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法律故事 > 正文

[中篇故事] 夺命T恤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7:10 阅读:

  去缅甸参加信鸽赛的丈夫莫名卷进贩毒大案被拘捕。苏颖去警局探望后,审讯中一直缄口不言的丈夫却离奇自杀了,一切的秘密竟在她穿的T恤里……
  
  一、蹊跷的信鸽赛
  
  苏颖下班回家,刚走进小区,保安就喊住了她,说是帮她家代收了一封信。这年头还有写信的?新鲜。她去保安室领了,信是寄给她丈夫陆易的,让她惊奇的是,信居然是从国外寄来的,信封上盖着缅甸的邮戳。
  
  苏颖觉得特别好奇,她和陆易在缅甸无亲无故,怎么会有人给他们寄信?她赶紧拿着信跑回家,陆易正在清理鸽子笼里的粪便,两个人将信拆了,里面是一张邀请函:
  
  “陆易先生,国际信鸽协会将于今年6月18日在缅甸举行国际信鸽比赛,鉴于您对信鸽的执著和热爱,以及先生过去在训练信鸽方面的成就,特邀请先生参加本届大赛……”
  
  邀请函的底下,有大赛组委会的公章以及国际信鸽协会的公章。
  
  看到这封邀请函,夫妻俩的脸上都放起光来,受邀参加国际大赛,这可是一种荣耀!更主要的是,邀请函上注明了大赛的奖项设置,奖金可不菲呀,第一名可以获得2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第二名10万美元,第三名5万美元。如果能赢得比赛,那真是雪中送炭啊,这个家庭,现在太需要钱了。
  
  其实,他们俩以前的日子也还过得去,苏颖在一家公司当文员,陆易在另一家公司做销售,两个人收入不算高,但够用。然而,一场意外,打破了生活的平衡。
  
  陆易有个爱好,喜欢鸟,不仅在家里养了50只鸽子,一有闲工夫,就往深山里钻,去观察鸟。他甚至雄心勃勃,打算写一本介绍鸟类知识的书。但就这点小爱好,给他招来了一场大灾难。
  
  那是去年,公司给他放年假,他只身一人去了大别山深处找鸟,却不小心被毒蛇给咬了,剧痛让他本能地跳起来,这一跳,又控制不住身体平衡,人便滚下了悬崖,手机也给摔坏了。没有手机向外求救,他只能自己救自己,从衣服上撕下布条,在小腿上连扎三道,防止毒液扩散,然后,连跳带爬,整整两天,总算爬到山下遇到一个山民,被送到了山区一家医院,那时他的小腿已经坏死,蛇毒已侵入骨头,医生只能给他截肢……
  
  一场变故,不但让陆易失去了一条腿,也让家里欠下不少债。出院后,陆易行动不便,再也跑不了销售,工作也丢了。他无事可做,只能将时间都打发在训练鸽子上,还参加了省里的一次信鸽比赛,结果,他获得了第一名。也许就是因为有了那个第一名,才有了今天的这封邀请函。
  
  在省里获得信鸽比赛第一名,只象征性地得到了3000元的奖励,但这次的比赛不一样,第一名20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那可是一百多万啊。夫妻俩兴致勃勃,当即就填了报名表,寄了出去。
  
  仅仅过了半个月,陆易就收到了正式的参赛通知,让他意外的是,随通知书寄来的,还有一笔3万元人民币的汇款。通知上说,鉴于信鸽比赛的特殊性,信鸽必须到比赛的终点熟悉环境两个月,这样比赛的时候信鸽才会往终点飞而不是飞往别的地方,所以,陆易得提前两个月赶往缅甸,这3万元,就是陆易参赛的生活费和路费。
  
  原以为远赴国外参赛,自己总要花些钱,现在人家将生活费和路费都寄来了,不用自己掏钱,夫妻俩高兴坏了,很快去办了签证,也为信鸽办理了出入境手续。就这样,陆易拄着拐杖,带着那50只鸽子,按通知要求,前往昆明,通知书上说,组委会会派人到昆明迎他过境。
  
