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外国故事 > 正文

[海外故事] 说不完的故事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5:09 阅读:

  一、耐心听众
  
  老乔治生活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毗邻底特律——当年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心脏。就如同如今的底特律繁华不再一样,老乔治也已届古稀之年。他每天都会开着那辆上世纪80年代底特律制造的“老爷车”,来到汽车人俱乐部喝酒。不过,几乎镇上的所有人都知道,老乔治来这里并不为喝酒,而是为了享受喝了酒以后讲故事,讲述关于他自己的一个“老故事”……
  
  今天,老乔治已经喝掉了半杯酒,他抹了把嘴,对着身边的人开腔了:“你信上帝吗?哦,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说,那是1988年,我正在一个加油站给汽车加油,突然我感觉到了风在怒吼,是龙卷风,该死的龙卷风说来就来,于是我像羚羊一样跳进汽车,开着车飞快逃离,我都能感觉到,龙卷风在我身后怒吼,汽车都在摇摆,正当我绝望时,突然风的怒吼消失了,汽车也平稳了,我连忙回头……”
  
  “乔治,你又忘记说了,你绝望地祈祷上帝保佑。”身边的人喷着酒气插了话,“然后才是突然间风的怒吼消失了。你不要总是让人提醒你。”说完,那人哈哈大笑着走了。
  
  老乔治叹了口气,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是啊,谁愿意总是听一个老头讲老故事?就连服务生都躲得老远。老乔治无奈地把玩着酒杯继续说:“是,他补充得非常及时。我连忙回头,龙卷风似乎转向了,也就是说,我得救了。”
  
  “后来呢?”突然间有人插话了,原来一位中年男人已经坐在老乔治身边,蛮有兴趣地问。
  
  老乔治有些浑浊的眼,顿时闪现出了一些光泽,大声说道:“我跳下汽车,跪倒在地,感谢上帝的保佑!”
  
  “不对!”又有人接话了,“你亲吻一遍汽车,然后才跪倒在地感谢上帝!”
  
  老乔治厌恶地看了那人一眼,说:“他补充得非常及时。但我很讨厌他这样没有礼貌地打断别人。”
  
  中年男人笑了笑说:“接下来呢?”
  
  老乔治摇了摇头说:“故事结束了。对了,你好像不是这个小镇的居民。路过?新来的?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中年男人说:“我叫威廉,来接替退休的皮特警长。”
  
  老乔治点点头,说:“好吧,我请你喝一杯。为感谢你能耐心听完这个故事。”
  
  不知是老乔治不能喝,还是因为太老了,第二杯酒还没喝完,便趴在桌子上响起了鼾声。威廉警长付过账后,叫醒老乔治,说:“乔治先生,你醉了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家吧。”
  
  老乔治哼了一声,在威廉的搀扶下,来到自己那部老爷车前,把车钥匙交给威廉,打开车门后,一头栽倒在车座上。好在老乔治是小镇“名人”,他的家,人们都知道。威廉把老乔治送到家扶上床,老乔治突然睁开了眼说:“其实,那个故事还没结束。”
  
  威廉愣了一下,说:“好好,我随时会听。”
  
  老乔治却翻身坐起说:“我没醉,只是累了。我也知道你根本就没喝酒,你似乎是特意来找我,对不对?”
  
  威廉没有吭声,拉过椅子坐下,说:“好吧,那还是先听你的故事吧。”
  
  二、不一样的故事
  
  老乔治高兴了起来,居然下了床,说:“走,到我那部汽车里去说。”
  
  汽车里,老乔治握着方向盘说:“这辆车其实不是我的,而是一位长着一头金发的姑娘的。而我,就是加油站里的一名加油工。那天,我正在给她的车加油,龙卷风就来了,我跳上汽车逃离……”
  
  “等等!”警长惊异地看着老乔治说,“那位姑娘当时在哪儿,没在车里吗?”
  
  “没有!”老乔治摇了摇头,“她在外面,看到我跳上汽车后,就追了过来,喊,等等我,等等我……”
  
  “你不用再说了,后面的我已经听过了,你自私地驾车逃跑了。”威廉警长脸色非常难看,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突然又停住了,从兜里掏出罚款单边写边说,“乔治先生,我的确是特意去找你,你在汽车人俱乐部外乱停汽车。给,这是你的罚款单!请你务必在半个月内,到警局办理。再见!”
  
  乔治呆呆地看着威廉的背影,嘟囔道:“原来是这样。可你为什么不等我把故事说完?你应该听我说完。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半个月内,老乔治既没有再去汽车人俱乐部喝酒,也没有到警局,仿佛在小镇上消失了。威廉警长不得不再次来到乔治家。
  
  老乔治看上去好像又苍老了些,看到威廉警长后,一边咳嗽一边说:“警长先生,你那天非常没有礼貌,你不应该那么粗鲁地离开。”
  
  威廉警长面无表情地说:“亲爱的乔治先生,你虽然也是纳税人,有权监督和质疑我们,但不能违反法律,这次我不得不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的行为……”
  
  “我清楚拒交罚金的后果!”老乔治打断了威廉的话,“我现在是以一个老人,甚至是父辈的身份,请求你听完我那个故事。”
  
  威廉警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跟着老乔治再次回到那部老爷车内。老乔治握住方向盘,说:“我听到姑娘喊等等我后,便停下了车,飞快地倒车,让姑娘上来,然后我们逃离,身后龙卷风在怒吼,车身在摇摆,我们都绝望了,开始祈祷。突然,奇迹发生了!车速突然提高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快过闪电,我们得救了。下了车后,我和姑娘紧紧拥抱,就在这部车前,紧紧地拥抱。”
  
  威廉呆望着老乔治,好久才说:“怎么,这次没祈祷上帝保佑?”
  
