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我的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后宫鬼画事件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9-21 07:57:40 阅读:

  二十年来扑朔迷离的宫廷谋杀案,如今死灰复燃,还有多少鲜活的生命被扼杀……
  
  北宋仁宗元年,农历九月初五,拂晓时分,一个小太监在与殿相邻的宫墙上发现了一幅奇怪的画,显然是有人趁夜深人静刻在宫墙上的。此画内容奇特,令人触目惊心。画的正方是一个怀抱婴儿的妃子,身旁一个穷凶极恶的太监正试图从她怀里将婴儿抢走,太监身后还站着一个颐指气使的女人。
  
  画中人究竟是谁?难道画的内容是在向人昭示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是空穴来风、妖言惑众?年轻的仁宗百思不得其解,便宣召包拯上殿,下旨查办此案,及早揭开这个令他寝食不安的谜团。
  
  在发生“墙画”事件的前几天,宫里闹鬼的传闻甚嚣尘上,一个巡夜的老太监信誓旦旦地说曾看见容妃的鬼魂在宫墙下游荡,并且还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虞美人的花香。二十年来容妃之死一直是一桩悬而未决的疑案,宫内盛传她是被亲妹妹萱妃用砒霜毒死的。萱妃何以下此毒手?是嫉妒姐姐容妃的美貌还是另有宿怨?包拯调查后发现,容妃死的时候,她和萱妃已经被双双打入冷宫,争宠之事乃子虚乌有,唯一的可能是,萱妃是受姐姐牵连才遭废黜,她痛恨姐姐毁掉了她一生的幸福,故而衔怒报复。容妃死去不久,萱妃就疯了,从此这起扑朔迷离的宫廷谋杀案便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事发不久,包拯带着展昭等人来到冷宫。冷宫里幽禁着十几位被废黜的嫔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萱妃。包拯透过禁室的窗棂,看到一个披头散发、鬼魅一般的女人,她瘦得皮包骨头,这使她的一双眼睛显得又大又突兀。她不动声色地盯了包拯一会儿,忽然向他伸出四根手指,喉咙里发出一声瘆人的怪笑。这时,太监大总管郭槐像幽灵般出现在身边,在他的厉声呵斥下,萱妃战战兢兢地退了回去。包拯对郭槐处处插手此案颇感不快,他深知此人阴险狡诈、口蜜腹剑,故而对他处处提防。
  
  这个阴雨绵绵的九月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墙画”事件尚不见眉目,宫里又发生了一起扑朔迷离的凶杀案。被害人是三个在冷宫里干杂役的宫女。包拯亲自查验了三名被害人的尸体,她们的死状如出一辙,皆被锐器刺穿喉咙,血流如注,惨不忍睹。令人惊诧的是她们的口腔里都没有舌头,经仵作检验,系多年前就被割去的。这个发现让包拯不寒而栗,这是一个巧合还是另有阴谋?重重的疑窦令他愁眉不展。
  
  包拯回到府第,秉烛夜思,隐隐地感到新发生的这起命案与神秘的墙画有斩不断的联系,画上的内容绝非捕风捉影,肯定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闹鬼之说并非空穴来风,容妃会不会就是画中的那个妃子?容妃早年确实有孕,谁料却生下一个貌似狸猫的怪胎,被视为妖孽当场溺死,事隔不久,容妃就神秘中毒身亡,留下一个千古之谜。至于三名宫女,她们肯定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从而招致杀身之祸。包拯正在沉思,师爷公孙策匆匆而来,带来一个重要信息,他经过详细的调查,证实那三名被害人就是当年侍奉容妃的宫女,她们无疑是当年容妃被害真相的知情者。不过当年侍奉容妃的宫女共有四名,幸存的那名宫女名叫红莲,还在宫中。
  
  包拯心头一震:不好!凶手一定会斩草除根,红莲性命危矣!他立刻唤来展昭,交给他一块皇上御赐的虎牌,立马进宫,竭尽全力保护红莲的安全。
  
  展昭尽管行动神速,但还是慢了一步,当他赶到红莲的寝室时,发现她倒在血泊中,已经奄奄一息。他凑到红莲身边,见她谜一般地用颤抖的手指了指他的嘴巴,随即又转向敞开的窗户,然后头一歪,断了最后一缕游丝。展昭带着疑惑走到窗前,立刻有一股凉风吹在脸上,他灵机一动,莫非红莲暗示他问风?可风能告诉他什么?他仔细搜查室内的可疑之物,结果在一只化妆盒里发现了不少虞美人的花瓣,便带出宫来,连夜向包大人复命。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包拯对红莲之死做了低调处理。种种迹象表明,红莲无疑就是在宫墙上作画的人,诡秘的容妃还魂事件也是她一手策划,在她房间找到的这些虞美人花瓣就是有力的佐证。容妃生前最爱虞美人之花,红莲让自己装扮的鬼魂身上染上虞美人的花香,目的是向世人昭示鬼魂的身份!墙画中那个被夺去婴儿的妃子很可能就是容妃,那么,站在太监身后那个颐指气使的女人究竟是谁?
  
