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民间故事] 红猴赔子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4:17 阅读:

  秋菊是大青山下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她和丈夫卢竹结婚虽已有数年,却一直腹中平平,夫妻俩用尽偏方也无济于事。
  
  这天傍晚,秋菊挖了草药正要下山回家,发现近处一群猕猴忽然双手捂头,“吱吱”哀鸣着在瑟瑟颤抖。
  
  还没让她明白怎么回事,一团黑影闪电般从天而降,紧接着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只见一只秃头大雕俯冲下来,两只利爪搭住一只小猴的脑袋,“啪”一声小猴脑壳开裂,对面一只赤红母猴眼见它的孩子遭此毒手,“吱啊”一声哭叫,没命地扑向那秃头大雕……
  
  一瞬间,秋菊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抢步上前挥起柴刀,趁其不备从背后对着秃雕的头猛力砍了下去。秃雕脑袋开花了,但它垂死之前巨翅一扇,却将秋菊掀下陡坡,秋菊昏死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秋菊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床上,那只被救下的红母猴,正眼巴巴地跪在自己的面前。见她醒了,红母猴一下子跳起来,咧开嘴发出了“吱吱”的欢笑,接着又学卢竹的样子,给她端来了药罐和水碗。一连多少日子,红猴就这样守在秋菊的床前,任凭卢竹怎么赶它也不肯离去。
  
  从那以后,红猴竟成了秋菊家的一员,它通晓人性,不但会看门护家,还勤快地帮着拾柴拔草、递拿东西、生火煮饭,因此秋菊很是喜欢,亲热地叫它“红红”。
  
  可是卢竹并不喜欢这只红猴,一天,红红见卢竹抱头犯傻蹲在地上,就咧着嘴跳到他肩上挠他痒痒想逗他开心,谁知卢竹甩头就踢了它一脚。
  
  秋菊上前揉着红红,委屈地对丈夫说:“你看你,我没能给你生孩子,是我不好,你拿它出什么气呀?”卢竹望了望妻子的肚子,又望望墙上一张印着光腚胖娃娃的年画,只是一言不发。
  
  红红呆愣了片刻,突然就一溜烟似的出了门,直朝茫茫大青山而去……
  
  几天以后,红红浑身血污、精疲力竭地回来了。一见主人,它先是龇牙咧嘴地笑,然后就松开紧攥的爪子,露出几颗血红透亮的果子,“吱吱”叫唤着硬往秋菊的嘴里塞。秋菊和卢竹都觉得很奇怪,连声问道:“这是什么果子?吃了做什么?”红红龇牙摸了摸秋菊的肚子,用爪直扑墙上贴的那张胖娃娃画……
  
  不知是巧合,还是那几颗血红透亮的果子的确非同寻常,秋菊吃下后不久,竟真的怀孕了,足月后果然生下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红红虽然立了大功,但中年得子的卢竹并不因此而信任它。他怕红红这畜牲不知轻重,死活不肯让它沾孩子的边儿,红红为此直急得抓耳挠腮地乱转悠。还是秋菊最懂得红红的心思,她总是背着卢竹,让红红抱一抱孩子。每逢这时,红红便会龇牙大笑,然后跳出门去,逮上几只山鸡或野兔来,“吱吱”比划着要给宝宝吃。可是哪曾想到,它竟真的惹出了一场大祸。
  
  开春的一天午后,卢竹和秋菊哄睡孩子后,去了不远处的地里干活儿。不一会儿孩子醒了,看门的红红趁机将他抱到门口地上来玩,为了逗孩子笑,它扮着调皮的鬼脸儿,一个跟头跳到桌子上,又一个跟头蹦到小石磨上。谁料到那小石磨的一扇,本是半边悬空地斜靠着,吃不住它这一蹦跶,晃了几晃塌下来,正巧砸在了磨盘底下的孩子身上。
  
  眼看来之不易的孩子死了,红红惊骇得两眼发直,抱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操你祖宗——”卢竹疯了似的操起一根棍子,朝红红的脑门上狠狠砸去。
  
  “别——”秋菊急喊一声上前挡住,那棍子砸在了她的右肩上。她喊着:“畜牲!还不快跑,快跑……”人跟着就昏了过去。
  
  红红愣了一愣,眼里的泪珠滚滚涌出,它忽然“吱啊”长叫一声,掉头蹿去,转眼不见了踪影。
  
  失子之痛,使秋菊和卢竹一下子都苍老了十几岁。尽管如此,秋菊还是挂念着红红,整天呆呆地倚在门前,久久张望着那云雾缭绕的大青山深处……
  
  为了能让红红露一露面,她还特地炒了一大捧红红最爱吃的花生撒在路口。而卢竹呢,却在张弓布箭,眼里烧满了复仇之火。他知道秋菊喜欢红红,而红红也难舍秋菊,不由得心生一计:此时,只有狠狠心折磨自己的妻子,那畜牲才有可能中计而出。于是,他恶狠狠冲上前,先将路口的花生踏了个粉碎:“那猴畜牲害死了你的儿子,你居然还炒花生喂它!”接着拔出一把刀子,对住秋菊的胸口大叫道:“都是你惯坏的畜牲猴子,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孩子报仇!”
  
  果然,“吱”的一声,红红突然从草丛中蹿了出来,爪子一凿吊住了卢竹的手,卢竹痛得猛一甩,横刀就朝猴肚捅去,秋菊眼疾手快又是一挡,那刀深深刺进了秋菊的胳膊,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你!”卢竹又吃惊又心疼,咬牙冲着红红直跺脚,“你这畜牲,我跟你没完!”
  
  秋菊面色苍白,气喘着说:“你呀,人都有失手的时候,为什么偏要跟一只猴子过不去呢?你就是把它杀了,还能把我们的孩子换回来吗?”
  
  红红从此消失了。
  
  卢竹和秋菊,此后终日默默无言,家中冷冷清清。一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红红始终没有出现。也许,它永远不会再来了。
  
  春去秋来,转眼飘起了大雪,大青山寒风呼号,白茫茫的一片。这天晚上,卢竹和秋菊睡不着觉,正在屋里围着火盆,各自思念着红红。忽听外面传来一阵胡乱的叩门声。
  
  如此寒夜,还会有谁来串门造访?夫妻俩狐疑地上前打开门,不由都愣住了——门外的雪地里,正跪着一只赤红的猴子,是红红!它满身雪花,乳房鼓胀,嘴里“吱吱”叫着,双臂高高举起,爪掌上捧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那是一只刚刚出生的小红猴!
  
  夫妻俩顿时全明白了,原来红红是上大青山里生崽子去了,现在又顶风冒雪送上门来,是要以它赔自己的儿子!卢竹心里一酸,感动得泪流满面,秋菊更是泣不成声,忙迎上去抱过冷得发抖的小红猴,紧紧地搂进了自己温暖的怀中。
  
  卢竹正要招呼红红进屋,红红却往后退了几步,人模猴样地朝他们夫妻俩叩了几个头,似哭似笑地吱吱叫着。然后,它踉踉跄跄想站起身来离开,忽然又一头栽倒在雪地上……
  
  秋菊和卢竹将红红埋在了屋旁,与他们孩子的坟紧挨在一起。他们不时地来坟上添土拔草,那只渐渐长大的小红猴也跟在一旁,人模猴样地学着做。
  
  此后,这对夫妻一直就与小红猴相依为命,一辈子再也没有生育。不过人们都说,他们是有儿子的。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