  穷人穷打算,夫妻俩临分别时约定,国际长途太贵,出了国不打电话,就用短信联系。三天后,苏颖收到陆易发来的短信,他已平安抵达缅甸。以后,两人每天都要互发几条短信,互通信息。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终于到了正式比赛的那一天。傍晚时,陆易还没发来短信,苏颖实在忍不住了,打了陆易的手机,问他比赛结果。陆易淡淡地说:“只获得了个第三名。”
  
  一听这话,苏颖激动不已,但陆易却闷闷不乐,说:“奖金5万美元,我已经兑换成30多万元人民币,汇进家里的账号上了。我暂时还回不去,接下来还有一个大赛,奖金比这次的还高呢,我打算继续参加。”
  
  陆易的闷闷不乐并没有引起苏颖的警惕,她以为是陆易期望太高或者是太劳累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多想。又过了一个月,到7月中旬,她发给陆易的短信再也没得到回复,她只得打手机,结果,一连两天,陆易的手机一直关机。
  
  苏颖有些坐立不安了,陆易不会出什么事吧?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天傍晚,她家突然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苏颖一下子就愣住了,门外站着好多警察,甚至,还有一只像狼一样健硕的警犬。
  
  为首的警察一见面就问她:“你是苏颖?”她紧张地点点头,警察又问:“陆易是你丈夫?”她再次点了点头,警察便出示了一张搜查令,于是,警察带他的同事和狗鱼贯而入,六个人,一只狗,大家都默不作声,但井然有序,仔细地搜查她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苏颖紧张得快喘不过气来,她结结巴巴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首的警察告诉她:“你丈夫陆易涉嫌贩毒,在云南落网了。我们是得到通知,来看看你家有没有藏匿毒品。”
  
  苏颖脑子里“嗡”的一下,人就瘫了下去。
  
  二、参赛变成了贩毒
  
  警察在苏颖家里什么也没搜到,撤了。而苏颖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再也挪不了窝,她整个人完全傻了。陆易是去缅甸参加国际信鸽比赛的,现在怎么弄出个贩毒来呢?陆易会贩毒?就是打死她也不敢相信啊,但警察都上门搜查来了,显然,这是真的。
  
  贩毒是什么样的罪名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个谁都清楚。苏颖吓坏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心慌意乱间,她只得给她的表哥赵连阳打电话。赵连阳一直与陆易走得很近,两个人算是很聊得来的朋友。更主要的是,赵连阳在昆明一家研究所工作,对那地方熟。她想让赵连阳帮她疏通关系,好让她与陆易见上一面。
  
  赵连阳听说了这件事,也很吃惊,答应立即帮她打听消息。不久,赵连阳终于打听清楚了,陆易是被云南一个县的缉毒大队给逮了,因为案子还没有审理,人暂时被关押在那个县的看守所里。苏颖得知后心急火燎,当晚就乘车赶了过去。
  
  她在赵连阳家住了一个晚上,次日赵连阳开车载着她,前往那个县公安局。办案警察听了他们要见陆易的要求,一口回绝了:“案子还在侦讯阶段,除了律师,他不能见任何人,这是规定。”
  
  人不让见,但警察还是将案子的经过告诉了苏颖。
  
  十天前,边境检查站那儿发生了一件事,一只死鸽子从空中掉下来,落在离边境检查站不远的公路旁,被边境检查站的缉毒犬发现了。鸽子是被大型食肉飞禽啄死的,在鸽子的腿上,绑了一个卷成筒状的小袋子,袋子里装了5克的毒品。
  
  有人在利用信鸽运输毒品!只要将信鸽带出国境,在鸽子腿上绑上毒品,然后放飞,信鸽就会飞回住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毒品运进国门。这次兴许是那只信鸽在空中被老鹰啄死,尸体掉下来让事情败露了。
  
  边境检查站立即查询带鸽子出境的记录,目标很快锁定陆易,近一个月,陆易曾七次带鸽子出境。于是,他们与当地缉毒大队联系,让缉毒大队查访养鸽子的人。缉毒大队很快在靠近边境的一座大山里发现了陆易的落脚点——一间小木屋,他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三个月,养鸽子。
  
