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法律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给你上堂社会课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7:12 阅读:

  不同的规则
  
  春节后是找工作的黄金期。过年时,王颖在家没心没肺地看电视剧,爸妈就很着急,现在社会竞争多激烈啊,女儿马上要研究生毕业了,得花点心思在找工作上啊。王颖却没怎么在意,觉得找工作不是件困难事。父母一听,马上强行把电视关了,严肃地说:“不行,我们要给你上堂社会课……”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爸妈来谈话。王颖一脸的不配合,妈妈就批评她,让她不要自我感觉良好。王颖是理工大的校花,材料学硕士,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从小到大,都是一路重点学校读过来的,身边追求的男孩子成群结队,王颖当然有资本自信了。
  
  更关键的是,王颖其实差不多已经有去处了。有一家研究所,今年计划要招聘一名材料学硕士,王颖各方面都符合,而且,她还有“关系”。负责招聘的李工,他的太太是王颖高中的班主任秦老师,当年王颖聪明乖巧,秦老师很喜欢她。上大学后,王颖不像有些成绩好的学生那样从此跟中学老师断了联系,逢年过节的总要给秦老师寄张贺卡或发个短信,七八年来从未间断。这次招聘的事,就是秦老师告诉她的。放假时,她还去过秦老师家里,跟李工见了一面,李工问了她一些专业上的事情,她都回答得很好,李工非常满意,说年后就带她见一下副所长,王颖很有希望。
  
  爸妈一听很兴奋,这个研究所离家近不说,还是个待遇很好的单位,王颖能进研究所是再好不过了。爸妈就详细询问过程,一听王颖说去老师家拜访时就买了一兜香蕉,就批评王颖不懂事,带的礼品太轻了,应该早跟他们说,他们也好准备一下,最差也得送千把来块钱的酒和烟啊,这才拿得出手啊。
  
  王颖简直要晕倒,事情哪有父母想的那么复杂。她去秦老师家里,就是一个学生拜访恩师,顺带着谈一下工作的事。其实,王颖想到过给老师带点像样的礼品,她打开爸爸的礼品柜,里面好烟好酒高级茶叶多了云。但是,秦老师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不让王颖买任何东西,买块糖她就得跟王颖生气,这种情况下,王颖哪儿敢带什么贵重礼品。但是空着手实在不好意思,就买了点香蕉,象征性地意思一下,就这还被秦老师一顿亲昵地埋怨呢。
  
  爸爸指点道:“秦老师那是跟你客气呢,做老师的脸皮都比较薄,自然不会跟你明说,你这个傻丫头就当真了?你这工作啊,我看悬。”
  
  妈妈也在一旁帮腔道:“颖儿啊,这社会跟学校不一样,学校里讲的规则,跟社会上的规则不同。学习成绩再好,不懂社会规则,北大才子都要去卖肉,更别说你了。”
  
  为了加强效果,妈妈拿爸爸做例子。王颖其实觉得爸爸已经很不错了,在一家电压开关厂做车间主任,能说会道,属于很会“混”的那种人,无论什么规则都玩得转。怎么,爸爸也有失败的时候?
  
  老爸现身说法
  
  爸爸一声长叹,讲了自己最近的一番“遭遇”。他所在的厂子新收购了一个企业,一个副厂长被派去分厂当厂长了,于是,副厂长职位就空缺了。候选人有几个,爸爸是最有希望的。第一,他年龄不大不小。年龄大了会被认为进取心不强,年龄小则会被认为经验不够,所以,年龄上他占优势;第二,他业务能力强。副厂长要协助厂长工作,一线工作的经验非常重要,爸爸做了四年多的车间主任了,所在的车间成绩一直在几个车间里遥遥领先。第三,他会来事。他跟厂长私下里是极好的朋友,经常一起打牌一起到洗浴城洗澡等,这也是王颖爸爸为什么能从一个普通车间工人一路升上来的重要原因。不管是职场还是官场,人情关系都非常重要,具体到这件事上,厂长肯定不愿意提拔一个跟自己不对路的人来做副厂长。
  
  本以为稳操胜券,厂里许多人也认为王颖爸爸会被提上去,已经有不少心眼活的人见面不喊他“王主任”,而喊他为“王副厂长”了。但没想到,最后升任副厂长的,居然是另一个车间主任。他都54岁,快退休了,而且,他所在的车间,各项指标都是垫底的。
  
