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我的故事 > 正文

[悬疑故事] 复活死亡记忆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9-21 07:57:37 阅读:

  1。连环凶杀案
  
  2006年圣诞前夕,沉浸在节日喜气中的美国河滨市蒂梅丘拉镇居民们被接连发生的三起凶杀案震惊了!
  
  受害者分别是三个年龄在15岁上下的年轻女孩,相似的犯案手法,使警方认定凶手是同一个人。三名死者并没有遭到性侵犯,但尸体上都留有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显示她们生前曾遭到残酷的虐待。
  
  想到残暴的杀人恶魔可能就潜伏在周围,节日的欢快气氛立刻被巨大的恐慌所取代。警方虽全力以赴,然而狡猾的凶手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除了被害少女都长有一头飘逸的栗色长发,三名死者之间找不出任何关联。经过细致排查,警方认定凶手并非死者的熟人,他可能因为受过某种心理创伤,对留有栗色长发的年轻女孩怀有深切的仇恨。
  
  就在案件还处于胶着状态之时,狂妄的凶手公然对警方发出了挑衅,又一名有着栗色长发的女孩被杀!蒂梅丘拉镇上一时间人心惶惶,传言四起。
  
  第四名遇害的女孩名叫劳拉,上个月刚过完十六岁生日。劳拉的母亲莫丽悲痛难当,早上出门时还活蹦乱跳的女儿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让做母亲的如何承受!
  
  说起莫丽其实是个很不幸的女人。她曾有过一段幸福的婚姻,和丈夫罗伯特十分恩爱,可就在莫丽怀上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夫妇二人都沉浸在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中时,不幸却降临了,罗伯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
  
  巨大的打击让莫丽腹中本该一月后出世的孩子提前降生了,这个漂亮的小女孩遗传了爸爸柔软的栗色头发和妈妈绿水晶般的眼睛。而劳拉这个名字是罗伯特生前就已给女儿取好的。
  
  经历了丧夫之痛的莫丽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女儿身上。为了不让小劳拉受委屈,十几年来,她没再嫁人。看着劳拉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漂亮懂事,莫丽的心里既安慰又酸楚,她多么希望亲爱的罗伯特能与她分享这一切啊。
  
  2006年12月21日,圣诞虽近,但死亡的阴霾笼罩在蒂梅丘拉镇的上空。那个“栗色长发杀人狂”让大伙人人自危,莫丽更是万分担忧。这天早晨,她再次催促劳拉赶快去把留了五年的长发剪掉,免得成为凶手的目标。可十六岁正是爱美的年纪,那一头漂亮的栗色长发是劳拉最引以为豪的,她哪里舍得为一个传闻就剪掉它呢?
  
  天真的劳拉没有把母亲的唠叨放在心上。今天她要去参加好友奥丽维亚的生日派对,她还要靠一头美丽的秀发在派对上大出风头呢。趁着母亲在厨房准备早点,劳拉迅速换上新买的黑色小礼服,最后审视了一眼镜子里自己美丽的倩影,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
  
  然而她没有想到,即将奔赴的却是一场死亡盛宴。
  
  十几分钟后,做完早点的莫丽才发现劳拉独自溜走了。突然间,一阵莫名的惶恐袭上心头,莫丽终于忍不住跑到奥丽维亚家,却惊悉女儿还没有来。
  
  很快,劳拉的尸体在镇外一个偏僻的小树林里被找到,法医鉴定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闻听噩耗,莫丽当即瘫软在地:十几年前,她失去亲爱的丈夫时,上帝还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给她,这些年来,劳拉就是她生活的全部。现在,唯一的女儿又被夺走了!生活对她来说已毫无意义,莫丽想到了死。
  
  可转念想到那个害死女儿的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时,莫丽又抛却了自杀的念头,她不能让女儿白白死去,她要抓住凶手,为女儿报仇!
  
