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网文热读 > 正文

[悬疑故事] 镜子里的脸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9 14:37:02 阅读:

  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来参加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正品着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她穿着黑色晚装,系着藏蓝色丝巾,看上去典雅端庄,漂亮极了。杨克强觉得她很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正要起身迎上去,女孩却拎起包,跟在一个男人身后离开了。杨克强问身边的朋友,那女孩是谁?朋友摇摇头,说不认识。
  
  整整一晚,杨克强心神不定。回到家,他心里仍想着那女孩,虽然只是一瞥,她竟然像在他的脑子里生了根一般。杨克强诧异,这是一见钟情?不,不完全是。一见钟情应该是莫名的兴奋,可他兴奋中却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
  
  第二天,杨克强下班后沿着街走。路边有一家工艺品店,他不经意间一瞥,突然见橱窗摆着半尺见方的相框,里面镶嵌的就是那女孩印在纸上的艺术照!
  
  杨克强走进店,指着相框问店主是否认得这女孩?店主呵呵笑起来,说这样的图片有一堆,哪儿能知道是谁?见相框做工精美,木纹细腻,杨克强毫不犹豫地掏钱买了下来。
  
  回到家,将相框摆放在床头,杨克强反复端详片刻,用手机拍了下来。闲着无聊时欣赏一下这让他一见如故的女孩,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摊开四肢,杨克强伸手正要关灯,突然发现那相框中的女孩变了。她的额角在流血,鲜血一滴滴顺着相框流到了桌上。杨克强一激灵,跳下床打开大灯。相框里,女孩笑容依旧,安静地望着他。杨克强摇摇头,真是莫名其妙,难道真是幻觉?
  
  清晨起来,杨克强照例先去卫生间洗澡。用毛巾抹一把镜子,他整理一下浴袍。突然,杨克强的目光一下子直了。镜子里照出的不是自己,而是相框中的女孩!那张脸漠无表情,正死死地盯着他。杨克强吓得后退两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半晌,镜子里的脸消失了。杨克强大口喘着粗气,再看,镜子里是他自己,穿着浴袍,神情惊慌。
  
  走出卫生间,杨克强越想越觉得古怪。他到底是怎么了?
  
  坐车上班,一路上杨克强心烦意乱。到了单位,他一进办公室就关紧了门。为自己冲了杯咖啡,杨克强走到窗前。他在19楼,一直都很喜欢这种登高望远的感觉。只是,看了片刻,突然,他的手一哆嗦。他从玻璃窗中看到了一个影子。可是,那却是个女孩!她穿着白纱裙,在玻璃中静静地望着他!咖啡杯从他手里滑落到地上,杨克强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地抓了一把。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全都是幻觉,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再睁开眼,玻璃窗中是自己的影子,杨克强长舒一口气。
  
  下班回家,杨克强顺路来到吴医生诊所。一天两次出现幻觉,他怀疑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吴医生很快为他做了详细检查。检查完毕,他笑着说杨克强的眼睛健康极了,甚至连轻微的近视都没有。
  
  “可是、可是我今天照镜子,却看到一个女人。”杨克强站起身说。
  
  吴医生一怔,问他看到的人是什么样子?杨克强拿出铅笔,大致画了一下女孩的轮廓。吴医生惊愕地看着他,问他是否认识她?杨克强摇摇头。吴医生安慰说可能是心理因素,如果下次再看到,一定打电话给他。
  
  手里握着眼药水,杨克强直接回家。到家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镜子里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头发纹丝不乱,千真万确地是自己。杨克强点点头,他正要转身,可就在这瞬间,镜子里的影像变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出现在镜子里,那张脸十分巨大,几乎填满了整个镜子。杨克强的头发都要竖起来。天哪,这人是谁?
  
  这影像持续了几秒钟,杨克强几乎都要窒息。终于,幻象消失了。
  
  杨克强呆愣半晌,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想打电话给吴医生。拨了号,他却又放下了。一个大男人频频看到“鬼影”,岂不惹人耻笑?
  
  胡乱吃了点东西,杨克强上床休息。侧着身,他又看到了相框中的女孩。杨克强索性坐起来,将镜框拆开,想扔掉镜子里的纸。可是,拿开纸,里面却露出一个小女孩的头像。她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模样很讨人喜欢。杨克强将小女孩的头像和揭掉的图片放到一起,他一眼断定,这是同一个人!
  
  杨克强的心莫名地涌出阵阵恐惧。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缓缓转过身,后面的镜子里,出现了恐怖的一幕。一道又一道昏暗的光影落下来,是几个少年在挥拳,那拳头好像打到了杨克强的头上。杨克强又惊又惧,不自觉地抬起双臂去抵挡。片刻之后,光影消失了,杨克强却仿佛快要虚脱。
  
  杨克强抓起外套出门,跌跌撞撞地进了一家酒店。他不能再呆在家里,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在酒店睡得很安稳,一觉到了天亮。阳光从窗子洒进来,杨克强回想昨晚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梦。杨克强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冥思苦想。他应该尽快去找那个女孩,弄清她的身份。为什么镜子中会出现她的影子?这所有的莫名其妙,似乎就是从那天晚上遇到她开始的!
  
