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头条故事 > 正文

[民间故事] 对子对出美姻缘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9 06:34:50 阅读:

  道光年间,常德柳叶湖大堤下的陈家村里,有个叫陈二郎的年轻人考中秀才后,又连考了两次乡试,都没中举,只好在村里办学堂以教书为生。
  
  陈二郎不但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还会作对子。陈二郎的名气大,请他写对子的人很多。
  
  按理,像陈二郎这样才貌双全又不愁温饱的人,娶房妻室是不该有问题的。可陈二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偏偏遇到了这个问题。人家姑娘长得好,但不识字的他不要;姑娘读过书,但相貌不好的他也不要;也有那才貌出众的姑娘,但又多是官宦人家的小姐,陈二郎看得上,可人家又看不上他是个土秀才。所以,他的婚事难倒了媒人,他自己也十分烦恼。
  
  有一天,陈二郎在房里睡午觉。这时,一个叫阿牛的学生大喊大叫地跑了进来:“先生!先生……”
  
  陈二郎被闹醒了,问阿牛有何事。阿牛说他回家时,泥鳅和竹根在半路上拦住了他,把他藏在书包里的蝈蝈笼抢走了。陈二郎听了生气地说:“活该!谁让你读书时玩蝈蝈?”阿牛见老师不但不给他做主反而批评他,气得一转身走了。
  
  “站住!”陈二郎叫住阿牛说,“为了让你长记性,我罚你对个对子,下午上学时把下联交来。”说罢提笔就在纸上写了上联:学子登堂惊午梦。
  
  下午,阿牛上学时交了下联:先生独枕动春心。
  
  陈二郎看了脸色一变,说:“好小子,这是你对的吗?”一见陈二郎拿起了戒尺,阿牛怕被打掌心就坦白说:“对子是我姐姐对的。”
  
  “是吗?”陈二郎吃了一惊,他知道阿牛有个姐姐叫杏萍,但没见过面。可是,阿牛家穷呀,难道他姐姐读过书?看看所对下联,字是阿牛写的,可简单的七个字中却透出了不一般的功底,而且构思中还挑逗性地调侃了他。于是陈二郎就问阿牛他姐姐多大了,读过几年书,在家里干什么等等。阿牛说他姐姐十八岁了,没上过学,作对子是跟爷爷学的,他爷爷当年也是个秀才。
  
  第二天,陈二郎找到泥鳅家要回了阿牛的蝈蝈笼,接着就以送蝈蝈笼为借口去了阿牛家,见到了阿牛的姐姐杏萍,但只是在和阿牛爹谈话时偷偷地看了她一眼。杏萍姑娘刚好也瞟了他一眼。就是这一眼,杏萍姑娘的美貌让他魂不守舍。
  
  第三天,陈二郎写了个上联,要阿牛悄悄地交给他姐姐。待阿牛把姐姐对的下联交给陈二郎时,他笑了。原来,他出的上联是:山高涧深,叫樵夫如何动斧?
  
  杏萍姑娘明白,陈二郎出这一联是循着她的“先生独枕动春心”来的,知道陈二郎误会了,脸一红只好回了一联:天旱水浅,劝钓者趁早回头。
  
  陈二郎是个聪明人,看了杏萍姑娘回的下联,惊愕之下猜想杏萍姑娘莫不是有了人家?于是就去求郭媒婆说合。郭媒婆去杏萍家一打听,果然,杏萍姑娘已经有了人家,定的是“娃娃亲”:杏萍姑娘小时候许给了邻村高家的孩子,因为两家大人是世交,这才定了亲。
  
  郭媒婆的一番话让陈二郎好生懊恼,他知道感情的事是强求不得的,只好“趁早回头”。但他心里还是有气,怪杏萍姑娘不该用“动春心”来撩逗他。于是又让阿牛给他姐姐带去了一联:竹本无心,节外何生枝叶?第二天上学时,阿牛把姐姐回的下联交给了老师:藕生有节,腹中不染污泥。
  
  “唉,好一个才女佳人……”陈二郎感叹有缘无分,又总是在梦中梦见杏萍姑娘的俏模样,思来想去人就瘦了。
  
  这天,郭媒婆上了门,一见到陈二郎就伸出手说:“二郎,想娶个好媳妇我包了,拿十两银子来!”
  
  “是哪家闺女呀?”
  
  “杏萍!”
  
  “别逗了,”陈二郎笑笑说,“你不是说人家定了娃娃亲吗?”
  
  “那是骗你的!”
  
  原来,当郭媒婆去杏萍家为陈二郎说媒时,杏萍早就从陈二郎以往的寻偶经历中感觉到,他的要求太高,就一口回绝了。因为弟弟在陈二郎的学堂里读书,她怕得罪了陈二郎给弟弟带来不良后果,就打发了郭媒婆两升米要她搪塞过去。这样郭媒婆就编了个杏萍定了“娃娃亲”的借口。
  
  原来,自从杏萍要陈二郎“趁早回头”后,她也把这事忘了。可有一天阿牛只上了半天课就待在家里了,杏萍问弟弟下午怎么不去上课?阿牛说老师病了,放假了。杏萍问老师害的什么病?阿牛说不知道,就听到他躺在床上吟诗。病中还吟诗?杏萍觉得奇怪,又问老师吟的什么诗?阿牛说只记得前两句好像是“杏脸桃腮,萍踪一面……”
  
  杏萍大吃一惊,没想到眼睛长到头顶上的陈才子竟把她的名字写在藏头诗中了。一激动她找到郭媒婆说:“二郎若是有意,本姑娘就应了他。”
  
  郭媒婆马上去陈二郎家报了好消息。陈二郎喜出望外,赶忙拿出十两银子求郭媒婆玉成好事。郭媒婆接了银子乐呵呵地走了……
  
  闲话少说。到了洞房花烛之夜,没想到新娘子杏萍又起波澜,说:“夫君,我出个对子,对得上你就进得房、上得床;对不上罚你在房外过夜。怎么样?”陈二郎说:“此雅事也,请娘子出上联。”
  
  此时正值隆冬,望着天上一轮冷月,杏萍忽来灵感,吟道:“月朗星稀,今宵一定不雨。”不料陈二郎马上吟道:“天寒地冻,此夜自然成霜。”
  
  若是陈二郎对不上杏萍出的上联,在房外过夜二人肯定说不上话。她用“不雨”暗示了她将会和他“不语”;没料到陈二郎想都没想就对上了,而且巧妙地将“成霜”暗示了要和她“成双”。
  
  陈才子果然名不虚传,杏萍含情脉脉,一激动就情不自禁地投进了陈二郎的怀抱……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