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新传说 > 正文

[新传说] 好人难做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4 08:36:32 阅读:

  张潮是一名记者,这天他接到了一个名叫周长生的人打来的电话。
  
  周长生说他女儿丫丫前不久被查出得了脑疝,他患有严重的类风湿,为给女儿治病,他借了很多钱。如果女儿再不做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他已借不到钱了,希望张潮来采访,得到好心人的关注和帮助。
  
  听到这些,张潮心中很不是滋味。作为民生节目,求助电话每天能接到上百个。这类新闻太多,观众已经出现了视觉疲劳和情感疲劳。总编已明确表示,这类新闻最近暂且忽略。
  
  挂断电话,张潮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情况跟总编说了。总编皱着眉说:“咱们本周已经报道了五六条这样的新闻,类似的预备片还有好几条,这件事就先放放吧……”接着给张潮安排了另一个采访的工作。
  
  张潮在采访结束的路上,车出现故障抛锚了。司机说:“这里是周家村,附近没有修车店,我曾学过修车,车问题不大,我自己解决吧。”
  
  张潮忽然想起,昨天打电话的周长生就在周家村。
  
  张潮虽然不能帮助报道,但他想去捐点钱。趁司机修车的工夫,张潮打听到了周长生的住处。
  
  周长生的家是一座矮小破旧的平房,走进院子后,张潮看到周长生正坐在凳子上看一个小女孩剪纸。周长生看到了张潮,问:“您是?”
  
  张潮连忙作了自我介绍。周长生开心地说:“记者同志,终于把您盼来了!”当张潮握到周长生的手后,发现他的手掌扭曲,手指关节肿大、凸出。
  
  周长生苦着脸说,他18岁就得了类风湿,由于病痛,手、脚和膝盖都变形了。来到房间,周长生抱起小女孩说:“这就是我女儿丫丫。”张潮问完丫丫的病情后,看到桌上摆满了剪纸。
  
  周长生说:“丫丫从小就喜欢剪纸,可医生说再不做手术,她的智商就会严重降低,而且会危及生命……记者同志,您采访怎么没带摄像机啊?”
  
  张潮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他愧疚地说:“周大哥,其实我不是来采访的。”接着他把自己的难处说了。
  
  周长生听后,绝望地说:“怎么会是这样……”张潮忙说:“大哥你别难过,虽然暂时不能上电视,但我可以把丫丫的病情发到我们网站上,我相信,一定会有好心人帮助丫丫的!”
  
  见周长生脸上生出一丝希望,张潮掏出五百元钱塞到他的手上后,给丫丫和周长生拍了几张照片就起身告辞了。
  
  张潮回到家,就把丫丫急需得到爱心人士帮助的消息发布到了网上。可让人失望的是,浏览的不少,回复的却不多,更没有捐款的。一天天过去,关于丫丫的帖子被形形色色的花边新闻给淹没了。张潮感觉很对不起周长生,他刚买房不久,生活也很拮据,可他还是在发了工资后,拿出两千元寄给了周长生。
  
  半个月后,张潮刚来到办公室,就被总编喊了过去。总编指着网上的一段视频说:“这段视频非常有采访价值,发布了仅一天就传疯了,你和其他同事要尽一切所能,联系到视频上的这对父女!”
  
  张潮点开视频一看,那对父女竟是周长生和丫丫,地点在一家医院门外。丫丫哭喊着追周长生,周长生咆哮一声,甩开丫丫的手。丫丫再次追上来,周长生却一把将丫丫推倒在地上。路人见状,都围了上来。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我刚才去医院检查,听医生说这个孩子得了脑疝,手术费要二十多万,这人是要遗弃孩子啊……”听到那人的高喊,周长生却一瘸一拐地跑了起来,跑着跑着,由于腿脚不好摔倒了。
  
  大家追上周长生,抓着他问为什么扔孩子。周长生被问急了,喊道:“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有一年我去打工,在地上看到襁褓中有个小孩,不忍心她被冻死,就把她抱回了家。我辛辛苦苦养了她七八年,可她现在得了脑疝,为了给她治病,我花光了钱、操碎了心,我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这孩子我不要了……”
  
  路人说:“毕竟你们父女一场,就是没钱治病也不能扔孩子啊!”
  
  周长生铁了心,坚决不答应把丫丫带回家。
  
  僵持阶段,有人报了警。警察赶来了解完情况后,对周长生劝说一番,周长生依旧不答应。警察严肃地说:“孩子就算不是你亲生的,她和你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们已经形成了事实的父女关系,你现在把孩子扔掉,同样是在犯罪!”
  
