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都市怪谈之灰仙传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7-13 10:30:02 阅读:

“哥哥,你说世上有鬼魂存在吗?”童童抬起头,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周楚。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鬼啊神儿的。”周楚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轻轻地捏了捏了妹妹的手。

童童失望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喃喃道:“要是妈妈能回来看看咱们就好了。”

周楚用力咬住嘴唇,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道:“只要咱们俩过得开心,妈妈在天上看到也会开心的。”

他把书包递给童童,看着她随着人流走进校园,这才上车离开。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过了这个学期,童童就要升入高中了。半年多以前,他们的母亲因病离开人世,大学还未毕业的周楚只能放弃学业接手公司事务。

到了公司门口远远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吵吵嚷嚷,不知发生了什么。周楚刚把车子停稳,秘书小刘就拨开人丛,一路小跑急奔过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低声道:“周总,乔氏集团那伙人又来了,您看怎么办?”

周楚暗自咬了咬牙关,心头掠过一丝凄凉。常言道,人走茶凉,母亲离世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合作了几十年的生意伙伴就翻脸无情,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撤资。

“乔伯伯,您是怀疑我的能力还是?”周楚强压怒火,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的乔慕峰。

“呵呵,乔某人可不是这个意思。”乔慕峰吐了个烟圈儿,眯着一对又细又长的眼睛道:“当初我们两家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基因提取项目,我方提供原料并且出资全部预算的百分之七十,贵方只出资百分之三十,而这个项目到目前为止毫无进展,我方要求撤回所有投资并不为过吧?”

周楚冷笑一声,点了点头:“您说的是,倘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距离合同到期还有半年的时间,家母虽然不在了,并不代表我们周家塌了整个天,我周楚在这里向您保证,乔氏的投资不会白白打了水漂,合作项目将如期完成。但在此期间,请贵方不要再踏入我公司半步,以免干扰项目进程且影响双方和睦。”

这番软中带刺的话分明是含而不露地下了逐客令,对方又岂能听不出来?乔慕峰脸上的肥肉颤动了两下,面色铁青:“好、好,果然是少年有为,我老乔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说罢,狠狠地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拂袖而去。

“门外那些人全走了?”

秘书小刘点了点头,有点担心地道:“周总,您这次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得罪了乔氏集团,如果到期交不出项目成果,咱们公司可就大难临头了。”

周楚轻叹一声:“生意场上只有利益关联,你以为那只老狐狸会顾及多年情份扶持我们一把么?就算今日不得罪他,项目无法如期完成结局仍然一样,还不如绝了他撤资之念,咱们还有半年的清静日子可过,也好专心合力做点事情。”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合约签订之期两年整,要在所余短短半年时间内完成项目简直势比登天。周楚心里比谁都明白,可是已别无选择,为了母亲一手创办的公司,为了妹妹,他宁可舍命一搏。

从此,他日日夜夜泡在公司实验室里,废寝忘食,数月时间便眼窝深陷,瘦得皮包骨了。纵然如此,却还是在一处关键的技术环节上遇到了难题,眼看合同到期的日子进入倒计时,周楚心急如焚。

这日深夜,他一个人待在实验室里正对着那堆石头发呆,突然面前飘落一张写满字的纸,上面的字迹如此熟悉,他一眼就认出那是母亲的笔体,捡起来细看,不由得双手微微颤抖,上面记述的内容正是解决基因提取难题的步骤。

“妈妈,妈妈,是你吗?”他环顾四周,大声呼唤道。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可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无法再坚持自己的理念。

一道灰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面前,相距不到两米的距离。由于是后背朝着他,周楚看到不到对方的脸,可是从身形来看绝不是母亲!

“别问我是谁,那张纸是你母亲交给我的。”不等他开口,对方先说话了,声音是个女子,听起来清幽遥远。周楚顿生疑惑,半年前母亲突发怪病,全身瘫痪,口不能言,不过三日就离开人世,这张纸是何时所写又是何时交与眼前这个人的?

对方似乎能够洞穿他的思想,立刻又道:“你母亲并非因病而故,其实她早已发现基因提取项目的背后阴谋,所以被乔慕峰毒杀身亡。而我,并非人类,她中毒后虽无法与人交流,却能与我进行沟通。”她一指那堆石头,“你知道这是什么化石吗?”

周楚怔了怔,道:“听乔慕峰说是一种远古神兽的骨骼化石。”

“错,它是远古时代一个半人半兽的女巫切蕾丝的骨骼化石,她邪恶无比,能够召唤全世界的僵尸为其效力。如果她复活了,整个地球都会沦落到黑魔法的统治之下。”

“乔慕峰他为什么这么做?”周楚震惊不已。

“因为他丧心病狂,妄想通过切蕾丝来控制全世界。”

“这太不可思议了,我怎么能相信你所言属实?”

作者寄语:都市怪谈之系列已陆续推出,敬请关注支持

周楚有点思维混乱,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却被那个女子厉声制止:“别过来!你若看到我的真面目会后悔,你母亲的笔体你不会不认得,她宁死也不肯把这张纸交给乔慕峰而是交付于我,你还不相信我所言非虚么?”

