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我的故事 > 正文

[新传说]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幅画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9-21 07:57:41 阅读: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你像我一样心中有‘河’,你就一定能走出沙漠,渡过难关!
  
  小城出了个大画家,名叫方强。
  
  五年前,小城里还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六十来岁的独身老头是干啥的;如今,方强的名字在全国各地都叫得响,他的画价就像油价一样噌噌往上蹿,现在你想买他的一幅画,没个十万八万的,也只能两眼看看了。
  
  不过平心而论,方强的画儿确实牛,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画什么像什么:他画的猫儿吓得家里的老鼠集体搬家,他画的大门骗得保姆吴嫂掏出钥匙去开门,他画的美女居然害得一个小伙子得了相思病。
  
  其实,上面说的这些画儿在方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据方强私下里说,他最好的画儿名叫《生命之河》,就是给一座金山,他都不会出手。不过,除了方强外,没有一个人见过这幅画。画友老赵等人曾提出要看看这幅画,方强听后一个劲地摆手摇头,说那幅画儿挂在卧室里。画友们都知道方强的卧室其实也就是画室,那儿犹如皇宫禁地,除了方强本人,其他人不得入内半步;方强说画挂在卧室里,说白了就是不让看。老赵等人也只好在心里叹息自己没眼福。
  
  也许正因为《生命之河》从没抛头露面,所以引得不少人登门争购这幅画。
  
  这天下午,方强正在卧室里作画,家里又来了两个戴墨镜的陌生人,自称是来买画的。方强抱歉地告诉他们,他一年顶多也就画三四幅画,手中又没有现成的,如果愿意等的话,20天后再来看看。两个“墨镜”又提出愿意出高价购买《生命之河》,被方强婉言拒绝了。
  
  送走二人后,方强念大学的外甥恰好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四五个同学,说是到这儿旅游,要在这儿住两天。方强和他们聊了一阵后,重新回到卧室,拿起画笔刚画了两笔,画友老赵打电话约他半小时后到酒店喝酒。方强知道今晚是画不成了,便把画笔搁在书桌上出了门。
  
  熟悉方强的人都知道,方强除了画画外,最爱的就是喝酒,而且十喝九醉。这不,这天晚上,他又喝高了,被老赵架着膀子送到大门前,保姆吴嫂连忙过来开了门,老赵又继续扶着方强往卧室走去。几分钟后,老赵和在厨房收拾家务的吴嫂打个招呼后走了。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得老高时,方强才睁开眼。忽然,他的小眼睛变成了大鸡蛋:床头的那幅《生命之河》不见了!方强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发现搁在床头书桌上的两支画笔也掉在地上,卧室的门也没有像往日一样反锁着。方强记得昨晚出门时,那幅画还挂在卧室里,它究竟是昨晚什么时间不见的呢?
  
  方强愣了两分钟,忽然又摇摇头,笑了笑,没事人似的走出卧室,刷牙,洗脸,然后坐到桌边。吴嫂手脚麻利地把早饭端了上来,笑着对方强说,他外甥和几个同学还在睡懒觉呢,我去喊他们起来一起吃吧,说着转身向屋里走去。人都到齐后,方强边吃边问吴嫂昨晚他回来时卧室的门是谁开的,吴嫂说,她把大门打开后就到厨房忙去了,不太清楚这件事。方强听了,点点头,又问大家昨天夜里听到什么动静没有,个个都说睡得死,没听到什么动静。
  
  见方强问这问那的,吴嫂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她奇怪地问方强昨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方强点点头,把丢画的事说了,大家连忙催方强去报案。方强摆摆手,平静地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有没有《生命之河》已无关紧要。”望着大家那吃惊的样子,方强微笑着说:“我先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听后,你们就明白了。”
  
  四十多年前,有个小伙子爱画画到了疯狂的地步。这天,小伙子独自一人去沙漠深处采风,忽然刮起一阵狂风,他连忙把画笔和画板压在身下。狂风一直刮了几小时才停下来,小伙子从沙丘里爬出来后,发现身旁的干粮和水壶被风卷得不知去向;更要命的是狂风席卷后的沙漠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模样,他根本找不到来时的小路。小伙子咬着牙走了两天,也没有走出沙漠,更没有发现人群。
  
