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外国故事 > 正文

[海外故事] 生死拳赛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5:07 阅读:

  一、打黑拳
  
  泰国是闻名世界的泰拳发源地,当地拳馆林立。在一间普通拳馆里,十八岁的乃邦正在练师父果猜教的“360度回旋踢”,门口忽然走来一个人,对乃邦说:“小师弟,听说你缺钱?要不跟我去打黑拳吧。”
  
  来的是乃邦的师兄亚威,他是去年出师的,但他违背师父的禁令,在酒馆里打黑拳,师父果猜很不喜欢他。但如今乃邦的父亲病重,迫切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虽然师父果猜和一众师兄弟倾尽所有,但还是差好多。亚威和乃邦关系一直不错,听说后,就建议他打一场黑拳。
  
  所谓打黑拳,就是参加地下组织的非法搏击比赛。这种比赛在泰国各地很流行,没有任何规则限制,打死打伤一概不论。虽然危险,但是出场费很高,是一些职业搏击高手的谋生之路。
  
  乃邦一听有点犹豫不决,因为师父果猜最反感这个,曾经让每一个徒弟都发誓不参加打黑拳。亚威就劝他:“这个誓我也发过,可是咱们都需要钱啊。你在拳赛里是新人,下注的赔率将会很低,你的出场费可能也不高,但我会暗中替你下注,只要你赢,你父亲开刀费用就有了。放心,我观察过你的实力,想取胜没有问题。而且,只打这一场就收手。”
  
  这么一说,乃邦就动心了,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病床上吧。就这样,亚威把乃邦领到了一处地下酒吧,见到了黑拳组织者黑鲨。黑鲨看了看乃邦的拳脚功夫,觉得挺满意,不过出场费果然很低,得胜的赔率也低,一比二十。乃邦也不在意出场费高低,毕竟他指望的是乃威下在自己身上的赌注,他要做的,是要打赢!
  
  他的对手,是本市的拳手萨曼。晚上八点时,乃邦被师兄亚威带到一座废弃工厂里。事先乃邦可没敢告诉师父果猜,不然非把他老人家气坏不可。在路上,亚威嘱咐了他两点:一、这种比赛无所不用其极,小心对方耍阴暗手段,一旦占优就决不留情;二、取胜后立刻跟黑鲨拿钱,拿了钱立刻回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乃邦表面答应了,心里却不同意师兄说的第一条。他想自己已经违背了当初不打黑拳的诺言,但最起码,可以在比赛中处处小心,绝不闹出人命,也算是自己的最后底线吧。
  
  二、生死签
  
  在几百名赌徒下完注后,黑拳赛开始了。乃邦发现这位萨曼毫无高手风范,挖眼撩阴卡脖子无所不用其极,难道这也算武术吗?但不可否认的是,萨曼的这一套不但不犯规,杀伤力也不小,乃邦开始只能凭借密不透风的踢法让他不能近身。
  
  斗到酣处,乃邦苦练多年的腿法表现了出来。萨曼一向以小手法取胜,哪见过如此攻势,一时手忙脚乱下,腰部中脚,飞跌丈外。
  
  场外顿时呼声四起,几乎所有赌徒都买了萨曼胜,没想到是这样的局面。黑鲨惊得忘了抽嘴里的雪茄,亚威则兴奋若狂,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乃邦兴奋地向四围观众致意,却不料萨曼在背后又爬了起来,对着他的左腿膝关节用了泰拳的绝招:神象奋齿!
  
  人的膝关节都是朝后弯的,但萨曼却抓住了乃邦的腿朝前弯。乃邦顿时一阵剧痛蹲在地上,萨曼扑上来就卡他的脖子。要知道黑拳赛是生死不论的,所以这也不算犯规,场外的亚威干着急没办法。就在这时,只见乃邦左腿摇摇晃晃踢向萨曼,萨曼冷笑,左腿膝关节都废了,还想踢人吗?就用左手漫不经心地一撂。万没料到,这一腿只是虚招,只见乃邦拧腰、扭身、右脚像个圆规一样大转一周,一脚踢中萨曼太阳穴,这正是他苦练多时的杀手锏:360度回旋踢!
  
