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东方夜谈 > 正文

[小小说] 郎朗的人生不可复制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32:08 阅读:

  李福海赴法探亲,却无意中发现,那把对儿子的人生具有非凡意义的特制小提琴,居然被丢弃在杂物间……
  
  一、儿子成名了
  
  李福海在他老家的县城里是个传说。他本是个乡镇音乐教师,中年丧妻,为了不让儿子李显丰受委屈,终身未再娶。不过这事也有另一个版本,那就是他为了培养儿子成才,已经没有财力再结婚了。在这样一个大多数人都没亲眼见过小提琴的穷乡僻壤,李福海竟然异想天开地让儿子三岁就开始学小提琴了。此后多年,他带着儿子奔波于北京、上海等地拜师学艺。所幸的是,他的辛苦没有白费,李显丰五岁时便被人称为“音乐神童”,十八岁就赴法国深造。
  
  留学十年,李显丰从来没回过家。因为李福海告诉他,男儿要成名,须得坚忍,千万不要被琐事耽误。这样,李显丰只能通过越洋电话,告诉父亲自己的近况,他说他毕业之后,就在一家大剧院当了首席小提琴手,开了很多次专场演出……
  
  每当听到这些,李福海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值了。
  
  这年年初的时候,架不住李显丰再三劝说,李福海终于答应去法国探亲。
  
  到了儿子在法国的家,李福海激动地发现,儿子的房子在一条幽静的小道上,独门独户的别墅楼,非常大。一进屋,李福海就看到占了半面墙的摆设架上,摆满了奖章和奖杯。他看不懂上面的法文,不过想想都知道,这些奖里肯定有儿子跟他说过的法国青年艺术家奖之类,当然,还有些李显丰不屑于说的小奖。
  
  李显丰在家陪了李福海两天,手机响个不停,看起来忙得不行。李福海不忍心,就让他不用管自己。
  
  没了儿子的陪伴,李福海寸步难行,电视、报纸又看不懂,干脆系起围裙打扫卫生了。正扫着地,他突然听到窗玻璃发出“啪”一声响,像是什么东西砸上面了。李福海到窗口一看,原来外面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男孩手里正攥住一块小石头,看样子还想砸,一见到他,吓得赶紧跑了。
  
  李福海也没计较,继续打扫起卫生来。在清理贮物间的杂物时,他的目光突然被一个小提琴琴盒吸引了。这个琴盒上布满了灰尘,看起来已经被放在这很久。他轻轻打开琴盒,里面是一把小提琴。
  
  李福海的记忆之门猛地被打开了。在李显丰八岁的时候,有位老师告诉他,孩子的天资十分罕见,建议放弃使用工厂琴而转用定制琴,否则会毁了孩子敏感的听力。听了这话,他毫不犹豫地举债定制了这把琴。从那以后,这把琴就伴随着李显丰走南闯北,并到了法国。
  
  可是,这么一把好琴,儿子为什么会弃之不用呢?就算他现在有了更好、更昂贵的琴,也不该将它塞在贮物室里与杂物为伴啊!
  
  李福海心情复杂地将琴拿到窗口,擦拭干净,随后调了调音,拉了起来。他在大学时迷上这种优雅的乐器,但天资所限,所以才决定从小培养儿子。那些年陪儿子遍访名师时,他也顺带着学了不少,拉起来也很动听。
  
  一曲终了,他睁开眼睛,忽然发现那个男孩又站在了窗外,出神地听着他拉琴。李福海冲他友好地笑笑,没想到那男孩却转身跑开了。
  
  二、儿子的欺骗
  
  李显丰很晚才回来,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李福海给他倒了杯水,问:“怎么这么累,是去演出了吗?”李显丰点点头,但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爸,你打扫卫生了吧?以后这种事请人干就行了,我也不差钱。”李福海说:“没事,我反正闲着。哦,对了,隔壁是不是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
  
  李显丰一听,皱眉说:“那男孩叫皮罗,他准是又用石头砸我家玻璃了吧?”
  
