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恶有恶报之不得好死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7-14 09:09:18 阅读:

王寡妇和儿子相依为命,三年前儿子娶了一位城里姑娘若云,王寡妇寄予媳妇娘家的财产,谋财害命把媳妇的公公害死了,本以为若云的爹一死,财产就归若云,也就是说夫妻共同财产,也就归他不成器的儿子了。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若云怀疑是婆婆谋财害命,把财产转移给表妹,想要亲自查证这件事。

哪知老巫婆一看,到手的肥瘦没了,还被若云怀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合同儿子在河边把若云杀害,抛尸河中。

三个月后,王寡妇一身穿金带银,还和儿子住进了新房里,原来王寡妇一哭二闹三上吊跑去若云表妹家里天天闹,若云表妹没有办法下这才把全部财产全都让了出来。

王寡妇得到若云娘家的财产后,乐的嘴巴都要裂开到耳朵后了,和儿子把一神穷酸衣服换下,又让儿子把工作辞了,然后两人买了新房装修好,住了进去。

住进新房后,王寡妇天天画着浓妆,穿金戴银到处去勾搭老头,生活过的是滋润。

然而好景不长,进来王寡妇天天做恶梦,梦里屋子里淌满了鲜血,鲜血滴答滴答的从天花板掉落到脚边,蔓延到膝盖,直到把她淹没。

好几次王寡妇从梦中醒来,发现不过是一场梦,却出了一身冷汗,本没有当回事。

可是王寡妇接二连三的做噩梦,而且还是同一个梦,把她吓得疑神疑鬼,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只要一闭上眼睛,整个屋子都是鲜血,甚至她自己身上全身都是血。

第二天,王寡妇起来个大早,拉着还在睡懒觉的儿子,大喊道:“起来了起来了~”

“叫什么叫什么。”

龙流弊晚上在外面玩女人,白天回家睡觉,被王寡妇一打扰,火冒三丈一脚把王寡妇踹在地上,大骂道:“有完没完,死老太婆,你还要不要人睡觉。”

“儿啊,你怎么这样跟妈说话,妈跟你说正经的,这屋子闹鬼啊!”

王寡妇一张脸拧巴成一朵野菊花,就跟公牛拉屎似得,脸上皱巴巴的,比死还难看,龙流弊不忍直视,一下子睡意全无:“开什么玩笑,这是买的新房,又没有人住过,不可能闹鬼。”

“怎么不会,可是我天天做噩梦,梦到满屋子都是鲜血。”

“你是人老了痴呆了吧,做梦也当现实,滚滚滚,不要打扰我睡觉。”

龙流弊心烦气躁的对王寡妇一阵臭骂,王寡妇自知无趣,只要离开。

就这样,这件事一直压在王寡妇心头里,让她不能忘怀。

导致长时间下来,王寡妇那张脸变得跟苦瓜脸似得,头发也秃顶了,就算画着浓妆就跟顶着一张鬼皮似得,把男人吓得老远。

纵然有男人图谋她的家财,跟她上床后,就被吓得老远,大叫一声“有鬼”就跑了。

搞得王寡妇不人不鬼成了一把皮包骨,而儿子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染上了性病,全身长满了脓包,搞得整个屋子都臭了,而王寡妇根本无钱医治,就算去卖,站在街头上,人家也大叫一声“有鬼”跑的老远。

这天王寡妇又做了一个噩梦,等她醒来后,满身大汗,大口踹着粗气,凝视外面的黑夜,突然看到墙上有一张女人的脸,吓得大叫一声:“啊~”

王寡妇惊恐之余,在一撇,墙上哪还有什么女人脸,还是说,自己杀孽太重,杀了若云父女两,如今他们回来报仇了。

不可能!

那只是鬼小说里才有的情节,而且他们搬到闹市区里,怎么可能有鬼,而且王寡妇杀了若云父女两后,找了一位道士,本想让道士把若云父亲俩打的魂飞魄散。

可是王寡妇却好说歹说,说若云父女两的坏话,让道士以为这对父女生前是大奸大恶之人。

不过道士也不能随便把魂魄打的魂飞魄散,即便是大奸大恶之人,因为这样有损道士的阴德,他死后还要下阴间的,若是损耗阴德太多,下了阴间也是没好果子吃。

一般来说,道士对于鬼的态度,能劝就劝,尽量引导,消除鬼的戾气。

道士自作主张把若云父女两的冤魂镇压在宝塔下,宝塔上还有一张黄符,以免他们出来作祟。

如今王寡妇忽然想起这位道士,便打电话过去问,道士却说,若云父女的魂魄一直压在搭底下,不成出来。

这让王寡妇心生疑惑,如果不是若云父女俩,那又是谁呢。

王寡妇看着窗外压抑的黑夜,心道只有等到明天一早,直接找道士,让他想点办法解决才好。

结果还没过完这夜,王寡妇就出事了。

这晚上,龙流弊性病发作,好像发疯似得,拿着刀一刀一刀戳向自己的肚中,把肠子一截一截的拿出来,以至于整个屋子全都是鲜血,那鲜艳的鲜血流的整个屋子都是,吓得老巫婆缩在床下不敢出来。

“啧啧啧~”

“你在这里……”

龙流弊双眼血红,肠子掉了一地,光着脚丫子,伸出一双血红的双手向着王寡妇抓来,也就在王寡妇闭着眼睛惨叫那一刻,龙流弊竟然断了气,趴着死在地板上。

王寡妇报警了,痛失儿子让她伤心欲绝,还被警察当成了凶手,不过没有证据指认她是凶手,这件事不了了之,直到后来,警察在墙壁里发现一具女人的尸体,经过查证才知道。

当初装修的时候,到了深夜,一名装修工人最后离开,由于他是吸毒者,当晚上毒瘾发作,恰好有一女人敲错了门,被装修工人拉进屋子强歼杀害,再把她的尸体埋入墙里。

因为龙流弊本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女尸怨气发作鬼上身到龙流弊身上,让龙流弊自杀身亡,王寡妇因为儿子的死,成了疯子,这间房子也因为儿子的赌博还了赌债,王寡妇一无所有成了疯子。

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小汽车挂到,不幸的是,又一辆汽车而过,直接碾压王寡妇的双腿,王寡妇还没站起来,又一辆重量型的水泥罐车三次碾压,王寡妇当场死亡,压成两截,身首异处,直接去阴曹地府报道去了。

至于道士塔下压着的两个魂魄,道士觉得实在不妥,把两个魂魄放了出来,果然若云两父女被王寡妇害死的,道士一听羞愧难道:“我不该听信那王寡妇之言,就这样将你们父女的魂魄压在塔下,不过现在那王寡妇和他儿子已死,也算是恶有恶报,而我自己听信小人之言,将你们拘押塔下,现在我将功补过,写一道送魂符,你们拿着这道送魂符去阎王那里,阎王看到后,就会放你们通行的。”

到了阴曹地府后,王寡妇看到若云父女两,还想要在阎王那里告一状,哪知阎王早就看过父女二人的送魂符,阳间的事知道的清清楚楚,猛拍惊魂拍,咆哮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老母狗!到死还不知悔改,现在我就将你打下十八层地狱!”

王寡妇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下油锅,拔舌头,把王寡妇打入铜柱地狱,小鬼们上前扒光她的一番,让她抱住一根直径一米,高两米高,烧得火红的铜铸,受到应有的惩罚。

至于若云父女两直接去了往生道投胎去了。

(完)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