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法律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鉴宝大师打眼了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7:15 阅读:

  孙时是X市大老板宋蕊芯的收藏顾问,这一天要到宋家鉴定一批古玩,他邀请前辈吴思远过去帮忙。开始时吴思远连声回绝,直到听说有一件珍贵的赏瓶在内才答应了,还主动带了便携式荧光光谱仪前往。吴思远是X市首屈一指的古玩鉴定师,号称“一眼准”,以前也为宋蕊芯服务过,近几年说是眼睛不太好了,逐渐隐退二线,独居在郊外。
  
  两个人来到了宋蕊芯的别墅,风韵不俗的宋蕊芯亲自迎出门来。要鉴定的藏品琳琅满目,瓷器、漆器、玉器都有,吴思远和孙时戴上雪白的手套开始了工作,一件件的检测结果很快就给了出来。
  
  这宋蕊芯不愧是本地通天的风云人物,手中的藏品个个不俗,看得出她是舍得在古玩上花血本的人。鉴定工作很顺利,眼前只剩下一只淡绿色的赏瓶,瓶子造型古朴,纹饰精美,孙时心里不由赞叹,又是一件好宝贝!他凭肉眼就可以断定,这赏瓶出自清代官窑,价值起码七八十万。
  
  吴思远轻轻拿起赏瓶,到底是老江湖,看到这样的精品依然不动声色。目鉴几分钟后,他的眉头紧皱起来,拿过放大镜反复查看赏瓶底部,陷入了沉思。孙时一愣,难道自己看走了眼,这东西有诈?
  
  仿佛过了好久,吴思远放下赏瓶,缓缓地说:“这是一件高仿新瓷。”
  
  孙时大吃一惊,一旁的宋蕊芯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吴思远指着赏瓶的底部说:“你们看,这纹饰的刀法虽然流畅,却欠缺古瓷的圆润,再看这釉面,是不是釉色不正?新瓷都有浮光,这是为了去掉浮光用茶水和碱浸泡产生的效果。”
  
  他说得斩钉截铁,孙时再次捧过瓷器目鉴,却仍然没发现吴思远所谓的问题。宋蕊芯不甘心,让他们再用光谱仪鉴定一下年份,没想到得出的结果跟吴思远的结论基本吻合。宋蕊芯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很快恢复了从容,掏出一个装着鉴定费的信封交给他们,二人随即告辞了。
  
  孙时憋了一肚子问号,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试探着开口:“吴老,那个光谱仪,有没有可能出现失误?”吴思远笑了:“你是怀疑仪器出现失误,还是不相信我的眼力?”孙时心里一紧,连说不敢不敢。吴思远慢条斯理地说:“其实仪器再精密,毕竟是死的,给出的只是物理分析后的成分列表,而传统的‘肉眼目鉴’也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咱们看胎,看釉,看器型,依据的都是多年积累的对文物演变规律的掌握,比仪器要科学得多啊!”
  
  孙时初入行时,吴思远给过他不少教诲,尤其是做人方面,总是用“清白”来督促他,因为干他们这行,发歪财的机会太多了,所以他哪敢过多怀疑前辈呢!可一连几天,那只赏瓶总是在他的眼前出现,甚至做梦都有一个声音在委屈地说:这是真品!真品!
  
  几天以后,孙时正在自己的古玩店忙碌,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推门进来,从怀抱的包裹里捧出一只淡绿色的瓷瓶放在桌案上。孙时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宋蕊芯那一只!
  
  中年人说这是自己刚买来的,请孙时给鉴定一下。孙时正中下怀,再次目鉴了很久,依然觉得是真品,他拿出了自己的光谱仪检测,怪事发生了!那仪器显示的一连串化学元素的百分比,跟上一次在宋家显示的有区别!而且显示是真品!
  
  中年人看孙时皱紧了眉头迟迟不说话,不耐烦起来,孙时斟酌着词句说:“现在的造假技术日新月异,很多高仿新瓷足以乱真……我建议你去找吴思远老先生再鉴定一次,他可是咱们本地瓷器鉴定第一人。”
  
  孙时算是把这个球又踢回给了吴思远,虽然赏瓶几天内易主的内幕没法探知,可毕竟吴思远是声名显赫的顶级专家,孙时还是不敢太相信自己的眼力。
  
  中年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抱起了赏瓶起身就走,当然没忘了扔下五百块劳务费。
  
  孙时没有想到,仅仅时隔半个月,他就再次见到了这只赏瓶。某电视台鉴宝栏目组来到X市寻访民间宝藏,好几个国内顶尖的鉴定专家都随队前来。宝贝海选大赛在文化广场举办,孙时也参与了初选专家团队,那个中年人抱着赏瓶也来了,专家们简单看了几眼就宣布进入复赛。
  
  复赛由电视台进行直播,所有候选宝贝的主人都在台后等着,孙时和吴思远跟北京来的三位专家坐在前台,一同担任鉴宝人。
  
  孙时一直期待的那个赏瓶终于出现了,主持人先报出了光谱仪检测的结果,然后宣布由吴思远主鉴。
  
  吴思远捧起赏瓶看了半分钟,开口说:“很可惜,这个赏瓶尽管数值跟微量元素数据库吻合,可它是一件高仿品。”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大吃一惊,神色激动地冲上前挥舞着手臂大叫起来:“不对!你撒谎!这绝不是仿品!”
  
