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我的故事 > 正文

[中篇故事] 打死人的玩具枪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6:14 阅读:

  一、摊主的诅咒
  
  周末的下午,关震带上7岁的儿子关小宝去休闲广场遛弯儿。走到半路,关小宝蹲在杂货摊前耍起了赖皮,非要买支玩具枪玩。那些玩具枪做工粗劣,但价格也便宜,三元一支。关震挑了一个,扔下两块钱抬腿就走。摊主气得直瞪眼,扯着公鸭嗓子喊:“别走啊,你少给一块,我亏大发了。不给是吧?我咒你开枪打死人!”
  
  关震没回头,暗暗嘟囔:玩具枪没枪膛、没子弹,通体死疙瘩,花两块我都觉得冤。它若能打死人,除非活见了鬼。儿子关小宝如获至宝,一跑进广场便缠着问他谁像坏蛋。环顾左右,关震瞄上了一个身材臃肿、四肢粗短的中年男子。
  
  这个男子名叫卫啸,是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人送绰号卫蛤蟆,此刻他正搀着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妻子散步。在这一片,他可是大伙心目中公认的顾家好男人。
  
  选准目标,关震冲儿子挤挤眼:“看到没?就打那只癞蛤蟆。”关小宝像模像样地端起胳膊,眯眼瞄准,“叭”的一声开了枪。枪声是从小嘴巴里喊出的,扳机也是死的,压根扣不动。但让关震万难置信的是,摊主的诅咒应验了:相距不过十余米的卫蛤蟆突然身子一歪,“咕咚”倒地,抽搐几下后缩成了一团!变故横生,有人似乎听到关小宝喊的那声“枪响”,仓皇四顾警觉大叫:“有人打枪!是谁开的枪?”关震许是脑子短路没反应过来,竟毫不含糊地接了一嗓子:“我!”
  
  话音未落,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已从背后摸上,不由分说抡拳就打。关震躲闪不及,当场被撂翻在地。关小宝哪见过这般情形?直吓得哇哇大哭,再次举起了枪:“放开我爸爸!谁打我爸爸,我就打谁——”
  
  “儿子,快放下啊。小心走火!”
  
  那两个小伙子一听这话,豪气顿无,面对枪口全傻了眼。趁此机会,关震一骨碌爬起,抱起小宝撒丫子正要逃,谁知一根冷硬的黑色胶皮棍却抵上了脑门。
  
  拦住去路的是广场协勤黑皮。由于天天来闲逛,关震和黑皮混得很熟。黑皮不止一次地发牢骚,他从早到晚在广场转悠,做梦都盼着能发生点啥事,到那时,他定会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关震当然懂他的心思:立功,转正,永远告别不受待见,还要时刻准备着勇背黑锅的临时工身份。这回,总算逮住机会了。
  
  “趴下!双手抱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但,下一句怎么说来着?对,胆敢反抗我打爆你的头!”
  
  二、谁打的黑枪
  
  关震没敢动,乖乖递上了枪。经检查,确是粗制滥造、假得不能再假的玩具枪,可是,卫蛤蟆为何会中枪?不待惊魂未定的关震琢磨出名堂,忽听声声嘶喊撞入了耳鼓:“快来人啊,我老婆犯病了。老婆,你醒醒,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
  
  是卫蛤蟆的动静。循声望去,卫蛤蟆起死回生又活了,抱着被吓晕过去的妻子又摇又晃,连哭带号。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关震顾不上多想,推开黑皮拔腿冲去。不少热心人也纷纷围上,要送卫蛤蟆去医院。
  
  有个小伙子弓腰背起卫蛤蟆的妻子率先跑向医院。关震块头大,自然是背卫蛤蟆的最佳人选。可驮起卫蛤蟆刚冲出广场,关震又犯了嘀咕:我救他算什么?不计前嫌以德报怨?退一步海阔天空,头戴绿帽心更安?要知道,这个腿短肚圆的死胖子打过关震老婆的歪主意。
  
  关震的老婆名叫秦芬,曾在卫蛤蟆的物流公司上班,做验货员。上个月的一天,关震去接秦芬,无意中瞅见卫蛤蟆探手拧了把秦芬的屁股。秦芬当即翻脸,呵斥他放老实点。卫蛤蟆嘿嘿讪笑,继续黏黏糊糊动手动脚,关震火冒三丈,一阵风似的奔上前,照准他的肥脸便是一记狠到家的冲天炮。就是那一拳,彻底打飞了秦芬的工作。走进广场,儿子让他寻找坏蛋,他一眼就盯上了看似道貌岸然、实则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卫蛤蟆。是这等货色,我该不该救他?尚未拿定主意,只听紧搂着他脖子的卫蛤蟆开了口:“关兄弟,谢谢你。我三高,只是头晕迷糊,不要紧。”
  
