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网文热读 > 正文

[中篇故事] 当坏人遇上好人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9 14:37:05 阅读:

  1。小心眼的小偷
  
  老七有一辆货车,靠给人拉货为生。这天中午,他送完货,返回的路上突然肚子疼,恰好经过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公园,老七停下车,跑去了公园里的公共厕所。
  
  几分钟后,老七一身轻松地出了厕所,正往外走呢,突然看见有个男人斜靠在椅子上,闭着两眼,睡得正香,在他身边,有一个九成新的旅行箱。老七这人虽然没胆子抢劫、贩毒,但平时顺手牵羊、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没少干,于是眼睛一亮,立刻打起了旅行箱的主意。
  
  老七四下扫了一眼,见左右无人,迅速快走几步,一把握住旅行箱的提手,没想到就在这时,男人突然身子一歪,半个身子压在了旅行箱上。老七一颗心惊得怦怦乱跳,他定了定神,知道没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旅行箱了,不无遗憾地准备离开。刚一转身,却看见这人裤袋里露出小半个钱包,钱包鼓鼓的,老七心里一动,用两个指头夹住钱包,一边轻轻往外拽,一边观察男人,直到整个钱包脱离了裤袋,男人的眼皮都没动上一下。
  
  老七麻利地把钱包揣进口袋,大步出了公园,开着车一直拐过街角,才一脚刹车停下来——他实在太想知道,这次的收成有多大了。
  
  等他把钱包里的那沓钞票数完,乐得差点把嘴都咧到耳朵边了——四千六百多块钱,快赶上他一个月的收入了!况且这个钱包也不错,崭新的,正合用。他把钱包里的身份证、银行卡一股脑塞进自己的破钱包里,打开车窗,对准街角的垃圾箱一扔,然后拿起烟盒,准备美美地吸上一支,可这时他才发现,烟盒是空的,早已经没烟了。
  
  老七抬眼望去,见街边有家杂货店,就哼着小曲走进去,对柜台后那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说:“老头儿,给我拿包长白山,硬包的。”
  
  老人家正是杂货店的老板,姓刘,他接过老七递过来的十元钱,转身拿了包烟放在柜台上。老七大大咧咧撕开包装,随手扔在地上。这下刘老板不干了,刚才老七轻佻地叫他“老头”,已经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了,如今又随地扔垃圾,实在太不文明了。他毫不客气地说:“别往地上扔垃圾,麻烦你捡起来。”
  
  老七一愣,好笑地说:“我要是不捡呢?”刘老板举着手里的三块零钱,板着脸说:“那这钱我就不找你了,当罚款吧。”
  
  老七这个气呀,不过他刚当了回贼,可不想节外生枝,于是忍气吞声捡起地上的包装纸,接过三块钱走出店。
  
  这么大的人让一个老头欺负了,不找回场子,岂不得郁闷出个好歹来?老七一眨眼,想出个恶心人的办法,他从工具箱里翻出一些废纸,和那个空烟盒一起撕得粉碎握在手里,又来到杂货店,递过去一块钱:“再来瓶水。”
  
  刘老板哪里知道老七在算计他啊?于是接过钱转身取水,趁这工夫,老七手一松,把碎纸片扔了一地——这么多垃圾,我气死你个老不死的。
  
  因为刘老板的个子比较矮,竟然没发现老七这番小动作。老七拿了水,飞也似的奔回车里,一踩油门,心情愉快地跑了。刚才的事情不过是小插曲,正经事是今天发了笔横财,应该用来干点什么呢?
  
  思来想去,老七决定买一只苹果手机——他已经惦记很久了,可那不菲的价格实在让他肉痛。这下好了,有了这笔四千六百块的横财,只要再添个几百块钱就够了。
  
  二十分钟后,老七手里已经把玩着一只漂亮的苹果手机,研究着里面的功能。正玩得兴高采烈,突然有人敲他的车窗,老七转头一看,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他打开车窗问:“什么事?”
  
  小伙子名叫张鹏飞,单身一人在这个城市打工。他的同学袁晓勇刚租了间楼房,嫌一个人负担太大,叫他搬去同住,于是张鹏飞来车场找车搬家,阴差阳错地,就找到了老七的头上。
  
  老七正急着把买手机的几百块钱赚回来呢,见买卖上门,他来了精神,一番讨价还价后商量好了价钱,开车向张鹏飞家驶去。
  
  2。偷鸡不成蚀把米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七哼着小曲,一会儿左扭一下,一会儿右望一下。这一瑟,不由得走神了,就听见副驾驶上的张鹏飞惊叫一声:“小心、撞上了——”
  
  老七大惊,本能地用力一扭方向盘,同时狠狠地踹下刹车,只听“咣当”一声,货车撞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老七的脑袋磕在了挡风玻璃上,他顾不得疼痛,抬眼看去,只见车旁有一只脏兮兮的笨狗,正张大嘴瞪着自己。老七顿时气愤地问张鹏飞:“你喊‘撞上了’,是说要撞上这只狗了?”
  
