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悬疑故事] 魔鬼镗血咒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4:13 阅读:

  一、血咒传说
  
  东北,齐齐哈尔,华锐机床厂。
  
  上午九点,厂办会议室门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几十名年轻人。
  
  他们是厂里新进的研发人才,其中一个叫沈晓栋的年轻人,从东北大学机床专业毕业后,跟女朋友端木熙一起来到华锐。端木熙的家就在齐齐哈尔,而且离华锐不远,她知道很多华锐的事情。来之前,她跟沈晓栋介绍过华锐情况,华锐最出名的并不是什么高端数控机床产品,而是一个魔鬼镗床。迄今为止,这个魔鬼镗床已经吞噬了四名工人的性命。
  
  这个镗床,是从日本三菱株式会社进口的,精度极高。当年为了进这个机床,华锐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因为美国对我国进行技术封锁,而装备制造业又是制造业的基础,因此,高端机床就在技术封锁范围之内。华锐费了好大力气,转了几道弯,才从三菱进口了这台镗床。有了它,华锐的产品在精度方面有了很大提高,但是,几个月后,这个镗床就开始了嗜血之路。
  
  最先被害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师傅,姓徐,八级车工,带过好几茬徒弟。为了让他熟练掌控这个镗床,厂里专门花钱送他到日本培训了半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他整个身子都会被卷进去,血水混杂着碎肉,流得满地都是。
  
  第二个是一个姓刘的师傅,他是徐师傅的徒弟,胆子大,技术好,操作这个镗床快满一年时,他的整个手臂被卷进轮轴里,进而整个身体……
  
  出了这两件事后,这个镗床便被视为不祥之物。因为镗床来自日本,因此有人编故事说,华锐厂所在这块地,当年建厂时挖出一百多具尸体,都是日本战败时一些不愿意投降的军佐,他们在这座军工厂里负隅顽抗,结果被全部歼灭,尸体就地挖坑埋了。后来,在军工厂的基础上,华锐的前身国营机床厂建立,几经变迁,但是,不管厂名怎么变,土地还是这块土地,一百多个日本鬼子客死异乡,他们肯定怨气冲天,魂魄跟从家乡来的镗床有了某种联系,然后,镗床开始了疯狂的杀人行动。
  
  这个血咒传说荒诞不经,奇怪的是,居然很多人都相信,后来大家都不愿意操作这个镗床。厂里不得不从日本请来一个技师,日本技师呆了一年半,带出二十多个徒弟。一年半里,没有出现过一起事故,甚至让徒弟操作时,也没出过事。厂里有意长期高薪聘用,但他思乡心切,最后还是回去了。他走之后,他的一个女徒弟勇敢地接了他的活儿,一个月后,她的头发被齿轮缠住,然后……
  
  日本技师闻听徒弟死讯,又一次来到华锐,在查看原因时,他的钢笔从上衣口袋里掉落,掉进高速运转的镗里,然后,这根钢笔像子弹似的在镗里高速旋转一圈后冲出,射死了在一旁观看的一个副厂长。
  
  正是这个颇有前途的副厂长的诡异之死,让魔鬼镗的名气一下子从厂里奔到了外面,血咒之传说再一次大范围流传。不得已,厂里停了这台魔鬼镗。没有了它,厂里许多产品的精度都有所降低,利润一下子少了一大截。
  
  沈晓栋听完这个故事后,对魔鬼镗非常感兴趣。厂长带大家在车间里参观,二车间的一个角落里,一个镗床静静地躺在那里。跟其他车间硕大的机床比起来,这台镗床就像小家碧玉,很鲜明的日本产品特点,什么都小一号。但小家碧玉如今却是凶神恶煞,不少人都绕着它走。沈晓栋发现,镗床上并不脏,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厂长指着魔鬼镗说:“这个镗床来厂里已经好几年了,但仍然是国内最先进的镗床之一,技术上绝不落伍,只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安全问题,好钢没使到刀刃上,可惜啊,可惜。不知道你们当中,谁有兴趣研究它,把安全问题给找出来?”
  