  萨曼立刻就昏了过去,场外的亚威出于气愤,大力呼喊起来,杀了这个阴险小人!在这样的黑拳赛场,杀死对手太正常了,但乃邦哪里肯下杀手,只是轻轻跳下台来。
  
  这时场子里也有少数买乃邦赢的,都一窝蜂去兑现金,亚威也随着人流去了。乃邦从黑鲨手中接过出场费,正要瘸着腿回家,却被黑鲨拦住了:“小伙子,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乃邦想起师兄的嘱咐,本来不想去,可是马上有两条大汉挡住他的去路,只好去了。
  
  在办公室里,黑鲨满面带笑地拿出一份合同来:“你的旋风腿不错嘛,跟我签三年约吧,不但有高额出场费,还有奖金。只要你在三年内由我安排比赛就行。我都打听过了,你父亲动完手术以后,还需要长期疗养,没钱怎么行?”
  
  乃邦知道,师父反对打黑拳是有道理的,这是拿命来赌啊,但父亲养病还是需要钱,也只有签了。想到这里,他就握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刚刚写完,师兄亚威忽然急匆匆闯进来,他大声说:“这个协议不能签的,连续三年的比赛危险有多大啊,乃邦,我们不是说好的,只打一场就走人吗?”他又转向黑鲨:“看在我替你打胜很多场的分上,这份协议撤销吧。”
  
  黑鲨不慌不忙地抽了口雪茄,说:“白纸黑字写着,怎能撤销呢?不过既然你亚威求我,不能不给面子,合同就改一下期限吧,不限时间,而是不论什么时候乃邦能胜过巴育,就算合同期满!”
  
  亚威是知道巴育这个人的,宝德·巴育是和自己一样的中级拳手,以乃邦的实力,胜过他倒也不难,就点头答应了。于是原合同撕毁,重新立了合同。然后先是乃邦签字,再由亚威作为担保人签字。刚刚签完,亚威就说了:“请你安排时间让宝德·巴育和乃邦比武吧,我不想让他参加别的比赛了。”亚威想乃邦和巴育实力差不多,不如就直接打这一场,事先由自己对乃邦进行强化训练,只要胜出这一场,就能永远离开危险的黑拳赛了。
  
  黑鲨还是那副招牌笑容,但眼里却有寒光闪过:“我说的不是中级拳手宝德·巴育,而是泰国黑拳王布鲁德·巴育,你真的想乃邦连越两级挑战顶级拳王?他是K1(世界顶级搏击大赛)因犯规淘汰的拳手,在地下赛场连战一百二十场,还从没有败过,而且击毙率超过百分之八十!”
  
  这就是黑鲨的阴谋啊,他利用同名不同姓。成功地把乃邦诱入绝地。只要乃邦一天不战胜布鲁德·巴育,就要替黑鲨卖一天命!
  
  三、拳王战
  
  亚威和乃邦这才知道上当了,不由握紧了拳头。但黑鲨早有准备,一挥手,手下人都亮出了手枪。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冲了进来:“都住手,既然签了协议,就要遵守!”
  
  来人是师父果猜,他是从其他徒弟嘴里知道这事的,这才匆匆赶来。黑鲨认识果猜,见状就借坡下驴:“果猜师父说得好,就按你说的吧。”果猜先是看一眼自己的两个徒弟,然后说:“布鲁德是黑拳王不假,但我们不怕他。三个月后,乃邦正式约战布鲁德。只要取胜,所有签的协议一笔勾销,如果败了以后还有命在,乃邦就跟你一辈子。不过,三个月内你不得安排乃邦其他比赛。”黑鲨冷笑:“一个刚入行的拳手就敢挑战拳王?好吧,你既然想自杀,我就答应你!”
  
