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外国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一定要帮我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5:10 阅读:

  1。应征
  
  四眼最近多了个业余爱好,就是上网当“威客”。所谓威客,就是通过网络把自己的智慧、知识、能力等转换成实际收益的人。四眼利用自己的文学特长,先后在三次网络征文中获奖,顿时信心大增。
  
  大概三个月前,四眼在网上看到一则活动启事:某著名家电厂商以“我温暖的家”为主题举行征文大赛,要求写出真情实感,并附全家福一张。再看征文的奖品,那是相当丰厚,金奖一名,奖品是该厂出品的家电一套,大至冰箱、电视、洗衣机,小到电磁炉、剃须刀,总价值三万多元。当然,金奖四眼是不敢想的,得个铜奖就足矣,因为铜奖的奖品是一台42英寸液晶电视,他正想换电视呢。
  
  于是,四眼抖擞精神,趴在电脑前连续熬了两夜,最后,洋洋洒洒写出了一篇小说不像小说、散文不像散文的文章。
  
  四眼写的内容大部分是虚构的。他认为,别人都写一家三口小家庭,如果自己虚构一个十几个人的大家庭,一定会在成千上万稿件中脱颖而出。虽然内容是虚构的,但对于四眼来说,写出真情实感并不难。只是征文要求附上的全家福照片,让他犯了难。
  
  四眼不甘心,他点开自己电脑上的相册,翻找里面的全家福相片。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照片很多,跟父母在一起的也有,但上面人数最多也就五六人,根本达不到大家庭的要求。四眼越看心越凉,目光突然落在了一张合影上。这张合影里倒是人数众多,是去年办公室的同事来他家里聚会时拍的,照片上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当时大家玩得很开心,就彼此勾肩搭背嘻嘻哈哈拍了这张照片留念。
  
  当下,四眼就打定了主意,然后参照着照片,开动脑筋,给照片上的每个同事都设计了家庭成员身份:自己、小兰和大宝的身份不变,还是一家三口;科长岁数最大,就当是“父亲”吧,刘大姐岁数和科长差不多,正好配成一对,当“母亲”;朱倩倩比自己岁数小,就当自己的“妹妹”,小刘和倩倩年龄相仿,两人也配成一对,当“妹夫”;副科长老宋比科长小不了几岁,只能当自己“二叔”了;最后还剩下大张和王姐两人,岁数比较尴尬,两人都三十五六了,说是科长的儿子岁数上明显不符,这两人倒是可以配成一对,但安排个什么身份呢?
  
  四眼凝眉想了一会儿,脑中灵光一闪:嘿,有了,干脆把大张设计成是“父亲”在结婚前捡来的弃儿,当年,“母亲”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地和他结了婚,两人共同把弃儿当成亲生孩子一样养大成人。这样,不但让这个“家庭”更有故事,还可以表现出人间大爱,对了,最好还让这弃儿身有残疾,这样也会更打动人。想到“父母”辛辛苦苦,把这样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残疾孩子养育成人,四眼都忍不住眼圈发红,刹那间,他把自己都给感动了。
  
  2。获奖
  
  征文和照片发送出去后,转眼间就过了三个月。
  
  就在四眼几乎都把这件事给忘了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说:“我是‘我温暖的家’征文活动组委会工作人员,郭先生,恭喜你,你的文章获得我们的金奖。”
  
  真是喜从天降!四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皮子都不利索了,对方说:“是的。你的文章写得太感人了,获得评委一致好评。我打电话是先通知你,因为我们明天会派工作人员去找你核实你的家庭故事的真伪,预计明天晚上就能到,请你配合一下。”
  
  四眼一呆,一瞬间,脑门上立刻吓出了冷汗,忙说:“这么远,你们……我这儿比较偏僻,不好找呀。”
  
  对方笑道:“这是领奖程序,获奖作品必须核实。”
  
  四眼放下电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天啊,这可怎么办呢?他抓起电话,想回拨过去,干脆主动承认算了,可是他随即又放下了电话,那可是三万多元的家电啊,好不容易得了个金奖,难道就这么放弃?决不!
  
  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起身走到科长办公室。科长抬起头:“什么事?”
  
