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外国故事 > 正文

[小小说] 万真师收徒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1 21:25:13 阅读:

  1。择日收徒
  
  被誉为“最牛楼盘”的豪仕爵园开盘时,会场一角的风水师贾富贵可谓喧宾夺主,几乎过半的镁光灯和摄像机都聚焦在他一个人身上。如今楼市紧俏,催生一批指宅道基的风水先生,加之越来越多的有钱人迷恋卜吉占凶,风水一行简直可以用火爆来形容。这不,围观人群里除了一批想一睹“庐山真面目”的记者,更多的是想拜这位“最牛大师”为师的风水爱好者。
  
  风水一行,“准”字当头,越准越有名。百算百中,叫“百灵师”,不简单;千虑千得,叫“千验师”,足以名震一方;而万无一失,那就十分罕见了,尊称“万真师”。全国万真师不足十位,其声望可见一斑。
  
  贾富贵正是一名新晋的万真师。他西装革履,红光满面,更是正经八百的国家认可的易学研究协会副会长,所以底气足、腰板直,他手握话筒,谦和有度地说:“感谢各方人士厚爱,但收徒一事,尚需另择吉日。”
  
  “后天金星冲南,甲辰相合,宜拜师收徒。”人群中忽然传出一把清朗的声音。
  
  大家循声望去,这话竟出自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
  
  而贾富贵既不尴尬,也没恼火,想了片刻,灵光一闪,当即顺水推舟认可了这个日子:“鄙人四十又三,尚无子嗣,也罢!后天即召开收徒大会,凡过我三关者,皆可拜我为师。烦请媒体朋友广而告之。”
  
  “啪啪啪”的闪光灯下,贾富贵深鞠一躬。其实他在偷乐。风水一行,除去“准”,“口碑”乃第二要义。如今借了媒体的免费广告,收徒大会之后,他贾富贵“万真师”的名号自然不胫而走。到时他的占卜费和出场费可不是翻一倍两倍这么简单了。
  
  2。考场三关
  
  吉日已到,又择了良辰,庄严的收徒大会在一家高级酒店的会议厅顺利召开。
  
  贾富贵一袭青衫道袍,对着上百名参加拜师的学员道:“风水师不同于封建社会的巫婆神汉。咱们有教材,叫《周易》,有仪器,叫罗盘,更有宗旨:倡导天、地、人三者自然相处,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一番话引来热烈掌声,贾富贵又说:“所以这第一关考基础知识。”语罢,几个助手将印有问答题的试卷发给大家。
  
  这可难住了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谁会背《周易》啊,更别提怎么使用罗盘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学员气冲冲地离开会场。这一幕,再次引来记者和旁观者的掌声。
  
  答完题,贾富贵挨个审阅,不时摇头叹气,最终又刷掉三分之一不及格的答卷。
  
  转眼间会场只剩下三十多名学员,贾富贵开始侃侃而谈:“宇宙有三理,真、善、美。你们都有真材实料了,那么第二关就考你们对‘善’的理解。”贾富贵打开投影仪,屏幕闪出一个案例:某城两大地产商竞争惨烈,为挤垮对手,他们不惜斥资行贿风水公司,让风水公司为对方大摆乌龙,企图遏制竞争对手发展,而恰巧这两家地产商找了同一家风水公司。考题是:如果你是负责人,会如何处理?
  
  学员个个抓耳挠腮,现场记者也津津有味地琢磨。答题时间一到,贾富贵便把交上来的回答一一评述。
  
  “哎哟,真有人傻到先给一家摆乌龙,再给另一家摆。”会议厅哄堂大笑,贾富贵解释,“真,可不能过了头!一味求真,可能是在作恶!”
  
