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海外故事] 与雪豹困战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10-13 08:54:33 阅读:

  挪威北角岛上有一座名为克里斯的野生动物园。这天,凶猛的雪豹卡尔出逃,人与雪豹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困战,一切都起因于那场雪豹斗牛的游戏……
  
  雪豹斗牛惊心动魄
  
  2008年10月的一天,是贾妮斯10周岁的生日。父亲雷诺带他去克里斯野生动物园度假,看“豹牛斗”。
  
  进场后,贾妮斯的心顿时就激动了起来。整个场子宛若古希腊的斗牛场。看台上面的场地被四米多高的铁栏杆围着,顶上是铁栏做成的弧形顶,就像一个巨型笼子。场子下面有两个笼子,分别关着一头雪豹和一头野牛。
  
  节目开始了,管理人员来到关着豹和牛的笼子前,打开了门锁。野牛还没等门完全打开就冲了出来;可是,那只雪豹显然并不热衷于斗殴,懒懒地赖在笼子里不肯出来。管理人员用一根长长的铁棍使劲捅雪豹,渐渐地,雪豹恼怒了。它一边吼一边用掌去拍打铁棍,带着满眼的怨恨走出了笼子。
  
  被激怒的雪豹跑起来的速度快得惊人,硕大的野牛被它追得满场转圈。几个回合下来,野牛也使上蛮劲儿低着头玩命地朝雪豹撞,雪豹有好几次差点被野牛撞个正着,它的嘴角被野牛用角戳掉了一大块皮毛,鲜血淋漓;而野牛的耳朵竟不知在什么时候被雪豹撕开了口子,只剩下一根筋吊着……
  
  许多观众开始兴奋地大叫起来,正在雪豹与野牛扑斗的时候,“当”的一声钟响,管理人员开着小卡车冲上来分开了它们。小贾妮斯一直紧张地睁大眼睛看着这血腥的表演,直到这一轮节目结束方才如释重负。
  
  可就在管理员的卡车刚刚从打开的铁门穿过时,雪豹突然跃起,飞快地穿过铁门往外跑去……
  
  群豹困候毛骨悚然
  
  克里斯野生动物园很快就公布了一条消息:有一头叫卡尔的雪豹逃出了动物园!不过,豹牛斗的节目仍将继续。显然,野生动物园对这次意外并没有太多的顾虑,因为来到野生动物园的游客都不被允许独自出游,而必须集结成队,乘坐装有铁栏杆的大客车前往各旅游点。
  
  第二天一早,雷诺和贾妮斯就赶到了野生动物园,他们今天要坐着特制的大巴士游览整个自然保护区。
  
  一路上的美妙风光让车上的15位游客叹为观止。贾妮斯兴奋地尖叫着。那些动物并不畏怯人们,也没有惊惶四散,一切都美妙极了。
  
  到了中午,天空积起厚厚的乌云,眼看暴雨雪将至。司机杰克只好带着歉意,按多数人的意见掉转车头,准备回去。
  
  天色越来越暗了,杰克有些着急,如果不赶在暴雨雪前穿过丛林就麻烦了,因为那里有一段路特别难走,雨雪之后一路泥泞,车轮很容易陷进去。
  
  前面的路被一棵横倒在地上的树给挡住了,杰克打满了方向盘向左绕,突然,车身往下一沉,不动了。杰克重新发动车子,可折腾了半天还是徒劳无功,他转过头来对大家宣布:“看样子,我们只能等雨雪停了再下车推车了。”车内没有人吱声,杰克放起了音乐,在音乐声中,好多人都打起了盹。
  
  等人们一觉醒来,雨夹雪已经停了,时间也到了下午3点多。杰克按喇叭,叫游客们醒来下去推车,把巴士从泥泞中弄出来。跟着,他打开了车门,突然,他大叫起来,一直很安静地盯着窗外的贾妮斯也猛地跳到座位上,指着窗外大叫着:“卡尔,是雪豹卡尔,关门!快关门!”杰克条件反射般地迅速关上了车门,所有人都朝外看去,天哪,就在巴士的左前方不足100米处有一头嘴边少了一大撮皮毛的雪豹,正是那头失踪了的雪豹卡尔!
  
  雪豹卡尔正目标明确地踩着泥浆向巴士走来。它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两头雪豹!
  
  “卡尔来吃我们了吗?”贾妮斯一声问话打破了车内的沉寂,所有人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打起了鼓。而这时,身长达1。75米的雪豹卡尔已经来到了车边。人们拼命地往另一边逃开,转眼间,它的手已经搭在车顶,俯着身子透过铁栏和车窗往里看,粗犷的喘息声让每个人听得毛骨悚然。
  
  杰克忽然一个箭步扑向驾驶座,扭动钥匙,再一次想起动发动机,可巴士只是抖动了几下,仍然停在原地,杰克的额头急出一层冷汗来。但发动机声音却把雪豹卡尔吓了一跳,它后退几步,低着头向车内端详着,另外两头雪豹也跟过来了。
  
  反应敏捷的人在大喊:“放音乐,大声点,它害怕声音!”司机杰克忙不迭地打开音响,把声音调到最大。
  
  三只雪豹被突然响起的音乐镇住了,调头就走,车内的人们兴奋地欢呼起来,但雪豹并没有离开,它们只是走到离巴士大约20米的前方就停了下来,蹲在了地上,它们在跟人拖时间。
  
  “是报复,那头该死的雪豹要报复人类对它所做的事情!”不知道是谁声音颤抖地说出了所有人藏在心底的话。
  
  雪豹围攻丧魂失魄
  
  三只雪豹蹲在车前方,人们恐慌起来:“开车呀,快开车呀!”有人在大声地咒骂,还有人躲在车椅底下浑身发抖,车厢里混乱极了。雷诺冲到前面大声地问司机杰克:“什么时候能跟动物园取得联系?他们要多久才会发现我们发生了意外?”
  