  事后才知道,那个主任有个女儿,在一个医院里做护士,长相漂亮。而厂长则有个儿子,由于飙车出了车祸,走路有些跛,因为这个,婚姻就一直不太顺。厂长见过王颖,曾经跟王颖爸爸开玩笑地提过结为亲家的事,王颖爸爸心里有些不太情愿,就笑着说女儿的事他做不了主,厂长也笑着说,是啊,现在的年轻人自我意识都很强。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两年后,居然成了王颖爸爸事业的滑铁卢……
  
  王颖听后嘟起了嘴,要是因为这个,那爸爸没升职也没什么。妈妈则说,我们虽然觉得有些惋惜,但毕竟还是女儿重要,所以也没有多少后悔的。只是想借用这个事告诉你,社会复杂得很,社会是所大学,永远不会毕业,只能勤奋学习才有出路。
  
  内幕非常惊人
  
  爸爸妈妈的这堂社会课的确有效果,王颖认真对待起来。她比较来比较去,可供她选择的并不多。或者进公司或者进研究所或者改行,进研究所是最佳选择。
  
  王颖使出浑身解数打听起来,直接向秦老师的爱人李工打听显得自己小心眼,于是在微博上搜到了一个在研究所工作的人,便马上加了他关注,通过私信和他建立了联系。王颖问了他研究所的待遇,对方自称姓张,并告诉她,除了正常的工资外,还有奖金、购物卡等收入,逢年过节也有粮油蛋之类的东西,而且住房公积金非常高。这些让王颖很是兴奋,她又转弯抹角地向张工打听李工在所里的地位及影响,张工说,李工是所里顶尖的技术专家,也很有影响力,虽然不管人事,但这次是给他招聘助手,所以基本上是他定的。至于他所说的那个副所长,只是具体管人事工作的,只要李工相中的人,基本上不会造成妨碍。
  
  王颖简直要蹦起来了,真是天助我也!但是,张工却又说:“不过,人无完人,李工嘛,技术没得说,就是……”
  
  王颖连忙问怎么了,张工却不肯说。
  
  王颖将这个重要情况跟爸妈汇报了,爸爸想了想后,让王颖跟张工在微博上再联系一下,找个时间见一下面。王颖约了两次,张工终于松口了,两人约定,在一个茶馆见面。见面前,爸爸打开家里的礼品柜,精心挑选了几瓶好酒和几条好烟,外加半斤上好的龙井茶,让王颖带着。王颖觉得提溜这么多东西去茶馆不好意思,爸爸干脆就帮她把东西提过去,然后跟妈妈坐在另一个隐蔽角落里的座位上观察情况。
  
  还真让爸爸妈妈说对了,张工一来,瞥见桌上放着的礼品,就笑了起来。王颖领悟力很强,把爸爸教的场面话说得很顺溜:“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说实话,我在学校里眼睛一抹黑,要不是你,我对所里一无所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冒昧地买了这些东西,略表心意,你千万别推辞。我相信缘分,咱们俩能认识就是缘分,工作成不成,咱们都是朋友。”
  
  张工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大概语言表达能力稍弱,他也没多说什么,就收下了礼物。王颖在网上使尽浑身解数想了解的“内幕”,他不肯说,但是见了面后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方面是因为礼品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王颖漂亮,款款一笑,令人不忍拒绝。
  
  张工善意地提醒:“你很漂亮,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说完这句话,张工就笑,王颖大概猜到他要说什么了。果然,张工讲,李工跟老婆关系不太好,夫妻俩经常吵架,有好几次,夫妻俩都打到单位来了,每次都是单位领导出面调解的。原因是李工有些风流,曾经跟带过的一个研究生有绯闻。后来那个研究生不得已离开了单位,离开时,都已经大着肚子了。
  
  没想到,秦老师的老公,居然……秦老师从未跟王颖提过这件事,也是,这是家丑,秦老师肯定不好意思在学生面前提。
  
  这个“内幕”,让爸爸妈妈不知所措。爸妈准备拿五万块做活动经费,可李工居然是“好色”,这可就难办了。
  
  王颖安慰爸妈:“你们放心,他再好色,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毕竟是他老婆的学生啊。”
  
  爸爸在一旁颇有经验地说:“对好色的男人来说,女人只分漂亮或者不漂亮,不讲身份的。”
  
  妈妈在一旁倒提供了另外一条思路:“他对你不好下手,可他对别的漂亮女孩好意思下手呢,那你岂不是就歇菜了?”
  
