基地的路上将其截住,把鸽哨里的罂粟种子换成了虞美人种子。几个月后,生命力更强的虞美人开花授粉,杨督军的罂粟地便颗粒无收了。
  
  毁了罂粟地,胡鸣本想收手,没想到杨督军很快又发动了战争。胡鸣意识到,西康人民想要过安定的生活,就必须推翻这个残暴的独裁者。如果摧毁基地,不仅能够铲除毒品生产的根据地,而且可以掐断杨督军的军费来源。
  
  基地防卫严密,胡鸣势单力弱,没有丝毫机会。他苦思冥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从天空突袭!他找来霍鸽痴帮忙,因为只有后者训练出来的鸽子才不怕火,才可以胜任火攻的任务。
  
  霍鸽痴获悉杨督军的整个阴谋之后,也是气愤难平,更是一心要为火凤凰报仇。二人商议之后,挑出一批经过严酷训练的鸽子,全身涂满黑火药,再挑出一只头鸽,背上鸽哨,鸽哨里藏着一只特制的小风车。
  
  小风车用火纸制成,上面涂满了燃点很低的白磷。当头鸽在空中飞行时,鸽哨进风,推动小风车转动,摩擦产生热量,温度达到四十多摄氏度时,白磷便开始燃烧,点燃头鸽身上的黑火药。鸽群中的其他鸽子同样浑身涂满火药,很快就全部被点燃,整个鸽群就如同密集的火箭,射向地面的汽油桶和弹药,基地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基地被彻底摧毁,杨督军也葬身火海,西康省的老百姓终于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只是没人知道,他们应该感激一群牺牲的鸽子,它们都是当之无愧的鸽王。当它们在夜空中烧成星星点点时,就像老天在为它们流泪。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