  吴思远在桌后站了起来,似乎想跟对方仔细解释,可不知怎么胳膊一扫,把面前的赏瓶带了一下,赏瓶掉在地上,尽管地上铺着地毯,可瓶子还是裂成了两半!
  
  台上台下的观众大惊失色,那个妙语连珠的主持人也黄了脸,他们做过几百期节目,像这样的乌龙还是第一次出现!
  
  中年男子也惊呆了,一把抓住吴思远的胳膊,浑身都在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主持人怕他会有过激的举动,刚想上前阻拦,可他已经恨恨地放开手,跳下台走了,连地上裂开的赏瓶都没拿!
  
  吴思远缓缓捡起地上的瓶子,满脸歉意地冲着台下鞠了一躬:“对不起,老了,不中用啦!大家不用担心,无论是真品还是仿品,我都会按价赔偿人家的。”
  
  说完,他抱着那个裂成两半的瓶子走下台,慢慢离开了。孙时看着他那孤独的背影,想起他跟儿子不和的传闻,暗道莫非他是心头过于悲伤,才举止失当吗?心里不由十分难受。
  
  这件事对吴思远一生的清白名声损害不小,虽然没人知道他到底赔了多少钱,可收藏界对此众说纷纭,大致的说法是他其实是鉴定错了,为了挽回颜面不惜赔偿巨款打破瓶子。只有孙时一直认为这里另有隐情。
  
  半个月以后,一条大新闻搅乱了X市的宁静,市长张铁一被一个偏远郊县的官员实名举报,揭发他卖官收受巨额贿赂的犯罪行为,经过纪委调查完全属实。拔了萝卜带出泥,张铁一手下一大批官商卷入此案,其中一个正是宋蕊芯。原来宋蕊芯是张铁一多年的情妇,她那些昂贵的藏品也都是替情夫保管的贿赂。据知情者说,举报张铁一的原本是市里一个实权部门的处长,无故被下放到穷乡僻壤,因此愤而举报,结果挖出了一大堆蛀虫。
  
  孙时也知道了这件事,虽然间接为这一对贪污犯做过文物顾问,可毕竟不涉具体案情,所以也没什么麻烦,不过他还是打定主意,以后要跟吴思远学,可不能再稀里糊涂助纣为虐了。
  
  X市官场大地震那些天,听说吴思远去了省城给大人物做文物顾问,回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邀孙时来家做客。
  
  孙时走进吴家所在的小区,迎面走过来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错过身了孙时才想起来,这不是赏瓶的主人吗?几个月不见,他更加意气风发了。
  
  来到吴家,两人寒暄了几句,孙时的眼睛就定在了博古架上,那只赏瓶就摆在那儿,显然已经被修复完好,外表几乎看不出裂痕,可它就算是真品,也已经不值钱了。吸引住孙时目光的还有一幅大照片,那是年轻的吴思远夫妇和一个男孩的全家福,照片背景正是这个紫檀木的博古架,最醒目的位置,就放着这只赏瓶。
  
  吴思远淡淡地说:“你的眼力没错,这瓶子是真品。”
  
  谜底就要揭开,孙时反而沉住了气。两人落座,吴思远缓缓地说:“我当时鉴定这瓶子是高仿品,是因为我知道,送瓶子给他们的人,是一个工作能力很强的处长,想拿这个赏瓶换一个副局长!我鉴定成高仿后,张铁一什么也没说就把瓶子退给了他,随即就把他发配到偏远郊县去当闲职,直接导致了这个贪腐集团的罪行暴露!”
  
  孙时心里豁然一亮:“那,那个处长是……”
  
  吴思远沉重地点头:“对,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瓶子是我夫人的陪嫁。我知道他要拿去买官,坚决不肯,他为此扬言跟我断绝父子关系,还抢走了瓶子,说这是母亲传给他的,他有权支配!”
  
  原来,吴思远早就察知宋蕊芯的幕后是市长,所以才找个借口拒绝给他们做顾问。可儿子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警告,一意孤行,他怕儿子前途不保事小,只怕还有牢狱之灾,所以才拼着毁掉家传宝贝也要阻止他买官成功。至于那个出现失误的光谱仪,不过是他提前修改了控制软件。儿子不知道他在其中做了手脚,参加鉴宝上电视的意图也是为了跟主子叫屈,可瓶子被摔碎,升官发财终成空,他看回天无力才愤而举报。
  
  原来如此!孙时对着吴思远竖起了大拇指:“您不愧是一眼准,真有眼力!可您这么注重清白,为什么又去省城给大人物当顾问呢?”
  
  吴思远苦涩地一笑:“这小子举报有功,终于当上局长了,还是破格提拔!他这么权欲熏心,我怕早晚还是会惹祸上身!我违心结交上层,就是怕这小子一旦出事儿……我一生自诩清白,可还是过不去这道父子情的坎儿啊……”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住了,一行老泪涌出了眼眶。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