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微博故事 > 正文

[中篇故事] 绿茵犬迷踪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8:25 阅读:

  1。忍气吞声
  
  杜小宾是国华足球俱乐部梯队成员,前阵子梯队调整,除将他和另一名球员上调一队外,其余人员就地解散,自谋生路。这么一看,杜小宾算是幸运的,但到一队后,他才发现日子并不好过。
  
  本来嘛,球队是论资排辈的地方,像杜小宾这样新来的,难免被老队员呼来喝去,这也没什么。关键是,球队队长罗大威自见了他就觉得不顺眼,总是找茬儿。
  
  这天下午有比赛,早上训练时,杜小宾一个高空球没接好,就招来罗大威的嘲讽:“不要指望天上掉馅饼,掉下来你也抢不过狗。”哄笑声中,杜小宾只能忍气吞声。因为罗大威是队里的老大,是球队的领袖与基石。某种程度上,他甚至可以决定主教练的去留:他如果利用自己的资历和威望,暗中招集一批球员阳奉阴违跟主教练对着干的话,俱乐部要没魄力将这些球员全部清除,最后只能是主教练背黑锅走人。
  
  这么一来杜小宾更紧张了,几次处理球失误,惹得罗大威指鼻痛骂:“你是怎么混进一队的?”杜小宾快哭了,露出求助的眼神,望着一旁监训的主教练萨指导。萨指导却面无表情,视而不见。
  
  训练完,杜小宾怏怏地回到宿舍。宿舍是两人间,同舍队友因比赛时撞到了场边的广告牌,伤了左臂,一直在住院,所以宿舍只住杜小宾一人。他躺在床上,正给手机充电,“哐”的一声,门被踢开,罗大威旁若无人地闯进来,一把扯下他的充电器,插上了自己的充电器和手机:“充饱了叫我,听见没?”说完扬长而去。
  
  屋里明明还有别的插座啊,欺负人呢!杜小宾气坏了,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爸,要不咱就掏了那二十万吧?”
  
  前阵子,梯队裁撤的风声传出,球员们都无心训练了。恰在这时,小宾爸打来电话说,有家俱乐部刚跟他接触过,说他们观察杜小宾有段时间了,觉得是个可塑之材,让他劝说杜小宾脱离国华,跟他们签约。
  
  不过,要想成为自由身转投别的俱乐部,必须给国华上交二十万元,美其名曰培训费,实质是赎身费。因为从俱乐部方面考虑,在球员身上花费了那么多心血,不能白白放人,哪怕被裁撤了,钱也不能少。当然,如果升入一队签了约,等于给自己培育了人才,这钱就免了。
  
  当时得知消息,杜小宾心里有了底,至少不怕没球踢了。后来他被上调一队,虽没签约,至少那笔钱暂时不用交了。不过现在他觉得不开心,便萌生了去意。
  
  沉默了会儿,小宾爸开口了:“小宾,爸知道你不容易,可二十万也不是小数字。如果你能在一队签约成了职业球员,这钱不就省下了?上次说的那事虽好,可毕竟不是白纸黑字。所以我寻思着,两条船咱们暂时都踩着,你先在那边争取着,实在不行,咱们再说。”
  
  杜小宾沮丧地放下手机,想想也是,父母不过是小生意人,为支持儿子的足球梦,这些年下来,至少也花了二百多万。看来家里为他已掏空家底,实在拿不出钱了。他越想越不好受,又怕呆会儿见了罗大威受气,就划拉过个足球,准备到外边去散散心。
  
  驻地远离闹市,四周是延绵的小山。杜小宾正带球慢跑,前面山脚处突然传来狂暴的犬吠,吓了他一跳。这些天压抑的情绪有点控制不住了,他飞起一脚把球踢了过去:“混蛋,连你也想欺负我?”
  
  球像出膛的炮弹飞入林中,接着“哗啦”一声,传来玻璃破裂声。糟糕,那边有间护林人的小屋,这下准把人家玻璃给砸了。
  
  影影绰绰,小屋那边似乎有人跑了出来。见闯了祸,杜小宾一猫腰,逃了。跑了一阵,他又觉得自己荒唐,这么大人了,为区区一块玻璃逃得跟兔子似的,传出去也太丢人了。他自嘲地摇摇头,不由停了下来,准备回去认错。
  
  沿山而上,微风中又传来若有若无的犬吠。杜小宾循声望去,草丛中有块黑石头正奇怪地蠕动着。走近一瞧,是只小黑狗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了脑袋。
  
  谁这么缺德!杜小宾看不下去了,连忙动手把小狗刨出来,刨到底部,他又差点破口大骂:只见狗项圈上还系着根铁丝,铁丝另一头缠在下面大石上。难怪小狗动弹不得,是有人故意要置它于死地啊!
  