  王颖傻了,这事还能从这方面理解啊?
  
  啼笑皆非潜规则
  
  转眼年就过去了,所里的招聘活动已经启动。据张工说,收到的简历有一百多份,都是硕士研究生之类,有几个还是博士呢。笔度考完,王颖心里没底,爸妈有经验,建议她先跟李工接触接触,探探口风。王颖想了想后,决定按父母所说的办。她担心电话里说不方便,就给李工发了条短信,说想去拜访一下,问问工作的事。几分钟后,李工发了条短信过来:明天中午十二点,蓝梦宾馆1702房间。
  
  这条信息,让全家人如坠冰窟。完了完了,这李工真不是东西啊,直截了当就给房间号了,这……
  
  要不要问问张工?王颖怯怯地问。
  
  不行,不能问他。爸爸断然拒绝,这事怎么能告诉别人?
  
  王颖上网查了查地图,发现蓝梦宾馆就在研究所附近,走路只需要几分钟。李工这是利用中午时间猎艳,完了还不耽误下午上班,这家伙!
  
  爸妈沉痛地告诉女儿:“看看,这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潜规则不光娱乐圈有,而是到处都是。唉,算了,这个工作不要也罢,咱们另找。只是这个教训一定要吸取,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社会课要好好上啊。”
  
  王颖伤心地点头。晚上,她辗转反侧,一夜无眠。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一家都没有胃口。妈妈叹气说,那个研究所的待遇是不错的,这么好的机会,放弃真有点可惜呢。爸爸白了她一眼,有什么可惜的?就是座金山,前面却有狼在看着,难不成将颖儿送进狼窝啊?
  
  妈妈拍了桌子,争辩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两个人说着说着吵了起来,王颖猛然站起来,说:“你们俩别吵了,我决定了,我去!”
  
  爸妈都愣了,妈妈结结巴巴地说:“颖儿,你别做傻事,这牺牲不值得……”
  
  王颖狠狠地说:“我去那里,是要痛骂他一顿!我秦老师哪里不好了,他都当爹的人了,还在外面胡搞,传出去,让秦老师多没面子!我替秦老师痛骂这个人渣,反正,这工作我不要了,也没啥心理负担。”
  
  爸妈连忙阻止,虽然工作无望,可也不能平白跟人结怨吧,谁知以后会遇到什么事呢,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是社会经验,千万不要树敌。但王颖根本不听,她决定了,一定要去,一定要骂这个衣冠禽兽一顿。
  
  十一点半,王颖出门了。爸妈不放心,也都请了假,跟在女儿后面。他们一起来到蓝梦宾馆,王颖让爸妈在下面等候,如果十分钟后她没有下来,他们就上去营救。
  
  王颖气冲冲地上楼,爸妈在楼下心情忐忑地等着。爸爸看着表,指针一格一格地走着,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终于,十分钟到了,王颖还没下来,爸妈急了,马上上楼,到17楼,找到1702房,爸爸一脚踹开了门,正想大吼一声“还我女儿”,夫妻俩却愣了:整整一屋子人,奇怪地看着他们俩。
  
  王颖跟一个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正谈着什么,其他十来个人则拿着笔记本电脑,大家张口结舌地看着同样张口结舌的夫妻俩,到底还是爸爸反应快,他大着嗓子吼道:“刚才谁报的火警?哪里失火了?”
  
  从蓝梦宾馆出来,夫妻俩哈哈大笑。半小时后,王颖下来了,她不好意思地跟父母说,研究所这段时间在装修,就在宾馆里包了几个房间办公。刚才她跟李工交流过了,李工对她很满意,还带去她见了副所长,这事基本上成了。
  
  “不用送礼?”爸爸问。
  
  “领导没暗示送多少钱?”妈妈问。
  
  “都没有。”王颖哈哈笑着说,“你们想多了,差点坏事。我估计那张工多半是在工作上和李工有什么过节,才故意诋毁李工的。我也给你们上堂社会课,这个社会没那么多潜规则的。”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