  缉毒大队并没采取行动,而是等待。三天前,陆易又将鸽子装在笼子里,离开小木屋,通过检查站出国了。当天又回国,回来时只身一人,不见了鸽子。与此同时,埋伏在小木屋旁边的缉毒队员发现,鸽子陆陆续续从缅甸那边飞回来了,鸽子腿上都绑了东西。到傍晚,陆易终于回到小木屋,动手从那些鸽子腿上卸毒品。这时缉毒队员从天而降,人赃俱获。
  
  听着警察的讲述,苏颖惊呆了,这么说,陆易贩毒是事实。
  
  这么多年来,陆易一直在养鸽子,苏颖耳濡目染,对鸽子的习性已经非常了解,鸽子如果不在深山里的小木屋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从缅甸放飞之后,它们是不会直接飞回小木屋的。可见,陆易根本没去缅甸参加什么信鸽比赛,他是带着鸽子到边境附近的深山定居,目的就是为了贩毒。
  
  可家里收到的那封国际信鸽协会的邀请函又作何解释?苏颖将那封邀请函交给了办案警察,警察经过一番了解后告诉她,国际信鸽协会根本没在缅甸举行过信鸽比赛,那封邀请函是假的,上面的公章也是伪造的。
  
  那是谁伪造了这么一封邀请函?陆易自己?这不可能!知夫莫若妻,苏颖非常了解陆易,他是一个是非观很强的人,不可能主动去做贩毒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陆易是被人骗了,或者是受人胁迫才干起了贩毒的事。他腿脚不便,被人胁迫难以逃脱,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三、见面后离奇自杀
  
  苏颖见不到陆易,她只能请律师,希望律师能在与陆易的接触中,了解陆易贩毒的隐情,如果真是被胁迫的,他的罪就会轻一些。
  
  苏颖向表哥说了请律师的意思,赵连阳立即为她联系,请来了一位很不错的律师。律师获准去见了陆易两次,但每一次,无论问陆易什么,陆易都像哑巴一样,闭口不言。
  
  苏颖急了。陆易不开口,他就只能成为别人的替罪羊,所有的罪责都由他一人扛。苏颖没有办法,只得再次去求办案警察,让她见丈夫一面。她说,她相信陆易贩毒是被逼的,只要让她与陆易见面,相信能够说服丈夫老实交待,供出同伙。
  
  其实,这也是办案警察的一块心病。这么大规模的贩毒,一个人是干不了的,一定会有同伙。可陆易被捕多日,一直死不开口。让陆易见老婆一面,兴许有利于突破心理防线,但是,他们还要防止串供,防止苏颖给陆易传递消息呀,经过讨论,缉毒大队终于同意,让苏颖随律师一起去见陆易一面,但苏颖只能呆在接待室门外,两个人隔着玻璃可以相互见一见,但不允许交谈。
  
  获准与丈夫见面的这天早晨,苏颖和赵连阳早早地就出了旅馆大门,驱车前往看守所。路过一家早餐店时,赵连阳提议吃点早餐,苏颖便心不在焉地随他一起进了店里。人一心不在焉就容易出事。苏颖进去时正碰上邻桌一位客人端着吃剩的半碗面汤站起来,两个人碰了个正着,“哗”地一下,那位客人碗里的半碗牛肉面汤淋了苏颖一身,碗也掉到地上,摔了个七零八碎。
  
  客人愣住了,苏颖更怔住了,上衣全被汤料泼了,那些面汤还顺着衣服往下滴水,这个样子,怎么去见陆易呀!
  