  大家都沉默,沈晓栋却举起手,他从厂长话里知道了镗床干干净净的原因——厂长从来没有遗忘这台镗床,他希望镗床有朝一日焕发青春,所以才没被当废品卖掉。果不其然,大家惊讶地看着他举手,厂长却如释重负般地笑着说:“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希望你能将这个魔鬼揪出来。”
  
  人群中,有几双眼睛盯住了沈晓栋。其中一双,是他的同学:鲁剑。
  
  二、血溅魔鬼镗
  
  鲁剑是端木熙的高中同学,大学时又在同一个系。刚开学时不少人猜测,两个人一定有什么故事,不然不会考到一起。但大二时端木熙忽然跟沈晓栋走到了一起,两个人的“绯闻”才自动消除。
  
  但实际上,鲁剑还真的是很喜欢端木熙。只是,两个人的喜好迥异。鲁剑进入大学后就开始苦学英语,考研目标是复旦大学金融专业,希望将来毕业后能够进入金融证券领域。但没想到的是,复旦的竞争太激烈,他考研失败了,而他的爸爸鲁英雄是华锐三车间的车间主任,便让他来华锐,边工作边准备第二次考研。
  
  鲁剑一向认为是自己为了更远大的理想而没有紧追端木熙,致使沈晓栋有机可乘。望着漂亮的端木熙,他有些后悔了。她现在跟沈晓栋正是热恋当中,鲁剑这时候插足是很难的。但如果沈晓栋意外死亡呢?
  
  这个念头闪出来后,鲁剑先是心头一惊,然后又邪恶地笑了起来——天赐良机,沈晓栋主动要求接触魔鬼镗。嗜血的魔鬼镗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血了,它一旦启动,必有人送命。
  
  希望这个人是沈晓栋!
  
  而沈晓栋则每天都在跟魔鬼镗打交道,了解它的构造和脾性。魔鬼镗不愧是日本精工产品,设备构造复杂精密,沈晓栋废寝忘食地研究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信心启动了。最近,厂里接了一个大订单,产品要求精度高,订单数额巨大,对于正在谋求上市的华锐来说十分重要。厂长决定启动魔鬼镗,完成这批重要订单。
  
  魔鬼镗启动那天,很多人过来看。启动后,沈晓栋小心翼翼地操作着。魔鬼镗的使用手册他让一个懂日语的朋友翻译了,然后一字一字地背了下来,严格按照要求操作。沈晓栋大三时学了编程,他输入指令,众目睽睽之下,镗刀打造出一个个完美的定制孔,精确度达到毫米级,大家热烈鼓掌……
  
  厂里规定,新员工试用期间只发基本工资,但当月,沈晓栋领到了各项补贴,总计有一万八,老员工们也不敢说什么——人家都敢玩命了,不服气不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很快就有青年工人要求使用魔鬼镗,厂长安排他们跟沈晓栋学习一阵,沈晓栋认可后方能上岗。按规矩,一个镗床要配三个师傅,这样可以三班倒。
  
  这天晚上,沈晓栋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到端木熙家拜访。端木熙父亲端木宏也是一个机床研究人员,对沈晓栋很热情,两人坐下来就聊那个镗床,端木熙妈妈在厨房里不禁小声埋怨:“家里一个疯子还不够,你又招来一个疯子。我只想让你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可不想让你变成寡妇……”
  
  其实端木熙妈妈还是很看好鲁剑,她知道鲁剑很喜欢端木熙,鲁剑也经常来家里玩,嘴甜人又勤快,一来就帮她做事。
  
  端木熙撅着嘴说:“鲁剑那个人,唉,没法说他,太功利,为了达到目的,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菜端上桌了,一家人正说笑着,忽然沈晓栋手机响了,就听有人焦急地喊:“不好了,沈研究员,魔鬼镗,又吃人了……小唐,他……”
  
