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东方夜谈 > 正文

[海外故事] 柜子里的秘密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32:07 阅读:

  费雯丽和丈夫被德国兵抓进了集中营,谁来解救他们那个被锁进柜子里的小女儿呢?
  
  1。突然被捕
  
  费雯丽和丈夫克里生活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上,他们自己没有孩子,幸好一对犹太夫妻留下一个小女孩由他们收养过来,这对犹太夫妻在抵抗德国人的战斗中牺牲了。
  
  小女孩叫丽莎,今年五岁了,聪明可爱声如银铃,费雯丽爱她爱得不行,这样的日子过得宁静而安详。谁知好景不长,隆隆炮声中,德国人突然攻进了这座美丽的小镇,德国人入侵的速度快如闪电,以至于大伙都没来得及逃跑。
  
  德国士兵开始挨家挨户搜寻犹太人,枪声、惨叫声不时响起。费雯丽也是犹太人,好在克里未雨绸缪,早就挖好了一个隐秘的地洞,可地洞太小了,根本不够费雯丽和丽莎一起藏进去。再说,把费雯丽和小丽莎藏在两处,两人生存的概率会更大些。
  
  耳听得德国人的皮靴声如死神足音越来越近,克里和费雯丽先把丽莎藏到一个柜子里,然后对小丽莎千叮咛万嘱咐道:“亲爱的,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发出声音,乖乖呆着,我们很快就会把你救出来的。”
  
  丽莎懂事地点点头,然后把小小的身子蜷缩进了狭小的柜子里。费雯丽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她忍不住吻了又吻丽莎的小脸,摘下挂在脖子上的一条珍珠项链,小心地挂在丽莎的脖子上,这条项链虽不名贵,却是祖传之物,希望它能保佑小丽莎平安度过这一劫。
  
  在关上柜门后克里想了想,又加上一把锁,两把钥匙他和费雯丽一人一把,再扯来几张蜘蛛网小心挂在柜门上,克里满意地说:“这样德国人就不会认为里面有人了。”
  
  当克里刚藏好费雯丽,荷枪实弹的德国人就冲了进来。
  
  费雯丽一时间心跳如鼓,德国人会发现她和丽莎吗?还有,克里虽不是犹太人,但德国人会放过他吗?就在这时,地洞的顶盖一下子被掀开了,德国人一脸狞笑地出现在洞口,她被发现了。
  
  然后费雯丽绝望地看到克里被五花大绑着,幸好藏着丽莎的柜门安然无恙。在两人踉踉跄跄地被德国人往外赶时,克里忽然向她喊道:“亲爱的,一定要活下去,丽莎还等着我们啊……”
  
  克里下面的话被德国人狠砸过来的枪托打断了,费雯丽的心揪了起来,是啊,丽莎还关着呢,没有人帮忙,幼小的她是无论如何也出不来的……
  
  2。惊闻噩耗
  
  集中营的岁月悲惨无比,克里一直没有消息,而小丽莎也生死不明。费雯丽无数次陷入绝望中,但她时刻记住克里分别时的话,一次次咬牙挺了过来。
  
  一晃四年过去了,当骨瘦如柴的费雯丽被苏联人解救出来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能从这座人间地狱中活着出来,可她没空喜极而泣,因为她还要去找小丽莎。四年了,丽莎还活着吗?
  
  费雯丽归心似箭,可是,当她满心忐忑地来到故园时,一下子惊呆了:家园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废墟。费雯丽的心一下子被抽空了,顿时一头栽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个久违的声音的深情呼唤下,费雯丽悠悠醒了过来,眼前看到的竟然是憔悴无比的克里。
  
  原来,四年前克里在押解途中侥幸逃脱了,现在战争已结束,眼见得家园被毁,他便在镇子的另一头住了下来,他相信费雯丽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便天天在废墟上等她,今天,他终于等到了她。
  
  费雯丽压抑四年的泪水一下子喷涌而出,她一把抓住克里急急问道:“丽莎呢?怎么不见我的丽莎?克里,你当年逃脱后回来救丽莎了吗?”
  
  克里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消瘦的面孔痛苦地扭曲起来,好像陷进一个可怕的梦魇中,半晌才掉过头艰难地说:“我一逃脱就回来找我们的小丽莎,可是,迟了,房子早就被德国人烧掉了,烧成一片平地,正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什么也没找到……”
  
  在小镇外一片芳草萋萋的山坡上,费雯丽在克里的带领下找到了小丽莎的空墓。费雯丽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颤抖着手掏出一把钥匙,那正是藏丽莎柜子的钥匙,这把钥匙陪伴费雯丽度过了集中营四年的黑暗岁月。痛哭声中,费雯丽绝望地把钥匙扔进了山坡那边的大海。
  
  看着悲痛欲绝的费雯丽,克里只是不停地絮叨:“丽莎,你是被德国人烧死的,是德国人、可恨的德国人……”
  
  费雯丽一声声听着,忽然觉得有点异常,因为克里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重复的次数太多了,好像在说服他自己一样。还有,克里甚至没流过一滴眼泪,这太反常了。
  
  3。疑心骤起
  
  时间一天天流逝着,战后的每个人都在慢慢修复着千疮百孔的家园,更修补着备受摧残的心灵。费雯丽也想忘掉丽莎,可是怎么也忘不掉,同时她对克里的疑心越来越重了,因为克里越来越反常。
  
  他经常一个人爬到摇摇欲坠的小阁楼上,并且一呆就是大半天。他在阁楼上这么长时间究竟干了些什么?
  