  真够巧的,儿子这面刚开枪,卫蛤蟆便血压陡升趴了窝,害得我白挨了一通暴打。一念及此,关震肩膀一沉,猛地将卫蛤蟆摔了出去,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远。走着走着,几声愤愤咒骂隐约钻入了耳鼓。余光里一瞥,只见卫蛤蟆正耷拉着脑袋咬牙切齿地发狠:“王八蛋,快滚,滚得越远越好!……你就是个窝囊废,永远都干不成大事!……不信是吧?有种你就回来试试。”
  
  难道他在骂我?心下想着,关震掉转头又奔向卫蛤蟆。见他去而复返,卫蛤蟆神情有些慌,扬了下手机塞进了口袋:“我、我走不动,刚打了120——”
  
  搭眼一瞧,关震乐了。适才那一扔,竟把卫蛤蟆给摔得原形毕露,足以乱真的假发套掉落在地,暴露了寸草不生的光脑壳。但很快,关震又惊愕得张大了嘴巴。
  
  天,卫蛤蟆光秃秃的天灵盖上,确实拖着一道数公分长的血痕!即便不是专业刑侦人员亦能看出,那是子弹擦着头皮飞过留下的。也就是说,果真有人藏身暗处,打了他的黑枪!
  
  卫蛤蟆也觉察到不对劲,摸摸渗血的脑袋,再瞅瞅握着玩具枪颠颠追来的关小宝,顿时如遭受雷击般浑身一颤。
  
  “我儿子拿的是玩具枪,你看他干什么?”关震嘲讽说道。
  
  “关兄弟,有事好商量。”卫蛤蟆哆哆嗦嗦爬起,忙不迭地摊开了肥厚的巴掌,“我给你5万,不,10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行吗?”
  
  三、摸把屁股10万块
  
  天降横财,一下子砸晕了月薪不足两千的关震。尚未醒过神,卫蛤蟆已扔下句“我先去看我老婆,回头再联系你”,如皮球一样滚远。以前,常听老婆秦芬说,卫蛤蟆堪称现代版的葛朗台,对员工既刻薄又抠门,眼下怎会如此大方?莫非,他和秦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越寻思越觉蹊跷,关震忙抱起儿子,甩开大步往家赶。
  
  回到家,将儿子赶进卧室,关震硬邦邦开了口:“我问你,摸把屁股能值多少钱?”秦芬听得一头雾水,没好气地回道:“你胡说什么呢?你脑子有病吧?”
  
  “我没病!”关震抢过话茬儿,气哼哼说起了卫蛤蟆要给他10万块的事儿。除了那次交手,两人再无任何瓜葛,卫蛤蟆为什么给他钱,肯定是因为和他老婆之间有什么猫腻!听关震越说越没边儿,秦芬红了脸骂道:“关震,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关震哼道:“我又不是他爹,用不着他孝敬。他给我钱,只有一种可能,你自己琢磨去吧。琢磨明白了就离婚!”
  
  能让人恨到开枪杀人的,只能是杀父夺妻之类的深仇大恨。该死的卫蛤蟆肯定想多了,以为他和秦芬的好事已经露馅,自己才会痛下死手要取他的小命。幸亏他多此一想,不然,绿帽压顶自己都浑然不觉,传出去还不叫人笑掉大牙?狠话脱口,秦芬已扬手赏了他一记响亮的嘴巴子,羞怒大叫:“连自己的老婆都不相信,你还算男人吗?现在就离,小宝归我,你滚蛋!”
  
  当晚,关震被秦芬驱逐出卧室睡上了沙发。回想着短短半天所发生的一幕幕,关震愈觉比天方夜谭还匪夷所思。特别是老婆秦芬,她和卫蛤蟆究竟有没有一腿?翻来覆去正揣摩得头大,手机“嗡嗡”地响了。
  
  是卫蛤蟆。卫蛤蟆说钱已筹齐备好,约在城郊的清风楼饭店见面。事到如今,足以断定秦芬和卫蛤蟆的关系绝非摸把屁股那么简单!关震恨得牙根直痒痒,抄起水果刀踹开门,大步流星地奔向清风楼。
  
  在去清风楼赴约的路上,夜风一吹,关震被仇恨烧得发烫的脑瓜子清醒了许多。他和秦芬结婚已有10年,儿子小宝今年都7岁了。10年来,秦芬从没嫌弃过他穷,没抱怨过他挣不来大钱,对他的父母也照顾得无微不至,真是天底下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人。也许,秦芬是一时糊涂才做了错事。唉,还是忍了吧。要真废了卫蛤蟆那狗东西,我得进监狱不说,秦芬的名誉和这个家就毁了。关震决定,此行钱是小事,关键要断了卫蛤蟆的念想。
  
  约摸20分钟后,关震跨进清风楼的包间,杵在了卫蛤蟆面前。卫蛤蟆打个哈哈赔着小心问:“关兄弟,你没带枪吧?”
  