  沈晓栋一听,放下筷子,穿上衣服就走。端木宏也不吃了,跟沈晓栋一起去厂里。原来,这天晚上,轮到小唐值班,一个明天要装箱的机床还未打孔,由于难度较高,要明天早上沈晓栋亲自来打。但小唐不知怎么回事,非要今天晚上把孔打了,还说打完后可以让沈晓栋明天起晚点儿。小唐已经操作魔鬼镗两天了,是众青工中技术最好的,所以大家就没阻拦,没想到,镗刀正在打孔时,忽然停止,小唐弯腰查看,镗刀突然启动,一个金属片从镗刀处旋出,掠过小唐的脑袋,小唐的头盖骨被削开了……
  
  三、魅影凶间
  
  魔鬼镗,嗜血的灵魂又一次被唤醒了。大家小声嘀咕:“都怪那个姓沈的小子,求名心切,害死了小唐……”
  
  小唐新婚不久的妻子肚子微凸,已经哭成了泪人,小唐父母也瘫在地上,亲戚朋友中有几个小伙子扑着要打沈晓栋,被青工们死死地拦住了。沈晓栋到现场后,要求看视频监控资料。资料显示,从小唐来到车间开始,他跟几个人在一起说笑,然后,小唐就激动起来,很明显,有人刺激他了。
  
  厂长马上将那几个在场的工人叫过来,问是谁起的头,大家看来看去,都说是秦大眼将话题往魔鬼镗上引。
  
  秦大眼呢?手机,家里电话打了一通,就是找不着人。
  
  秦大眼为什么要撺掇小唐用魔鬼镗打孔呢?
  
  沈晓栋站起来,说道:“其实,这件事背后有人捣鬼。”
  
  捣鬼的人大概没有想到,作为摆设的车间监控系统这段时间全天候地监视着车间情况,重点是镗床附近,所以接近镗床的人员一举一动都被录了下来。
  
  沈晓栋已经查看完镗床,他从中拿出一个薄薄的金属片,说:“这是高纯度石墨烯片,贴在了镗刀上,极易产生电磁火花,造成安全事故……”
  
  所谓高纯度高精度石墨烯,是欧美发达国家才能生产的高精材料产品,目前应用于大飞机、航空和尖端武器,属于技术封锁范围的,此时出现在华锐,真是蹊跷。
  
  厂长带人到秦大眼家去,秦大眼光棍一条,爱赌博,但又是个孝子,对老娘特别好。老娘在医院刚做完手术,秦大眼请了个护工照顾她。前些日子,秦大眼还发愁老娘的手术费呢,现在居然请得起护工了。
  
  由此可以断定,秦大眼是获取了意外之财。而提供这个意外之财的人,就是幕后黑手。奇怪的是,魔鬼镗出事不是一天两天,这好几年了,难道每一起事故后面都有阴谋?
  
  幸运的是,三天后,警察在一个高速收费站抓获了秦大眼,他带的包里还有两万块钱现金,银行卡上还有十万块钱。
  
  秦大眼供认,有人打电话给他,说知道他现在缺钱,给他提供一个赚钱的门路,赚钱心切的他答应了,对方马上给他卡里打了十万块。他得以让老娘住院做手术,完成任务后,对方又打了十五万给他……
  
  小唐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即便得罪了人,能值二十多万?再说,操作镗床的排表,秦大眼是不知道的,秦大眼只是在镗床上贴上了石墨烯片,然后按照要求忽悠镗床操作工违规操作。也就是说,对方的目的,只是想让镗床再度染血,至于染谁的血,对方并不在乎。
  
  这件案子实在是太蹊跷了,调查陷入了困顿当中。
  
  四、鲁剑的筹谋
  
  令人意外的是,魔鬼镗又一次启动了。
  
  沈晓栋熟练地输入着指令,镗刀很有次序地打孔。魔鬼镗每一次出事,都要隔一段时间再重新启动,这一次,居然没有停机,大家伙对不怕死的沈晓栋还真是有些佩服了。
  
  沈晓栋则跟大家解释说,魔鬼镗其实很淑女,一点也不魔鬼。它之所以嗜血,是因为操作员不严格按照程序操作,倏忽之间就酿成大错。
  
  这天,中午吃饭时,鲁剑端着餐盘过来,坐到了沈晓栋和端木熙对面,笑着说:“晓栋啊,上学时你就对机床痴迷,现在你成了骨干,也算如愿以偿了。可怜我啊还是个小研究员,真是惭愧……”
  