  据包拯了解,当年能在后宫一呼百应,只手遮天的只有当今的太后刘娥,但以此就做出结论未免过于武断,最引人关注的是襁褓中的婴儿,他是否还活在世上?
  
  包拯正想着,忽然一阵微风穿过窗棂迎面吹来,此刻他想起红莲临死前神秘的哑语,一下茅塞顿开,“风”与“疯”谐音,红莲一定是在向展昭暗示,要想破解这一谜案,必须问冷宫里的那个疯女人!此时他脑海中浮现出萱妃向他伸出的四个手指,分明是在向他暗示宫中还有第四位知情的宫女。由此看来,萱妃一定是在装疯!包拯隐隐感到,在这一连串的诡秘事件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重大的阴谋。
  
  午夜时分,萱妃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借着清冷的月光,她惊诧地看见门前站着一个戴着骷髅面具的黑衣人,他手持一把寒光凛凛状如鹰喙般的铁钩,一步步向她逼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矫健的身影飞身而入,随着闪电般的一击,刺客手中的铁钩应声落地,随后他的胸口连中两掌。
  
  黑衣人见势不妙,负痛欲逃,早被一双铁钳般的大手锁住喉咙,动弹不得,只得束手就擒。这个武艺高强的侠客不是别人,正是南侠展昭!原来包拯料到凶犯会对萱妃下毒手,故将计就计,派展昭埋伏于此,一举将刺客擒住。萱妃由于受到强烈的惊吓,昏厥过去,随后赶到的包拯立即派人请来御医救治。
  
  包拯连夜提审了那名刺客,刺客交代他是宫里的一个太监,因会些武功被郭槐收买利用,后宫的前两起血案都是郭槐派他干的。萱妃在一名女官的搀扶下走了进来,此时她已经恢复了正常,全无半点疯态。
  
  包拯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冒昧地问一句,你可是萱妃?”
  
  萱妃不置可否,欲言又止。
  
  包拯一针见血地说:“你不是萱妃,而是容妃!”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震惊。
  
  包拯接着说:“真正的萱妃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去,宫里有位神医,是我的故交,他能通过女人的经脉测出她是否有过妊娠经历。刚才在你受惊昏厥之时,我让他检查了你的经脉,证实你有过身孕。你和萱妃是亲姐妹,相貌十分相像,几可以假乱真。据我所知,萱妃从没有过身孕,而你却在二十年前为先帝产下一个龙子。”
  
  萱妃闻言,泪水禁不住潸然而下:“包大人,不瞒您说,我正是容妃!今天遇见包大人,我二十年的冤屈终于可以昭雪了……”
  
  二十年前,刘妃嫉恨容妃腹中怀上了龙种,勾结太监郭槐定下一个毒计:在容妃临盆时,用一只事先准备好的狸猫换走了男婴,又在皇上面前诬蔑容妃是妖孽。
  
  皇上听信了刘妃的谗言,将容妃打入冷宫,妹妹萱妃受到牵连,也进了冷宫。刘妃为了灭口,鸩杀了接生的稳婆,还派郭槐将知情的四位宫女全部割去舌头。
  
  “当然她也不会放过我,”说到这里,容妃已是泣不成声,“这一天我正准备吃饭,偏巧妹妹来探望我,她肚子正饿,就喝了放在饭桌上的一碗粥,不想立刻腹痛如绞,转眼之间就咽了气。我这才知道粥里被人下了毒。当时我悲愤交加,真想一头撞死算了,但我一想起我和皇上共同孕育的那个孩子,又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于是采取了一个大胆的行动:我迅速跟死尸互换了衣裳,从此我的身份就变成了萱妃。虽然我们姊妹俩长得十分相像,但言谈举止有明显的差别,难免被人看穿,我没有别的选择,要想瞒天过海,唯一的办法就是装疯。事发不久,宫里就传出容妃被萱妃毒死的谣言,不用说,这一定是刘妃一手策划的。妹妹为我背负了二十年的骂名,今朝终于可以平反了。”
  
  这起错综复杂的奇案终于真相大白!包拯悲愤难平,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容妃道:“敢问包大人,我的那个孩子是否还活在世上?”
  
  包拯道:“当年那个男婴被郭槐夺走之后,转交给刘妃。刘妃以生母的名义将他养育成人,他就是当今的圣上。”
  
  话音未落,身穿龙袍的宋仁宗从帷幕后走了出来,母子分别二十年后终于相认,双双泪如雨下。
  
  冤案昭雪,郭槐被处以极刑。仁宗念刘太后的养育之恩,没有拿她问罪,但一直到她过世也没有再见她一面。历尽苦难的容妃被尊为太后,得以安享晚年。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