  处理完女儿的后事,莫丽辞去了工作,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对凶手的追踪行动中。
  
  莫丽先去拜访了负责此案的鲍比探长。然而令她失望的是,基于保密的原则,鲍比不便透露警方已掌握的线索,另外,他也向莫丽坦言,就算掌握了这些线索也无济于事,对抓住罪犯帮助不大。
  
  莫丽并未气馁,她逐一走访劳拉周围的同学伙伴,然而半个月过去了,莫丽一无所获。莫丽又去另外三名死者家中拜访,可是除了重新勾起失去亲人的伤心外,他们什么忙也帮不上。但莫丽没有放弃,复仇已成了她人生的唯一目标,没有这个信念支撑,她早就垮掉了。只是束手无策的莫丽已经完全迷失了追踪的方向,她不知道该如何在人海中找到仇人。
  
  急不择路的莫丽开始逢人就打听关于连环凶案的事,希望有人能提供劳拉离开家门后的情况。人们都用同情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癫的女人,觉得她一定是伤心过度精神有些失常了。
  
  时间转眼到了2007年的5月,距离劳拉遇害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案件依然没有进展,莫丽更是毫无头绪,而这段时间,连环杀人狂也蛰伏起来,再没有一点新的举动。
  
  2。细胞记忆论
  
  就在莫丽走投无路之际,报纸上一篇介绍“细胞记忆理论”的文章引起了她的注意。亚里桑那州大学著名心理学教授盖里·希瓦兹历经二十多年调查研究,得出惊人结论:人类的记忆和个性可以通过器官移植“遗传”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盖里教授宣称,他的研究证明,至少10%的人体主要器官移植患者———包括心脏、肺脏、肾和肝脏移植患者,都会或多或少“继承”器官捐赠者的性格和爱好,一些人甚至继承了器官捐赠者的智慧和天分。
  
  他还举了很多例子,其中有一例说的是一名7岁的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小女孩在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她压根不知道这颗捐赠心脏来自一名几天前不幸被人残忍谋杀了的10岁小女孩,但从此却开始频频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人谋杀了。令人震惊的是,通过女孩对梦中凶手的描述,美国警方竟然一举逮住了那名残忍谋杀10岁女孩的凶手!
  
  看到这里,莫丽不禁眼前一亮。几年前,她和劳拉在街头遇到HHS组织(健康与人类服务部)举办的“生命的礼物捐献活动”,小劳拉深受感动,签了一份器官捐献书。所以女儿死后,她的心脏就被当地器官捐献组织取走了。
  
  看了盖里博士的理论,莫丽突发奇想,如果找到移植了女儿心脏的人,是不是同时就能把女儿被害前的记忆找回来呢?那记忆里说不定会有凶手的信息!
  
  怀着最后一线希望,莫丽来到图森市的亚里桑那大学,却被告知,盖里博士去华盛顿参加会议了,10天后才能回来。
  
  莫丽算了算身上的钱,仅够维持七八天的伙食,难道真要露宿街头吗?此时的莫丽早已横下一条心,她跑遍了大学附近的超市、餐馆,提出只要能提供食宿,她可以免费为他们工作。终于,一家餐馆的老板被她执着追凶的故事打动了,莫丽总算有了暂时的安身之处。她一边工作一边等待盖里博士回来。
  
  十天后,莫丽终于见到了盖里博士。盖里向莫丽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理论。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记忆存在于大脑中,随着脑死亡,这个人的生前记忆也就随之消失了。可是,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越来越多的器官移植获得成功后,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现象也接连出现了。很多受捐人在接受了别人的器官后,性格发生剧变,有了很多新的甚至是与以前截然相反的喜好。根据深入调查,人们惊异地发现,这些新爱好竟然来源于器官的捐献者。比如:一名女孩移植了一名年轻词曲作家的心脏和肺脏后,竟突然爱好弹吉他,并开始写诗和谱曲。
  
