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你不会有事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5-03 14:22:05 阅读:

村里遭了十年不遇的大旱,官府说要从外地送些水来,但是有的村民已经挨不到了。

太阳还没出来,但是天已经蒙蒙亮了。牧归看着自家干枯的水井叹了口气,然后挑起水桶,坚决地朝后山走去。

小时候和伙伴去后山冒险,他们在那发现了一棵粗壮的白杨树,树旁有一口井,井不深,但是水很清澈。

回来把这件事告诉父母的时候,父亲瞬间黑了脸,母亲也警告他不准再去后山。他问母亲为什么,母亲却说“哪有什么理由,不许去就是不许去了。”

“要是再去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父亲扔下这句话就阴沉着脸离开了。那时候小牧归很疑惑,但是父母的话还是要听的。

后来村里的老人告诉他,后山有“脏东西”,已经在那失踪过不少人了。

可是现在没有水也同样会渴死,还害怕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干什么呢?

凭着童年的记忆,牧归一步一步朝后山那口井走去,那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千万千万不要干枯啊。

树还在,井也还在,只是井边多了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姑娘背对着他,低头看着井里。

“奶奶的,我这运气也太背了吧。”

看见姑娘缓缓抬起头,牧归把水桶放在地上,攥紧了扁担,他已经做好了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的准备。

“我很丑吗?竟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姑娘转过头面对着牧归,见他一脸恐惧也有些纳闷。

“啊,你不丑。嗯,这位姑娘,井里还有水吗?”

牧归知道这姑娘很可能是“脏东西”,但是家里还有已经快要渴死的母亲,他,不能逃。

姑娘点头“有啊,你打到水可以给我喝一口吗,我的竹筒昨天摔破了。”说完她指了指一旁的树枝。

牧归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一个绑了麻绳的竹筒正挂在树枝上。

“没问题。”他挑起水桶,小心的朝着井边走去。

这井里的水还是那么清澈,打水的过程正常到牧归都不敢相信,姑娘就静静地站在他身边,他想象中的被推下井或者被掐死的画面都没有出现。

姑娘捧起离她近的桶里的水喝了一小口,表示感谢后把竹筒拿下来就离开了。

太阳初升,金色的阳光称着姑娘的背影,显得那么美好。

直到姑娘消失在视线中,牧归才回过神来“哦,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牧归往水桶里各放了些许沙土,然后告诉母亲水是村口那口井打来的,那井还没有完全干枯。母亲是没有力气去村口验证他话的真伪的,她已经病了很多年了。

牧归知道那个姑娘是个鬼魂,但还是止不住的想起她。

第二天牧归把水倒在屋里的大缸里,挑起水桶。他走的比昨天还要早,因为不想让人看见他去后山。

“剩下的水足够母亲等到救济,如果我回不去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来找那姑娘的麻烦。”

牧归很想再见到那姑娘,尽管他知道这很危险。

再见到她的时候,她正靠坐在白杨树下摆弄竹筒。牧归的心忽然快速跳了起来,他不知道这种从没有过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自己很高兴,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刻都要高兴。

“真巧啊,你在修那个竹筒吗?”牧归走过去放下扁担和水桶,看着姑娘。

“不巧,我是在等你,虽然不确定你会不会来。”姑娘抬头看着牧归“竹筒还是坏的,够不到水。”

牧归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没问题。”

以后的每天牧归都会早早前去见那个姑娘,和她交谈,微笑着看她喝下一捧水然后离去。

他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虚弱,直到已经没有力气再挑起水桶了,他还是要去后山,因为她还在那。跌跌撞撞地到了井边,却见姑娘起身递给他一个完好的竹筒。

“以后不用再麻烦你了,我把它修好了。”

“那...你不需要我了?我,没用了是吗?”

牧归跌坐在地上,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力气。

姑娘赶忙丢下竹筒去拉牧归,但是她力气太小,反而被带倒了,摔在牧归身边。

“不是这样的,我得离开了,我想问你愿意和我走吗?”

“我愿意。”牧归的眼里重新出现了光彩,紧紧地攥住姑娘冰凉的手。

良久,姑娘略显悲伤的声音传到牧尘的耳中“我不是人,我早就死了。”

“我一开始就知道,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会有事的。”姑娘低声喃喃,反握住牧归,二人起身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

牧归的母亲再一次挨家挨户地敲门“我的牧儿来过吗?”

“又是您啊,牧归还没回家吗?”

牧归的母亲很悲伤,儿子在带回了两桶水的第二天就不见了,她的身体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但是儿子却再没回来。

村民们告诉她儿子可能是被后山的鬼迷了,但是儿子一向听话,绝不可能再去后山。

牧儿,你到底在哪?

回到家,她照例走进儿子的屋子,想整理被褥,却忽然看见儿子躺在床上。

“牧儿,你回来了牧儿,这么久你去哪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牧归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母亲正担心地看着自己,猛的起身,不对,他怎么回家了!

“母亲,我,我怎么会在这,不对。母亲您在家等我,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

没等到母亲答复,牧归就冲出了屋子,他必须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牧归终于到了井边,可是井边没有姑娘,只有一棵干枯的白杨树。

“公子,再见。”

牧归听见声音从身旁传来,然后白杨树就从他眼前消失了,像是从没出现过。

牧归转身离去“还真是狠心的女人,还不信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

几天后,官府派来的队伍运来了大量的水。

牧归向母亲辞行,背着行囊离开了村子。

...

奈何桥边,穿着白裙子的姑娘忽然拉住一个男子“好巧,你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吗?”

“不巧,我是在找你。”牧归抱住眼前的姑娘“因为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这次,不要再离开我了。”

作者寄语:如果可以的话,请认真读下去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