  “是这样的,科长。我有篇征文得奖了。金奖奖品是一套家用电器,值三四万块钱。不过,这事还需要大家帮我一个忙。”
  
  说完,他在科长的电脑上搜出那篇征文还有“全家福”照片。
  
  科长看完,哭笑不得。四眼苦着脸说:“我本来是写着玩的,根本没想到能得大奖,现在……科长,他们要派人来核实内容是否属实,明晚就到了,科长,你一定要帮我。”
  
  科长连连摇头,说这事太离谱,怎么帮得上呢?
  
  3。计划
  
  四眼说出了自己的主意:“我们临时组成一个家庭,大伙明天都到我家,假装成在一起生活的一家人,糊弄走来人就行了。反正也不是大事,被揭穿了大不了被取消奖项。科长,那可是全套家电啊,到时候我给大家分一分。”
  
  “分给大家?”科长眼睛一亮,沉吟道,“这……倒是可行,我家的冰箱刚好坏了……”
  
  四眼痛快地说:“没问题,冰箱就是你的。科长,你把大伙叫进来,咱们一起好好商量一下。”
  
  当下,科长把众人叫进来,把事情说完后,让大家配合四眼演一场戏,也不白帮忙,既然是一家人,奖品就是大伙的,完了四眼会把奖品给大家分一下。
  
  众人听完,都有了兴趣。刘大姐心细,看了四眼的大作后,皱起眉头,说你写了我们都在一起生活,你家又不大,住都住不开呀!
  
  四眼说我都安排好了,我们一家三口住一间,你和科长是一对,住一间。众人都憋不住笑。四眼说别笑,大张和王姐也是一对,住阳台,倩倩和小刘小两口住客厅。
  
  大张说:“我和王姐都这岁数了,也应该有个孩子呀。”
  
  四眼说:“你也是刚结婚,你别忘了你可是哑巴,不好找媳妇的。”
  
  王姐笑道:“我就这么惨啊,跟个哑巴结婚。”
  
  四眼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就说你是二婚,找个哑巴也不算太委屈你。”
  
  大家笑完,科长突然想起副科长老宋,也就是“二叔”,老宋今天没来上班,大家一时间把他给忘了,他就问四眼:“你让老宋住哪里?你家就剩厨房跟卫生间了。”
  
  四眼说:“那就给他在厨房支张行军床。”
  
  科长和老宋一直面和心不和,说:“老宋这人一本正经,不太会演戏,要不干脆这活动就不让他参加了,免得到时候出岔子,还能替你省下一件奖品。如果人家问,你就说你‘二叔’出差了。不过,行军床还是要准备一张的。”
  
  接下来,大家七嘴八舌,提了不少合理化建议。
  
  当天晚上,老婆小兰下班回家,一进门,见家里翻天覆地大变样,客厅里都摆上了一张大床,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四眼把自己得奖的喜讯和当前面临的严峻问题、以及自己的瞒天过海大计,一五一十向她作了交代。小兰听完,先喜后忧,担心这场戏演不好,会露出马脚。另外,她还担心,如果来人去找街坊邻居调查,只怕立马会被拆穿。四眼说没事,我都计划好了,调查的人会在明天晚上过来,到时候我去车站直接把他接到家里,到了家就盛情款待,大家齐心合力把他灌迷糊,然后转天早上再直接送到车站,根本不给他和外人接触的机会。
  
  小兰还是担心,问:“那大宝怎么办?孩子可不会装假。”
  
  四眼说:“明天一早你就把他送你妈那里,不让他露面就是了。”
  
  4。演戏
  
  一切按计划进行。
  
  第二天晚上,等四眼去车站把征文组织方派来的调查员小黄接回家时,“家人”们早已准备好了接风酒菜,等他们一进门,就把小黄热情地围在中间。小黄是个年轻小伙子,经验不足,还没搞清谁是谁呢,就被科长双手拉到桌子边,按在椅子上,说一路辛苦了,来,先坐下吃饭。
  
  小黄说我还是先核实一下,把任务完成,明早我还要赶火车回去。科长说可以边吃边核实嘛,我们都在这里,你有什么问题随便问好了,来,你先喝杯酒,解解乏。随即双手举起酒杯,热情洋溢地说:“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这杯酒,我敬你,我先干为敬。”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盛情难却啊,小黄见他都干了,不好推辞,只好也端起酒,一仰脖,喝了下去。
  
