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开卷故事 > 正文

[传闻逸事] 背背猴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4-11 14:22:10 阅读:

  明朝末年,蜀地有个叫高升的知县,他有收藏玉器的嗜好,闲暇时,常到县城各玉器店溜达。

  这天,一个玉器店老板告诉高升:附近的客栈里住进了一个古董贩子,手里有件稀世珍品,开价是五千两银子,问高升想不想开开眼。高升听了心里发痒,便随老板到客栈找到了古董贩子。

  古董贩子鬼鬼祟祟地取出一个紫檀木盒子递给高升,神秘兮兮地说:“这物件叫做‘背背猴’!”

  什么“背背猴”?高升好奇地打开了盒子,一看,他两眼顿时就瞪直了,连喘息的气都不匀了。

  所谓的“背背猴”,就是用上等和田玉雕琢而成的两只猴子,一只憨态可掬的紫黑色老猴子,背着一只顽皮伶俐的枣红色小猴子。让高升两眼放光的,并非这件玉器本身的精美绝伦,而是这个物件蕴含的意义,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背背猴”的“无价”之处,就正在于它的谐音—“辈辈侯”!

  高升的人生追求是晋爵封侯,虽然他眼下不过是一个七品知县,可他自任知县以来,搜刮的民脂民膏大都“进献”给了朝廷要员,升官之路平坦,因此他深信升迁不过是早晚的事。高升的父亲曾官至巡抚,自己是一个即将飞黄腾达的知县,而且三年前,他得了一子,之后自己因受伤便失去了生养能力,眼下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独生儿子继承祖传“官运”,光宗耀祖。想到这一切,再端详着“背背猴”,高升反复在心里念叨着:“背背猴”,“辈辈侯”,这是一件能为我儿子带来无尽祥瑞的宝贝呀!

  高升为官多年,空手套白狼已成了习惯,因此,尽管对“背背猴”爱不释手,他却不愿花费五千两银子,可又想得到钟爱之物,怎么办?高升琢磨了一阵,对古董贩子说:“我明天凑齐银子就来购买,如何?”

  古董贩子贼溜溜的大眼珠子一直盯着高升,回答说:“那好,我就在客栈里恭候,咱不见不散!”

  高升离开客栈后天已见黑,他迅速返回县衙,召集几个心腹衙役,要他们扮作“蒙面盗贼”,连夜到客栈去杀掉那古董贩子,将“背背猴”抢到手,不买而获。当时世道很不太平,贼寇在县城里杀人越货并非新鲜事。

  几个衙役领命,夜深人静时分潜入客栈,摸到贩子居住的房间后破门而入,哪料到古董贩子早已人去屋空!

  那古董贩子也非等闲之辈呀,他虽然才二十出头,但已混迹江湖多年,和三教九流都有往来,深知官道凶险,早看透了高升这般为官者的心思。他料定和高升交易凶多吉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入夜后便带上“背背猴”溜之大吉了。

  高升得到衙役禀报后痛心疾首,悔恨自己下手迟了。他当即签发告示,称那古董贩子是江洋大盗,全县通缉。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古董贩子和“背背猴”还是杳无踪迹……

  转眼过了十年,高升已升任巡抚,他的独生儿子也十三四岁了。虽然儿子学业尚好,但毕竟前途未卜,高升的心还总是悬着,对儿子将来能否光宗耀祖心里没底。每当为儿子的前程心神不定时,高升就会想到那预吉兆祥的“背背猴”,心里独自念叨:“‘背背猴’、‘辈辈侯’,你应当成为我家的镇宅之宝啊!”

  当时正值明末崇祯年间,连年灾荒,而苛捐杂税多如牛毛,闯王李自成乘势造反,天下烽烟四起。这年清明节,一队追剿“匪兵”的官军途径当地,为首的带兵将校依惯例到巡抚衙门拜访,巡抚大人一见那个将校,顿时惊得张口结舌:那将校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当年的古董贩子!

  原来,那古董贩子遭通缉追捕,无处藏身,情急之下干脆投身军营。没想到十年过后,居然在军营里混出了名堂。

  两人如今见面,高升十分尴尬:当年险些成为自己刀下之鬼的古董贩子,眼下竟成了朝廷命官,虽然官阶在自己之下,可是同处官场,毕竟杀他不得了,而当年的疙瘩,终究会成为两人心头的阴影而挥之难去。高升在官场厮混已久,有极强的应变能力,他当即装模作样地连声道歉:“当年,我连夜筹齐银两,到客栈交钱提货时,你却已不告而别。我当时一时恼怒,才做出不义之举,望将校海涵。”

  将校弄不清这话是真是假,不便当面计较,便说:“看样子当年是我多心,误会大人了!”