  赵连阳气得将那位客人大骂了一通,但骂也解决不了问题呀。苏颖脏成这样,没法见人,回旅馆去换衣服吧,但她这次来云南走得匆忙,只带了两套换洗衣物,一套穿身上,一套早晨刚洗,挂在旅馆房间,还没干呢。赵连阳没辙,只得让苏颖回车里等着,他匆匆地去街上看有没有卖衣服的店铺开门,好买一件衣服让苏颖换上。
  
  赵连阳出去十来分钟就回来了,拿回一件T恤,黄色的,胸脯的地方还印了一个大大的图案,一只画眉被关在一只鸟笼里,张着嘴,另一只画眉在笼外,嘴里叼着一只梅子,正打算将那梅子喂给笼里的鸟吃。
  
  看到衣服上的图案,苏颖流泪了。这幅图案,刚好迎合了她的心境啊。她和陆易,不正像图案上的那两只画眉吗?一个身陷牢笼,一个在笼外孤苦地奔走……
  
  仓促之间没法讲究,苏颖只能找卫生间换上了那件T恤。她想,见面不能交谈,那么,用这衣服上的图案,就可以让陆易明白,纵然他身陷牢笼,她也会对他不离不弃。也许这样默默的支持,能让陆易渴望回到她的身边,为自己着想,供出胁迫他的人来。
  
  两个人去了看守所,他们聘请的律师已经在那儿等着他们。警察让赵连阳留在外面,只带着苏颖和律师进去了。接待室是全玻璃封闭的,律师被允许进了接待室里面,而苏颖被指示留在接待室门外,透过玻璃,她能看到接待室里面的一切。
  
  不一会儿,陆易拄着拐杖,被带进了接待室。陆易第一眼就看到了苏颖,他跌跌撞撞地奔到玻璃墙边,苏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管警察的阻拦,也奔了过去,两个人隔着玻璃,四掌相印,陆易隔着玻璃对她大声说着什么,她一个字也听不到,但看他的嘴型,她猜得到,他说的是“我爱你”和“对不起”,她的眼泪顿时哗哗流了下来。
  
  简短的呼唤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陆易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苏颖看。苏颖则大喊大叫:“陆易,我知道你是被人家逼的,你一定要供出逼迫你贩毒的人,否则你就完了啊!”隔着隔音玻璃,她知道陆易听不见,但她不能不说。
  
  见面非常短暂,陆易定定地看了苏颖一会儿,然后,他转过身去,向警察示意,他要离开。他根本没与律师说一个字,甚至连看都没看律师一眼,就自己走进了靠里的那道门。
  
  费尽心机与陆易见了一面,陆易却是这样的态度,这让苏颖很伤心,也很不安,回到旅馆后她有些魂不守舍,陆易怎么这么顽固呢?该怎样劝说陆易供出同伙,供出胁迫他的人呢?
  
  整整一晚,苏颖都在想着这个问题。第二天早晨,她却得到缉毒大队的通知,陆易昨天晚上自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苏颖差点昏了过去。
  
  关在看守所里的人是很难自杀的,但陆易做到了,这是因为他与别的嫌疑犯不一样,他多了一件随身的东西,那就是他的拐杖。拐杖上有一枚用来固定支架的螺钉,他不知道使用什么办法,将螺钉卸了下来,然后用螺钉的尖头划破了手腕上的血管……
  
  四、T恤里的秘密
  
  连续的变故,连续的打击,让苏颖快崩溃了。她真的弄不明白,陆易为什么要自杀。他一直没有供出同伙,他死了,他的同伙就彻底安全了,那么,他是被人害死的,还是真的自杀?如果是自杀,他为什么要死心塌地地保护同伙呢?
  
  抱着陆易的骨灰盒回到家里,苏颖的心里犹如一团乱麻,理不出个头绪。打开大门,一眼就看到阳台上有个灰色的影子在扑腾,是一只鸽子。这一定是被警察漏掉的鸽子,或者,它飞回小木屋迟些,才没被警察带走。在小木屋找不到主人,找不到同伴,它才按照记忆飞回了远隔千里的家。
  
  苏颖百感交集,轻轻过去捧住鸽子,她发现,鸽子腿上还绑着东西,她将那东西取下来打开,里面包着的,是白色的粉末。
  
  那一刻她完全怔住了,关于陆易贩毒的事,她以前只是听说,其实她的心里总存有一丝疑惑,现在眼见为实,她不得不面对现实,陆易的的确确在贩毒,连飞回家的这只鸽子,腿上都绑着毒品。
  