  是不是屋主人呢?杜小宾一抬头,不远处铁皮小屋锈蚀的门大开着,应该好久没住人了。那么刚才看到的人影是谁?似乎有点眼熟。
  
  杜小宾思索着,解开铁丝把奄奄一息的小狗抱下山。在路边小超市里,他买来饼干和水。喂了几口水,小狗恢复了点活力,于是侧躺着,把饼干嚼得嘎巴响。杜小宾见状乐了:“哈,这么爱吃,就叫你小饼干吧。”吃饱喝足,小饼干摇晃着站起身。杜小宾这才发现,这是条非常漂亮的狗,浑身纯黑,四肢修长,有着猎豹般的流线型身材。可惜没尾巴,像被人从根部剪断,伤还没痊愈。
  
  尽管身体虚弱,为谢救命之恩,小饼干还是围着杜小宾兜起了圈子。它舔了舔他的手,然后不停地晃着没尾巴的屁股,在他身上闻来嗅去。突然,它怪叫一声扑上来,狗嘴直戳在杜小宾的后腰上。杜小宾猝不及防,差点被撞倒,他刚站定,小饼干又扑上来,又撞在了老地方上。
  
  那里有处踢球造成的老伤,时好时坏的。这下被撞个正着,痛得杜小宾龇牙咧嘴:看来这是条野狗,野惯了,不懂如何同人相处,玩起来也没轻没重的。
  
  时间不早了,杜小宾得回去了,可刚一举步,小饼干轻叫一声,拦在了他面前,露出既恐惧又悲伤的表情。杜小宾苦笑着用脚将它拨到一边:收养它是不可能的,自己的未来还没着落呢。他转身要走,小饼干又追上来。他恼了,捡起根树枝一挥,正抽到它的断尾处。小饼干惨叫一声,逃到远处,不敢追了。
  
  2。补时绝杀
  
  刚回驻地,就见罗大威怒冲冲奔过来:“不午休,瞎跑什么?眼里还有队规队纪没?快去,萨指导找你半天了!”
  
  杜小宾忐忑不安地走进主教练办公室,萨指导却一反往日的冷峻:“小宾,梯队时我就注意过你,觉得你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不过发挥不稳定,时好时坏。按说以你现在的水平是不配调到一队的,可最近球队左后卫接连出现伤病,这个位子缺人;再有就是我觉得你还算有天赋,所以力排众议,给你在一队报了名。可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你做好准备没?”
  
  杜小宾哑了,这些天他净挨罗大威的批了,哪有心思练球啊!
  
  萨指导见状一摆手:“好了,教练组讨论过了,下午比赛安排你打替补,有两场,能否出场看情况。你的机会来了,至于能不能把握住,看你的了。”
  
  杜小宾心绪复杂:考验来了,如果这两场比赛他不能踢出成绩,那么不仅仅他会被裁,恐怕萨指导也会受到牵累。不过,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出现在职业联赛的大名单上,虽是替补,也是多少球员梦寐以求的美好开端啊!可刚出门,只见罗大威在不远处的楼梯角落,正似笑非笑望着他,杜小宾的心又沉了下来。
  
  下午四点,比赛开始。国华队作为主队受到了客队的顽强抵抗,尽管进攻一浪高过一浪,却雷声大雨点小,一直颗粒无收。杜小宾在替补席上也看得心急:国华现在形势不错,积分处于前列,如果拿下这场比赛,那么就为升入更高一级联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见场上这局面,萨指导略一思索,回头一指杜小宾:“你上!”杜小宾一怔,乐了:第一次打替补就能出场,有的球员可是跟队几年,都没能上过场呢!
  
  上场后,依教练要求,杜小宾打左后卫,对方控球时进行防守,一旦得球,就承担起左边前卫的职责,杀向对方禁区,创造机会争取进球。可随着比赛的进行,他有点傻了:队友们都不太情愿与他配合。有几次,他面前出现了大片空档,他向正控球的中场指挥官罗大威高喊示意,可罗大威扫了他一眼,又把球传给了别人。
  
  也许人家对自己的能力还有些不信任吧,杜小宾正自我安慰,就这一愣神工夫,罗大威右脚一扣,将球向他传来。这个球看似平缓,速度却快,杜小宾第一感觉是追不上了,可现在这赛场上,双方为每个球权都拼得人仰马翻,自己如不追,只能眼睁睁看球出界,还不得让队友骂死?杜小宾不敢迟疑,拼命去追,肺都跑炸了,还是迟了一步。
  
