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微博故事 > 正文

[小小说] 赊个官做做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8:29 阅读:

  陈立是个资深科员,局里下面设有好几个实权股站,他的梦想就是捞一个这样的肥差爽爽。
  
  陈立来自农村,读大学时的助学贷款最近才还完,一没关系二没家底,想上进全靠实干。偏偏他命不好,伺候的是个“原则性极强”的贪官,提拔干部严格按送钱多少和关系软硬综合权衡,对未送钱的根本不予考虑。
  
  被逼无奈,陈立只得贷了一笔钱,回村承包了二百亩地,想靠种小麦挣买路钱。既然能贷款,直接用贷的款向局长买官不更方便?可是,贷款是半年到期的,可他即使当上官,也不可能那么快捞到那么多钱,所以只得采用笨办法。
  
  自从种上庄稼后,陈立就像转了运似的,诸事顺遂,要雨得雨要风来风,麦苗见风就长,转眼秋天到了,这天他带人到地里收割庄稼。帮忙的同事小黄学农出身,摘了几株麦穗得出结论:穗粒不错,但还稍显湿软,再晒一两天能增产一两成,建议他再等几天。
  
  多收一两成就是三四万呢,陈立望望头顶的蓝天白云,想不出会出什么事,加上联系的收割机还没过来,就听从了小黄的建议。没想到两日后天气突变,下起了冰雹,一半的收成被打到了土里,本来大赚的生意勉强弄了个白干。
  
  礼金打了水漂,陈立恍然大悟,小黄跟他资历不相上下,比他还官迷,一定是这小子把他视作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存心拆台。他叫上几个铁哥们把小黄拉到酒桌上狂整,小黄赌咒发誓没半点坏心眼,只存了一点私心:他自己送礼的钱还差点儿,估摸陈立的利润够了,再多收一两成正好挪借给他,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把朋友给害了。
  
  木已成舟,陈立决定接受事实,大不了再多等一年。不料此时局长提拔人的步调变了,以前都是年前收礼,年后安排,现在过完年都两个月了,还没有动静。陈立激动不已,看来自己还有机会。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况且早当上官一年,就能多捞一年,陈立每天都一门心思琢磨如何能突破局长这道铁门关。
  
  陈立家虽然缺钱,两三万还能凑得出来,但他清楚,钱不够厚,局长决不会动心,送了也白送,很可能被局长当作常规的孝敬钱笑纳。
  
  单位有个倒霉蛋外号叫“总不够”,就在送钱买官上出了岔子。一开始,他想浑水摸鱼,别人送五万,他送三万,指望局长手一松,把他一并放水,他好省两万。没想到局长“明察秋毫”,送五万的都提拔了,单把他撂下了。再次有机会时,行市已涨到了八万,他寻思已经送了三万,再追加五万总够了吧,没想到公布结果时又没有他。他真可谓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诉,只能喝醉酒时发几句牢骚。
  
  陈立家里的住房、电脑、冰箱,夫妻俩用的手机都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的,他老在老婆耳朵边唠叨买官的事,有一天老婆打趣他:“眼下讲究超前消费,啥不能赊,要不你也跟你们局长赊赊,不就是芝麻绿豆大个小官,局长对咱知根知底,未必不能宽容。”
  
  陈立起初没当回事,可他仔细想想,觉得这未尝不是个办法。局长有那么多钱,现在钱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而已,早到账晚到账没啥分别,没准局长真能同意呢!
  
  这天,陈立瞅准机会见了局长,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说,现在风头比较紧,为了领导考虑,他打算先象征性地表达一下诚意,以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决不含糊。局长听后,笑而不答。
  
  几天后,陈立将一张十万元的欠条塞在酒盒里,送到局长府上,局长收下了。过了一段时间,见礼品没被退回来,陈立估摸事情有门儿,果然,不久后局里公布新任命的基层股站长,陈立榜上有名。
  
  小黄也提拔了,哥俩一起喝酒庆祝,都太兴奋,都喝高了,陈立不由自主地吹起了牛皮:“我这次提拔全靠脑袋瓜聪明,一个硬币没送。你行吗?”小黄愣住了,说:“谁送钱了,都不送钱呀,这有啥稀奇的。”陈立嘴撇得像只板鸭,嘲弄小黄在装样。“谁说假话谁就是孙子。”小黄急了。
  
  原来,小黄说的是真的。局长把这次人事安排停当正要宣布时,出大事了,他在邻县任职时的下属因贪腐被检察院批捕了。局长怕老部下供出自己,忙着找关系灭火,自身命运未卜,担心给自己积累罪状,收钱受贿只好暂停。但单位人事安排总要有个交代,老吊着容易引起各种各样的怀疑猜测,对自己不利。拖来拖去,最终局长退还了所有人奉送的钱款,两袖清风完成了这次人事安排。
  