  张鹏飞惊魂未定地说:“是啊,这只狗正好蹿出来,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就把它碾车底下了。”
  
  老七把车缓缓后倒,然后跳下车一看,车子保险杠都撞弯了。他眼睛差点喷出火来,指着张鹏飞叫道:“一只野狗,就算轧死了又能怎样?你大惊小怪的,现在我车撞成这样都怪你,你得赔我车。”
  
  张鹏飞一听也火了,脸一沉,说:“野狗就能随便轧了?你还有没有点爱心?你不好好开车东张西望的,不检讨自己还有脸怪我?要不,咱找交警队去说说理?”
  
  老七一看,这小伙子可不是软柿子,想随便拿捏人家不太可能,但车撞成这样,要修车就要花钱,这不是在他身上割肉吗?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老七赶紧换上一副笑脸,讲自己的苦衷,希望张鹏飞能多多少少补偿一点。不料张鹏飞不耐烦地说:“钱我是一分都不会给你的,别浪费时间,赶紧给我搬家去。”
  
  老七的肺都快气炸了,可又没办法,只好忍气吞声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发狠:千万别让我逮住机会,要是让我逮住机会,看我不折腾出你尿来。
  
  不多时到了张鹏飞家,他一个人住,没几样东西,很快装上车,拉到了他新租的房子。刚才谈价时两人就说好了,老七得帮人家把东西搬上楼。两人吭哧吭哧地抬着书桌上了五楼,张鹏飞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竟然是一所不错的两居室。刚把桌子摆好,张鹏飞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来说了几句,顺手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招呼老七下楼。
  
  老七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那只手机,七成新,翻盖的,他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主意。车里除了那张书桌,就再没什么大件,两人各自拿了东西往上搬。老七故意拎了个比较沉的皮箱,磨磨蹭蹭地落在后面,等他上到五楼时,张鹏飞已经又跑下去了。老七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他扔下皮箱,一把抓起那只手机,翻开盖,用力一掰,“咔嗒”一声,手机的接合处断了。
  
  想象着张鹏飞发现手机时的样子,老七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正得意时,突然,关闭着的卧室门开了,一个年轻人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张鹏飞的同学袁晓勇,本来他想帮张鹏飞去搬家,可张鹏飞知道他上的是夜班,就没叫他。刚才他在屋里睡觉,听到外面有声音才出来察看。
  
  老七第一趟上楼时,就看到那间卧室关着门,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里面居然有人,大惊之下,赶紧手忙脚乱地将手机放在桌上,但已经晚了。袁晓勇注意到了他的举动,疑惑地问:“你是帮鹏飞搬家的?这不是他的手机吗?”说着,袁晓勇上前拿起手机,一掀盖,一下子发现了其中玄机,不由得大怒,一把揪住老七,喝道:“我说你怎么鬼鬼祟祟的,原来干坏事呢!”
  
  老七的汗都急下来了,赶紧说:“兄弟,求求你别声张,就当没看见这事,我……”
  
  袁晓勇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抬手就是一巴掌,骂道:“当没看见?你小子把我当什么人了……”
  
  就在这时,张鹏飞拎着东西上楼来,见状一怔:“怎么了?”
  
  听袁晓勇三言两语说明了事情经过,张鹏飞也火了,拽着老七就要去派出所。老七哪敢去派出所呀,万一再揪出点别的事怎么办?他赶紧说:“兄弟,对不起,我一时鬼迷心窍,弄坏了你的手机,我赔,我赔还不行吗?你这手机多少钱?”
  
  “瞅你这样,也就蔫坏的本事。”张鹏飞不屑地骂道,“我不讹你,这手机一千六百六十块钱买的,给钱给钱。”
  
  老七一下子傻眼了,这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他眼珠一转,又有了鬼主意,苦着脸说:“我兜里没带那么多钱,要不……我给你打个欠条,回头给你送来?”
  
  如果张鹏飞答应,老七是绝对不会把钱送来的。他如意算盘打得挺美,可人家张鹏飞才不是傻子,一把从他兜里掏出那只苹果手机,说:“没钱可以,手机押这吧,正好我也没手机使了,什么时候送钱来,什么时候再把这手机赎回去。”
  
  自己新买的手机,转眼就落入别人手里,老七的心都碎了,可偏偏又没什么办法,只好让张鹏飞打了个收条,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3。请让我来帮助你
  
  袁晓勇伸了个懒腰,对张鹏飞说:“这觉睡的,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我说鹏飞,要不是我,今天你可亏大发了,是不是得请我一顿啊?”
  