  沈晓栋笑着说:“谁都知道你志不在此啊。”
  
  端木熙说:“我现在还记得,刚进大学时,老教授们不讲专业课,大谈国际形势。”
  
  研究机床被大家看做是老土的行业,是跟蓝领紧靠的职业。但是对于制造业来说,机床是基础是灵魂。先进的机床才能制造先进的产品,机床的技术水平,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国家制造业的水平。当然,国家可以花钱买国外的机床,中国前十几年一直就是这样干的,以为拿钱买更快捷,何必花心思研究,现在才发现,大飞机项目的折戟使国家航空业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对方既卖飞机还赚维护费,赚得盆满钵满。机床也是一样,由于机床研究停滞,国内的机床虽然也发展到了数控阶段,但还是低级数控,最先进的数控机床,大多是从日本、德国、美国进口的,同样代价巨大,因为除了购买设备的费用外,还要花不菲的专利使用费……
  
  上述这些话,是老教授在课堂上给同学讲的。老教授甚至说,由于政客的短视,使得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缓慢,幸亏近几年国家意识到卖服装卖纽扣跟卖飞机卖武器根本没法比,开始发力重工业,所以,搞这一行的大有前途,大有可为。因为这个工作,跟国家、民族的前途息息相关。
  
  鲁剑咬咬嘴唇说:“你们还真信老教授的话啊,当初年少无知啊,现在沦落到跟你们一样了……”忽然又觉得说得不对,又转口说道,“我认识一个美国朋友,他能帮助我们申请美国大学,优秀的话还能申请到全额奖学金,你们是否有兴趣?”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当然有兴趣了。当天晚上,鲁剑带他们见了一个美国人,他的中文说得很顺溜,说他已经听鲁剑介绍过两人的资料了,两人又有专业知识又有实践经验,完全可以申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麻省理工?这可是世界最顶级的大学之一啊,沈晓栋跟端木熙想都不敢想,他们简直怀疑对方是骗子了,鲁剑笑着说:“布鲁斯先生是麻省理工的校董之一,不信你们可以到网上查查……”
  
  两人查了资料,如鲁剑所说,布鲁斯真的是校董之一。只是,他们两个普普通通,怎么会被布鲁斯这样的大人物看中?
  
  布鲁斯毫不讳言自己的要求,非常简单,只需要他们在魔鬼镗上再做一点手脚,让魔鬼镗彻底停止运转。
  
  说到这里,真是有些图穷匕见的味道了。端木熙转头对沈晓栋说:“看来,你猜得没错,魔鬼镗后面果真有人捣鬼,而且,还是鬼佬在捣鬼,汉奸搞策应。”
  
  鲁剑和布鲁斯听了,没有任何尴尬,他们只是笑,非常坦然。鲁剑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老思想。搞机床有啥意思?金融业赚钱快又高端,这才是聪明人干的。晓栋,布鲁斯的要求一点也不难,荣华富贵唾手可得,这种好事无人能够拒绝。”
  
  沈晓栋笑着说:“对不起,我不能做。”
  
  鲁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好的机会,沈晓栋居然放弃?
  
  沈晓栋一字一顿地说:“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们这样做究竟为何,但我不会为了去美国而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
  
  布鲁斯耸耸肩,鲁剑咬着牙说:“沈晓栋,你害苦我了。”
  
  沈晓栋不解地看着他,端木熙在一旁冷笑:“这还用说,只有咱们俩去美国了,鲁剑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啊。要不然,就凭他,即便在美国读到博士后,也进不了投行!”
  