  这天克里出去了,费雯丽决定爬上阁楼看看,然后,在阁楼的桌子上,她一眼看到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对于费雯丽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藏住小丽莎的柜子锁的钥匙。她的那把已经被她抛进了海里,这把,应该就是留在克里身边的那把。钥匙黄澄澄的光可鉴人,没有一丁点生锈的样子,显然克里天天在阁楼上摩挲个不停。
  
  他每天摩挲这把蕴含着悲伤往事的钥匙干什么?他在想念丽莎吗?那为什么从不见他哭,甚至不见他悲伤?
  
  阁楼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箱子,费雯丽正要想办法打开来看,就听到克里进门的声音,费雯丽赶紧爬下了阁楼。
  
  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的克里跟以前大相径庭,没有了温情和开朗,总是一脸的阴沉,好像有满腹的心事,这使得费雯丽越来越怕他,越来越觉得他神秘。
  
  还有,克里经常到镇上的小教堂里,一呆就是一天。费雯丽曾经偷偷跟踪过他,发现他除了虔诚地祈祷外还是祈祷,他在忏悔什么?
  
  在克里又一次到小教堂祈祷后,费雯丽成功地打开了阁楼上的那个箱子,发现里面只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串项链。
  
  费雯丽失声惊呼起来,这串项链化成灰她也认得——正是生离死别前她亲手挂在小丽莎脖子上的那串。
  
  克里说德国人烧毁了他们的家园,可为什么项链还在?而且连一星半点的焚烧痕迹也没有。这只能说明一点,项链是在丽莎的脖子上完好无损地取下来的。克里为什么要撒谎?
  
  一个可怕的念头跃入费雯丽脑海中:克里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难道他是个纳粹间谍?他说自己是从德国人手中侥幸逃脱的,从德国人魔掌中逃脱是那么容易的吗?
  
  或者,他出卖了小丽莎,丽莎是犹太人,克里出卖了她之后才换得了自身的安全。这串完好无损的项链就是铁证!
  
  这时,小镇上一名劫后余生的老居民无意中告诉费雯丽这样一个消息:她的房子并不是战时德国人烧的,而是在不久前被烧毁的。
  
  很显然,克里怕费雯丽回来后追问丽莎的下落,他要把责任全推到德国人头上,所以放了一把火。
  
  费雯丽痛苦得无以复加,当即决绝地向当局举报了克里,当局十分重视,嘱咐她像平时一样,不要惊动克里,他们会暗中侦查的。
  
  4。噩梦结束
  
  这天来了几个身穿军装的人,告诉费雯丽一个意外的消息:克里没有出卖小丽莎,当然了,他更不是纳粹间谍,因为他是盟军的一位卓有成效的情报人员,至于四年前成功脱身也正是盟军情报人员努力营救的结果。
  
  费雯丽一时又惊又喜,压在心中的巨石轰然粉碎,可克里为什么变得如此反常?
  
  一位军官犹豫了一下,然后郑重说道:“那日克里被我们救下后,他本想立即回来解救被锁的丽莎,可是形势不容许,他已彻底暴露了,于是委托另一名情报人员帮他解救丽莎,你知道,战争期间一切消息时断时续,再往后就再也没有了那位情报人员和丽莎的消息,克里只好天天祈祷丽莎能被成功解救。可是,直到战争结束我们才知道,那位情报人员在潜入这座小镇不久后便被德国人发现并杀害了,丽莎……下落不明。”
  
  那位军官说到这里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声音都沙哑了,好像接下来的话有千斤重:“克里在战争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火速赶回来,是我陪同他一块儿回来的,当我们走进屋内时克里几乎要瘫倒了,因为那柜子上的锁还在,只是生锈了,上面的蜘蛛网更多了,然后、然后,克里用尽全身力气打开了柜子,天啊,太惨了……”
  
  军官讲到这里突然大声嚎哭起来,其他人也都哭了,可是费雯丽没哭,她一声不吭地直挺挺倒了下去。
  
  当费雯丽醒来时,克里打外面回来了,他目光呆滞行动笨拙,嘴里喃喃地说道:“费雯丽,请原谅我骗了你,房子是我烧的,你知道在柜子里我看见了什么吗?不不不,我不能说,我更不能让你看到,所以我狠心烧了房子,这样一来你就会以为是德国人烧了房子、烧死了小丽莎,这样你心里会好受些……”
  
  费雯丽至此完全明白克里反常的原因了,他亲眼看见了……他受不了那触目惊心、天崩地裂般的刺激啊,他的眼泪早就流干了,他无法把这一切告诉费雯丽,只能独自承担,如山般的悲痛压得他有了种种反常的行为。
  
  费雯丽冲过去,一把抱住克里,坚决地说:“不是这样的,克里,你什么都没看到,那只是一个噩梦!”
  
  克里涣散的眼神慢慢聚拢,他盯住费雯丽的脸,好半晌才一脸疑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只是一个噩梦吗?”
  
  费雯丽柔声说道:“是的,亲爱的,战争结束了,噩梦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的小丽莎一定会希望我们好好活下去的,她在天堂里冲着我们微笑呢!”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