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绝命珍珠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10-20 15:30:11 阅读:

  一颗稀世珍珠,
  
  夺走几多性命。
  
  莫问缘何如此,
  
  一切均乃天意。
  
  一、应允婚事,旧情郎失踪
  
  北宋仁宗年间的江南某县,当时正处和平年间,倒是国泰民安,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天打安徽凤阳来了一对母女,因凤阳连年干旱,母女家中又无别的亲属,听说江南百姓富庶,便流落到江南谋个生路。母女俩很快在此地落了户,母亲叫慧娘,做得一手好针线,女儿唤作无双,生得俊俏,手也灵巧,不久,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其实无双早心有所属。一条街不远处住着一个小伙子,姓袁名化成,精通医术,人称袁神医。这袁化成父亲早亡,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平日里行善积德,若是有穷人家来看病,便不收银两,所以行医几年,家中虽无闲钱,却落得一个好名声,来求医者络绎不绝。
  
  袁化成与无双家住得不远,无双的母亲身体常有不适,便请袁化成上门医治,袁化成当然是分文不收,母女俩过意不去,便煮些鱼肉之类的送上。这一来二去,两家便有了来往,无双自然和袁化成有了感情。
  
  可垂涎无双美貌的也大有人在,当地富户常员外的儿子常玉郎也看中了无双,便邀媒婆上门提亲。为了表示诚意,常家聘礼不惜下了血本,其中一颗产于南海的珍珠十分醒目。那珍珠足有鹌鹑蛋大小,夜间可闪闪发光。据说是常家花重金自南方人那里购得,价值连城。聘礼下到无双家,恰逢慧娘生病,媒婆来到床前跟慧娘说了,慧娘嘱咐无双先把聘礼收下,容她考虑一番。无双心中不愿,却也不好当面把聘礼退回,只好先收下了,心想等母亲病好了再处理。
  
  慧娘病了,自然得去请袁化成。路上无双将常家重礼提亲的事情与袁化成说了,袁化成半晌无言。
  
  袁化成到底医术高明,不几日便替慧娘治好了病。
  
  常家听说此事,十分担忧,虽说自家礼重,可袁化成毕竟对慧娘有救命之恩,看来此事凶多吉少了。
  
  可奇怪的是,过了三日,无双却并未退还常家的聘礼。按当地的风俗,这聘礼三日之内若是不退,便意味着应允了这门亲事。这可让常家喜出望外,选好了良辰吉日,就等那天将无双迎娶过门。
  
  街坊们都在为袁化成鸣不平,说慧娘是嫌贫爱富才将女儿许配给常玉郎的。要不是人家袁化成,她可早就没命了,这样做未免太不仗义。
  
  就在慧娘应允常家亲事后的那几日,发生了一件事情:袁化成一日外出失踪,他母亲病重在床,无钱医治,加上儿子失踪,不几日后便病故了,还是街坊给收的尸,裹上一卷草席给埋了。
  
  无双不禁担心起来,袁化成一向孝顺,万不可能撇开自己病重的母亲而去,定是遭了什么不测!虽说自己不能与袁化成结为夫妻,可毕竟有过一段感情,心里非常难过。
  
  二、不义之财,辗转竟轮回
  
  到了成亲那日,常家一乘花轿吹吹打打将无双接入了府中。
  
  那常家却也是个正经人家,无双自打嫁过去,虽说开始不大乐意,但日子久了,夫家待她不薄,她便也接受了这个丈夫。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无双过门没一年,母亲慧娘在家中被人所杀,家里被搜了个遍,显然是冲着财物而来的。官府接到报案来到现场,却并未找到那颗众人皆知的南海珍珠,便断定凶犯是冲着那颗珍珠而来,是典型的谋财害命。
  
  母亲遇害,无双哭得泪人一般,在母亲坟前喊着一定要为她报仇。夫君常玉郎便安慰她说已重金请了捕快,一定会找到凶手。
  
  果然,十余天后,凶手被擒。无双听闻,喜出望外,这大仇可总算报了。常玉郎却皱起了眉头,无双问他为何,玉郎说,杀人这事凶手倒是承认了,可任凭上什么酷刑,他就是不承认拿了那珍珠,只说那日他本是冲珍珠而去,却不曾找到。
  
  无双自言自语道:“不必再拷问了,珍珠确实不在他身上。”
  
  常玉郎感到奇怪:“夫人,你如何肯定珍珠不在凶犯那里,难道你知道珍珠的下落不成?”
  