  场边传来萨指导的怒斥:“小宾,注意力集中!”杜小宾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一来,队友更不敢给他传球了。足球是集体项目,一旦被排斥在体系之外,就是世界级球星也会在场上显得格格不入。更可怕的是,对方敏锐地发现了这点,立时把杜小宾作为突破口,一时狼烟四起,险象环生,搞得杜小宾进退失据,狼狈不堪。
  
  此时,对方前锋再次带球向左路杀来。杜小宾正要把人往外线逼,他余光一扫,发现罗大威正从中场回援,他又改变了主意:如果贴住对方,让对方向中路突破,那么自己和跑回的罗大威正好形成夹击,就能轻易将对方这次攻势化解。想到这,杜小宾虚晃一下,让开中路,对方前锋一看大喜,果然带球向禁区冲来,可罗大威追了几米,又事不关己地停下了脚步。
  
  这下可坑惨了杜小宾,现在本方门户大开,刚才他又开门纳虎,他赶紧上前亡羊补牢,但对方前锋也不是吃素的,只见人家轻轻一闪晃过了杜小宾,然后拔脚怒射,球应声入网,零比一!
  
  杜小宾脑中一片空白,呆若木鸡。
  
  好在还有时间,萨指导马上作出相应部署,换下罗大威,派上一名前锋加强进攻,可换人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按规定,下场时,身为场上队长的罗大威要将左臂上的队长袖标解下,交给另一名队友,但他怒容满面,将袖标狠狠摔在了地上,这是公开挑战主教练的权威了。
  
  众人呆了,萨指导强作镇静,但面色已变。杜小宾的心揪紧了,这都是由他而起啊!要是这场球输了,不光他前景不妙,萨教练也会因用人不明而帅位不保。
  
  为了萨教练,为了自己,当然,还有那二十万,杜小宾紧咬嘴唇,下了决心。他开始不惜体力,利用速度和技术,频频向对方腹地猛攻。见他踢得这么积极主动,队友的士气也上来了。毕竟,国华实力远比对方要强。不过,对方已得一分,想保住胜果,在禁区内缩成了个难啃的硬核桃。
  
  时间所剩无几了,杜小宾急了。再次带球到对方禁区前沿时,望着禁区内密密麻麻的人腿,他大力起球,想把球分给右路的队友,另觅战机。也许是首次踢这么激烈的正式比赛,肌肉还不能很好适应,他刚一抬脚,突然后背一麻,他闷哼一声,动作变了形,结果脚尖一挑,没吃准球的部位,球拉出一道怪异的弧线,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蹿进了球门死角。
  
  球进了,一比一。
  
  杜小宾顾不得庆贺,从球网中捞出球就往回跑。他想要的不是平局,是赢!
  
  补时阶段,杜小宾又一次左路带球,眼看裁判要吹响结束的哨声,他不及多想,赶紧将球踢向中路,让队友包抄射门。脚一抬高,他的背又一阵麻痛,产生了痉挛。他“哎哟”一声,腿一软,竟用外脚背把球铲起,一撩,足球斜斜地飞起,绕过对方门将,滑入网窝。
  
  二比一,绝杀。
  
  杜小宾与队友们忘情地拥抱着,萨指导却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3。可怜巴巴
  
  比赛结束后,在返程的大巴上,杜小宾从赢球的狂喜中渐渐冷静下来。就是平时的队内比赛,他也很少进球,第一次出现在职业赛场上,却能最后时刻梅开二度。杜小宾思来想去,终于明白了:是小饼干!
  
  若不是小饼干撞到杜小宾后腰的老伤引发疼痛,他就不会动作变形,歪打正着连中两元。俗话说“富猫贵狗”,意思是猫能给人招财,狗能给人带来贵气,也就是好运。看来冥冥中有天意,一切都是缘自小饼干啊!
  
  车没停稳,杜小宾就跳下车,到附近超市买了一大堆各式饼干,向后山疾步而去。
  
  “小饼干!小饼干!”杜小宾搜遍了后山,却不见小饼干的踪影。他的心“咯噔”一下,小饼干是居无定所的流浪狗,可能又逛到别处去了。如果它不再回来,那么自己在球场上的好运还能继续吗?
  
  杜小宾失魂落魄地回到驻地,进了宿舍楼,听见罗大威房间传来阵阵喧哗,他无意扭头一看,差点失声惊叫,小饼干!
  