  她真的弄不懂,陆易为什么会自甘堕落去贩毒?带着这样的疑问,她打开了家中那台陆易专用的电脑。陆易一直在用电脑写作,想写一本介绍鸟类的书,因为自我感觉文笔不好,在写作完稿前,他一直不让苏颖看。
  
  苏颖想查查陆易与人家有什么聊天记录之类的东西,但是,没有,陆易很少与人网络聊天,就是聊,也是聊鸟。
  
  电脑里只有那部还没完成的书稿,已经写了几万字,她看了起来。
  
  陆易的文笔真的不够好,语言干巴,叙述啰嗦,难怪他从来不让她看。不过,文章里介绍一些鸟类的趣闻,真的是她闻所未闻的,譬如说,里面就有这么一篇题为《捍卫自由的鸟》的文章,介绍一种美洲画眉——
  
  “有一种美洲画眉,算是鸟类之中最看重自由的,没有自由,它宁愿选择死亡,或者选择杀死失去自由的同类。据说,一对美洲画眉之中的一只如果被人逮住了,关在鸟笼里,它的配偶一定会找到它,然后衔来一种本地生长的含有剧毒的梅子,趁人不注意时,飞到鸟笼旁,将那毒梅喂给笼里的那只鸟吃,笼中那只失去自由的鸟,吃了它配偶喂给它的毒梅,很快就会死掉……”
  
  看到这篇文章,苏颖一下子惊呆了,她想到了那件穿着去见陆易的黄色T恤。她疯了般拉开旅行包,从包里拉出了那件T恤衫,上面印的图案栩栩如生,鸟笼、画眉、梅子……这不就是这篇文章的绘画版吗?
  
  T恤衫无声地从苏颖手里滑落到地上,她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直解不开的疙瘩在这一刻自行解开了,陆易为什么要自杀,就是因为这件T恤,他以为,她穿着这样图案的T恤去见他,是为了给他传递一个信息——她想让他死。
  
  她一心想挽救他,却无意之中充当了一个索命阎罗的角色。陆易的死竟然是她暗示的“愿望”!
  
  不对劲,这件T恤,是赵连阳帮她买的,赵连阳和陆易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会不会从陆易口中听说过美洲画眉的故事,所以,才为她准备了这么一件T恤?还有,那天早晨无缘无故与人撞了一下,被泼了面汤,本来就是一件蹊跷的事……
  
  她不敢想下去了,越想越头皮发麻。
  
  她想去找警察,但,就凭丈夫的一篇文章,警察会相信吗?这会不会太牵强了?
  
  五、真凶浮出水面
  
  苏颖终究没有去找警察,而是当即动身,赶去了云南。她得找到赵连阳,解开心中的疙瘩。
  
  到了赵连阳居住的小区,她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小区外面蹲守。早晨,她看到赵连阳夫妻开车双双出门。苏颖拦了辆出租车,远远在后面跟着。陆易的死如果是赵连阳害的,赵连阳就必定是贩毒成员,她得找到证据。
  
  赵连阳将他老婆送到工作单位后,又驾车上路了。他在一个什么医学研究所上班,自然是去研究所了。但让苏颖意外的是,赵连阳并没去什么医学研究所,而是开车去了附近一个麻将馆。
  
  一连五天,赵连阳每天早晨送老婆去上班后,就去麻将馆,到下班时间,又开车去接老婆下班,天天如此。这就怪了,他不用上班吗?苏颖不敢惊动赵连阳,打了个电话到老家问舅舅,舅舅把儿子,也就是她表哥赵连阳工作单位的具体地址告诉了她,她干脆去了那个医学研究所一趟,一打听,赵连阳一年前就因为挪用公款被单位给开除了。
  
  这么说,赵连阳根本无班可上,他只是每天做出在上班的样子,骗他老婆而已。他一年多没上班,每天小车出入,过着阔绰的生活,钱从何而来?
  