  周长生听到这些怕了,但还是凶巴巴地喊:“先养着就先养着,反正让我拿钱给她治病是不可能的!命好就活下去,命不好就死!”警察不放心周长生,要用警车把他们送回家。视频到此,结束了。
  
  看到这里,张潮惊得目瞪口呆!
  
  总编见张潮这个表情,问他是不是认识视频中的父女。张潮说:“我见过他们一面,其实这条新闻我也跟您汇报过,只是当时被您否定了,真想不到,丫丫居然是周长生捡来的!这个周长生啊,一开始演得像个慈父,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可他现在居然嫌丫丫是累赘就要扔孩子,真是可气!”
  
  当张潮心急火燎赶到周长生家里时,他家里已经聚满了各路媒体的记者。他们“长枪短炮”地对着周长生,周长生此时正在讲述他捡丫丫的过程。
  
  周长生拉过身边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说:“他叫周鹏,是我们村的,几年前,我和周鹏去深圳打工,年底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草丛中有个被人遗弃的小孩,周鹏有妻有子,他当然不肯要,而我想到自己有病讨不到老婆得有人养老,也不忍心看着孩子冻死,就要了这孩子。”
  
  周鹏忙说:“是的,当时小孩虽然身在小褥子里裹着,可全身还是冻得发紫呢,要不是周长生捡了她,孩子早冻死了!”
  
  接下来,周长生又拿出丫丫的病历和花费的明细,见记者们疯狂拍摄,周长生露出自己变形的关节说:“你们看看我的情况,自己都快病死了,在全村也是最穷的,我对丫丫已经竭尽所能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管丫丫吃饱饭,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到了。如果世上还有好心人,就帮帮这孩子,如果没人帮,那她只有病死了!”
  
  采访完毕,记者们陆陆续续地走了。作为一个身患重病的养父,能做到这些已经不易了,虽然周长生想遗弃丫丫的做法很不对,可如果没有他,丫丫早就在几年前就冻死了,谁还有资格去责怪他呢?
  
  张潮把带来的保养品和礼物给了丫丫,跟周长生再三嘱咐要好好照顾丫丫后就离开了。
  
  此事一经各电视台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大家都对丫丫的身世感到同情,好心人也都出来捐款了。不多久,丫丫住进了医院,成功做了手术。
  
  多天后,张潮忽然接到了周长生的电话,说他有件事情要跟张潮说。
  
  张潮拿着摄像机赶到周长生家时,周长生已经沏好茶等着了。张潮坐下后,周长生拿出一张纸递到了张潮手中。
  
  张潮一看,上面竟是丫丫的出生证明,而签字的正是周长生。张潮蒙了,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长生叹息一声说:“其实,丫丫是我的亲生女儿!”接着他说,八年前他去深圳谋生活,认识了残疾女孩李茹,两人命运相仿,有共同的语言,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好在了一起,不久李茹怀孕了。可不料,李茹生丫丫时难产,生下孩子就死了。
  
  李茹去世后,周长生想一死了之,可看到丫丫后,他决心要好好地活着,把女儿养大。周鹏是周长生的工友,得知一切后,为了他将来能再娶个老婆,就劝他回村撒谎说丫丫是捡来的。可不想今年丫丫得了重病,周长生为她借遍了债,可还是距离手术费很远。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周长生都要保住女儿的命。可他给媒体打去电话,换来的都是遥遥无期的等待。张潮的到来,让周长生产生了希望,可一天天过去,仍然没有人关注。
  
  就在周长生崩溃的时候,丫丫的病再次加重。他知道现在是“噱头时代”,一件事只要有了足够的噱头,就能引起别人关注,于是他自导自演了医院门口狠心扔孩子的那一幕,并让周鹏在人群中拍下视频传到网上。丫丫的假身世使得她更加悲惨,从而得到了那么多媒体和好心人的关注……
  
  最后,周长生说:“今天让你录下咱们的谈话,我就是想对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说声对不起!虽然我欺骗了大家,可为了女儿能够活命,作为一个父亲,我别无选择!无论是被痛打还是被痛骂,我都心甘情愿!”周长生说到这里,对着镜头跪了下去。
  
  听到这些,张潮愣住了。作为一个记者,他怎会不知噱头时代为何物!一件事情,如果没有噱头,就是再悲惨也是无人问津;可如果噱头十足,就是再烂的新闻也能上各媒体头条。
  
  这种负面的新闻本不值得提倡,可作为父亲的周长生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无奈之举!张潮想明白了,今天这件事一定要报道。因为他相信看到这则报道后,某些人一定会有所反思。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