  李福海这才知道,原来李显丰自从搬来这儿不久,那个叫皮罗的男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用石头砸他的玻璃。有一次,玻璃被他砸碎了,李显丰忍不住就去找了警察,然后一起去了皮罗的家。
  
  皮罗没有爸爸,妈妈叫苏珊,她靠着在网上做几份兼职来养家糊口。苏珊固执地认为皮罗是个乖巧的孩子,但是,她对儿子做出这种举动也无法解释,只能不停地道歉,说以后会管教好皮罗。但是,这次上门似乎并没什么效果,皮罗仍然经常砸他的窗子,这让李显丰既生气又无奈。
  
  李福海说:“一个孩子如果对一件事物特别执着,肯定是有原因的。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什么原因?”李显丰摆摆手说:“我自己的工作都忙不完,不想为这种事操心。爸,我劝你也别管,这不是国内,很多时候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惹上了麻烦。”
  
  看儿子这么疲倦,李福海也就没问小提琴的事。第二天,李显丰早早就出门了,李福海继续收拾屋子打扫卫生。在打扫儿子的卧室时,不知为什么,他总感到有点异常,直到整理那一排直耸天花板的书柜时,才突然明白过来——卧室里跟小提琴有关的东西太少了。
  
  卧室里其实是有把小提琴的,做工非常精细,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可是,按键部位连漆也没掉,显然是把新琴。而且,书架上关于音乐的书籍特别少,有些书是中文的,却多是些企业管理类的。
  
  而且,来这几天了,儿子很少跟他谈起音乐上的事,也没说过要请他看自己的演出。
  
  李福海想了想,打开电脑搜索起儿子的名字。虽然他不懂法文,但儿子的法文名字“保罗”却是会拼的。搜索结果出来了,他看不懂,但是却也能看出来,这些个结果里面没有一条跟小提琴有关。
  
  在这个网络时代,还有哪个名人在网上搜不到呢?所以,这事的唯一解释就是,儿子一直在骗他。一时间,李福海手脚冰凉。
  
  夜里,李显丰又是很晚才回来。看他一脸疲倦的样子,李福海实在不忍心直接问他。但是,当儿子睡下后,李福海却翻了他的衣兜,在里面找到了一沓崭新的名片,他顺手抽了张出来。
  
  第二天,李显丰前脚刚走,李福海后脚就跟着出去了。他拦了辆出租车,将名片递给司机,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将李福海放在一处地方下了车。他四下里一看,见前面有一间很大的店,招牌上的字母跟名片上一样。
  
  儿子怎么会在店里上班?李福海不解地走近一看,原来这是家乐器行,装修得非常上档次。突然,他浑身一震,竟看到了身穿职业装的儿子正指着一把小提琴对一个客人解说着,随后可能是应客人要求,他又拿起小提琴做了示范。客人看起来很满意,两人一起去了收银台。
  
  琴行?儿子去卖琴了?!
  
  当李显丰送客人出门时,李福海下意识地闪到了一旁。他不愿当面拆穿儿子。但是,心中却一片悲凉:自己倾家荡产,花费了半生心血,竟只是为法国人培养了一个卖琴的营业员!
  
  回到家后,李福海在沙发上茫然地坐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看到窗台下那把从贮物间拿出来的琴,下意识地将它拿在手里,拉了起来。在琴声中,他仿佛回到了当年与儿子一起四处学艺的日子。一时间,已是老泪纵横了。
  
  忽然,他看到男孩皮罗正在窗外驻足观望着,像是已经沉醉在他的音乐中了。
  
  三、爱琴的男孩
  
  李福海擦掉眼泪,打开窗子向皮罗招了招手。这回皮罗没跑,也向他投以微笑。李福海指了指小提琴,问:“你喜欢听吗?”当然,皮罗听不懂他的话,但眼神却随着琴在动。
  
  李福海正要说什么,一个女人从边上跑过来,拉住了皮罗,又对着李福海歉意地笑了笑,这应该就是皮罗的妈妈苏珊。李福海想对苏珊说没关系,但她已经拉着皮罗走了。皮罗在妈妈的牵拉下,不时留恋地回头看着。
  
  李显丰依然早出晚归,李福海几次想要当面质问他为什么会放弃音乐,但总是开不了口。
  
  这天,李福海打扫完卫生,站在窗口,下意识地向外望去,果然,男孩皮罗又站在老地方了。李福海拿起小提琴向他招了招手,皮罗立即跑了过来。
  
  李福海把琴递给他,皮罗兴奋极了,但他显然是第一次接触小提琴,动作很笨拙地将琴夹在下颚,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福海走到他身后,把着他的手,拉了一下琴弓。
  