  小饼干被吊在了门框上。罗大威一手端着大茶缸,一手挥着把锋利的小刀:“三年前集训时,我听老队医说过个古方,把正处生长旺期的黑狗皮活剥下来,趁热贴到骨伤处,狗皮一干会猛烈收缩,箍紧伤处,狗血中的活性物质就渗进人体,帮助修复骨伤。老话说‘鸡连皮狗搭骨’,狗骨断了,只要能搭上,不久就能接好。我觉得有道理,就一直记着这事。嘿,这不刚回来,就见不知打哪来了只野狗,正挨宿舍乱嗅。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啊!哎,兄弟们,谁身上有伤赶紧做好准备。狗的气管短,这一缸水灌下去冲进肺,立马昏死,咱们正好剥皮。”
  
  杜小宾不敢迟疑,忙进屋赔笑:“威哥,这狗是我的。”
  
  “没见过你养狗啊!”罗大威一愣,但当着队友,他也不好发火,于是他眼珠一转,放下了小饼干,“都是兄弟,只要能证明是你的狗,牵走!”
  
  杜小宾傻了,众目睽睽下,他只好硬着头皮,拿着块饼干,尽量温柔地引诱:“嘿,小饼干!”小饼干却一动不动,呆滞地望着他。杜小宾沉不住气了:“再这样,我走了啊!”他装作一转身,不料小饼干却如梦初醒一般,“呜”的一声猛扑过来。幸好罗大威一拽狗绳,将它扯翻在地。众人大笑,杜小宾脸可挂不住了,他不顾一切抢上前夺绳:“威哥,真是我的!”
  
  “那它怎么还咬你!”罗大威恼了,举起了拳头,“小子,进俩球就嚣张成这样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
  
  屋内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门口响起了萨指导的嗓音:“住手!怎么回事?”
  
  众人静了。罗大威先说了事情经过,又说:“一只野狗,给你也没什么,但你伸手就抢,眼里还有老队员吗?”萨指导把头转向杜小宾,杜小宾红着脸,结结巴巴说了原因:“没它我进不了球。”
  
  众人大笑,萨指导面色也为之一缓:“足坛上这事很正常,有的教练赢了球就不换衣服,生怕一换就输了;有的球员进场时必须左脚先踏入草坪,万一踏错了脚,整场比赛就心神不宁。这是因为足球比赛压力大、偶然性大,为保持平常心态,他们在给自己寻找一种强大的心理支撑。”
  
  萨指导让人找来个装球的旧铁笼子,把小饼干关进去,交给了杜小宾:“狗可以给你,不过不能在宿舍养,你就放训练场边吧。三天后球队去你的家乡城市打比赛,再把它带去交给家人吧。”说着,他又环顾众人:“噢,忘了,我来是通知大伙开会的。”
  
  众人走了,萨指导又叫住了杜小宾:“刚才,我和俱乐部副总发生了争执,他认为凭这场表现,你完全可以赢得一份俱乐部的合约。可我说服了他,让你再踢一场看看,那时再签不迟。还有,我不认为你的进球跟小饼干有关系。你好自为之吧。”
  
  杜小宾听蒙了:不跟我签约,那为啥把我提上一队呢?
  
  等到了会场,又一个消息让他如雷轰顶:萨指导被内部下课了,球队暂时由队委会负责,队委会的会长,就是罗大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风向一变,球员们纷纷往罗大威的房间跑,拉关系、表忠心。这也难怪,职业联赛是市场经济,出一次场和打一次首发,都会有不菲的收入。
  
  撑到晚上,杜小宾不敢任性了,何必为了只狗得罪罗大威呢?瞅个没人的机会,他提小饼干到了罗大威房间。罗大威倒宰相肚里能撑船,示意他坐下:“小宾,我正要找你,想问问你今天为什么要进球?”
  
  杜小宾傻了,进球也有错?
  
  罗大威见状哂笑道:“知道么,咱们球队现在距升级只差一步,俱乐部口口声声要升级,可升到高一级联赛,就得换个活法儿,到时球队支出大增,还得买高水平外援和内援来替换现有球员,甚至连教练也得高薪聘请国外的,就这还不一定能保级。俱乐部玩不起,球员也不乐意,还不如现在安安稳稳混日子,但这事又拿不到台面上,只能靠大伙自己领会。这场比赛,对方需要赢球保级,我们正好输了帮对方,多个朋友多条路啊,可你却偏要进球赢球,把事搞砸了。都知道你是萨指导的人,俱乐部以为你是受了他的指使才这么不开眼,才免了他的职呀!”
  
