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头条故事 > 正文

[悬疑故事] 一路跟踪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9 06:34:54 阅读:

  缙江大桥坍塌轰动了整个缙江。事件造成三死多伤的惨痛局面。作为其中两名遇难者的家属,杨锐铭接受了相关部门的慰问,说白了,就是对方花钱买个息事宁人。
  
  杨锐铭知道生命诚可贵,可是相对于死人而言,他更爱钱。但是其他不接受钱的家属却不这么想,他们骂杨锐铭没有人性,甚至上门骚扰杨锐铭。他们还建了一个“追求正义”的QQ群,为了躲避骚扰,宅在家里的杨锐铭假装了一个身份加了进去。
  
  鱼味再腥也会被风吹散。十个月之后,事情不了了之,那个QQ群也冷清了下来。这天,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杨锐铭一接电话,对方便一副知道他是谁的语气道:“你的妻子和大舅子死在缙江大桥,你的做法是对的。”
  
  杨锐铭吃了一惊:“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我只想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死。事成之后我会给你100万的酬金,现在你的卡上我已经打过去了30万的定金。”
  
  杨锐铭的心“怦怦”直跳。100万!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杨锐铭深吸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接你的交易?”
  
  男人笑得自信,却没有回答。
  
  一声短信铃声响过之后,杨锐铭看见了银行的短信提醒,他的银行账号里多了30万!
  
  “好,我要怎么做?”杨锐铭看着那条短信微笑着说。
  
  男人通过邮件给杨锐铭传达了第一个任务,邮件里他写道:
  
  今天晚上十点半分我会自杀,我的另外一名助手会将我的尸体分割,你的任务是在晚上11点到坍塌的缙江大桥附近发现我的尸块并报警,我的尸块会被藏在距离大桥坍塌位置北300米处的桥墩下。
  
  以后的任务都将通过邮件的形式定时发送到你的邮箱里,记住看完之后一定要彻底删除邮件,否则你别想得到那笔钱。乖乖照我说的做,不要好奇我是谁,更不要调查我的另外一名助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如果因为你毁了我的计划,我会干掉你。
  
  天啊!这简直太疯狂了!虽然对这个人很感兴趣,但杨锐铭并不想去调查他到底是谁,与对他强烈的好奇心相比,金钱对杨锐铭的诱惑更大。
  
  半夜11点,杨锐铭带着香烛准时来到了男人在邮件里指定的地点——缙江大桥。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见到大桥那一刻还是不免让杨锐铭想起了在事故中死去的妻子,顿时悲从心底起。虽然她的死在有关部门给的20万块钱面前遭到了杨锐铭的无视,但杨锐铭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爱着她,跟她朝夕相处的日子杨锐铭还是很怀念的。
  
  但她跟钱相比,杨锐铭更爱钱。
  
  杨锐铭吸吸鼻子,向邮件指定地走去。杨锐铭拿着手电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被那一截露出土面的手臂吓了一跳。
  
  杨锐铭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他将带来的香烛摆好、点燃,拨通了110,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警察马上到达了“案发现场”,其中一名警察冷着脸对杨锐铭进行了盘问。
  
  杨锐铭解释妻子托梦让他在这里给她烧点纸钱,因为太想念妻子了,所以他才半夜出来。
  
  正当杨锐铭为自己逼真的演技得意时,突然瞄到远处一个红衣女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杨锐铭。
  
  “啊!有鬼!”杨锐铭尖叫出来。
  
  “你不是在梦里‘看见’你妻子了吗?”警察似笑非笑地看着杨锐铭,嘲笑道。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杨锐铭顾不得洗脸,登录邮箱想要看看第二个任务到了没有。果然,一封邮件静静地躺在未读邮件分组里。
  
  我们昨晚已经见过面了,你表现得很好。现在你要去办我的第二个任务,去保险公司办一份人身保险,投保人写上程绍江的名字,没错,就是去年坍塌的晋江大桥的负责人,你在受益人一栏填上自己的名字。你所需要的一切证件我都已经放在了小区的李子树根的那块石头下。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别以为你能骗我,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人的监视下。
  
  看完邮件,杨锐铭不禁有些纳闷。看他的话他似乎在利用自己的死亡对程绍江进行复仇。这人到底是谁?他也是缙江大桥事件的受害者吗?
  
