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新传说 > 正文

[新传说] 险象环生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4 08:36:25 阅读:

  刘小东是个年轻的小偷,脑子不大灵光,所以带他的师父老吴经常骂他。老吴干这一行十多年了,经验丰富,尤其偷汽车很有一套。
  
  虽然刘小东傻乎乎的,可对各种锁具却有着令人惊奇的悟性,不到一个月,就跟着老吴学会了快速开汽车车锁的本领。
  
  刘小东跟着师父干了几次,学了不少东西。
  
  这天,老吴带着刘小东把前段时间销车得到的赃款去银行开户存好后,便把他领到烈士陵园。老吴想给刘小东“放单飞”,让他自己单独干一票。
  
  烈士陵园旁边都是刚开发不久的小区,入住的人家寥寥可数,属于相对偏僻的地方。
  
  老吴指着陵园西侧路上停的那些车子说:“我已经连续十几天做这里的工作了,我在这些车子上贴了广告单之类的东西,上面贴得越多,表示那车子已经好多天没人动了,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地去开锁,然后轻松开走就行。”
  
  刘小东说:“师父,您真高,要是不当小偷,去当公安局的侦查员也是绝对够格!”
  
  老吴骂道:“别贫了,公安比我们高明多了。听说前段时间他们抓了个我们的同行,招了很多我们这行的偷车秘密,你可要小心点,搞不好警察可能就在附近呢。”
  
  “那,那我可不敢去了!”
  
  老吴笑道:“傻小子,哪有那么倒霉,要是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撒腿就跑啊!去吧,我在这儿等你的好消息!”刘小东在老吴的鼓励下,终于迈开步伐向陵园西侧那一溜儿停着的汽车走去。
  
  他装作路人的样子,一边走一边仔细地打量那些汽车,大多数汽车上都没有老吴所说的广告宣传页。突然,他看见一辆红色的汽车孤零零地停在远处,上面贴了好多广告纸。那红色轿车就停在黑暗里,周围并没有人,正好下手!
  
  刘小东蹑手蹑脚地走到车子侧面,正要掏出工具开始撬车锁,突然后面的车门开了,他刚一回头,就见一名身材魁梧、浑身肌肉的青年男子正瞪着他。
  
  我的妈呀,车子里怎么还有人呢!眼看着对方就要伸手抓自己的肩膀,刘小东马上一蹲,躲过对方的手,从对方的腋窝下面钻出来,拔腿就向老吴那个方向跑去。
  
  老吴正在吃烤串,一看刘小东后面追着一个大汉,马上明白了,也随着刘小东向前面逃。
  
  刘小东边跑边说:“没想到你贴满广告页的那车子里有人!”
  
  老吴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彪形大汉,骂道:“坏了,肯定是进去的那哥们把我们这行的秘密说了,这是便衣警察在‘钓鱼’啊!”
  
  眼见那大汉在后面越追越近,老吴说道:“小东,前面就是城中村,为了分散警察的注意力,咱们分开跑吧,记住,老地方见!”
  
  老吴说完就脚下抹油,往右一拐,进了一个胡同。
  
  刘小东向左一拐,也进了一个胡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大汉直追自己而来,他身材瘦弱,继续跑了三五百米,就再也跑不动了,只好蹲在地上,束手就擒。
  
  那大汉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骂道:“你小子跑得真快,累死我了,总算把你逮住了!”
  
  刘小东蹲在地上,连连求饶:“让,让我喘口气,你想问啥,我什么都说,只要别打我。”
  
  大汉笑了,连忙把刘小东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亲切地说:“哎呀,兄弟,我知道是孙海春派你来的吧?说吧,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调查我们?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告诉他,我保证给你一倍于他的价钱。”
  
  什么孙海春,这哥们在说什么呀?刘小东一下子蒙了,傻呆在那里。大汉看刘小东傻愣愣地不说话,马上又和颜悦色地说:“哦,这样吧,给你两倍的钱如何?”
  
  刘小东心想,这人不给戴手铐,而且对自己还挺客气,看来不是警察,于是便稍稍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那你是谁啊?”
  
  那大汉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兄弟,你别装了,既然你是来调查我们的,怎么能不知道我是工商所的于大庆呢?我知道你这是在装傻充愣呢。”
  
  刘小东正想再问他的话,就见一个从胡同口开过来的三轮摩托车“嘎吱”一声停在他们身边。
  
  这时,一名穿着时髦的少妇从摩托车后面的小棚子里钻了出来。
  
  那少妇一见于大庆就埋怨地说:“大庆啊,你们跑得真快,我一眨眼,你们就没影了,好在有个摩的经过,我才坐上赶了过来。”
  
  于大庆连忙安慰道:“没事,小芸,我会处理好的。你不是说那个土老帽农民企业家怕你在外面有人,叫嚣着要找私人侦探跟踪查你吗?没想到他还真干得出来。”
  
  那个叫小芸的少妇一脸嫌弃地说:“我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一点情趣都没有,哪有于所长你有派头啊。”说到这儿,她又嗔怒道,“哼,你非得搞什么野外车震玩浪漫,还说贴上广告纸,外面人看不见,这下好了,招来苍蝇了吧!”
  
  于大庆羞红了脸,好生劝慰了几句,接着对刘小东说:“你考虑一下吧,只要你同意我说的,不给孙海春说今天的事,我马上到车上拿钱给你。”
  
  刘小东这时听明白了,这个叫于大庆的所长是在和一个土豪的老婆偷腥,对方误把自己认成少妇老公派来的私家侦探了。既然这样,不如将计就计,这钱不拿白不拿。想到这里,刘小东笑着点了点头,说:“谁跟钱有仇啊,既然大哥都这么说,我就答应你了。”
  
  说完,刘小东赶紧给老吴拨电话:“师父,快来啊,徒弟今天发财啦!”这时,只听老吴在电话里含含糊糊地说:“我马上到了!”
  
  刘小东挂了电话,就听胡同口传来警笛声。还没等刘小东他们反应过来,就从一辆警车上呼拉拉下来四个警察。警察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吴。
  
  为首的一个警察对刘小东大吼一声:“不许动!”
  
  老吴苦着脸说:“我在胡同口远远地看你已经被逮住了,当时心就凉了。咱们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进去了,免不了会把我供出来。再说,今天开银行账户的身份证还在你身上,身份一旦暴露,不认账也不行啊。于是,我决定还不如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呢。”
  
  刘小东暗骂一声,指着于大庆说:“师父啊,我们都搞错了,他,他不是警察呀。”老吴猛一抬头:“什么,他不是警察?”
  
  此时,就听旁边那个为首的警察对于大庆说:“哎,这不是于所长吗,你怎么在这里?”
  
  刘小东懊恼之余,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叫唤起来:“警察同志,我举报工商所长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这也算是立功表现吧。”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