  没想到这里头水这么深!杜小宾急忙申辩:“我、我不是萨指导的人。”
  
  见对方被自己诈唬住了,罗大威故作深沉:“看来我错怪你了,以前以为你是他的人,才老找你的麻烦。既然这样,好啦,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我们也需要你这样有实力的兄弟!”
  
  杜小宾感动坏了,忙一提狗笼投桃报李:“大哥,这狗其实也不是我的,你想要,就拿去。”罗大威瞄了眼可怜巴巴的小饼干,拉长了腔:“都是兄弟,我能要你的吉祥物?不过,你既肯叫我哥,那么日后我这当哥的话,你听不听?”
  
  这么轻易就化干戈为玉帛了,杜小宾美得鼻涕冒泡:“听,必须的!”
  
  4。手足无措
  
  有大哥罩着,杜小宾在球队站住了脚。第三天,球队要往A市打比赛,他一早来到训练场,正巧撞见萨指导正在逗小饼干。
  
  萨指导由主教练升为了总教练,一字之差,变得有虚名而无实权了。不过由于队委会中没人拥有教练资格证书,所以他还留在队中,充当门面。
  
  小饼干见杜小宾走近,冲他急叫。萨指导闻声回头:“是小宾啊,嘿,我帮你查了,小饼干是纯种陕西细狗,又叫关中猎獒,是少有的我国本土优良犬种,认家,隔几百里都能找着家,值钱着呢,所以它不可能是流浪狗。”
  
  从断尾上,萨指导猜它是落到了恶主手里,受不了虐待才逃的:狗鼻子最怕冷,晚上睡觉必须蜷着身,用尾巴遮住鼻子保暖,才能睡得香。主人为让它晚上也能醒着,就把狗尾截掉。这样因为鼻冷睡不着,狗难受至极,听到动静就大叫,看家护院是紧了,却折寿。
  
  萨指导愤愤不平地说着,摸出个核桃大的木质仿真铃铛,爱怜地挂在了小饼干的项圈上。
  
  杜小宾默默走开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萨指导这样刚强的汉子,也经不起事业的挫折和打击,看看,竟沦落到了与狗为伴的地步。
  
  吃早饭时,喜讯传来,临战前,为鼓舞士气,俱乐部发了上一场比赛的赢球奖。在队委会评议下,杜小宾得到了五万元。他激动得差点哭了:家人的付出,自己的努力,总算有了回报。
  
  不过,因为杜小宾是临时抽调,所以没有俱乐部发的工资卡,得去财务室领现。
  
  半路上,杜小宾碰见了罗大威。罗大威一挥手:“我替你领了,放心吧,到时给你个大惊喜。快,球队要出发了。”
  
  杜小宾有些无可奈何:这钱他本想赛后亲手交给父母,好让他们也高兴一下的。
  
  几小时后,球队到达目的地。按照规定,赛前任何人不得与外界私自联络,萨指导把装着小饼干的新狗笼递给杜小宾:“赛后就把它送走吧。”
  
  球赛安排在晚上,下午休息时,杜小宾被轻轻的敲门声惊醒,是罗大威,他说:“小宾,带上狗,跟我走。”
  
  两人悄悄溜出住地,罗大威瞅来寻去,在附近找了处无人的烂尾工地。
  
  进去后,罗大威看看地形,摸过把破铁锹,在来路上挖了个坑,把狗笼丢进去,填起土来。小饼干以为要被活埋,吓得大叫。随着土埋到了脖子,它呼吸不畅,恐惧地收了声。
  
  罗大威抛了铁锹,对目瞪口呆的杜小宾一笑:“这叫活警报。”
  
  俗话说“山上讲话草中听,桥上密谋水里闻”,商谈秘事最怕隔墙有耳,有些贼人就发明了活警报。那就是谈事前,随便找只狗,半埋在土里,狗因动弹不得恐惧万分,几十米内稍有动静,就会狂吠不已,等于给人拉了警报。不过时间一长,狗就会憋死。
  
  杜小宾倒吸口气:“上次也是你干的?”
  
  罗大威摇摇头:“上次是个线人埋了小饼干,他找我有事,可惜被你一脚球给吓跑了。”
  
  线人?杜小宾隐隐明白了:“威哥,你、你赌球了?”
  
  罗大威点点头,他不仅赌球,还和赌球集团勾结起来,试图操纵比赛以牟私利。上场比赛,赌球集团特意派线人与罗大威商议,只有让国华队输球,才能爆大冷门获利。可由于杜小宾,国华队反败为胜,赌球集团可赔惨了。一怒之下,赌球集团严令罗大威再操控一场比赛赎罪。罗大威怕了,为了保险,他深思熟虑下,才与杜小宾摊牌,准备拉他入伙。
  
  杜小宾心慌意乱:“威哥,萨指导说过,就是买球,也要买咱们队赢啊!”
  