  闹半天别人都没花钱,怪不得他只是送了张欠条就得到了任命。这种情况下局长当然更倾向于提拔他了,毕竟他白纸黑字认下了巨额欠账,对局长来说更有保障。陈立后悔当时思想还不够解放,其实那种情形下光凭嘴巴忽悠没准也能成事。
  
  转念一想,现在还不算晚,如果局长真的出了事,他这笔买官的钱也能省下了。小黄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道:“别做美梦了,人家早摆平了。”那下属的老婆跟局长有一腿,出事后局长第一时间奉送上了大笔抚慰金,下属的老婆以照顾好孩子公婆、不改嫁为条件,硬是堵死了下属的嘴。
  
  当上站长后,陈立压力陡增,他得抓紧时间想方设法捞钱兑现对局长的承诺,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有点放不开手脚。站里的经费不少,陈立不止一次顺出来存在了自己的户头上,可他这个人天生胆子小,钱一到他手上,他就心慌、失眠、精神恍惚,一旦把钱还回去,就又好了。
  
  既然直接从账上拿不行,那就卡来站里办事的客户,逼他们孝敬。陈立面对的都是生活条件比自己还困难的农村人,要放在过去,他都有心从兜里掏几个给他们,现在让他从他们身上揩油,试了几次,都狠不下心,张不开口,无功而返。
  
  看来贪官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那得心黑手狠。陈立狠不下心来捞钱,可又不忍放弃好不容易到手的权力,他这个官当得就像坐在针毡上。
  
  局长当然不会怜香惜玉,用电话联系,约谈工作暗示,指导工作说黑话,让司机打招呼等方式,步步紧逼,明里暗里催他还账。陈立被逼得没办法,只得从家中拿出两万,打算先给局长表示点,被老婆发现后扣下了。
  
  老婆吼他脑子进水了,人家没当官时给领导送钱,图的是上台后的丰厚回报,他已经在台上了,不仅没往家扒拉东西,还用自己家的钱送礼,那他当这个官就是为了给领导奉献的?老婆话糙理不糙,陈立也觉得这样挺荒唐,只好另谋他途。
  
  这天局里通知他去开会,上头派人来考察局长,据说局长很快就要被提拔了,陈立高兴得心里都在唱歌。填推荐票、个别谈话时,他一个劲唱局长的赞歌,忙得屁颠屁颠的。他希望局长尽快荣升,不管局长将来官做多大,只要不是他的直接领导,那笔欠账也就成了呆账。
  
  数月后,局长果然被提拔到市人事局任一把手,但他临走前做了一次人事安排,陈立被从实权的基层股站抽调回局里最闲的档案股,做了一名股级待遇的科员。档案股股长再过一两年到站,局里让他提前熟悉业务,到时接任,陈立傻眼了。
  
  陈立的霉运还没结束,两年后他正准备接任档案股股长时,国家开始重视解决“吃空饷”的问题,不允许提前离岗坐休了,老股长干到退休还得六七年,陈立基本上等于被废掉了。
  
  上进的路彻底堵死后,陈立把重心放在了接送女儿上下学,辅导女儿功课上,这天他站在小学门口等学校放学时,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局长被抓起来了。局长向一个考公务员的大学生勒索钱财,大学生满足了他的要求,录取完毕后又要求他返还钱款,局长认为自己帮对方办事出了力,不肯归还。
  
  其实这名大学生笔试面试都是第一,他所谓的帮忙只是收钱后没设置障碍。大学生告到了纪检委,纪委在对局长“双规”时从他办公室和居住的地方搜出了大量现金,还有个日记本,里面记录着他一笔笔非法收入。
  
  陈立首先想到了倒霉蛋“总不够”,看来局长不是心中无数,他是故意装糊涂,反正吃亏上当的都是别人。
  
  局长进去后供出了好多人,陈立单位有十来个人栽了跟头,小黄也被抓进去了。除了向局长行贿,他还涉及贪污挪用公款、受贿等罪名,恐怕要在监牢里呆一段日子了。陈立闻讯后倒吸一口凉气,幸亏自己胆子小、没丧良心,否则吃不了得兜着走。
  
  此后局里召开竞争上岗大会,对缺额的基层股站长进行选拔充实,陈立参与了竞选,因为承诺的施政纲领受到好评而脱颖而出。老婆笑他这次成功当选又是靠赊嘴账忽悠来的,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不过他拿定主意,这次的欠账是一定要还的。他也老大不小了,该露一两手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