  杨锐铭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多想,反正杨锐铭去办保险不会对他造成任何损失,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他可能还会得到报酬之外的另一笔钱。
  
  那天早上杨锐铭是微笑着吃掉那顿早餐的,早餐期间,电视里一直播放着一条新闻——晋江大桥惊现男尸,头部至今仍未找到。
  
  看着新闻,杨锐铭的脑海里不断有疑问滚过,他的头应该是被另外一名助手给藏起来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藏起自己的头呢?是为了不让人知道他是谁吗?如果他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他为什么要让自己报警引起警察的注意呢?
  
  费了很大的工夫,杨锐铭终于把保险办完了,回到家登录了QQ,本来想要查看邮箱里有没有新的邮件,却发现清静了好几个月的“追求正义”QQ群却有了动静。
  
  一个成员说:“你们知道吗?十个月之前坍塌的缙江大桥的主要负责人程绍江失踪了,我的警察朋友说他的老婆今天刚刚去警察局报案。”
  
  这句话出来之后,立马有另一个人蹦了出来:“你们看没看新闻,缙江大桥下又发现死尸了,死者头部还没找到,是不是那该死的程绍江被人杀了啊?”接下来的对话多是对程绍江被杀的说法的附和还有想象,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杨锐铭刚刚给程绍江办理了保险他就失踪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杨锐铭关闭了QQ群,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杨锐铭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跟踪杨锐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他在缙江大桥看见的那个红衣女人。她是谁?为什么要跟踪自己?这天,正当杨锐铭拉窗帘准备睡个午觉时,赫然发现那个女人在对面楼里直勾勾地看着他家。
  
  想了一会儿,杨锐铭拿着一把水果刀慢悠悠地走出了楼道,一走出小区他迅速地走进了一家食杂店。果然不出杨锐铭所料,在他走进食杂店半分钟之后那个女人也从小区走了出来,她左顾右盼试图找到杨锐铭的身影。
  
  “小姐,找我有事吗?”杨锐铭在她的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杨锐铭的出现显然吓了她一跳。
  
  “你认错人了,我没有跟踪你。”尽管她佯装镇定,但语气里依旧有掩饰不了的慌乱。
  
  “我还没说你跟踪我呢。”杨锐铭微笑地看着她。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叫叶慧敏,能借一步说话吗?”
  
  叶慧敏自称是程绍江的妻子,程绍江失踪好几天了,一直都没有音讯,昨天她听说杨锐铬在缙江大桥发现了一具尸体,因为尸体的头部没有找到,所以没办法辨认出到底是不是程绍江,因此她想来找杨锐铭了解一下情况。
  
  “警察发现尸体之后你才跟着我?”听了叶慧敏的话杨锐铭不禁有些纳闷,“发现尸块的当天你不就在场吗?还一路从警局跟杨锐铭到家。”
  
  “我一直在北江市,听到消息后立刻赶过来了,今天中午才到缙江,我怎么可能提前一晚跟踪你呢。”叶慧敏说。
  
  难道那个红衣女人不是叶慧敏?那会是谁呢?是不是雇主的另外一个助手监督杨锐铭完成任务?
  
  “你想确定那具尸体是不是程绍江的,不通过容貌也可以啊,你不认得他的身体吗?”
  
