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夜半出租车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6-28 06:32:41 阅读:

此刻是午夜十一点,花夏独自在街头徘徊着,她在等出租车。

风有些刺骨,花夏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但是似乎作用并不大,她依旧有些瑟瑟发抖。公路上空无一人,两边的人行道也是冷冷清清的,路灯孤零零地工作着,照亮它下面很有限的范围。

这种情况花夏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次离开单位的时候,都已是深夜。她站在一盏路灯下方,感受着路灯发出的微弱的热量,这让她感觉温暖一些。

花夏伸出手放在嘴边哈着气,她的双手冻得通红,在手掌上有些很厚的老茧,似乎是干了很多粗活。

这时候,一道远光灯打了过来,上面还有一个绿莹莹的光线显示着“出租”,是一个午夜经过的出租车。

“师傅,师傅!”花夏跑到公路上,朝着出租车吆喝着。司机似乎是注意到了花夏,远光灯变成了近光,并且降低了车速。

出租车在花夏的身边停了下来,透过窗户,花夏发现副驾驶座已经坐了一个男人,男人的头发乱糟糟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金链子,一条胳膊上还有纹身,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

“姑娘,你到哪。”司机侧过头,看着花夏。司机戴着一副咖啡色墨镜,脸上还戴了一个口罩,花夏看不不清楚他的脸,而且他的声音本来就有些沙哑,透过口罩传出来,显得有些模模糊糊的。

司机旁边的男人看着花夏,眼神有些轻佻,“美女,来,上车,我们交个朋友吧!”男子突然笑起来,对着花夏说道。

花夏有些犹豫,毕竟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好人,不过这么晚了,或许很难再等到车了吧,花夏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报出了自己的目的地。

“上来吧,正好顺路!”司机沙哑而又有些苍老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什么顺路不顺路的,不顺路晚上去哥哥家住,哈哈哈……”司机旁边的男子放肆地笑着,花夏低着头,并没有搭理他,而是拉开出租车的后门,上了车。刚上车,花夏就觉得似乎进了冰窖一般,被寒气包裹了全身,这么冷的天,居然车里还开着空调,花夏有些不借,不过她也没有询问。

“近日,我市发生一起无差别连环杀人案件,凶手身份尚未正式,案发时间大约在深夜,望各位市民深夜减少外出,注意安全。”花夏上了车,发现车里的广播开车,正在播放新闻。听到这,花夏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司机旁边的男子,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开口。

汽车在公路上缓缓地行驶着,路上有些冷清,只能听到风吹过树枝发出的沙沙声。

“美女,你住哪啊,有对象没,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啊?”男子转过头,看着花夏,嬉皮笑脸地说着,花夏很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作声。

“小娘皮,你居然瞅我,大爷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懂不懂!”男子似乎被激怒了,大声诈唬着。

“先生,请你安静点,不要妨碍我开车。”司机用戴着墨镜的眼睛深深地看了男子一眼,然后继续开车。

“臭老头,少管闲事!好好开你的车!”男子恶狠狠地看了司机一眼,叫骂着。

司机没再作声,默默转过头看着前方,继续开车。

男子似乎被司机激怒了,表情有些气急败坏地转过头,“小娘们,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可不是吃素的!”说着,男子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把短刀,刀刃发出寒光,花夏感觉顿时整个车里的温度都降到了冰点!

出粗车突然减速停在了路边,男子和花夏都因为惯性向前一冲,花夏的头装在了前面座位的靠背上,一阵剧烈的疼痛。

“滚下去!”司机用他沙哑的声音充前排的男子说着。

“臭老头,你说什么,信不信老子砍死你!”男子拿着短刀挥舞着。

“滚下去!”司机又重复了一遍,打断了男子的叫嚣,男子看着司机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眼神由嚣张逐渐变得恐惧,然后迅速地打开车门,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司机伸手拉上车门,重新发动了汽车。

花夏通过汽车的后车窗玻璃朝男子跑掉的方向看了看,男子的身影渐渐消失,花夏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跑了,那就算你倒霉了!”花夏的声音此刻变得有些怪异,她看着司机的眼神仿佛是捕猎者注视猎物一般,凶残,又毫无人性。

司机听到她的话,放慢了车速,转过头看了一眼花夏。

刺客的花夏哪里还有刚刚那弱女子的神态,她满脸都是疯狂的神色,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锐利的匕首。

“哈哈哈哈哈……”花夏歇斯底里地笑着,一刀捅向司机的胸口。

司机并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就任由匕首刺入胸膛。

花夏的狂笑渐渐地消失了,匕首挂在司机的胸口,没有预想的惨叫,血肉横飞,司机依旧是冷冷地注视着花夏。

“你还想再杀我一次吗?”司机开口了,依旧沙哑的声音,此刻司机的双手早已离开了方向盘,然而出租车依旧平稳地在公路上行驶着,司机的说话声有如重锤一般锤在花夏的胸口。

司机伸出两只手摘下了口罩,这个脸花夏再熟悉不过了。

就在一个礼拜前,华夏亲手杀死了这个男人,他在临死前曾向花夏苦苦哀求,然而花夏并不会同情他,并且还活生生地剜去了他的双眼,花夏就喜欢观看被杀死的人临死前的求饶以及惨叫,那让她觉得兴奋。

花夏终于明白了那个男子为什么会逃跑了,他看到了司机空荡荡的一堆眼眶……

“你也会害怕啊。”司机看着花夏,话语间充满了嘲弄,然后他伸出手拔出了胸口的匕首丢在一边,匕首干干净净,没有一丝鲜血。

花夏愣在原地,在她的瞳孔里渐渐映出了司机的倒影,司机的面孔逐渐变得干瘪,枯瘦,似乎脱水了一般……

第二天,有早起开车的人在路边发现了花夏,她坐在一辆损坏的出租车的后座上,已经死去多时,而出租车就停靠在路边,车上并没有司机的踪迹。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那辆出租车是前段时间被无差别连续杀人案凶手杀死的受害者的车,就在昨天白天它还停在车辆报废中心……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