  “赢?拼死拼活也不一定,但要想输,那可轻而易举。”罗大威循循善诱,“其实赌球也没你想的那么坏,国外都是公开合法的。别人能玩,我们球员本身干这行,不过是搂草打兔子,捎带脚。再说不光我们,有些俱乐部动不动买外国球星,高额的解约金,还有天价般的年薪,钱从哪儿来?”
  
  杜小宾有点吃不住劲了:“威哥,就怕我这水平,不配啊!”
  
  “呵呵,有人想参与我还不带他玩呢!你也别说你那两脚球是蒙的,能蒙进去也是实力的体现。你首次出场就连进两球,上了报纸,成了潜力新星,这次不出场都不行了。”罗大威“哼”了声,“如果不识抬举,别怪我把你私下和别的俱乐部联系的事捅出去!”
  
  杜小宾心一凉。原来,他刚进一队时,老背着人跟家里通话,引起了罗大威的怀疑。于是罗大威假装充电,把手机开到录音上偷听,才得知了真相。像杜小宾这样私下与别的俱乐部进行联系,是破坏足球行业转会秩序的一种违规操作行为。真要传出去,名声一臭,只怕会遭到所有俱乐部封杀。
  
  见杜小宾面色苍白、手足无措,罗大威眉开眼笑,上前揽住了他的肩:“兄弟,跟着哥,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你也别想太多了,咱们球员不容易,吃的是青春饭,能踢也就那么几年。不为现在,也该为以后想吧。就说这次,你那五万我替你下了注,比赛一结束,稳当当变成二十万!走,咱们到那边拐角后面细说。”
  
  几分钟后,两人谈完从拐角出来,愣了:小饼干不见了,可能土没填严实,它咬开笼子,挣扎出来,逃了。
  
  5。比赛结束
  
  回去的路上,杜小宾躲开罗大威,用公用电话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爸,球踢不下去了,要不,还是掏钱解约吧!”
  
  小宾爸从儿子的哭腔中意识到了什么:“不踢得好好的吗,咋又变卦了?实话对你说,根本没什么俱乐部跟咱们联系过。前阵梯队裁撤,怕你分心影响训练,我才编了个谎。再说咱家现在,别说二十万,就是五万也拿不出来啊!”
  
  所有退路都没了,杜小宾放下电话一咬牙:要不,就干一次,等五万变成了二十万,正好解约。
  
  可贼船好上难下,迈出这步,再想回头就难了。杜小宾越想越烦乱,比赛中几次传接失误,踢中场的罗大威见了,还以为他上了道,装作关切地跑过来:“别紧张,按赛前部署踢!”
  
  依罗大威的指示,这场球是零比一输!可对方是个弱队,实力太差,根本形不成威胁。而本队的几次进攻,全被积极参与的罗大威假装失误,不是顶飞就是打高,破坏了。
  
  上半场零比零结束。
  
  下半场,对方的进攻仍没起色,罗大威几次故意失误漏球,可对方还是把握不住。杜小宾见状暗喜,真这样的话,就没自己什么责任了。
  
  最后十分钟了,罗大威还是不动声色。其实,他是有意选择最后时刻杀死比赛,才能配合赌球集团最大限度地获益。
  
  这时,对方前锋好不容易带球到了禁区,罗大威见机不可失,毫不犹豫一个飞铲。
  
  这个动作非常恶劣,主裁鸣哨判罚点球,同时给他出示了黄牌警告。
  
  不料对方前锋一脚将球踢飞了。
  
  杜小宾松了口气,罗大威假装庆幸欢呼,跑过来话里有话地叮咛:“小宾,注意补我的位!”暗示该杜小宾出马造假了,但是,杜小宾可能是初次踢假球,有些放不开,错失了几次造假良机。
  
  眼看比赛进入尾声,罗大威有些急了。这时对方一个大脚把球踢入禁区,罗大威在无人争抢的情况下上前顶球,他假装脚下一滑,身子一个踉跄,头没顶到,手臂却上扬主动碰到了球。
  
  手球犯规!裁判判罚点球的同时,又亮出了黄牌,两黄变一红,将罗大威罚出了场。
  
  杜小宾打了个寒噤:既给对方创造了唾手可得的进球机会,又自己主动下场,罗大威老谋深算啊!
  
  可对方前锋又一次把球踢飞了。
  
  正慢腾腾走出赛场的罗大威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反做,难道是反做?
  