  事情就这样定下了。果猜搀着乃邦回家,亚威也要跟着,却被果猜呸了一口:“你违背当初不得打黑拳的诺言就算了,还来引诱师弟!要不是我听到风声赶来,只怕你们都得吃枪子儿!”亚威满面通红,分辩说:“我只是帮乃邦一把,没成想黑鲨这么狡猾。但是布鲁德那么厉害,乃邦打得过吗?要不我们就躲躲吧。”果猜大骂:“先不说黑鲨势力的可怕,凭一个武者的信义,就不能逃避!你走吧,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亚威猛然停步,把刚才赢的钞票一股脑塞给了乃邦,然后说:“我会证明,我不是成心害师弟的。”说毕转身走了。
  
  果猜扶乃邦回了拳馆,先给他治疗受伤的膝关节。其间,果猜给乃邦讲起了萨曼的绝招“神象奋齿”:“这种招数太过凶险,萨曼用这个杀伤多人,非死即残。乃邦,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学这种东西!”乃邦点头。
  
  再往后,就是果猜对乃邦的魔鬼训练了。两条腿不但要踢沙袋,踢橡胶,还要踢钢筋。果猜不停地给乃邦打气:“不要怕什么黑拳王,只要你够厉害,照样打得过!像当年师父也曾——”说到这里果猜忽然就住了嘴,乃邦怎么问也不说了。
  
  一连训练了两个多月,师兄亚威始终没露面,但这一天,果猜匆匆从外面跑来,呼喊正在训练的乃邦:“赶紧跟我走!亚威出事了!”
  
  在医院里,他们见到了浑身缠满绷带的亚威,送他来的人,居然是黑鲨的手下。原来亚威竟然主动挑战黑拳王布鲁德,要知道他也仅仅是中级拳手,越级挑战的结果就是三分钟就被击倒,如今能活着送到医院,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亚威看了看师父果猜,忽然低声说:“师父,我能单独和师弟说几句话吗?”果猜点头出去了。亚威这才对乃邦说:“注意布鲁德的左腋。”乃邦大惑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亚威又说:“他的左掖正中受过伤,而且位置正好是一道穴位。”说着,从身上摸出一本小册子来,给了乃邦:“这是绝招‘折象颈’的手法,只要对他的左腋用上这一招,就有几分取胜的把握了。对付这样恐怖的人,没有经验怎么成?所以我就替你探出了他的破绽。小师弟,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
  
  乃邦这才明白师兄的苦心,不由哭出声来:“师兄你要保重。”亚威笑笑:“这点伤没大碍,动个手术就行了。另外,你比我强啊,能放萨曼一马。以后要能放对手一条生路,就放吧,不要像我一样走上不归路。”说完话,亚威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乃邦见亚威精神很好,以为没事,结果他们很快被告知,手术失败了,亚威死在了手术台上!师父果猜已从乃邦嘴里知道了亚威的苦心,不由和乃邦一起痛哭,其实亚威违背诺言打黑拳,都是生活所迫,但他始终是个好拳师,好师兄。
  
  一个月后,乃邦上场。这一场拳赛声势浩大,在一间富丽堂皇的酒店地下厅举行。四周墙上贴着海报,上写“新秀旋风腿乃邦决战黑拳王布鲁德”!赔率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一比五十,也就是说,若投乃邦胜,一旦投中就会有五十倍的回报!在赌徒们看来,这是一场鸡蛋碰石头的比赛,几乎一边倒地投给了布鲁德。
  
  乃邦握握师父果猜的手,上场了。这时他看见了自己的对手,体重达二百二十磅狗熊一样的布鲁德。相比之下,体重一百三十磅的乃邦就像个瘦猴子。一声铃响,布鲁德挥动巨锤一样的双拳猛扑过来,直拳、冲拳形成了组合拳,要知道黑拳赛是不戴拳击手套的,一旦中上这种重拳就会掉半条命!乃邦知道,对付这种野兽般的大块头只有躲,就展开步法连连闪避。这是他和师父研究的战略,等待对手疲劳,然后发出致命一击!
  