  那天早晨,小伙子实在走不动了,无力地瘫倒在一个小沙丘上,绝望占据了他的心。忽然,小伙子的手碰到了画夹,他的心一动,他想把死前的感觉画下来,让这幅画儿伴随自己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小伙子颤抖着手,拿起画笔,一点一点地画起来,一条清澈的小河一点一点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河边青草碧绿,野花盛开……画完最后一笔时,小伙子似乎忘记了饥渴,忘记了恐惧,忘记了绝望,他好像听到有个声音对他说: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找到河水,一定能走出沙漠!于是,小伙子又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慢慢地向前挪去。实在走不动时,小伙子就打开那幅画,每次看画时,他似乎能望见那清清的河水正从远方缓缓流来,一直流进他的嘴里心里,他顿时觉得又有了盼头,身上又有了力量。又过了半天,小伙子真的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河,那条河和他画中的河几乎一模一样……
  
  后来,走出沙漠的小伙子将这幅名为《生命之河》的画儿一直挂在卧室里,画画累的时候看看它,被人嘲笑时看看它,文革中被批斗后看看它……一看到这幅画儿,小伙子身上似乎就有了劲儿。
  
  吴嫂听到这里,眼圈红了,她哽咽着对方强说:“那个小伙子就是你吧?”方强点点头,继续说:“说实话,我那时的绘画水平非常平庸,不论从哪个角度说,《生命之河》都是一幅很差劲的作品。我估计偷画的人即使四处叫卖,也没人会相信《生命之河》是出自我的手,更不用说会掏钱买它了。对于偷画的人来说,他偷去的不过是一张废纸,但是在我心里,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它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画儿。四十多年了,它早已刻在我心里,融进我血里,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挂不挂在卧室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所以,我想没必要再去追查画的下落了。”
  
  当天下午,方强睡完午觉打开了卧室的门。忽然,他发现门旁靠着一幅卷起的画,画旁还有一封信,信是吴嫂写的,吴嫂说,《生命之河》这幅画儿是她偷的。前些日子,她丈夫得了尿毒症,听说做手术要好几万块钱呢,情急之下,她打起了那幅画的主意,前几天,她趁方强喝醉了酒,偷配了他卧室的钥匙……
  
  吴嫂不知道的是,其实方强在吃早饭时就知道了画是谁偷的了。昨晚半夜时分,当吴嫂蹑手蹑脚取下画转身离开时,一不小心蹭到了书桌上那支沾了红色调料的画笔,背后的衣服上顿时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点,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今天吃早饭时,吴嫂转身去喊方强外甥吃饭,细心的方强发现了吴嫂衣服上的红点,他一眼就看出那个红点是作画用的红色调料沾上去的,联想到掉在地上的那支红色画笔,方强什么都明白了。
  
  令方强不明白的是,吴嫂平时为人正派,她怎么会来偷画呢?方强琢磨了两分钟,忽然记起了前些天吴嫂顺口说起她丈夫得了尿毒症的事。因为当时方强又喝醉了酒,一觉醒来后又忙着构思新画,就把这事给忘了。方强推测吴嫂偷画很可能是为了救丈夫,所以,他才决定不去报案,并在饭桌上对大家讲了那幅画的来历。
  
  就在方强读吴嫂信的时候,吴嫂已经坐上了开往家乡的列车。想到丈夫的病情,想起自己做贼的经历,她的泪又流了下来。见旁边的乘客都好奇地看着她,吴嫂连忙打开大旅行袋,想去拿手绢擦泪。忽然,一个红色的活期存折映入眼中,她惊奇地打开一看,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是方强那漂亮的行书:吴嫂,我手中的钱大都捐给地震灾区了,手里暂时只有这15万元,拿去给你丈夫治病吧。密码就是存折账号的后六位数,等我手中的这幅画儿卖了,我再汇钱给你。记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你像我一样心中有“河”,你就一定能走出沙漠,渡过难关!等你丈夫康复后,欢迎你再来我家。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