  此行当然不欢而散。夜晚,醉醺醺的鲁剑来到魔鬼镗边,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大锤,狠狠地向镗床敲去。保安听到声音马上赶过来,鲁剑胡乱敲中了启动键,镗刀瞬间达到高速状态,锤子被镗刀旋成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四散,砰砰砰地扎在墙壁上,刀片上还挂着血淋淋的肉片……
  
  尾声
  
  魔鬼镗第六次吃人了。这次吃的是车间主任的儿子,身份特殊,而且就在两天前,鲁英雄夫妻俩刚刚喜滋滋地跟朋友们说,儿子考上美国大学了,非凡的金融才华被美国人相中,美国一家投行给予他全额奖学金,而且还有生活补贴,换成人民币每年有二三十万呢。
  
  魔鬼镗老出事,大家人心惶惶,但厂长仍然跟上次一样,首先报案,警察来了,一些身份特殊的神秘人也来了,有人透露说,这群人是国安局的,调查金融间谍。
  
  原来,国安局在哈尔滨控制住了布鲁斯,真相终于查明:布鲁斯是美国一家投行的副总,他来中国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控股华锐。控股华锐需要大笔资金,他一方面跟中国几家银行的上层人物进行秘密交易,通过复杂的资本手段组织了三十多亿的资金,这样名义上是外资收购但其实用的还是中国人的钱;同时又处心积虑地打压华锐股价,以期用最小的花费完成控股。华锐正在上市阶段,在IPO过程中,要让华锐事故频发,完不成订单,原始股东们惊慌中抛售股票,他们这时出面承接,这样做既能得到大量股票还能扮演救世主角色,一举两得。
  
  鲁剑渴望进入证券业,布鲁斯依靠发达的间谍系统很容易地发现他并挑中了他,由他出面组织了魔鬼镗杀人事件……
  
  而之前魔鬼镗事故频发,一是因为工人们违规操作,工人们看似技术熟练,但在严格按程序操作方面做得非常差,沈晓栋曾做过统计,国内安全事故中80%的原因都是因为不严格按照程序操作导致的。二是这个镗床有一个极其细微的地方,被日本人做了手脚。那个日本技师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不敢说,只是尽力避免。
  
  日本技师为什么不敢说?因为他说了肯定有杀身之祸,日本三菱重工是老牌财阀,控制力很强,这台镗床在技术封锁的情况下能到中国,一方面是日本人想赚这个钱,另一方面又不想让这台镗床发挥全部功能,所以就做了些手脚。
  
  这个技术问题在认真排查的情况下是可以发现的,但华锐研究人员年龄老化,知识更新不够,而新晋的研究员又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肯下车间,更不肯跟机器接触,所以没有发现。沈晓栋跟魔鬼镗耳鬓厮磨一个多月,才发现了这个细微的技术问题,他换了一个强度高一度的螺丝,又替换了一个核心轴承,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将这个情况汇报给厂长。厂长联想起以前的镗床事件,几乎每一次事故,原因固然有工人不按规定操作的因素,但事故发生的时间很巧合,几乎都发生在外资来洽谈入股之前——作为老字号国企,外资一直都觊觎着华锐,华锐此前差一点倒闭,就是因为当时市里一位重要领导渎职所致,后来这名领导因贪污被判刑,披露的材料中就有跟外资关系紧密的内容。
  
  由此可见,不管是美资英资还是法资日资,华锐在他们眼中是块肥肉,想吞下这块肥肉还不想花大价钱,就得把肥肉搞成破布,所以像布鲁斯这样的人就一波又一波地来,找寻像鲁剑这样的人配合。厂长对魔鬼镗始终都心存疑惑,这次重新启动魔鬼镗,他处处留心,果真弄清了真相。
  
  “魔鬼镗终于成为历史了!”厂长高兴地说道。沈晓栋却摇摇头,指着车间里的工人们说,那个日本技师,其实在日本就是一普通蓝领工人,如果我们的工人素质跟他一样,魔鬼才会真正远离;如果我们能制造出自己的高精尖机床设备,魔鬼镗悲剧才能真正避免!
  
  厂长听懂了沈晓栋的话,他拍拍沈晓栋的肩膀,说:“我相信,有你这样的人,我们大有希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