  关震瞪着一双血红的牛眼,“咣”地拍着桌子:“少废话。我警告你,从今往后你离我老婆远点!”
  
  “在广场上,你可吓死我了!”卫蛤蟆擦擦满额冷汗,打开皮包掏出了厚厚一摞崭新的百元大钞,“这是10万,验钞机过了三遍,分文不少。你收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咱们一笔勾销,你再也别拿枪吓唬我,子弹不长眼……”
  
  “你竖起耳朵听好,再敢惦记秦芬,我爆掉你上下两个脑袋。滚!”
  
  四、蹩脚枪手
  
  眼望着卫蛤蟆抖如筛糠滚出清风楼,关震也收起钱回家。没走出多远,一辆出租车鬼魅般冲出,硬生生将他逼进了街角。
  
  不好,是劫匪!关震心头一紧,下意识地去摸别在腰里的水果刀。与此同时,一个蒙面男子飞快地窜出车,手臂一抬,一支长柄气枪已抵上了关震的下巴。
  
  “别动,刀没枪子快。老子不要命,只要钱!”蒙面人枪管下移,在关震的心口处晃来晃去,“千万别说你没钱,卫蛤蟆刚给了你10万。哼,这笔钱,原本就是老子的!”
  
  关震强稳心神,只一眼便瞧出了端倪:劫匪的身材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
  
  没错,是休闲广场的协勤黑皮!他的嘴巴里含着块小石子,在故意装大舌头。
  
  “黑皮,是卫蛤蟆让你来抢的吧?先给后抢,你们玩得不错啊。”关震冷哼道。见关震认出自己,黑皮索性揭掉用女人的黑丝袜改装的蒙巾,骂骂咧咧回道:“少跟我提那个老浑蛋,他可害惨了我。对不住了,老子要跑路,急需用钱。”关震听得一头雾水:“他为什么害你?”
  
  “都是他奶奶的钱闹的。”黑皮恨恨地道出一个让关震始料不及的秘密——数日前,卫蛤蟆找到黑皮,直截了当地说:“你是临时工,月薪一千五,万一出事,还得顶缸,这差事干得没劲。不如你帮我个小忙,我一次性给你开10年的工资,18万。干不干?”黑皮顿时热血沸腾,问是啥忙、怎么帮。卫蛤蟆说,“冲我老婆打黑枪!我那老婆子满身是病,可赖赖叽叽越活越长,大有靠死我的架势。这几天她心脏病加重,最怕惊吓,你打她一枪,就算打不死也能吓死她。”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黑皮犹豫半晌,最终还是点了头。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黑皮开辆破车赶到了广场附近。毕竟是头回做这等事,黑皮手握气枪躲在车里瞄了又瞄,紧张得手心里出了一把又一把的汗。直到过了点,黑皮终于狠下心扣动了扳机。说来也怪,在他开枪前,卫蛤蟆竟然先趴下了。黑皮想收手已来不及,铅弹走偏,也不知射到了哪儿。发动车子要逃,却瞅见热心市民在围打关震,吵吵嚷嚷说是他开的枪。敢情,还有人在算计卫蛤蟆,并抢在我前面动了手,这可是个立功的好机会。黑皮箭步冲下车,装模作样去抓关震。在关震送卫蛤蟆去医院的路上,他始终鬼鬼祟祟地跟着。
  
  听到这儿,关震不觉恍然:把卫蛤蟆从背上摔下后,卫蛤蟆并非拨打120,而是在质问黑皮办事不力,为何不开枪。黑皮争辩说开了,只是没打中。卫蛤蟆恼羞成怒,让他马上消失,不然就报警。黑皮壮胆想讹卫蛤蟆一把:“不管打没打到,犯罪既成事实。你是我的雇主,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落网,你也蹦跶不了几天。”卫蛤蟆冷哼:“证据呢?谁能证明我雇过你?在这一片,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我有多爱我老婆,年年被评为模范夫妻,他们都能为我做证。有种你就回来试试!”这时,关震折身回来,卫蛤蟆忙挂了机。
  