  “大哥”大张随即为他倒满酒,自己端起杯,嘴里“啊、啊、啊”叫着,打着手势,示意小黄喝酒。
  
  四眼向小黄解释:“这位是我大哥,聋哑人,他要敬你酒。”
  
  小黄面有难色,四眼故意扭转身体背对“大哥”大张,对小黄说:“小黄,我大哥很聪明,他虽然听不见,但能读懂唇语,而且他自尊心特强,你要是不喝他敬的酒,他会认为,你是瞧不起他这个残疾人。”
  
  小黄这孩子也是善良,慌忙端起酒杯,冲大张说:“谢谢你,我喝。”一饮而尽。
  
  大张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冲小黄竖起大拇指,然后举着酒瓶又给小黄倒上酒,双手伸出拇指在面前一比划,眼巴巴地看着小黄,示意好事成双。
  
  小黄两杯酒下肚,已方寸大乱,怕伤了大张的自尊心,只好一咬牙,又干了。
  
  这可是白酒啊,这种喝法任谁也受不了。小黄接连三杯酒下肚,酒劲涌上来,连坐都坐不稳了,只是咧着嘴不住地笑,他看看这个、望望那个,说:“我真羡慕你们这一大家子人,太融洽、太有爱了。”众人又接着灌了他两杯,直喝得小黄眼睛都睁不开,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这才罢休。
  
  计划顺利成功,科长意犹未尽,说反正今晚我们都要住在这里,咱们接着喝,不醉不休。大家齐声赞成,接下来觥筹交错,到最后,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倒了一屋。
  
  第二天早晨,大家都早早起床,等女人们做好早饭后,四眼才把仍在昏睡的小黄叫醒。小黄惊醒,一看表,慌忙爬起来,他想起此行的任务,正想抓紧时间核实一下,一出房间,却见一大家人都齐刷刷地坐在客厅里,只等他入席吃饭了。他急忙说:“你们不用客气,先吃吧。我参观一下你们家。”
  
  科长笑道:“那怎么成?我们家的规矩,客人不动筷子,我们是不能先动的。你不吃,我们是不能先吃的。”
  
  小黄大是感动,只好过去坐下,拿起了筷子。
  
  大家这才开始吃了起来,一个个细嚼慢咽,吃相很是斯文,其实,这是为了尽量延长早餐的时间,不给小黄留下询问的时间。
  
  果然,小黄三口两口扒完饭,见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也不好意思打断。他又等了十几分钟,见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只得放弃,说:“各位,你们慢慢吃,我必须走了。”
  
  科长急忙放下筷子,说:“你不要着急嘛,我们马上就吃完了。”
  
  小黄苦笑:“真的没时间了,再见。”起身提着包就要走。
  
  大家起身,簇拥着小黄向外走。走到门边,四眼刚要开门,门铃突然响了。
  
  四眼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脱口道:“爸,你怎么来了?”
  
  小黄听得真切,心说怎么又一个爸?狐疑地问四眼:“郭老师,他也是你爸?”
  
  大家脸色均变,心说这下穿帮了,还是科长机灵,上前一步握住四眼父亲的手,冲他连连使眼色,嘴里亲热地说:“亲家,你来了。”转头吩咐小兰,“小兰,快让你爸进屋。”
  
  小黄顿时明白了,看来,这位应该是郭老师的岳父。
  
  没想到四眼父亲反应能力太差,没搞明白科长为什么冲自己挤眉弄眼,莫名其妙地问:“亲家?你……你是谁啊?”
  
  小兰忙说:“爸,一会儿我再给你解释。”急忙把公公拉进了房间。
  
  小黄也是聪明人,他见众人神色古怪,顿时产生了怀疑,问:“你们……真的是一家人吗?”
  
  大伙异口同声:“我们是一家人!”
  
  小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笑了笑,说:“说话声音够齐的!练过的吧?”不等众人回答,他又说:“好了,各位再见,谁也不必送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下楼走了。
  
  四眼和同事们面面相觑,心都沉了下去,不用问,这场戏演砸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