  皮罗竟然吓了一大跳,他愕然地看着李福海。在李福海鼓励的目光下,这才鼓了鼓劲,自己拉了起来。他越拉越欢畅,尽管声音很刺耳,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乐在其中。李福海也被他感染了,一老一少沉浸在欢乐中。
  
  突然,苏珊小跑着过来,将皮罗拉到身后,对他做着手语,皮罗也回以手语。李福海立即明白了,皮罗不能说话。难怪,他第一次接触到音箱的共鸣震动会那么吃惊。他对苏珊说:“夫人,您的儿子非常喜欢小提琴。”但苏珊听不懂,眼神里满是警惕,跟着扔下一句话就带着皮罗匆匆走了。
  
  李显丰回到家后,李福海将苏珊说的那句话复述出来,问他这是什么意思。李显丰眉头一皱,说:“爸,不是让你别跟皮罗打交道的吗?”李福海争辩道:“我看他非常喜欢小提琴,所以……对了,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李显丰苦笑道:“她说你再这样,她会以诱骗儿童的罪名到警察局告你。”
  
  “啊!”李福海吓了一跳。李显丰说:“爸,我其实也知道皮罗用石头砸我的窗子是想让我拉琴给他听、哦不,是看。他可能无意中看到过我拉琴。他确实是非常喜欢小提琴,但是,因为他的残疾,苏珊总觉得任何人接近他都是有企图的。所以,爸,真的不要去接近这孩子,否则肯定会惹麻烦的。”李福海若有所失地说:“以后我不理他就是了。唉,真是可惜,他这么喜欢小提琴……”
  
  这以后,每当李福海拿起小提琴,都会下意识地看向窗外,但皮罗再也没出现了。这天,李福海来到附近公园,将琴拿出来,顺手就拉了一曲《梁祝》。等拉完后,他这才发现面前站了很多人,纷纷往他的琴盒里扔大小不一的钱币。
  
  哈,他们将自己当成卖艺的了。李福海一乐,正要告诉他们自己不是卖艺的,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蹿到他面前,兴奋地指手画脚。嘿,是皮罗,真是太巧了!李福海一高兴,就忘了苏珊和儿子的警告,开始教他练琴了。
  
  皮罗或许没有李显丰的天分,但他学得非常认真。李福海教得很仔细,等回过神来后,发现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他担心苏珊会着急,于是对皮罗比划道:“好孩子,今天你该回去了,下次我再教你。”说着,李福海顺手将琴盒里的钱塞到他的手里,让他买零食吃。
  
  看着皮罗欢快的背影,李福海心里也是喜滋滋的,他收拾好东西,刚出公园大门,突然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大汉狠狠地撂倒在地……
  
  一直到李显丰来警察局,李福海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原来皮罗跟着苏珊来公园玩,但是只一错眼,皮罗就不见了。苏珊急得快发疯了,皮罗却又回来了,说是去跟一个老人学小提琴了,但是,皮罗的手里却捏着一把钱,而他也说不清中国老人为什么会给他钱。苏珊发急了,于是就报了警。
  
  李福海一听,傻了眼,闹半天自己成了诱骗儿童的疑犯了,他辩解说:“皮罗非常喜欢练琴,我一时高兴,就给他钱让他买点零食吃,这……这也太离谱了吧?”李显丰苦笑道:“老爸啊,孩子跟你学琴,你不仅没收学费,反而给他钱,这事你放在哪个国家人家都要怀疑啊!”
  
  李福海一听,也对,他着急地问:“这可怎么办呀?要不我去跟苏珊解释一下?”李显丰摇头说:“她肯定不会见你的,而且,她也听不懂中国话啊!不过还好当时是在公园里,不难找到证人。现在我已经保释你了,但这事还得走完程序,几天后会开庭审理。”
  
  四、音乐的力量
  
  几天后,开庭了。李显丰重金聘请的律师没让他们失望,再加上几位证人的证词,李福海被当庭释放了。
  
  经此一遭,李福海本来就因为儿子弃琴而绝望的心情更加低落,他再也不出门了,整日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电视开着,他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这天,李显丰早早地回了家,亲自下厨做了桌地道的法国菜,还开了瓶红酒,父子俩对酌起来。喝着喝着,李福海突然问道:“丰儿,你有没有恨过爸?”李显丰一愣,笑道:“怎么会呢?不过小时候是恨过,那时不明白,我怎么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生活中除了琴还是琴。”
  