“那么你为什么要帮我们?我又该怎么做?”问完这句,周楚惊异地发现面前的灰衣女子竟然凭空消失不见,只有他一个人呆呆地伫立在原地。

我该怎么办?周楚跌坐在沙发上,盯着那堆奇形怪状的石头,感觉无比的狰狞和恶心。不知不觉间天色已亮,面他的思绪也渐渐明朗……

合同到期的日子终于来临,一大早乔慕峰就在几名彪形大汉的簇拥下直闯周楚的办公室。

“成功了,乔伯伯,为了给您一个惊喜我没有提前知会贵公司。”

周楚毫无惧色,满面春风的模样倒令乔慕峰将信将疑了。引领着乔氏一伙人来到实验室门前,周楚看了看乔慕峰身后的几名壮汉,压低声音道:“乔伯伯,这个项目成果还是尽量不要公诸于世,谨慎起见,还是请您和我两个人进去好吗?”

乔慕峰略作思忖,点头同意,摆手示意让其他人候在门外,然后和周楚一起走了进去,实验室的门也随之关闭。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乔慕峰额上青筋暴跳,细长的狐狸眼射出两道寒芒,盯着正在桌子上欢蹦跳跃的一只似蟾蜍又非蟾蜍的浑身疙疙瘩瘩的小东西。

“是啊,这就是我从那堆石头中千辛万苦才提炼出来的基因与现代生物载体合成的活体标本,您觉得还满意吧?”

“你用一只癞蛤蟆来蒙混过关,拿我老乔当白痴耍?”乔慕峰冷哼一声。

“您别急,虽然我用的生物载体是蟾蜍,可它真的不是普通的蛙类,不信您仔细看。”

周楚二话不说,戴上手套一把抓住那东西塞到乔慕峰手中。乔慕峰只觉得手掌心一阵剧痛,再看那东西竟冒出缕缕黑烟,整个手掌也随之变成了黑色!“啊!你……下毒!”乔慕峰惨叫着跌倒在地上。

“你是如何毒杀我母亲的?这叫以牙还牙,”周楚冷笑着甩掉手套,“想知道它的名字么?睚眦,龙之九子中最擅长复仇的老二,睚眦必报,何况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这时,实验室的门发出一阵剧响,显然乔慕峰的惨叫被他的保镖们听到了,拼尽全力破门而入。见此情形,为首者掏出匕首二话不说斩断了乔慕峰中毒的手掌,那只断手还紧紧地攥着面目狰狞的睚眦。一阵忙乱,保镖们为乔慕峰止血并包扎伤口,周楚感觉脑后被重击一下,当即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童童满面泪痕地望着自己,嘴巴被东西塞住了,似乎在叫哥哥却又叫不出,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周楚彻底惊醒过来,想跳起来却根本动不了,这才发现自己和童童都被人绑在了椅子上。

“童童,你怎么在这里?”周楚仿佛掉进了地狱,他早做好了与仇人同归于尽的打算,所以提前几天便把妹妹送上了国际航班。

“小子,你以为你的一举一动能逃过我的眼睛,哈哈,”乔慕峰狂笑着晃了晃残缺的右臂,厚厚的纱布渗着血迹,“伟大的切蕾丝女神会帮我长出新手,而你,只需帮我唤醒她。”

“你做梦!”周楚怒道。“好吧,”乔慕峰一挥残臂,一名大汉立刻向周童童走过去,戴着皮手套的手里正掐着那只张牙舞爪的睚眦。

“你培育的这个毒物也费了不少心血,总该物尽所用,帮你妹妹也就是帮我,你说呢?”乔慕峰狞笑着又一摆残臂,那人扯开童童的衣领,慢慢举起手中丑陋不堪的怪物,作势要丢进去。

“不!”周楚大叫一声,嗓子眼儿发甜,一口鲜血喷了近在咫尺的乔慕峰满身满脸。他忙不迭地用仅存的左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再睁眼就见一张毛茸茸的三角状脸正对着自己,两只冰冷如刀的眸子如箭穿心。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颈部一紧,似乎被什么硬东西紧紧钳住,而且直接切入皮肤,刺穿了颈动脉,血,如喷泉一般激射喷涌……

夜风掠过璀璨星空,周楚和周童童发现他们已回到了自己家的院落里,灰衣人依然在前方距离不远的地方背对着他们。

“敢问上仙,您为何要帮我们?”周楚拉着妹妹跪拜在地,深深磕了个头。

“其实我称不得上仙,虽然修炼了三百年也仅是一个灰仙,你母亲前世曾经有恩于我,可惜我修为尚浅没能救她性命。”灰衣女子叹了口气,“乔慕峰那老贼身上纹刺避邪法咒,使我根本无法近其身,也是天道持正,你一口纯阳之血喷到他身上,暂破了他的护身咒,我才趁机除掉了他。也算是替你母亲报了仇,为苍生脱去浩劫。”

说罢,一道灰色闪电腾空而起,直奔茫茫穹宇。“上仙,您要去哪里?”周楚对空呼喊。

“值此一劫,我已消耗百年功力,须回洞府静修元气,余事我已处理妥善,你们好自为之……”缥缈悦耳的声音渐去渐远。

随后媒体报道了乔氏集团老板意外死亡的消息,周楚查阅资料得知灰仙是五种能够修成人形的灵兽其一——老鼠,得天时地利机缘巧合,尚需自身灵性奇佳才修炼成仙,能够舍弃百年修行报达前世恩缘者可称义鼠了,比起某些忘恩负义的人类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者寄语:都市怪谈之系列已陆续推出,敬请关注支持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