  这些都是以前的记忆理论所不能解释的,由此,细胞记忆论就诞生了。这一理论认为,身体细胞全息地接收了大脑的长期记忆,从而具有了记忆功能。
  
  正因为捐赠器官的细胞会记忆并且能“回想”起以前身体所实施的指令,同时将这种记忆遗传给新的个体,才会使接受捐赠者性情上发生改变。目前,这项理论还处在研究阶段,并且争议很大。而就对接受器官移植者进行追踪的结果看,旧记忆能够明显表现出来的,也仅占10%,所以,盖里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帮莫丽找回女儿的记忆。
  
  3。联手缉凶犯
  
  盖里的介绍使莫丽热切的希望骤然降到冰点,不过,她沉默了片刻后,仍一脸坚决地告诉盖里,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不会放弃。博士被莫丽的执着所打动,他决定帮助这位不幸的母亲。
  
  盖里联系了河滨市的器官捐献组织,可是他们却因为保护隐私权不能透露受捐人的情况。经过反复磋商,对方终于答应先征求一下受捐者的意见。
  
  三天后,盖里接到一个来自费城的电话。打电话的男人名叫罗兰德,他说自己的女儿艾琳娜有幸移植了劳拉的心脏,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他十分感谢劳拉和她的家人挽救了女儿的生命,他和艾琳娜都很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他已经买好了后天去图森的机票。
  
  莫丽闻听这个消息悲喜交集,想到劳拉的生命在另一名女孩身上延续,半年多来,她悲怆的心第一次感到了些许安慰。
  
  第三天下午,莫丽在盖里的陪伴下来到机场,盯着航班出口,她紧张得手心里都渗出了汗。人流涌出来,似乎是某种心理感应,莫丽一眼就认出了罗兰德父女。文静的艾琳娜与率直的劳拉长得并不相像,却同样拥有一头栗色秀发。莫丽紧紧搂住她,感到拥在怀里的就是亲爱的女儿。
  
  在听了莫丽的悲诉和盖里对细胞记忆论的讲解后,罗兰德提到了艾琳娜心脏移植后的一些变化,原来艾琳娜多年来一直都留着黄色的短发,可是手术后,她突然把头发染成了栗色,并留了起来。至于莫丽期望中的,艾琳娜能够梦到杀死劳拉的凶手,这样的事却并未发生。虽然手术后,艾琳娜常做噩梦,并变得很怕黑。罗兰德一直以为是手术造成的恐惧,现在想来可能与劳拉遗留的记忆不无关系。
  
  这样的结果在盖里意料之中,就以往的案例来看,艾琳娜能梦到凶手的概率微乎其微,现在就要看他们如何尽可能利用劳拉心脏中残存的一点记忆来找到凶手了。最后四人达成一致意见:带艾琳娜到蒂梅丘拉镇,在茫茫人海中去捕捉恐惧或仇恨的感觉。
  
  就在四人还未动身之际,却传来连环杀手再度现身的消息,又有一名女孩遇害!看来,尽快抓住凶手,已不仅仅是莫丽为女儿复仇这么简单了,而是关系到更多无辜女孩的生命。
  
  谁料,到达蒂梅丘拉镇后,担负着众人期望的艾琳娜却变得怯懦起来,躲在房间里不肯出门。焦急的罗兰德想强行把女儿拉出门去,却被莫丽拦住了,虽然她比谁都着急,但艾琳娜却激起了她埋藏在心底最柔软的母爱。接下来几天里,莫丽像对待女儿般细心地呵护照顾着艾琳娜,绝口不提去寻找凶手的事。幼年丧母的艾琳娜在莫丽的关爱下慢慢平静下来,终于,她主动提出来要出去走走。
  
  蒂梅丘拉是个中型的城镇,大约有十万人口,即使凶手是本地居民,要想找到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莫丽陪着艾琳娜向奥丽维亚家一路走去,那可能是劳拉生前最后经过的路线,可是艾琳娜似乎毫无感觉。
  
  接下来的一周,他们走了大半个镇子,可是劳拉的心脏没有给出任何暗示,莫丽几乎彻底绝望了。
  
  第八天,事情突然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机。在走到一间名为“绿野仙踪”的面包房前时,艾琳娜突然站住了,直愣愣地盯着玻璃橱窗后一个男人的身影,然后一把抓住旁边莫丽的袖子,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人……我……我的心突然跳得好快!”
  