  “没说的,咱这就喝几杯去。”张鹏飞麻利地打开苹果手机的卡槽,却是一愣,随即笑了:“哈哈,这混蛋蒙了,电话卡还在手机里呢。”
  
  原来,当时张鹏飞抢过苹果手机后,老七心神大乱之下,居然忘了把卡取出拿走。张鹏飞把自己的卡换进手机,然后和袁晓勇出门而去。他们住的地方离火车站不远,有的是小店,两人随便找了家家常菜馆,要了两个菜喝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都有了七八分酒意,正聊得高兴,突然旁边桌上的一个男人叫了起来:“钱包呢?我钱包怎么不见了?”
  
  这人,就是在公园椅子上睡觉、被老七偷了钱包的男人。他叫魏志远,刚从外省探亲回来,下了车后,得知最早一趟回家的火车是晚上六点,于是四处闲逛,却在公园长椅上休息时睡着了。醒来后他觉得饥肠辘辘,就来到这小店想吃点东西,没想到吃完了准备付钱时,才发现钱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魏志远翻遍了身上每一个口袋,希望能找出点钱来,可是他失望了。想了想后,他拉开旅行箱,从里面拿出个电动剃须刀,递给服务员,说:“我钱包丢了,这剃须刀是新买的,四十多块,要不,用这个顶账吧,行吗?”
  
  服务员为难地说:“这……”
  
  张鹏飞看不下去了,问:“服务员,他一共欠你们多少钱?”
  
  “没多少,就一盘炒饭,九块。”
  
  “我替他付。”张鹏飞掏出钱包,说,“我们也吃好了,把账一起算一下吧。”
  
  魏志远涨红了脸,冲张鹏飞点点头,说:“兄弟,谢谢你啊,真不好意思,你给我留个地址,我回去就把钱给你汇过来。”
  
  袁晓勇呵呵笑了,说:“出门在外,谁还没有个为难的时候?十块八块的,你就别放心上了。”
  
  这时张鹏飞付完了钱,冲魏志远笑笑,和袁晓勇转身就走。魏志远急了,上前拉住张鹏飞,说:“兄弟,那你留个号码,下次有机会来,我请你喝酒。”
  
  遇到坏人难受,有时候遇到好人也麻烦,就这点事儿,哪好意思让人家找上门来感谢。张鹏飞好不容易摆脱了魏志远,和袁晓勇逃也似的走了。
  
  平白无故受了人家恩惠,却没有报答的机会,魏志远心里很过意不去,但人都走了,他还有什么办法?只好回头准备拿了旅行箱离开,刚一转身,见旁边桌的一个客人正伸手从张鹏飞坐过的椅子上拿起一只手机。魏志远不由得一愣:这不会是刚才那小伙子落下的吧?
  
  他真猜对了,刚才张鹏飞喝得不少,他的裤兜又浅,连那只苹果手机从兜里滑出来都不知道。魏志远上前一把夺过手机,板着脸说:“这不是你的手机吧?”
  
  那客人讪讪地说:“是刚才那人落下的,我正想还给他呢。”
  
  “谢谢你了,还是我来吧。”魏志远扭头对服务员说,“帮我看下行李。”说完冲出门去。他记得张鹏飞他们走的方向,可他向那边跑出老远,也没看到两人的影子。正不知如何是好呢,突然苹果手机响了,魏志远赶紧接起来,就听手机那头问:“张鹏飞,你在哪儿?”
  
  魏志远赶紧说:“我不是张鹏飞,他手机落饭店里了,我捡到了,正想还他呢——你是他朋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对,我是他朋友,你在哪儿?”
  
  魏志远赶紧报了地址,电话那头说:“我知道那儿,你等着,三分钟我就能到。”
  
  放下手机,魏志远总算松了口气,他突然想到,用这手机往自己手机里拨一下,不就有了张鹏飞的号码吗?他赶紧往里面输自己的手机号,可就在这时,手机屏幕闪了闪,提示电量耗尽自动关机了。
  
  新手机里本来就是一些虚电,老七买到手后,又不停地摆弄,那点电量能支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不过没关系,一会儿等张鹏飞的朋友过来,问问他也一样能拿到张鹏飞的号码。魏志远想得挺好,可是他不知道,刚才跟他通话的人,根本就不是张鹏飞的朋友,而是对张鹏飞恨到骨头里的老七。
  