  苏颖加重了怀疑,但这样跟下去没有收获,她索性找上门了,她告诉表哥表嫂,她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打算到昆明来发展,所以想在这里借住几天,等找到工作再搬出去。
  
  对她的到来,表嫂非常热情,但赵连阳明显有了不安和提防,他说,表妹难得来一趟,他干脆请假不上班了,在家陪表妹两天,顺便帮她联系工作。而苏颖到他家里,就是想从内部入手,查找线索,但赵连阳提防着,不给她机会。
  
  白天,赵连阳带着苏颖在昆明街头转悠;晚上,回到家里,赵连阳夫妻都在,两天过去,苏颖也没机会查什么。不过,第三天晚上,她听到赵连阳对老婆说,他明天要出差去缅甸,要在那儿停留几天。苏颖装作不经意地问,你去缅甸干什么?表嫂代答了,说:“你表哥不是在医学研究所上班吗,为着工作的事,他时常会去缅甸出差的,一年总要跑个十来次。”
  
  只这一句话,引起了苏颖的警惕,赵连阳已经不在研究所上班了,一年还要去缅甸十来次,他去干什么?她和陆易收到的信鸽比赛邀请函是从缅甸寄来的,她穿的那件索命T恤是赵连阳给她的,这一切的一切……
  
  但所有的只是怀疑,没有证据,报警是没有用的。要找到证据,以她的能力又是办不到的。赵连阳出入国境十多次,每一次都平安无事,如果他在贩毒,必然也十分隐秘,怎么办?苏颖徘徊了大半夜,看来,只能将他交给警察!
  
  那5克毒品还在她的包里,她趁夜深人静,悄悄将那5克毒品倒进水杯里,兑水化了,然后将溶了毒品的水洒在挂在阳台上的一件T恤上,她听赵连阳说过,他明天要穿那件T恤。
  
  晾了一夜,T恤上的水干了。赵连阳穿着那件T恤出了门。到傍晚,公安局的电话就打进了赵连阳家里,赵连阳涉嫌走私,在经过边境检查站时被查了出来,逮捕了。
  
  赵连阳的被捕很有戏剧性,他提了一个印有“医学研究所”字样的箱子,过边境检查站时,箱子也打开来看了,里面装有很多冰块,冰着一颗动物的心脏,手续非常齐全,是受缅甸一家医院的委托,送移植心脏过去的,检查人员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本来是要放行的,但是一只缉毒犬不放过他,一直对他吠叫,还张嘴咬住了他的T恤衫,边境检查人员不得不将他请下车,仔细搜查,结果,在那只医用箱子里发现了大量的钻石,钻石都被冻在冰块里,普通的检查发现不了。
  
  缉毒犬查出了走私的钻石,这也算边境检查的一个奇迹。只有苏颖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
  
  六、巧计还原真相
  
  赵连阳被讯问了好几天,他一口咬定,走私钻石是他的个人行为,没有同伙。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有同伙,再讯问不会有收获,所以公安局准备将案子移交给检察院。
  
  但苏颖知道,赵连阳是有同伙的。因为那天赵连阳出门时手里根本没提箱子,那箱子从何而来?只能是同伙给他的。苏颖找到公安局,将前前后后的情况说明,她说,赵连阳不但在走私,他很可能还在贩毒,他的同伙,也许就是当初陆易的同伙。
  
  公安人员再次审问赵连阳,但赵连阳死不开口,就是不供出同伙来。他不供出同伙,案子就无法继续查下去,只能以走私钻石结案,顶多判他个三五年。怎么办?警察们对苏颖所谈到的黄色T恤有了兴趣,也许,可以如法炮制,逼赵连阳一下。
  
  他们通知赵连阳的老婆,可以让她与赵连阳见一面,不过,得隔着隔音玻璃见面,而且,她必须穿上苏颖的那件黄色T恤衫。
  
  赵连阳的老婆不明就里,只要让她见丈夫,她什么都听警察的。所以,她换上那件印有画眉图案的T恤就去了,两个人隔着隔音玻璃见了一面,赵连阳一看到老婆身上的那件T恤,就吓得脸无血色,彻底崩溃了,当即对押着他的警察大喊大叫起来:“不,我不想死!他们想让我死,我不想死,我交待!”
  
