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连好几天,在饭桌上,阿P都没能看到荤菜的影子了。并且那些素菜少盐少油,难以下咽。这天,阿P实在憋不住了,质问起老婆小兰,伙

  •   明朝末年,蜀地有个叫高升的知县,他有收藏玉器的嗜好,闲暇时,常到县城各玉器店溜达。   这天,一个玉器店老板告诉高升:附近

  •   小张曾向小王借过几次钱,最近手头有些宽裕,他想还钱,但是细细一想,不觉有点犯愁:   那段日子里,他向小王前后借了七八回,

  •   一个周末的早晨,阿P起床后感到百无聊赖,便独自一人在公司的花园里闲逛,望着芳草萋萋,繁花簇锦的美景,阿P很是高兴。   想不

  •   没有人能预测灾难的来临,就像黄晓红,她在回家路上时,心里还像喝了蜜一样,可一打开家门,立时惊得瘫软在地,原来她的老公杜磊倒

  •   林老汉是个种柿子树的。这天,有个穿着体面的胖子找到林老汉,他开口就说:大爷,你家的柿子树好呀!我想买100棵!500元一棵!  

  •   有个年轻人要买房,他对房子的第一要求就是—质量要好。这天,年轻人走进了一家名叫临河园的楼盘。售楼小姐迎上前,热情地介绍起来

  •   闫明是食品卫生监督局局长,这天,他刚带人端了一个地沟油加工窝点,紧接着,又碰上了新问题:原来,据那个加工窝点的老板交代,他

  • 1、接到任务   卢建开了一家讨债公司,生意冷清,屋漏偏逢连夜雨,最近老妈又患上肺癌住进了医院,卢建急等着用钱。这天,卢建终于盼

  •   老李的儿子和一个姑娘正在谈婚论嫁,然而两家却为了彩礼的事而争执不下。正当老李准备妥协时,一个律师朋友说他会出马,用摆事实讲

  •   安大宝出外旅游时结识了一个酒友。临别,酒友送了安大宝一个葫芦,他说,这葫芦可是个宝贝,装酒的话,最少能装几万斤。   安大

  •   在北京的一座旧四合院里,租住着三户天南海北来的家庭。这三家的男人都在外打工,女人带着孩子操持家务。三个女人年纪差不多,彼此

  •   早年间,东城门外有家参药铺,里面人参、草参、洋参、须参应有尽有。掌柜姓索,祖上都是参商。 索掌柜为人精明,善于投机,是个老鼠

  •   阿亮,网名东方不亮,经常在网上发表激烈言论。   这天他在一个同城论坛上和另外一个网友舌战,两人越吵越凶,最后竟说:有本事

  •   恭平是那种毫不浪漫的人,他年轻时就对爱情没什么兴趣,他总觉得,恋爱如果太投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对别人的恋情也不关心,即

  •   阿亮在卧室卫生间的马桶盖上贴了一张局长的照片。   这样,他每次方便前,一翻起马桶盖,就会看到局长那张胖乎乎的笑脸。   

  •   大坪镇调来一个新镇长,姓红。镇党政办主任红父听了很高兴。因为红姓是比较稀少的姓氏,平时很难遇到。现在竟然有同族人来当领导,

  •   每年11月,正是山药收获的季节。今年,邱三种的山药大丰收,本想着好收成可以换来好收入,可一个月过去了,就是不见批发商来收购。

  •   阿P接到老婆的电话,说儿子小Q五月底要参加初中升学体育和理化生实验操作考试,六月下旬要参加初中升学考试,要他无论如何都要回家

  •   丁亮工作几年后,在怡景小区买了一套房子。这原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入住没几天,丁亮就遇到了麻烦,原来丁亮的房子位于小区边

  • PART 1看相算命   宁波城南有座天封塔,清道光末年,一个叫朱大发的小贩常在那儿卖烧饼。这朱大发名字虽然叫大发,可活到三十多岁连

  •   这年头,排队成为一种生活常态。吃饭要排队,取钱要排队,看病要排队,更为稀奇的是,学生们选座位,也要排队,刘英就有过这样一次

  •   传闻天桥下有个双目失明的老者算命很灵,三位要好的姐妹慕名前往。找到那算命老者后,大姐开门见山说道:大爷,我们三个都怀孕了,

  •   李老师为了防止别人在自己车库门前乱停车,就打算写上警告语:严禁停车!   写字可是李老师的强项,这两年,他专攻颜体,自觉小

  • PART 1冒险营救   鲁特是法国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镇,二战开战不久就被德国人占领了。德国人把小镇弄得鸡犬不宁,居民们都恨得牙痒痒。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