  4。多赚了三千三百三十九
  
  老七本想报复张鹏飞,没想到却把新买的苹果手机搭进去了,他急呀,赶紧回家取了钱,便想立即联系张鹏飞,赎回手机。但是他的电话卡落在苹果手机里,于是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过来,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个傻瓜,这个傻瓜还捡到了张鹏飞的手机,那么,这手机会不会就是自己的那只苹果手机呢?如果是的话,机会可就来了。
  
  所以老七谎称自己是张鹏飞的朋友,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到了家常菜馆门口,他一眼就看到拿着苹果手机的魏志远,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不是自己偷了他钱包的人吗?怎么会是他?不过,当时这家伙是睡着的,肯定认不出自己。想到这里,老七来到魏志远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装模作样地说:“我是刚才跟你通话的人,是你捡到张鹏飞的手机了?我是他好朋友,大哥,我替他谢谢你了。”
  
  “你可别谢我,我还得谢谢你朋友呢。”魏志远憨厚地笑着,把张鹏飞替他付账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七这才恍然大悟,暗暗庆幸:要不是自己偷了这笨蛋的钱包,他哪有机会捡到张鹏飞的手机?要不是他捡到张鹏飞的手机,自己哪有机会再赚一笔外财呢?
  
  老七又若无其事地跟魏志远聊了几句,很快明白了魏志远的情况。这家伙不是本地人,只要他离开了这里,自己冒领手机的事情就没有败露的可能了。
  
  老七立刻作了决定,慷慨地说:“大哥,原来你现在连回家的钱都没有了,什么都不说了,今天我替鹏飞做主,票我帮你买。”说完,不由分说拉着魏志远就走。
  
  魏志远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人家一番心意不便拒绝,于是去饭店取了旅行箱来到车站。老七帮他买了票,送他上了车。刚要走时,魏志远突然喊他:“对了,把张鹏飞的电话号码给我,等我回去后给他打电话。”
  
  老七当然不能让他跟张鹏飞取得联系,随口说了个号码蒙混了过去。眼看着火车渐渐远去,老七长长地出了口气,心里暗道:现在,该去找张鹏飞的麻烦了。
  
  来到张鹏飞家,老七敲了半天门也没敲开,他索性往门上一靠,坐在地上等起来。
  
  这时候的张鹏飞,正和袁晓勇在家常菜馆附近转悠呢。原来,他和袁晓勇回去后没多久,就发现手机不见了,赶紧回到家常菜馆寻找,结果服务员告诉他说,手机被魏志远拿走了。张鹏飞不相信那个看上去憨厚的人会昧下手机,以为他去寻找自己,等找不到的时候自然会回饭店,可是一直等到晚上,也不见魏志远的踪影,这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看错人了。他只好给饭店的服务员留了自己的号码,说如果再见到魏志远,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张鹏飞垂头丧气地和袁晓勇回到家,看见了正等在门口的老七。老七装出一副悻悻然的样子,问:“你们跑哪去了?打手机也不接,我都在这等老半天了,钱我拿来了,赶紧把手机还我。”
  
  看着老七掏出一沓钱递过来,张鹏飞尴尬地说:“对不起,手机……丢了。”
  
  “丢了?”老七眼睛一瞪,大声叫道,“我那是刚买的手机,五千块钱啊,你说丢就丢了?”
  
  他这一喊,袁晓勇不乐意了,说:“丢了就是丢了,大不了赔你钱就是了,你嚷嚷什么呀?”
  
  本来,老七还想着趁机发飙,让张鹏飞好好求求自己,没想到人家直接提出赔钱,让他十分扫兴,于是悻悻地说:“我也不讹你,我那手机四千九百九十九,你的手机一千六百六,你再给我三千三百三十九就行了。”
  
  张鹏飞也不废话,掏出老七的电话卡扔过去,说:“走吧,我给你取钱去。”说完,转身下楼,到附近的提款机里提了钱给老七,老七得意地拿了钱走了。
  
  张鹏飞心里郁闷不已,自己好心帮人付账,这人却拿走了自己的手机,让自己无端损失了几千块,这叫什么事儿呀?他不由得把魏志远恨透了,心想别让自己再见到那家伙,否则绝对饶不了他。
  
  5。不是冤家不聚头
  
  张鹏飞没有想到,仅仅三天之后,他就又见到了魏志远。这天,那家家常菜馆的服务员给他打电话,说魏志远正在他们店里吃饭,张鹏飞立刻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火速杀了过去。
  