  布鲁德久攻不下,心里越发烦躁,双眼冒出野兽般的光来,他狂吼一声,左右双拳同时出击。但他有点轻敌了,因为此时露出了他的唯一弱点,以前曾受过伤的左腋!乃邦哪肯放过师兄这以命换来的机会,立刻矮身突进,欺到布鲁德左腋下,使出从小册子上学到的绝招——折象颈!
  
  且慢!乃邦忽然想起自己答应师父的事来,以后决不使用这种损招,布鲁德一旦中招将永远瘫痪在床,这是比杀死他更残忍的事啊。但不用这一招,胜负就难料了,这一招到底该不该用呢?
  
  四、K1
  
  电光石火间,乃邦还是换招为腿,一腿踢中布鲁德左腋。
  
  布鲁德皮糙肉厚,中了一脚若无其事,不过他也是大内行,知道对手留了情,不由就低声说了声:“谢谢。”眼里野兽般的光芒淡去,有了一丝笑容。
  
  不过比赛就是比赛,布鲁德又开始进攻了。他这一回变得很小心,居然也展开了游击战。场下的果猜不由为徒儿叫好,乃邦不但功夫足以和黑拳王对垒,而且这种恪守诺言,肯为对方着想的胸襟更是难能可贵。但他一瞥旁边观战的黑鲨,只见这人似笑非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又担上了心。
  
  比赛已到了尾声。布鲁德毕竟身躯庞大,酣战多时体力就有点跟不上了,脸上流的汗都快遮住了眼睛。就是现在!乃邦上左腿踢出,布鲁德一闪,乃邦拧腰、扭身、右脚像个圆规一样大转一周,一脚踢向布鲁德太阳穴——360度回旋踢!
  
  但布鲁德可不是萨曼,乃是连斗一百二十场从无败绩的黑拳王!只见他蒲扇般的大手一伸,就抓住了乃邦的脚,台下观众一阵惊呼,以他的力量,想折断这只脚就像折一根劈柴一样啊。可万万想不到,乃邦左脚几乎紧跟着右脚就到了,正中布鲁德后脑,这就是师父果猜对他苦训三个月的成果:720度回旋踢!
  
  布鲁德像一座大山一样倒了,但乃邦毫不松懈,双眼紧紧盯着他。他知道布鲁德承受力强,这一腿还不能彻底击败他。可是奇怪了,布鲁德始终没起来。场外的果猜一声大吼:“乃邦,你赢了!”其他赌徒却大声咒骂起来,这一场出乎预料的结局,会让很多人倾家荡产啊。
  
  乃邦下台来,先找师父想庆贺一下,结果没找到,他就先去找黑鲨拿回合同。黑鲨倒也爽快,拿出合同一把撕了,说:“我是个生意人,一向守信。”话刚说完,果猜忽然出现了,他冷冷地说:“应该说,你已经赚够了吧。刚才的比赛,几乎所有赌徒都输了,只有你们庄家赢了。我若猜得不错的话,这三个月来你一直都在监视我们的训练,对乃邦的功夫一清二楚,所以你早就料定乃邦会赢。”黑鲨居然直接承认了:“不但这样,而且连亚威送你们绝招的事情我都知道,何况我还留有后手——”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又对乃邦说:“小伙子,你现在是新的拳王了,要不要干下去?收入会超乎你想像。”
  