  无双见说漏了嘴,便说出了实情。原来那天母亲病重之日,袁化成来给母亲看病,开出了药方子,方子中有一味便是南海珍珠,缺此不可。想到聘礼中有此宝贝,无双顾不得太多,便把珍珠给了袁化成。袁化成将珍珠磨成了粉,与其他药煎了给母亲服下,母亲的病才得以治愈。可这样一来却用掉了常家送的聘礼,哪还能再退还,便只得嫁了常家。
  
  常玉郎终于得知其中真相,心中却暗自庆幸,若不是无双母亲生病,那无双岂不是与自己难成姻缘了吗?
  
  光阴似箭,转眼过了两年。常玉郎进京赶考,中了进士,在邻县做了个知县。常玉郎原本还算正直,可当了知县,主动上门送礼的人多了,也变得有了贪欲,收了别人不少贿赂,还纳了一房小妾。这么多年来,无双不曾有得生养,她也不好说什么。
  
  这天玉郎回到家中,对无双说,今日得了一颗珍珠,你猜怎的,竟跟当年给你家下聘礼的南海珍珠一模一样。
  
  无双接过珍珠,果然与当年下聘礼的那颗无异。便问,怎么得的?
  
  玉郎说,是上任县令的一个下属孝敬的。这颗珍珠原本是为上任县令所有,后因其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被抄家,他家管家趁乱偷得,后来管家也受牵连吃了官司,如今为了巴结我,他的家人将珍珠赠与我,想尽早获释。
  
  无双道:“这珍珠是南海之物,那县令却如何得到?”
  
  玉郎答道:“估计也是在海盗那里买的。”
  
  无双耳尖,听到“也是”这个说法,立即追问:“莫非当年你下聘礼那颗也是从海盗那里购得?”
  
  玉郎见瞒不住,只得承认,当年是他爹花了一百两银子,从一个海盗手中买了这颗珍珠。这珍珠少说也值五百两。
  
  无双叹气道,这也是不义之财。
  
  三、沧海桑田,唏嘘叹真相
  
  数月后,玉郎突然身患重病,腹中剧痛,水米难进,遍求名医,服了不少汤药,却不见效果。万般无奈之际,忽然听得师爷说,狱中有一个犯人,精通医术,不知能否找他一试?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到了这般光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玉郎便慌忙叫师爷把那犯人带来。不消半日,犯人带到,常玉郎大吃一惊,那犯人竟是失踪了的袁化成!
  
  袁化成见到病榻前的无双,很是惊讶,顾不得其他,慌忙问他母亲的消息。无双便如实说了,袁化成顿时哭倒在地。那管家说,你且慢些哭,先给老爷看病要紧。袁化成止住悲声,帮常玉郎把脉,看面相,问其症状,不料看了病情后再次放声痛哭,搞得众人莫名其妙,袁化成边哭边开了药方,让人去抓药。管家当晚找了间空房让袁化成住下。
  
  几年未见,沧海桑田,无双满腹疑问,就趁常玉郎服药睡下,去了袁化成那里,问他因何遭到牢狱之灾,给常玉郎看完病又为何失声痛哭。
  
  袁化成长叹一声,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原来当年常家到无双家提亲时,袁化成的母亲也身患重病,这病和常玉郎现在得的病一样,叫做腹滞毒。此病甚是罕见,需要长白人参和雪山灵芝几味名贵的药材。可袁家家徒四壁,无钱去买。正发愁时,听说常家拿南海珍珠下了聘礼,慧娘又病重,来请袁化成医治。他便假说珍珠可做药引,骗得了珍珠,好换取那两味药材。其实无双的母亲服下的药中并无珍珠,治她的病也不需要南海珍珠。
  
  说起来,袁化成此举也是万不得已,他何尝不想与无双长相厮守。可母亲病重,他不能见死不救。今天见常玉郎的病症,又不由想起自己母亲,想起母亲最后无钱医治,病故榻上的情景,岂能不痛断肝肠?
  