  老乔治说:“不用了!上帝就是这部1988年底特律出产的汽车!是它安排了这一切!”
  
  威廉表情复杂地看着老乔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说:“好了乔治先生,你的故事讲完了吗?”
  
  老乔治点了点头说:“你认为这个故事完美吗?”
  
  威廉说:“完美,相当完美。不过我只想知道,故事结束了吗?”
  
  “结束了!”老乔治说道,“谢谢你威廉警长,我明天就去警局。”
  
  但是,老乔治失约了,第二天他并没有去警局。直到第四天,威廉才得到消息,老乔治病了,情况很糟糕,却执意不肯去医院,对每一位来看望他的人,都诉说起了他那个老故事,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个故事居然变成了:乔治和他的未婚妻,一位漂亮的金发姑娘,在加油站加油时,突遇龙卷风,乔治载着姑娘逃离,身后是龙卷风的怒吼,车身在摇摆……
  
  三、完美结局
  
  两天后,威廉来了。老乔治叫了起来:“威廉警长你知道吗?其实,那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威廉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乔治先生,有个人也来看望你了。不过她正在你那部老爷车前等你。走吧,我扶你去,她要跟你一起讲这个故事。”
  
  在老乔治的车前,一位老妇人正抚摸着老乔治的那部老爷车。当老乔治同老妇人的目光相遇后,老乔治脱口叫了一声:“玛丽!是你吗?”
  
  老妇人也望着乔治,点了点头说:“是我,乔治。”
  
  原来,老乔治年轻时在底特律的一个汽车制造厂内当装配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汽车制造厂的董事们对当时的汽车广告非常不满意,正督促广告公司创意出更出色的广告。苦苦思索后,乔治便把“开汽车逃离龙卷风”的这个创意告诉了经理。
  
  经理认为非常好,于是把创意递交给了董事会。董事们也被吸引住了,一致同意,并决定奖励给乔治一部汽车。
  
  乔治兴奋异常,几乎天天开着这部车去兜风。这天,他到一个加油站加油,恰好看到了经理带着女儿玛丽也在这里。当经理向玛丽介绍乔治时,玛丽惊讶地叫了起来:“怎么,你就是那个汽车广告的创意者?我听父亲说起过你。”
  
  乔治脸红了,几乎不敢看玛丽的眼睛,没错,当他第一眼看到美丽的玛丽后,便爱上了她。
  
  玛丽依然在说着:“你知道吗?我觉得你这个广告创意里,除了汽车外,还应该有……”
  
  “玛丽!”经理插话了,“不要这样没有礼貌,我们该走了。”
  
  就这样,玛丽跟着经理开车走了。而乔治却依然站在那里,细细回味着玛丽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眼神……对了,还应该有什么?玛丽认为还应该有什么呢?
  
  乔治很想知道答案,他认为会有机会再见玛丽,搞清这个问题。但乔治错了,美国汽车制造业的漫长冬天来临了,美国汽车业集体滑坡。乔治所在的汽车厂破产了。乔治失业了,但他仍留在底特律,他期待着再见到玛丽,但听说玛丽嫁给了一位牙医。乔治备受打击,黯然离开底特律,却依然不肯走远,定居在附近的这个小镇上。他在期待着,玛丽或许跟那位牙医分手,那样的话……
  
  但直到乔治被称为“老乔治”了,也没有再见到玛丽。乔治也早已把对玛丽的思念,集中在了那个广告创意中“还应该有什么”的问题上。于是他不断地修改,一次又一次地说给居民们听。可随着时光的流逝,无论是居民还是乔治自己,都模糊了这到底是个广告创意,还是他的亲身经历。
  
  威廉是玛丽的儿子,他曾听母亲提起过乔治,及这个驾车逃离龙卷风的广告创意。当他来到这个小镇后,便猜到这个几乎被全镇人讥笑的可怜老人就是乔治。威廉那天的确是特意去找老乔治的,本想告诉他真相,但当威廉听到老乔治的故事中,母亲居然被丢下后,很生气。可当他知道这是个误会后,便原谅了老乔治。本想给老乔治一个惊喜,哪知老乔治病了,而且情况很糟糕。于是他便把母亲接来,让两人见见面。
  
  如今,情况既已说清,威廉借故离开了。老乔治把玛丽让进汽车,手握着方向盘问:“玛丽,能告诉我,你觉得这个广告创意里,除了汽车,还应该有什么吗?”
  
  玛丽扶了扶老花镜说:“你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起逃离龙卷风。”
  
  乔治激动地看着玛丽,说:“其实玛丽,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便想到了这个故事。只是我一直不敢说出来,因为我知道这只是个梦,永远也实现不了。”
  
  “能实现的!”玛丽说,“乔治,现在就去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加油站,想象着后面是龙卷风,我们一起逃离。”
  
  老乔治的这部老爷车启动了,玛丽在车后,威廉在副驾驶座上,因为威廉又修改了这个故事,说:应该是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驾车逃离龙卷风……
  
  其实,他是担心老乔治。
  
  老乔治的车开得异常缓慢,在车的前面,有两辆警车开路,后面跟着长长的车队——小镇上的所有居民几乎都跟来了,因为他们都知道了,老乔治这个讲不完的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