  高升拈须大笑:“也多亏你我当年相互误会呀,否则,你哪会弃商从戎,进而才有今日之荣耀?”

  将校觉得这话不无道理,便随声附和:“哈哈,这是天意啊!”

  高升当即设宴为将校接风,席间难免会谈及公务,这一说到公务,将校便长吁短叹,说近几个月追剿“匪兵”,不但毫无斩获,还屡屡损兵折将,若是朝廷追究下来,轻则革职,重则掉脑袋。高升笑道:“我有一计,可保你逢凶化吉、升官发财。”

  将校将信将疑,要高升说出锦囊妙计,高升却只是敬酒劝菜,就是不把牛黄狗宝往外掏。将校急了,连喝三杯,说道:“巡抚大人若能道出妙计,解救我摆脱困境,我甘愿竭尽所有来报效大人!”

  高升要的就是这句话,可他不见兔子不放鹰,还是云里雾里地闲扯,直到火候足了,才把话题扯到了“背背猴”上:“十年过去了,那物件现在是否还在你手里?”

  将校实话相告,说“背背猴”还在自己手里,行军打仗都随身带着,高升便说:“我言而有信,今日还愿出五千两银子,堂堂正正买下你的宝贝,怎样?”

  将校已经不是当年的古董贩子了,并不愿以五千两银子出卖“背背猴”,他沉吟良久,说:“我原为一介草民,这些年能平步青云,恐怕就仰仗那件宝贝了!”

  高升笑了:“追剿‘匪兵’屡屡损兵折将的后果,你恐怕是最清楚的,到那时,‘背背猴’对你又有何用?”

  将校打了个激灵:“这么说……”高升止住了笑:“你若是把‘背背猴’卖给我,我便献计于你。我的一计,可是关乎到你的生死荣辱、身家性命啊!”

  将校身陷困境,急于获取对方的锦囊妙计,可他还是怕被忽悠了,于是便要高升先说。高升不隐瞒,示意对方伸过头来,咬着耳朵,一番密语。其实,所谓的锦囊妙计,说穿了也就是要将校虚报冒功。当时崇祯皇帝有诏:杀一名“匪兵”者,朝廷赏白银五两,赏银由国库直接拨付;杀“匪兵”多者,统兵将领可破格提升。为防止各方统兵将领冒功,斩获的首级必须经地方官员清点确认,核实后上报,朝廷方能认可。高升作为巡抚,自然就是最有资格的“地方官员”了,有他“确认”,将校的功绩便可确保了。

  将校又惊又喜,却又疑虑重重:“我眼下无一斩获,你能帮我做假?”

  高升说虚报冒功犯欺君之罪,万一败露是要满门抄斩的,因此凭空填报是万万不能的,必须要“借用脑袋”,以此充数。

  将校心头猛地一惊:“世上什么都能够借用,可人的脑袋哪能借用?”

  高升密授一计:“匪兵”的首级上没有刻字,百姓的首级上也没有标记,说他是民就是民,说他是寇就是寇,只要到乡下围剿几个村子,砍一个脑袋就是五两银子,砍一千个就是五千两银子,银子不算,还能逢凶化吉、加官进爵。

  将校豁然开朗,一拍大腿道:“好,我这就派人到乡间砍他三两千个脑袋来!”将校说完,当即整装出发,晃晃荡荡的队伍杀出了城去。三个时辰过去,就有上千颗鲜血淋淋的脑袋送来,有花白头发的老农,也有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

  首级送来了,高升便不失时机地提出了“背背猴”的事,将校有求于高升,自然不敢不从命。他心里明白,若是不拿出“背背猴”,阴险的高升完全可以举报他是滥杀无辜,因此,将校马上取来“背背猴”,交给了高升。

  朝思暮想的“背背猴”到手后,高升欣喜万分,心里念叨着:“背背猴”,“辈辈侯”,我儿大吉祥啊……就在这时,高府的家人十万火急地赶来,说高升的独生儿子当天随学堂老师到郊外踏青,在乡间被乱兵砍了脑袋!

  高升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炸响,两眼一黑,栽倒在地上。那个将校闻知消息更是心慌,高升苏醒后能不找我算账?他要是说我滥杀无辜、虚报冒功,我哪还有活路?想到这里,将校横下了心,一刀砍了高升的脑袋,而后抢了“背背猴”,随即带着队伍落荒而逃。

  出了城后,将校遣散了队伍,自己则脱去戎装,独自隐姓埋名,归隐山林。他想,有“背背猴”在手,我一定逢凶化吉。

  虽说当时天下大乱,残杀几千个百姓,朝廷可以不管,可杀了巡抚皇帝哪能不管?不到一个月,那个将校便被擒获,不久便被砍了脑袋,而那“背背猴”也不知踪迹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