  赵连阳原来在医学研究所工作,后来,一个贩毒团伙看中了他的技术,想让他加入团伙,进行合成和提炼毒品。于是给他设局,让他沉迷于赌博并输了很多钱,他挪用了很多公款,事发后,他本来是要被判刑的,那个团伙无偿给了他很多钱,让他将欠下的公款都还上了,他才被免于起诉,不过,他也因此被单位开除了。失去工作后的他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经不住那个团伙的威逼利诱,最终,加入了那个犯罪团伙。
  
  那个团伙主要是从缅甸走私毒品,将毒品溶入各种液体中悄悄运进国门,由他再将毒品从那些液体中提炼出来。但到今年,连续两次这样贩运毒品都被边境检查站给查了出来,他们再也进不了货,只能想别的办法。一年多的时间,赵连阳已经成为团伙的骨干成员,所以他也在积极地为贩毒出谋划策。他想到了表妹夫陆易养的那些鸽子,不但飞行能力强,而且方向感强,在省里的信鸽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如果能让陆易的那些鸽子为他们贩毒,从空中穿越国境,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万无一失了。
  
  但赵连阳清楚陆易的为人,所以才想了个法子,给陆易发了个假邀请函,将他连人带鸽子诓到云南,一到云南,赵连阳一伙就控制了陆易的行动自由,并威逼利诱。陆易因为身有残疾,逃不脱,再加上赵连阳亲自出马劝诱,本来,一直不能挣钱就是陆易的一块心病,他觉得愧对老婆,现在有机会为家里挣点钱,他终于动心了,半是胁迫半是利诱之下,陆易就这样加入了团伙。
  
  这个团伙有着严厉的纪律,他们一直向成员灌输,事发后只要不供出别人,他们将给出事成员的亲人很多钱,让亲人衣食无忧。若供出同伙,则家人性命难保。所以,陆易出事后,一直不供出别人,但团伙里的头头还是不放心,毕竟陆易加入的时间短,他们怕万一陆易禁不住审讯,会供出其他成员,所以他们打算做掉陆易,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
  
  为求自保,关键时候还是这个表亲赵连阳想到了主意,他了解陆易,陆易爱苏颖,只要让陆易知道他们会照料好苏颖,而且由苏颖传递想让陆易死的信息,陆易一定会自行了结生命,再也不会供出别人。信息该怎么传递呢?他听陆易讲过美洲画眉的故事,有了灵感,当公安局允许苏颖第二天与陆易见上一面时,他当夜买了一件T恤,请专业人士在T恤上印上了画眉喂毒梅的图案,这图案的寓意只有陆易能懂,这信息就可以这样传给他。
  
  果然,陆易看到苏颖穿着这件T恤来见他,以为苏颖想让他死在狱中,他寻思苏颖既然让他死,必定是得到了团伙许诺过的好处,他再无牵挂,当夜自杀了。
  
  但赵连阳心里清楚,团伙头头许诺的那一切都是谎言,陆易死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好处给陆易的家人。
  
  这次,赵连阳是奉命送货款去缅甸的,毒品的贷款从来是以现金交易,从银行转账会引起警方的注意,但带那么多现金过境是无法办到的,所以他们的走私货款都是以别的走私物品替代。想不到他这一次送钻石过去,还是失手了。
  
  现在,自己的老婆穿着这件T恤来见他,无疑也是向他传递要他自杀的信息。如果这个团伙重情重义,他自杀也值,以自己一死换得家人的幸福,但他亲眼见过陆易的结局,他怎么能重蹈陆易的覆辙呢?
  
  所以,他索性将一切都招了。
  
  公安局根据赵连阳的口供,立即全体出动,一场浩浩荡荡的缉毒行动开始了,一夜工夫,一个特大走私贩毒团伙的二十多名成员,全部落网。
  
  走出公安局大门时,苏颖捧着那件黄色T恤,哭了。这件要了丈夫命的T恤,终究让那些坑害丈夫的人全部伏法了,但人死不能复生,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了。她在心里喟叹,都说夫妻无间,如果,她了解丈夫多一些,早点看到丈夫写的文章,她就怎么也不会穿着这样的T恤去见丈夫,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