  无双听罢,黯然泪下,两人竟都是为了自己的母亲,甘心放弃了自己的爱情。
  
  袁化成继续说,他拿了这珍珠不敢在本县变卖,便到了二十里外的邻县。哪知那药铺老板见这珍珠贵重,就想低价收购,袁化成当然不答应,药铺老板便动了歹心,反诬陷他这颗珍珠是偷来的,后来惊动了官府。县令居然也看中了这颗珍珠,就借口把他打入大牢,将珍珠据为己有。因这颗珍珠本是从慧娘处骗得,且为无双未出阁时的聘礼,袁化成百口莫辩。可怜母亲病重在床,却落得一个无处葬身的结果。说到此处,袁化成泣不成声。
  
  哪知今日这么巧,常玉郎到邻县做了县令,袁化成与无双又在这里遇上了。
  
  无双突然想起,常玉郎那日拿回的那颗珍珠是前任知县的,这害人的珍珠,肯定正是当初袁化成骗走的那颗。
  
  说到这里,两人不免痛哭一番。
  
  四、一字之差,数条人命失
  
  凌晨时分,仆人急急来找袁化成,说老爷服了先生的药不仅没有好转,病情反而恶化了,吐了几次,现在人事不省。袁化成大吃一惊,慌忙来到常玉郎房中,果然见他昏迷不醒。祖传的医书中明明记载着治疗腹滞毒用当归、三七、决明子、雪山灵芝和长白人参五味中药,今日服药后病情反倒加重,难道当日记错了不成?袁化成决定待到天明后回家再将医书查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刚蒙蒙亮,门外惶惶跑进一个丫环,大叫一声:不好,夫人归天了!
  
  这是伺候无双的丫环。今晨照例给无双端洗脸水,居然发现了无双不盖被子躺在床上,纹丝不动,面无血色。上前一摸,却没了鼻息,忙呼大家来,一摸早已冰凉,已死多时。袁化成赶紧赶到无双房中,一号脉,果然没了脉息。有人问,夫人是怎么死的。袁化成只说是因老爷病重,急火攻心而亡。心里却懊恼不已,早知如此,昨天就不应该说出自己偷换珍珠的实情,无双的死,肯定与此有关。
  
  常家上上下下乱成一团,夫人过世,要忙丧事,这边常玉郎却依然昏迷不醒。
  
  袁化成快马加鞭赶回二十里外的家中去查医书。家中多年无人居住,早已蛛网横扫,遍地灰尘。袁化成记得医书藏在床下一个箱子中,打开一看,果然还在。一翻医书,顿时大吃一惊,果然是他记错了!他母亲和常玉郎得的是腹滞毒不假,所用之药却不是长白人参等那五味,难怪常玉郎服药后人事不省。再看所用之药,袁化成几乎昏倒,共有六味,其中最重要一味便是那南海珍珠!但他如何会记错?再翻医书,他彻底明白了,原来还有一种病叫腹痹毒,乃用开给常玉郎的那四味药材。一切皆因这一字之差,治疗方法却有天壤之别。
  
  想到那日母亲得了这病,自己却以为要长白人参和雪山灵芝,其实正是要这珍珠;而那珍珠自己曾得到手中,本可轻松治愈母亲的病,不想结果却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想到这里,袁化成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常家跟随而来的仆人催他赶紧回府给老爷治病,袁化成便强忍悲痛跟他回到府中,将那方子开出。那小妾记得老爷生前有过这南海珍珠的,在无双房中,便派人寻找,但在房中寻了个遍,也不曾找到,又在常玉郎房中找,也不曾找到。
  
  难道那珍珠飞了不成?要不便是有下人趁府中混乱,给偷了去?
  
  他们哪里知道,那天晚上,无双回到自己房间,拿起那珍珠端详,想着自己的母亲因为这颗珍珠丧了命;也是因为这颗珍珠,未能与情郎终成眷属;还是因为这颗珍珠,害得相爱之人遭受多年的牢狱之灾……想到这儿,不禁泪如雨下,自己的一生,竟毁在这颗小小的珍珠上!如今苟活于世,还有什么意思?此念一出,便将珍珠吞下口中。那珍珠虽说可以入药,但整个吞下如石块一般,如何消化得了,不出一个时辰,无双便一命呜呼。
  
  可怜大家以为无双是因急火攻心而猝死,并未想到她其实是吞珠而亡。
  
  却说府上众人找不到珍珠,没有办法,只得先以药方中其他药材煎汤喂常玉郎服下,可少了那份药胆南海珍珠,玉郎终究没有苏醒过来。可叹那珍珠虽毁,却因少了它再夺一条人命!
  
  袁化成长叹一声:一切均乃天意。
  
  此后,镇上出现了一个大夫。此人医术虽高,有时却是疯疯癫癫,遇上有些病入膏肓的,他便会在药方中开出一味名曰“天意”的药。至于这“天意”乃何物,他便说一切均乃天意。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