  大厅里的人虽然走了许多,但这次掌声尤为响亮。
  
  “另有一部分人建议把资金捐给慈善机构,说叫无为而治。”贾富贵苦涩一笑,继续点评,“我不赞成。花人钱财,替人消灾,况且公司需要资金才能运作。我不喜欢不实事求是的伪善。实际上这是我2000年接的项目,正如有人回答的那样,我两边都摆‘乌龙’,不过是对着摆,中间还设了一顶琉璃紫金球,这样,就成了双龙戏珠。”
  
  会场鸦雀无声,大家都敬佩地望着贾富贵。
  
  “好了,剩下的九位听好了。风水学博大精深,卜卦措辞也千差万别,可顾客总喜欢吉利讨好的话,然而我们卜了凶又不能欺骗他们。下面就是第三关,宇宙的第三个理,美。”
  
  这次案例大致说一位富商太太替怀胎三月的儿媳占卜,但卦象显示为大凶,且祸起夫妻争端、动了胎气,问如何将凶卦婉转地反馈给太太。
  
  贾富贵读罢九个人的卜辞,连连点头,最终他只挑了三个。有一个写得最棒:“天眷佳配赐英才,又恐割爱欲回摘,唯献虔诚多和气,方换儿孙满堂来。”短短几分钟便谱卦为诗,将胎儿夭折说成天妒英才,恰好满足太太虚荣心的同时,既作了警示,又给了希望。
  
  贾富贵瞄了瞄这位署名“柳盼归”的准徒弟,竟只有十七八岁,正是前天在售楼大厅指出拜师日期的那个小伙子!
  
  3。真假难辨
  
  眼看大会即将结束了,签订师徒协议前,贾富贵真情告白:“各界朋友,成为万真师并非许多人想象的那般容易啊。二十五岁那年,我本该享受荣华富贵的,却毅然决然出外闯荡,拜大名鼎鼎的崔大牛老前辈为师,可谓历经了千难万苦……。”
  
  说到“烈日下探峡访川”,一个准徒弟猛地起身,离开会场。
  
  说到“山林中伴尸而眠”,又一个咒了声“变态”,也弃权了。
  
  见俩“托儿”演得惟妙惟肖,贾富贵料想效果已经达到。毕竟他可不想吓走那位真正的徒弟,于是话锋一转:“真金不怕火炼。你,是我的真命徒弟!”
  
  如同料想那样,记者见到这富有寓意的场景,连忙打开已经关闭着的相机,本欲离场的观众也坐回了原位。雷鸣般的掌声宣告大会高潮的到来,只是与大家预期见到的剧情不同,柳盼归像块木头,既没喜悦的表情,也不上台签协议。等掌声消失了,他才冷冷地说:“贾大师,过了你三关,是可拜你为师了。但你得回答我的几个问题,才能收我为徒。”
  
  “但问无妨。”听他卖关子,贾富贵虽有些慌,但仍稳住阵脚,慈祥如昔。
  
  “两年前,一个毁了容的乡村贫妇谎称陌路,千里求卦,是谁毫不留情卜辞‘生不富子,死不伴夫’,而害得她郁郁而终?”不待辩解,柳盼归又问:“那双龙戏珠耗资千万,到最后谁来买单呢?我只知道双龙城的房价一夜间从七千涨到一万。这对于老百姓,是不是善?”
  
  贾富贵面红耳赤了,理也屈词也穷。他正欲强撑支支吾吾地解释,柳盼归站了起来:“我还要揭某人二十五岁那年干的丑事!他天资聪颖,二十五岁便成为一名百灵师。可有次为妻子占卜,卦象竟是‘无果而终’。这个虚伪的百灵师啊,为了不让占卜失败,竟离家出走……这真的是‘无果’吗?他的妻子在他离开时已经怀了身孕,后来为防止其他男人贪图她的美色,还不惜自毁容颜……”
  
  望着瘫倒在地的贾富贵,几度哽咽的柳盼归紧咬牙关,像头发怒的豹子:“哼!万真师!就因你的真,我在娘的辛酸谎言里活了整整十八年!”
  
  会场再次鸦雀无声。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