  话一出口,叶慧敏的脸立刻红了,她支吾了半天,最终说:“不瞒你说,我和他感情一直不和,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可是为了留住他,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半个月前,我怎么都找不到他了,于是我就报案了。”
  
  女人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别哭了,”虽然程绍江算是杨锐铭的仇人,但即使冰山一样坚硬不化的仇恨在这个女人的眼泪面前也会崩塌,“程绍江肯定没死。”
  
  杨锐铭的雇主曾给程绍江投过保,所以程绍江一定还活着,况且那具尸体根本不是程绍江的,而是杨锐铭的雇主的,但是这些话杨锐铭都没说。杨锐铭只是告诉叶慧敏相信他说的话。
  
  “你一定知道什么。”叶慧敏坚定地说。
  
  “我不知道。”杨锐铭摇了摇头。
  
  “5000块。”
  
  “我不知道。”
  
  “50000块。”
  
  “好吧,我知道。”
  
  当然,杨锐铭并没有把杨锐铭雇主的事告诉叶慧敏,杨锐铭只是告诉她有人给程绍江投了保,没有人会给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投保,所以那具尸体并不是程绍江的。
  
  一句话就换了50000块,现在的钱太好赚了。
  
  杨锐铭心情愉快地登录了QQ,又来了一封新邮件。
  
  恭喜你已经完成了第二个任务,第三个任务很简单,今晚八点整,穿工作服去凯蒂国际B座三单元602室把里面的人杀掉,别让任何人看见你去了那里,也别让里面的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面的不用我教你了,会有人监视你的一举一动的。
  
  还有,杀了人之后拿走银行卡,卡的密码是258369,早面的钱就作为你杀人的报酬了。别想着可以反悔,你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如果第三个任务你不去办,那么你不仅得不到剩下的七十万元,我交给你的定金你也照样得不到。如果有必要,甚至会有人杀了你。
  
  这封邮件是杨锐铭看得最惊心动魄的一封,他虽然贪财,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杀人,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晚上8点,杨锐铭穿着一身工作服准时站到了602室的门前,他努力使自己的心平复下来,按响了门铃。
  
  短暂的等待过后,一个女人为杨锐铭打开了门。
  
  “你是修下水管道的物业师傅吧?这回得麻烦您一下了,马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女人见了杨锐铭立刻熟络地把他拉进了屋子。
  
  杨锐铭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发信人要他今晚穿工作服。
  
  眼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给杨锐铭发布前两个任务的人,她没有认出杨锐铭,看来她并没有如邮件里所说的那样监视杨锐铭。
  
  杨锐铭几次想下手,可碰巧女人都回头和他说话。最终,杨锐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马桶里掏出了一团黑黑的东西,但下一秒,杨锐铭就愣住了,杨锐铭掏出来的一团明显是短发。短发能堵住下水道吗?杨锐铭全身一凉,再向手里的东西看去,那些短发连接在一张头皮上,头皮上甚至还带着一点头盖骨。
  
  杨锐铭惊叫一声把手里的头皮扔出老远,正要站起身,头部突然重重地挨了一下,杨锐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杨锐铭发觉他的手被绑了起来,之前还面色温和的女人此刻正坐在他的面前媚笑着。
  
  “你要干什么?赶快放了我”杨锐铭大叫着。
  
  “放了你?然后让你来杀我?”女人说。
  
  “你到底是谁?另一个助手?为什么第三个任务是来杀你?”杨锐铭要先转移这个女人的注意力,然后再找机会逃脱。
  
  “我应该算是另一个助手吧,我们之前见过面,就在缙江大桥下。你的雇主就是你的老熟人,程绍江。”女人在杨锐铭的前面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说,“程绍江之所以告诉你来我这里,目的不是为了让你杀死我,而是让我杀死你。他要你去办保险,是因为他可以从中受益。”
  
  “可程绍江……不是死了吗?那缙江大桥下那具尸体是谁?”
  
  “是谁不重要,今晚我会把你的头给那具尸体,这样一来,那具无名尸就有了一个交代,而你的身体和那具无名尸的头会组合在一起,代替程绍江进入坟墓,程绍江则整容成你的样子免受牢狱之灾……对了,还可以把支付给你的30万定金拿回来。”
  
  “把我的头给无名尸?警方不会愚蠢到分不出头和尸体是两个人吧?”杨锐铭嘲笑女人的无知。
  
  正在这时候,杨锐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女人瞪了杨锐铭一眼示意他不要出声,她接听了电话,过了一会儿按下免提键,里面传出妈妈的声音:“锐铭,你爸爸不知道去哪儿了,好几天没回……”
  
  未等妈妈说完,女人就挂断了电话,她怪笑着看着杨锐铭:“你以为那具尸体是谁?如果你的头部和那具尸体的DNA不符合的话,我们的计划就失败了。”
  
  杨锐铭愣了一秒秒,然后死命地挣扎起来:“你们居然杀了我爸!”
  