  杰克已经面如土色:“我不知道,这场该死的暴雨肯定是把通信设施浇坏了。手机没有信号了。我真该死,这条路不是大道,是我前不久刚发现的一条丛林小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管理员尽快发现异常,派救援人员前来支援。”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人们不敢下车,更没法下车想另外的求救办法。谁都亲眼见过雪豹奔跑的速度,恐怕还没有打开车门就会被它扑进车来。人们不停地翻出手机,看能不能打出电话,除此以外,就是焦急地等待。
  
  几个小时过去了,音乐一遍一遍地重复放着,雪豹好像已经不太害怕了,它们又向前挪进了十几米。在这寒带苔原地区的雨雪之后,树林里黑得特别早,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了。
  
  贾妮斯和另外几个人把随身带着的零食分给了大家,大家安静地吃着。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车身几乎被掀了起来,原来巴士左后方的一只雪豹,在狠命地抬起车子。刹那间,坐在后方的乘客惊叫着往前奔去。这只雪豹又用前爪拼命地推搡着车子,一边还发出可怕的吼声,所有的人顿时都朝着前方拥去,但很快,又疯一般地往后退。原来雪豹卡尔带着另一只雪豹已经扑在右前方,它的手掌不由分说地拍打在车窗上,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
  
  雪豹继续拍打、摇晃着车身,似乎做着很有意思的游戏。车内的游客集中在车子中间,女人孩子和老人被围在里面,大家互相紧紧拥抱着。过了好半天,雪豹忽然停了下来,已经被晃昏了头的人们总算喘了口气,没想到,还不到10分钟,车子又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如此反复来回,车子居然没有散架。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雪豹停止了它们的游戏。每个人都又累又饿,大多数人都蹲在车厢内站不起来了。
  
  就这样又对峙了好几个小时,雪豹卡尔仍然坚定不移地守在车门外,而另两头雪豹却不知去向了。
  
  走出车外联名抗议
  
  精疲力竭的人们瘫坐在车厢里。夜色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贾妮斯的夜光手表显示时间已经是午夜12点了。雪豹又行动了,那两头刚才离开的雪豹又回来了,还扒拉着什么东西。雷诺大着胆子凑到窗前一看,雪豹正在巴士右后轮处飞快地扒土哩,雪豹卡尔则在猛晃着车身,所有的人顿时又慌乱起来。车身越晃越倾斜了,人们又慌乱地挤向车厢前左方,突然车身的右前方“轰隆”一声塌陷了,“看样子,它们打算将我们活埋了。”雷诺苦笑着说。
  
  所幸的是,这车的所有窗子都装有铁栏杆,雪豹们依然无法进入车内。好久,雪豹没了声息,大家建议派一个人去观望,杰克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他刚把头贴近车窗,就猛地听到一声吼叫,雪豹卡尔的头颅几乎快要贴到他的脸上!要不是隔着铁栏杆,雪豹张开的血盆大口就把杰克的头吞进去了。杰克被几个男人一把拖了回来,口里仍是“哇啦畦啦”地惊叫着。
  
  没有人敢再次试探了。大家像困兽一样被困在车子里,没有人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恐惧。凌晨三点多时,动物园的救援飞机轰鸣着由远而近,可车灯被树枝树叶密密实实地遮严了,飞机似乎没有发现他们,轰鸣声又由近及远。几个女人绝望地哭起来。
  
  这时,贾妮斯天真地凑到窗前,雪豹卡尔一声不吭地隔着车窗面对着贾妮斯。贾妮斯小心地伸出两根手指指着天空,另一只手放在脑前,眼睛直视着雪豹卡尔,大声地说:“卡尔,请相信我,我们知道错了,回去后我们绝对不会再伤害你,我们要联名抗议,不再把你和你的同类抓到笼子里,我们向上帝发誓!”
  
  雪豹卡尔好像真的被打动了,也许是它已经疲惫了,它们不再行动,却也并不离开。人与雪豹就这样静静地僵持着,雪豹卡尔好像已经化身成一座雕像,一动不动……
  
  当天边重又泛起光芒时,车内的人们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远处的汽车鸣笛惊醒了贾妮斯。他跳了起来朝声响处看去:是卡车!这时,车外早已不见了雪豹的踪影。
  
  被困整整16个小时的人们安全回到克里斯野生动物园。由雷诺带头,人们联名写了一封抗议书,抗议动物园“豹牛斗”的节目。不久,有关部门听取了建议,下令禁止该节目演出。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