  半小时后,手机响了。杨克强忙拿起来接听,是吴医生。他关切地问杨克强是否又出现了幻觉?杨克强说是,这次又有一个男人。吴医生沉默了几秒钟,问他认识吗?杨克强说不认识。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杨克强忙说回头再跟他联系。
  
  是举办酒会的朋友打来的。杨克强让他一定查查那晚穿黑色晚装系藏蓝色丝巾的女孩是谁,哪怕问遍所有的朋友也要查出来。朋友已经查到,说她叫许小薇,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当时是她的男友张林带她来的,不过他跟张林不是很熟,邀他参加酒会也是顺路人情。问清女孩的公司位置,杨克强匆匆出门。
  
  许小薇正坐在桌前做着设计。看到杨克强,她有些吃惊,问什么事?杨克强问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许小薇犹豫一下,带他来到会客室。杨克强拿出手机,问这图片是不是她?许小薇看罢,说这是她姐姐。因为长得漂亮,也为了挣钱,她从很小就拍这样的图片。
  
  “你姐姐?”杨克强惊讶极了。
  
  许小薇点点头,说她和姐姐是双胞胎。因为家穷,母亲生下她们之后,姐姐强壮些就送了人,她被留在了家里。可是,就在三个月前,姐姐失踪了!她们父母双亡,父亲半年前去世。临终前,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许小薇,她这才找到姐姐。想不到,姐妹俩相认不过半年,她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到现在,警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你姐姐和你住在一起?”杨克强问。
  
  “没有。但我们常通电话。姐姐失踪那阵子,我正在外地出差。回来后,我联系不上她,还以为她出门了。可一连十几天姐姐下落不明,我不得已报了警。”许小薇说。
  
  杨克强失望地站起身,他对许小薇说最近两天他在镜子里看到过她姐姐。许小薇愣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问姐姐在哪儿?杨克强摇摇头,说不知道,只看到了脸和模糊的影子。许小薇听了,默默地低下头,她说姐姐很可怜,因为寄人篱下,常被人欺负。所以,她性格内向,沉默,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呆着。
  
  天渐渐黑下来,杨克强告别了许小薇。因为心情烦乱,他在街上走了很久才回家。
  
  一进家门,杨克强就感觉不对。他伸手正要去摸墙上的电灯开关,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声。杨克强低头弯腰,顺手抄起椅子向身后砸去。一个黑影闪过,手里晃着匕首。杨克强一步步后退,退到门口,突然,似乎是从墙里传出一声尖细的喊叫:滚,快滚!这一声把那黑影震住了,他四下里看看,兔子一般逃向了卧室。
  
  杨克强没有追。那黑影,一定是从卧室跳窗而逃了。杨克强浑身酸软,喘了半天粗气。这人是谁?看样子是想杀了他。可为什么?因为他整整一天都和许小薇呆在一起?在黑暗中坐了许久,杨克强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来到吴医生的诊所,杨克强坐在了椅子上。吴医生见他脸色苍白,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眼角膜,是不是一个女人的?”杨克强突然问。
  
  吴医生呆住了,说他得为客户保守秘密。杨克强如困兽一般,说他一定得说出来,否则他会死掉。今天就有人来追杀他!正说着,杨克强一眼看到吴医生身后的镜子。刹那间,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镜子里,他看到吴医生举起了手术刀,手术刀朝着一个女孩的脸划下去……杨克强恐惧得都要眩晕。
  
  三个月前,吴医生找到因意外失明两年的杨克强,说只要他出20万就能移植眼角膜。一个家境贫困的人死了,死前愿将自己的眼角膜卖20万留给父母。杨克强拿出了所有积蓄,移植了眼角膜。他万万没想到,这对眼角膜,竟是这样得来的!杨克强一把揪住吴医生,手颤抖着。吴医生神情慌乱,问他要做什么?杨克强的声音突然变了,变成了女声,既尖又细:“是你杀了我,是你杀了我,你要还我的命,还我的命……”那声音盘旋在房间里,格外凄厉恐怖。
  
  吴医生浑身哆嗦着,他双手用力摇摆:“不,不是我,是张林!他是个混蛋,醉酒强暴你之后,因为你发誓要告诉妹妹,于是他一怒之下杀了你。他欠了20万赌债,杀死你之后,我就被他叫了去。我只拿了两万块钱,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
  
  两个月后,逃窜外地的张林被抓,吴医生也被收了监。许小薇姐姐的尸体在一个河沟里被找到……
  
  杨克强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他说不清为什么会看到死者和凶手。一个资深法医为他解开了迷团。人的眼角膜,也有记忆细胞。不过因为活力程度不同,表现强弱也有所不同。像杨克强移植的角膜,可能因为强烈的恐惧或仇恨,记忆活力强,就看到了捐献者生前印象深刻的东西。国外,已经有不止一宗这样的案例。杨克强问为什么是在移植半个月之后呢?法医笑了,说它得先在你的眼睛里存活啊。
  
  离开警察局,杨克强长舒一口气。不自觉地,他学起了小鸟儿的叫声。要知道,他可是个口技专家,那墙里发出的“滚”、几乎吓死吴医生的女声,全是出自杨克强之口。这可救了他的命呢!
  
  走出不远,杨克强远远地看到了许小薇。他突然站住了,恍惚中他仿佛看到许小薇朝着他走过来,双手托着蛋糕,嘴里唱着生日歌……那是姐妹俩一起过的唯一一个生日,也是她们最幸福的生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