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 血色黑板擦

    2017-03-30

    “同学好!”上课铃响了,教物理的刘老师竟然走了进来。所有的同学都好奇的望着讲台上方,唯独角落的阿华不动声色,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虽然那时候我才只有四岁,很多细节都是妈妈亲口告诉我的。而我,那时候正在妈妈的怀里

  • 会议室有鬼

    2017-03-30

    “王亮,这全都是你的栽赃嫁祸,你就是想取代我董事长的位置!你这个卑鄙小人!”一个面目愤怒的老年人指着面前的的骂道。“呵呵!”面前的

  • 1厕所我们学校厕所是两层的,但是以前有个女生因为怀孕在厕所二楼喝打胎药,结果大出血死了之后二楼就封了,但是有天晚上二楼的灯一直亮着

  • 鬼辣椒

    2017-03-30

    “啊!阿牛啊,你死的好惨啊!你死了,我也不活了!”阿牛的婆娘翠花在家里撕心裂肺的干嚎着。阿牛他又是谁呢!翠花的男人。咋了呢?死了!

  • 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

  • 胆大有福

    2017-03-30

    谁都不想三更半夜在酒店睡觉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些什么灵异的事情,可偏偏就这么凑巧,你越怕的东西,他就越会出现。小梁是一家地产公司的销

  • 雪挽殇

    2017-03-30

    初雪已至,今年的雪来的最晚,本以为……不会来了。逸天是维持家里唯一生计的人,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全靠他,家里父亲早逝 只留母亲含辛茹

  • 不知道是家族遗传还是什么原因。由季子的头发开始脱落,脱发十分严重,她原本一头密集的乌黑长发已经变得稀疏不堪。跑了几趟医院,医生给出

  • 快递惊魂

    2017-03-30

    我叫谢函,住在临江市,是一名晚班的士司机。开车的人,尤其是经常晚上开车的人都知道,总会碰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并且是现代科学无法解

  • “阿婆,后来呢!”阿明好奇的望着阿婆问道。“那一晚,他们一家人都很害怕,因为做了坏事,半夜自然会有鬼来敲门的!结果,半夜他们上厕所

  • 妄想逃

    2017-03-30

    回到家中的张悟玄躺在床上显得非常的疲惫,在网吧玩到了半夜身体早就坚持不住了,再加上之前发生的事情,回到家中的张悟玄非常的恐惧睡觉,

  • 夺命闹钟

    2017-03-30

    我叫顶天霸,人送外号“霸天”,朋友们给我取这个外号,有一个原因。这原因说起来巧合,清明节我和弟弟去门山上坟,山脚下有卖菊花、冥币、

  • 惊悚医院

    2017-03-30

    傍晚,阿杰刚从火锅店出来,便感到一阵肚子难受。“阿杰,你怎么了?”身旁的好友好奇的问道。“没,没事,我先走了啊!”阿杰急忙搭上的士

  • 鬼作乱

    2017-03-30

    “王老爷,你这不是什么恶疾啊?你应该去找个江湖术士去帮你看看!”药铺的大夫语重心长的对坐在旁边的王福说道。江湖术士?“张大夫,你这

  • 掘墓人1

    2017-03-30

    位于T市的朝阳小区,是一座比较晚开发的小区。原本,这是一块荒废的地皮,后来,一个富商投资建了楼房,才有了现在的朝阳小区。住在朝阳小

  • 洁白的牙齿

    2017-03-30

    每个人都有一个爱好,有人喜欢唱歌,有人喜欢看书,而我则喜欢听故事,或者说是喜欢听灵异故事更为贴切,甚至花钱买故事也在所不惜。我叫叶

  • 惊悚度假

    2017-03-30

    “阿志,我爱你!”“阿敏,我也爱你!”婚礼殿堂内,一对新人在大家衷心的祝福下,相互亲吻着对方。“阿敏,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就像我们

  • 索命2

    2017-03-30

    漆黑的夜晚,这家亮如白昼的夜店格外引人注目。一男一女从夜店中走出,女人抱怨道:“阿元,和我哥喝这么多干嘛。他就是想灌醉你!”男人嘿

  • 周天,是一个非常清爽的雾霾天,音乐班的同学们在教室里聊着天等着音乐老师过来排练,因为还有一个月就是市里的比赛,而他们连参赛歌曲都还

  • 坟场鬼事1

    2017-03-30

    一座座石碑刻着一个一个的名字,每一座石碑都是一个人的一生,或长久或短暂,有人一生辉煌,有一生落魄。这是一座坟场,很长很大面积约有十

  • 卖鬼公司

    2017-03-30

    “阿强啊,本市年度富豪榜的文章拟定好了吗?”编辑主任问道。“老王啊,这还用你说嘛,我阿强办事你放心!”阿强自信的说道,“你看!”随

  • 青青子吟,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故人已离去,唯有冤魂长留。青色衣衫,在艳阳下,道不尽的明媚。本可追随往波流去,更不带一丝

  • 笔仙 笔仙

    2017-03-30

    “嘿!南瓜,今晚和我们去KTV玩吗?”许南怡的青梅竹马赵北轩问道。“呵,如果是你们那帮人的话…我还是不去了。”许南怡瞥了他一眼道。“

  • 雪人乐园

    2017-03-30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到我的脸上,下意识抬起了右手往脸上摸去。是雨,下雨了吗?我自言自语的说着。那样就麻烦了我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没有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