  魏志远不是回家了吗,为什么又来到这个城市了?说起这事,又和他丢的那个钱包有关,还和老七扔在杂货店的那把碎纸有关。
  
  话说老七那天把魏志远的身份证、银行卡装进自己的破钱包,然后往垃圾箱一扔,可是他力道不够,钱包撞上垃圾箱后,弹到了地上。
  
  随后老七去刘老板的杂货店买烟,又扔了把碎纸。他走后不一会儿,刘老板终于发现老七的劣行,苦笑之余,赶紧将纸片扫干净放进垃圾桶,又提着垃圾桶出来准备倒掉。没想到在垃圾箱前,看到了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只有银行卡和身份证,刘老板立刻猜出,这是小偷拿走了钱包里的钱,把这些东西当废品扔掉了。
  
  别看刘老板对老七那种人没好脸色,可其实他是个好心人,心想这身份证补办起来可够麻烦,自己既然捡到了,就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刘老板找了家快递公司,将钱包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快递过去,并且按照快递公司的要求,填写了自己的地址姓名。
  
  却说魏志远回到家后,立刻按老七留下的号码联系张鹏飞,可是号码居然是空号,正闷闷不乐呢,竟然接到了快递来的钱包,他心里的感动劲儿就别提了。他是一个受不得别人恩惠的人,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先是有人替他付饭钱,随后又有人给他买车票;虽然钱包丢了,但身份证和银行卡居然都被送了回来,这些人多么善良啊,怎么能不报答人家呢?哪怕只是当面说声谢谢,也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啊!
  
  所以,他立刻坐火车又赶了回来,找到刘老板后,说什么也要找家大酒店请他吃一顿饭。刘老板盛情难却,就说找个小店随便吃一口,恰好魏志远也想打听一下有没有张鹏飞的消息,于是就和刘老板来到了这家家常菜馆。
  
  两人正吃得高兴,张鹏飞急匆匆地赶来了,一见魏志远,他怒目圆睁,喝道:“好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我好心帮你付账,你却骗走了我的手机,你也太不是东西了!”
  
  魏志远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责骂弄糊涂了,辩解说:“兄弟,你说什么呀?你朋友不是已经帮你把手机拿回去了吗?你怎么说我骗你手机呢?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这时,已经有了七分酒意的刘老板也帮腔说:“刚才魏兄弟正跟我说这些事呢,我只不过把他的证件邮了回去,他就特地跑了几百里地来感谢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贪图你的手机呢?”
  
  听了这话,张鹏飞心里竟然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如果看上去如此忠厚老实的一个人都见利忘义,那这世界实在太可怕了。听魏志远说完事情始末后,张鹏飞一下子想到了老七,跟自己有联系的人里面,能干出这种缺德事的,恐怕只有他了,而听魏志远对老七相貌的描述,也十分相符,于是三个人一起来到上次雇车的地方去找老七。
  
  这时候老七正好没活儿,坐在车里拿着苹果手机玩得不亦乐乎,直到有人敲他的车窗,才抬起头来。一见是张鹏飞、魏志远和刘老板,他不由得一愣,然后心里一哆嗦:妈呀,这三人怎么凑到一起了?
  
  刘老板可以先不管,魏志远不知道自己偷过他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唯一的麻烦是张鹏飞。老七赶紧跳下车,打躬作揖地说:“张鹏飞,兄弟,我错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这就去取钱,把骗你的钱还你,然后请你们三个吃饭……”
  
  “你想得倒美,光还钱就没事了?你这种人就应该到监狱里好好改造改造。”张鹏飞愤怒地说道。
  
  “原来是你小子呀!”刘老板一眼认出了老七,不屑地说,“也对,也只有你这样小肚鸡肠、没廉没耻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这老头,怎么专干痛打落水狗的勾当啊?老七心里诅咒,却不敢还嘴,只顾手忙脚乱地掏出钱包,拿出里面的银行卡对张鹏飞说:“兄弟,我这里有钱,我都给你,只要你别报警……”
  
  还没等他说完,魏志远却是眼睛一亮,一把夺过老七手里的钱包,惊讶地说:“咦,这不是我的钱包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老七真是欲哭无泪,情急之下,怎么忘了这钱包也是偷人家的呢?他强撑着辩解:“一样的钱包有的是,你凭什么说这个钱包是你的?写你的名字了?”
  
  魏志远麻利地打开钱包,从夹层后面取出一张纸,兴奋地说:“虽然没写我名字,却是在我家乡买的,这张发票可以证明。”
  
  太蠢、太笨!老七抬手打了自己两个耳光,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夹层里的这张发票呢?这下惨了,偷窃加诈骗,恐怕自己真要吃一段时间牢里的窝窝头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