  黑皮仍不甘心,躲在暗处继续盯梢,当得知他射飞的子弹鬼使神差差点爆了雇主卫蛤蟆的头时,他惊出一身冷汗:乖乖,这佣金死活都不能要了,赶紧溜吧。也便是在这当儿,他偷听到了卫蛤蟆和关震的交易,于是改变主意,打算抢了这10万块再逃。
  
  这笔钱,是卫蛤蟆给秦芬的补偿,想拿走,没门。关震心一横,抽冷子撞开气枪,掏刀搏命。黑皮是协勤,平素也没少受训练,抡圆枪托打倒关震,径直将枪口顶住他的眉心:“别看是气枪,照样能让你脑瓜开瓢。对不住了,下辈子见。”
  
  危急关头,黑皮只觉后脑勺一冷:“别动。你要敢动,我打死你!”
  
  凭感觉,硬邦邦的,是枪口。黑皮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当场僵立。
  
  是老婆秦芬!关震仅仅一愣,随即弹跳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抢过了黑皮的气枪。
  
  必须得快,因为,老婆拿的是他给儿子关小宝花两块钱买的塑料玩具枪!
  
  五、自投罗网
  
  午夜时分,卫蛤蟆带着两名警察闯进了关震的家。
  
  “半夜三更的,你来我家干什么?”秦芬冷眼瞥着卫蛤蟆问。卫蛤蟆拍拍锃亮的脑门,说:“当然是抓人,抓打我黑枪的凶手。”
  
  秦芬追问:“谁是凶手?”卫蛤蟆嘎嘣溜脆地回道:“当然是你老公。在清风楼,我录了音,证据我已交给警方,你老公不光涉嫌开枪杀人,还勒索、讹诈我。我就摸了下你的屁股,他张口就要10万。哼,镶金边的屁股也没这么贵。还有,他那一枪吓得我老婆至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钱呢?我得拿钱救命。”
  
  “你真爱你老婆吗?”秦芬的口气里多了丝讥讽,“你明知她有心脏病,病情发作最忌搬动,可在广场,你抱着她又摇又晃,是恨她不死吧?”卫蛤蟆显然一慌,嗓门陡高:“你胡说,我、我那是急得没了主见。”
  
  “不,你老谋深算,非常有主见。”秦芬有板有眼地道来:“你卫啸巴不得老婆早死,她死了,就能给美艳动人的小秘书腾地方。架不住小秘书的再三催促,你恶念顿生,雇了枪手,但到了约定时间,迟迟不见动静,你以为枪手心虚拉了梭子,干脆假装昏倒,吓得你老婆犯了心脏病。不得不承认,你的演技还真不错,真把你老婆给吓晕了。巧的是,我家小宝胡闹,向你开了枪。在我老公背你去医院的路上,你才发觉脑袋破皮,枪手真的动了手。想到广场上有子弹,居民会报警,警察也会查,为掩盖雇凶事实,你就设套引诱我老公往里钻,试图嫁祸他。可气的是,我老公的脑子里进了糨糊,稀里糊涂上了你的当。”
  
  “哈哈,你在编故事吧?”卫蛤蟆额头见汗掩饰道。
  
  两个小时前,瞅到老公关震揣上水果刀、黑着脸出了门,毕竟是夫妻,秦芬担心他犯浑做傻事,就偷偷跟了上去。出门时,小宝拽住她,非要让她带上玩具枪:“妈妈,小心坏蛋。”一路跟到清风楼,隔门听完卫蛤蟆和关震的对话,她备感纳闷:卫蛤蟆并没对我怎样,为何要给那么多钱?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当黑皮横空杀出意欲逞凶的那刻,别说,玩具枪还真派上用场,救了关震的命!
  
  坊间有句老话: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制服黑皮,三人前前后后一合计,广场枪击案浮出了水面:儿子关小宝先开的枪,但没子弹;黑皮随后开的枪,但枪未响人已倒。而卫蛤蟆恰在这空当晕倒,绝不排除秦芬所推测的可能:黑皮手软,那我就装死吓妻。为争取宽大,黑皮答应做证,并跟关震夫妻回了家,本想大吃一顿再去自首,不想卫蛤蟆却主动送上了门。
  
  “卫老板,你能录音当证据,我也能。”黑皮和关震走出卧室,扬着手机说。卫蛤蟆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关震则满眼愧疚,凑到秦芬面前一个劲地赔笑:“老婆,我错了,我发誓,今后我会好好疼你,绝不再犯浑!”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