  李福海心里一颤,像是辩解一般,说:“我……我也是为你好。”李显丰点头说:“这道理我长大后就明白了。所以,我一点也不恨你。”李福海知道儿子在安慰自己,黯然道:“可是我夺走了你快乐的童年。别的小孩在读书,你在练琴;别的小孩过大年放鞭炮,你还在练琴;别的小孩放假疯玩,你仍然在练琴……我……”
  
  李显丰一愣,忙说:“爸,别说了,我能有今天,全是因为你。”
  
  难道他还打算继续将谎圆下去吗?李福海皱着眉说:“可是,你今天又有什么成就了?你将我送你的琴扔在贮物室里,你卧室里的琴也是新的,明显是因为我要来而临时买来当摆设的。”李福海越说越激动,“很显然你已经放弃了音乐,你只是一个琴行的营业员,你还谈什么成就?!”
  
  李显丰愕然,但很快就平静了,笑着说:“爸,我就知道瞒不了你多久的。确实,家里摆的那些奖其实都是社区或公司年会时得来的,但是,我没有放弃音乐,我那些跟名人的合影并不是假的。”
  
  李显丰说当年他来法国时,确实是一心想做小提琴演奏家的,但是他发现学校里都是世界各地优秀的人才,论天资,谁也不比他差,比他好的更是比比皆是,他意识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实现梦想。因此,毕业后,他没有像他的同学那样去剧院应聘,而是抱着父亲送他的那把小提琴敲开了天堂音乐器行的门。
  
  这是家国际知名的大型连锁企业,在世界各地都有分行,客户都是高端人群。几年下来,李显丰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了客户经理一职。通常,公司会将最优秀的后备人才安排在这个位置,因为这里最接近客户。
  
  “爸,虽然我没有如你所愿成为演奏家,可是,我却成为了销售专家。每年,我卖出去的乐器在公司的销售榜上都是数一数二的。他们都说,买乐器,找保罗。在乐器销售这行里,我就是名人。”李显丰红着眼圈,“爸,如果不是你让我从小学琴,我就不会有这机会,同样,我也不会有这种毅力一次次敲开客户的门。所以,我永远都感谢你。”
  
  李福海一愣,随后眼睛也是一红,使劲地拍着儿子的肩膀,说:“好孩子,你长大了!来,为你的成就干杯!”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李显丰凑近猫眼一看,吃了一惊,不敢置信地说:“是苏珊!”他把门打开,正要问,苏珊一眼看到坐在那儿的李福海,竟冲了进来,一口气说了一通话。
  
  李显丰听了苏珊的话后,神情一凛,说:“爸,她想请你去看看皮罗。她说皮罗像是得了抑郁症,已经很多天没理人了,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摔东西,还把墙撞得咚咚响……”
  
  “呀,这咋整的?”李福海猛地站起来,“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呀!”他急走几步,又转过身子,在窗口将那把琴提上,“儿子,这把琴你用不着了,我要把它送给最合适的人。”
  
  到了苏珊的家,三人刚到皮罗的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咚咚的闷响。李福海猛然一惊,不顾一切地打开门,一看,却愣住了,原来是皮罗用手捶打着墙面,咚,咚咚……他眯着眼睛,似乎在感受共震的节奏。这时,皮罗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来,一眼看到李福海,顿时笑着向他扑来。
  
  李显丰对苏珊说:“夫人,我们下去吧。如果你愿意,我跟你说一个中国父亲望子成龙的故事。”
  
  等李福海和皮罗下楼时,李显丰的故事正好讲到结尾:“就是这样,这儿子只是将音乐当成了人生的进阶工具,这让热爱音乐的父亲很遗憾,所以,当他发现有人真正地喜欢琴时,他的父爱就不知不觉地转移过去了。他也终于懂得,在音乐的道路上,郎朗的人生不可复制……”
  
  苏珊似懂非懂,但看到皮罗微笑地抱着小提琴偎依在李福海身边时,她也笑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