  很快,警方反馈回消息,艾琳娜看到的男人是这家面包房的伙计,名叫扬克。但是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扬克并不具备所有案件的作案时间,他应该不是凶手。这个结果给满怀期望的四人泼了一盆冷水,但是莫丽并不死心,她认为一定是警方的调查有误,或者扬克伪造了不在场的假证据。
  
  于是,在罗兰德的建议下,他们决定来个引蛇出洞。由留着栗色长发的艾琳娜亲自上门去刺激一下凶手的神经,其余三人则躲在附近保护她的安全。为了保险起见,罗兰德在女儿身上装了一只呼叫器,如果遇到危险,只要按动按钮,他们就会知道。
  
  艾琳娜披着柔顺的栗色秀发走进了“绿野仙踪”,莫丽三人躲在门外不远处的树后监视着。透过玻璃橱窗,他们看到扬克正向艾琳娜介绍货架上的商品。过不多久,他引着艾琳娜走进了后面的房间,众人的心不由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可是,扬克转眼间又出现了,打开门向镇东边走去。
  
  三人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让盖里跟着扬克,罗兰德和莫丽继续守候。扬克和盖里一前一后走得不见了踪影,面包店里静悄悄的,艾琳娜始终没有现身,莫丽不禁担心起来。
  
  这时,罗兰德手上的呼叫器突然发出急促的叫声,艾琳娜遇到危险了!两人一下子跳起来,冲进面包房。当他们冲进后面的烘烤间时,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一个男人抱着已经昏过去的艾琳娜正准备溜出后门,惊怒交加的罗兰德冲上去,一拳将那人打翻在地……
  
  栗色长发杀人狂终于落网!经过审讯,这个名叫菲尔的杀人恶魔是这家面包店的老板,他因幼年时的精神创伤对留有栗色长发的年轻女孩怀有扭曲的仇恨心理,在杀了四个人后,他突患重病住进了医院,所以此后半年多的时间里没再作案。
  
  出院后的菲尔难以控制心中的邪恶,伺机再次犯案。而当留着栗色长发的艾琳娜走进他的店里时,他的神经再次受到刺激。当扬克引导着艾琳娜走到里面的房间选购商品时,他找借口把扬克打发了出去,正准备对艾琳娜下手。
  
  至于艾琳娜见到扬克后的反应,经过盖里对劳拉生前好友的寻访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英俊的扬克一直是劳拉暗恋的对象。这样的结果令莫丽瞠目结舌,她没想到女儿遗留给她的记忆竟是一段爱恋,而最后靠它阴差阳错抓住了真凶。
  
  送往医院的艾琳娜经过检查没有大碍,只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于是,莫丽再次担负起母亲的角色,细心照顾艾琳娜,而完成任务的盖里博士先行告辞回图森去了。
  
  经过二十多天的休养,艾琳娜完全康复,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莫丽不禁黯然神伤。如今支撑她生活的复仇目标已经完成了,她感觉再度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而经过一个多月的接触,她已经对这对父女产生了亲人般的依恋,他们走后,她又将孤独地面对生活。
  
  莫丽久久搂着艾琳娜不愿放手。一旁的罗兰德突然期期艾艾地说:“莫丽,如果……你愿意,我们……欢迎你一起去费城。”莫丽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竟脸颊微红,手足无措起来。这时,莫丽怀中的艾琳娜扬起脸,调皮地说:“是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能有个妈妈。”
  
  莫丽嘴边绽开了欣慰的微笑,眼泪却刷地落了下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