  下一秒,一阵疼痛席卷杨锐铭的头部。昏迷之前,杨锐铭看见一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拿着一把剪刀走了过来,那人用剪刀剪掉了杨锐铭的一撮头发说:“警方化验你和你爸爸尸体时,我就可以把这撮‘程绍江’的头发提供出去了。”
  
  杨锐铭知道他就是整容成他的样子后的程绍江。
  
  到时候“程绍江”的头发,杨锐铭的身体,爸爸的头,DNA全部一样,那时候杨锐铭和爸爸就会代替程绍江死,程绍江代替杨锐铭继续活下去。
  
  缙江大桥坍塌事故本来被程绍江一行主要责任人掩盖得差不多了,但事发后的第十个月,领导层突然换人,对此事进行了大调查。好在程绍江想到了一个余蝉脱壳的方法,这个方法是他事先准备好,防止东窗事发用的。
  
  程绍江事先杀死并肢解了杨锐铭的父亲,然后用同样的手法除掉了杨锐铭,并用硫酸毁掉了两个人的容貌。最后把尸块全都抛孔缙江大桥下,造成一种他们是被连环杀手杀害的假象。
  
  为了确定杨锐铭的尸体的身份,警方提取了他的DNA,DNA和警方在程绍江家找到的头发的DNA一模一样。DNA比对成功,警方会很快结案称程绍江被杀,然后程绍江就可以以杨锐铭的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
  
  此时此刻,金蝉脱壳,变成杨锐铭相貌的程绍江突然收到了一封信件。他打开信件,里面写着:就算我死了,你也会按照我设计好的后路一直走下去,掉进我为你设的一个接一个的陷阱。我会一直在地狱等着你。
  
  这封邮件似乎来自幽冥地狱,带着地下的寒气席卷了程绍江的全身,他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无聊。”程绍江嘀咕了一声,然后出门去了保险公司。从保险公司出来之后,程绍江的手一直在颤抖,然而抖得更厉害的是他的心。
  
  刚刚保险公司给程绍江看了保单,上面的第一受益人写的根本就不是杨锐铭,而是叶慧敏,也就是说。整容成杨锐铭模样的程绍江一分钱都拿不到,所有的钱都是第一受益人叶慧敏的。
  
  “妈的!”程绍江愤怒地骂了一句,突然几个人冲了出来把他按在了地上:“杨锐铭,你被捕了。”
  
  程绍江抬头看见站在他面前的叶慧敏,他没有解释他整过容,他不是杨锐铭,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叶慧敏从杨锐铭口中得知有人给程绍江投了保,于是,她来到了保险公司,当她得知保单上的被保人是自己的丈夫,而受益人却是一个陌生人杨锐铭的时候,她蒙了。她怀疑丈夫的失踪一定跟杨锐铭有关,于是她偷偷更改了保单上的受益人,她把受益人改成了她自己。
  
  更改了保单之后,叶慧敏偷偷跟踪了杨锐铭,那晚她发现杨锐铭穿着一身工作服走进了程绍江情妇刘菲菲的家,几个小时后杨锐铭和刘菲菲背着什么东两扔进了车里,他们开车把那个东西埋在了缙江大桥下。
  
  叶慧敏不知道埋尸的杨锐铭已经不是最初穿工作服的杨锐铭,她知道的只有替丈夫报仇,于是,她把一路用手机拍的视频寄到了警局。
  
  而那封邮件,只是刘菲菲的恶作剧,她知道情人用的是杨锐铭的QQ,所以只是想吓他一跳……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