  赌球集团事先定好的结果如果不小心泄露出去,引得赌徒们纷纷依此下注,那么赌球集团就亏大了。为避免损失,比如这场,赌球集团会再次收买对方球员,让他们不要进球,就又能反亏为赢了。
  
  罗大威可就惨了。这些年他因赌球而负债累累,上次,赌球集团派人追债把他约到后山,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吓坏了,只好答应继续配合打假球以偿还赌债。这次,他输红了眼扳本心切,以为议好的结果绝不会再出错,所以将全部家当和所有能搞到手的钱,包括杜小宾的五万元,都押在了“零比一国华输”这个结果上。
  
  只是罗大威没想到,像他们这样的次级联赛,关注度低,赌徒们兴趣不大,赌资不多,只有他这笔赌资较为可观。而且像他这样的过气球星,在对方眼中也价值不大,于是赌球集团一翻脸,就想通过反做,让球赛打成零比零,黑了他的钱。
  
  现在能救他罗大威的只有杜小宾了,罗大威躲进球员通道,冲场上声嘶力竭地大喊:“小宾,全看你的了!记住赛前安排,出了错看我怎么收拾你!”
  
  杜小宾一听,脑子又抽紧了:罗大威点名了,怎么办呢?他猛然想到队中那些受伤的左后卫们,难道都是为了逃避某种势力的胁迫,才故意受伤下场的?
  
  这时球传了过来,杜小宾心里一激灵,故意停球失误,然后跟在球后追去。他一狠心,装作刹不住脚,猛撞到了场边的广告牌上。他抱着腿大声呻吟,想骗取伤退下场。罗大威见状,混在救护人员中跑了过来:“别想耍滑头装伤,快给老子上场去!”一俯身,他又低声哀求:“小宾,救救我!求你了,事成给你三十万,不,五十万!”
  
  杜小宾又回到了赛场上,这次他脑子真乱了:五十万,他一辈子都没见过啊!而且,真要得罪了罗大威以及他背后的恶势力,后果不堪设想,赌球集团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比赛已到了补时阶段,球又到了杜小宾的脚下,被裁判再次驱离的罗大威见了,不顾一切大吼:“小宾,注意,回传!回传!”
  
  杜小宾茫然地回过头,发现本方门将站位比较靠前。他脑中突然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一脚把球向后踢去,球从门将头顶飘过,在草坪上欢快地弹跳着,慢慢向自家球门滚去。
  
  不!他刹时又明白过来:他从小踢球,从没人教过他把球往自己的门里踢,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这样。他现在的处境不是天堂,但这个球却能使他坠入地狱。
  
  这可是犯罪啊!
  
  错了,一定是哪里错了!他脑中一片混乱,哭叫着,本能地向球追去。
  
  来不及了——
  
  眼见足球即将滚入门内,突然一道黑色闪电杀出——是小饼干!它从杜小宾痛苦的眼神里读出了用意,飞身上前,硬是在球门线前截住了球。
  
  “啪”的一声,球被它的利齿咬爆了。
  
  球场安静了,随即又沸腾了。
  
  罗大威暴怒了,他从保安手里夺过橡胶棍,冲上前猛一抡,小饼干就嚎叫着飞上了天。
  
  “小饼干!”杜小宾痛叫着奔来,把小饼干护在身后。萨指导也追了上来,拽住了还欲行凶的罗大威:“住手!”罗大威软软地倒下了:“完了,全完了。”
  
  小饼干打着滚惨叫着,像痛得失了神智,突然它拖着断腿一跃而起,猛咬在杜小宾的后腰上。
  
  杜小宾大叫一声,捂腰倒地。
  
  裁判的哨声响了,比赛结束了。
  
  6。赛后所悟
  
  杜小宾动了场不小的手术。原来,处理咬伤时,医生发觉不对劲,做了更详细的检查,发现杜小宾后腰椎附近有处病变。幸亏发现及时,才能早期切除,避免了恶化。
  
  这天,萨指导来看杜小宾,推轮椅带他到附近公园散步。良久,杜小宾问:“小饼干呢?”萨指导一叹:“它被打折了双腿,残废了。”
  
  杜小宾难过地低下了头:狗鼻子尖,肯定是小饼干嗅出了他后腰病变处不祥的气味,为了报恩,才不惜追到宿舍,欲用自己的方式向他报警的。
  
  “是条好狗啊!”萨指导感慨地说,“其实,它的真名叫小王子。”
  
  小饼干伤得极重,宠物医院的医生不肯收,但指了条路:“市郊有个陕西细狗繁育基地,可能对这种狗的诊治经验更丰富。”萨指导驾车带它到基地,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是小王子!”
  