  乃邦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果猜替他回答说:“我要让他参加K1大赛,走上真正的功夫之路!”“K1?”黑鲨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期待你取得成功,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所谓K1,是“顶级国际搏击大赛”的英文缩写,是全世界范围的水平最高的正规比赛,全世界的高手都视获奖为终身梦想。离开了黑拳界,果猜就替乃邦全力备战K1了。直到此时,乃邦才明白了师父的苦心。这种正规比赛有着严格的规则,比如倒地不可攻击,这样危险性就大减了,必须戴拳套,那么“神象奋齿”一类的阴招就没了用武之地,不可肘击膝撞指插扼喉,这样就主要靠拳和腿攻击对手了,而中国武术有句谚语,手是两扇门,全凭脚打人,可见腿技的重要。而乃邦的腿法有着坚实的基础,学起来事半功倍。终于,在乃邦二十二岁那年,获得了k1轻量级冠军,奖金五十万美金!
  
  就在师徒俩疯狂庆贺时,乃邦接到了一个电话,居然是黑鲨打来的,他不阴不阳地说:“祝贺你,小伙子,不过请你把五十万给我带一半来,还有,以后所有的赛事胜负都应听我安排。不乐意?那我告诉你,四年前被你打败的布鲁德伤重而死,你有人命在身!不想坐牢的话,晚上就来我的酒吧吧。”
  
  乃邦接完电话,把黑鲨的话告诉了果猜。果猜沉着脸说:“想当年,你这条路我也曾走过。先是生活所迫打了黑拳,后来转到正途,明明可以得到K1的冠军,却因为手上有人命被这家伙胁迫,只好放弃了。但现在,他的黑手该斩断了!我跟你去酒吧!”
  
  五、斩断黑手
  
  在地下酒吧,果猜师徒见到了四年不见的黑鲨。这家伙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对乃邦说:“你知道你师兄亚威为什么一进黑拳赛,就不能退出了吗?因为他打死了对手,已经是杀人犯,他无路可走。四年前你同样打死了布鲁德,只要我说出去,你就得坐牢。现在一半奖金要归我,还有,你们这个K1大赛,其实我们也在地下开了赌局,以后你出场的胜负结果,要听从我安排。”
  
  这才叫老谋深算。不过乃邦可不吃这一套,断然拒绝:“牢我可以坐,但我可不能听从你的摆布,让K1蒙羞!”黑鲨一阵冷笑,看向果猜:“你这个徒弟可没你当年聪明啊,是不是劝劝他?”
  
  果猜没去劝乃邦,反而问黑鲨:“我要先问问亚威的死,当时他的伤本来不致命,怎会死在手术台上?”黑鲨先是一愣,然后狂笑:“原来你也有聪明的时候。是啊,亚威有点不听话,所以我就趁机整死他。反正布鲁德身上也不在乎多加一条人命。”“那布鲁德呢?也是你下的手?”果猜紧逼着问。
  
  黑鲨笑容一收:“你既然都猜到了,就都告诉你吧。布鲁德当了多年拳王,一直没人敢挑战,已经不能替我们赚钱了,正好借乃邦的手除去他。这样不但能借赌局大赚一笔,还能用人命钳制新秀乃邦。其实布鲁德已被我们事先下了慢性毒药,就是乃邦赢不了他也会死。”“那么我呢?身上的人命也是你栽赃的?”果猜握着拳头咯咯直响。黑鲨大笑:“当然。要知道,用人命来牵制拳手,正是我们黑拳操盘手的最常见的手法。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粗,不然——”说着一挥手,他的四名手下都亮出了枪。
  
  就在这时,这四名大汉的身后出现一条“狗熊”,三两下就把他们的枪下了。“狗熊”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被“毒死”的布鲁德!这回轮到果猜微笑了:“我从亚威的死上看出问题,所以在布鲁德倒地散场后,就带人把他秘密送到医院。还好,总算替他解了毒,他也告诉我们许多真相。还有刚才你亲口交代的案情,我们都录了音,都会交给警察作为呈堂证供!你听,外面是什么声音?”
  
  绝望的黑鲨其实早就听到了,那是越来越响的警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