  工作人员说,基地有项计划,希望中国原生犬陕西细狗,能够得到国际犬业联盟以及纯种狗组织美国狗会(AKC)的认可。可纯种犬认定最基本的一条,是必须具有五代稳定的血缘和独特的形体标志。
  
  因为最好的陕西细狗都有条漂亮的长尾:长满了飘逸长毛的尾梢,平时如蝎尾般向上弯成两个环状,攻击奔跑时又散开,拉成一条直线。基地从这种独有特征入手,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培育出了小王子。只等它成年,就可向国际犬盟及AKC申报了。
  
  杜小宾闻言一惊:“那它的尾巴?”萨指导苦笑:“自己咬掉了。”
  
  尾巴太重要了,小王子睡觉时不小心压了它,就会遭到训斥。见主人重视尾巴胜过自己,它糊涂了,或许它想搞明白主人爱它还是爱尾巴。某天夜里,它咬掉了自己的尾巴。没了尾巴,数年辛苦毁于一旦,工作人员气愤至极,打骂了它。伤心之余,它偷偷出走,一夜间由王子变成了乞儿。
  
  后面的事就不好猜了,反正它宁愿流浪也不愿回去,直到被当成活警报,遇见了杜小宾。
  
  “不过,也幸亏了它。”萨指导感慨万千。
  
  萨指导早感到球队中有一股暗流无法控制,怀疑有人赌球做球,但对方隐藏太深,让他难以有什么动作,于是他退而求其次,把目光转向了梯队,盯上了杜小宾:“因为你平时表现时好时坏,反差太大,我猜,可能你是赌博集团预先培养的重点,如果把你裁掉,你去了别的球队,也会害人害己,所以我才把你提到了一队。”
  
  杜小宾后来的表现愈发加深了萨指导的疑虑,于是,他就弄了个伪装成铃铛的录音球,挂在了小饼干的项圈上。一般来讲,赛前几小时,是赌博集团议定做球的关键时段。
  
  果然,萨指导看到杜、罗二人一起出了门,便暗中跟踪。发现小饼干被埋了活警报,就救了它。小饼干听出了他的脚步,所以自始至终一声未吭。回去听到了录音后,萨指导大惊,带小饼干赶到现场,正赶上杜小宾把球往自己门里踢。
  
  萨指导庆幸地说:“还好小饼干挣脱狗绳,拼死截住了球,不然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对了,证据我已交上去,罗大威已被控制了。”
  
  “我……”杜小宾哽咽了,他想说“我错了”,又觉委屈,这件事从头至尾,他都是被动被迫的,真不知错在哪儿了。
  
  萨指导看出了他的心思:“这点上,你不如小饼干啊!怨天尤人,不如轻松做人。小饼干发现尾巴妨碍它认清真爱时,毅然断尾。虽不可理喻,但找回了自己。当然,人狗殊途,不能一概而论。可你踢了这么多年球,却没认清踢球的本质,总纠结于对踢球的付出,总想着踢球能给你带来什么,结果利欲迷住了你的眼,导致你发挥极不稳定,最终只能是球踢了你,而不是你踢了球啊!说到底,就像尾巴一样,足球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可我们的人生不全是足球……”
  
  杜小宾似懂非懂地听着。
  
  “要说我也有错,”萨指导颤声说,“我教你们踢球,却忽视了教你们做人,就像基地的人只在意小饼干的尾巴一样。到头来,连我也只能用自己不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惭愧啊!”
  
  两人说着拐过了弯,前面绿地上,一只黑狗正欢快地跑来跑去。正是小饼干,它的后腿断了,后半身被固定在特制的滑轮上。
  
  到底是小饼干好还是小王子好?杜小宾若有所思,如果它还是小王子,那么作为名犬整天参加狗会,甚至漂洋过海出现在聚光灯下,锦衣玉食,享受着高级狗屋、高级狗粮,真就比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撒欢幸福吗?
  
  杜小宾被小饼干的乐观、顽强感染了:“萨指导,我明白了,就算离开足球,我也一样会找回自己,证明自己。”萨指导乐了:“第一,请叫我主教练;第二,小饼干没尾巴,你的尾巴却没丢。其实,在你玩命回追那一瞬,我就知道,你终于想明白了;第三,我咨询过了,你的伤不影响踢球,我已说服俱乐部给你一份合同了。我相信,你经历过迷失,会更加珍惜现在。”
  
  终于,小饼干发现了他们,欢叫着跑来,扎进了杜小宾的怀抱……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