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新传说 > 正文

[民间故事] 大辽追贪记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4 08:36:35 阅读:

  北宋年间,宋英宗觉得国库空虚,钱不够花了,就想了个办法:大力整治查处贪污,贪官下狱,家产充公。别说这一招还挺奏效,查出来的贪官还真不少,宋英宗赚了个盆满钵满。
  
  让英宗比较郁闷的是一个叫徐伟廷的工部侍郎,在任时主持了不少朝廷的大型施工,一查之下九成都是豆腐渣工程,而自己的宦囊却是塞得满满当当的。一见反贪风暴来袭,精明的徐伟廷弃妻儿于不顾,带着一大笔巨款望风而逃,从此杳无音讯。
  
  刑部查了好久都找不到这个人,宋英宗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作罢。不过天网恢恢,一年以后,大宋在辽国潜伏的细作来报,在幽州城见到了改名换姓为徐荣的徐伟廷,现在干的还是老本行。
  
  英宗立即下令刑部派得力干将去幽州,抓捕这个可耻的外逃贪官!刑部六扇门总捕头铁中寒接到命令,不禁有点犯愁:幽云十六州被后晋皇帝石敬瑭割让给辽国后,已经是契丹人的聚居地,而且要抓捕贪官,不可避免要与辽国的官方打交道,语言不通可怎么办?
  
  忽然,铁中寒脑中灵光一闪,刑部最近办了个学习班,从全国各地的衙门中选拔了一些优秀有潜质的捕快来京深造。他记得荆城县衙女捕头周紫淇的履历上写着会说契丹话,忙找来了她。周紫淇听说要跨国追外逃贪官,顿时兴奋不已,表示一定会完成任务!
  
  由于大宋和辽国的关系比较尴尬,虽然自宋真宗时两国签订“澶渊之盟“后,到现在一直处于和平状态,虽没有交战,但毕竟是敌对国,又是去抓贪官这么敏感的事情,人多了反而碍事,于是铁中寒和周紫淇两个人轻车简从地上路了。
  
  铁中寒和周紫淇冒充来进行贸易的中原商人进了幽州城。他们准备先去打探一下徐伟廷,也就是徐荣的情况。要查徐荣并不难,他现在在幽州城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因为正在为官府建造一座宝华楼,也成了辽国官场的红人。
  
  在确定徐荣就是徐伟廷后,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抓捕他回大宋了。铁中寒决定先去幽州官府探探口风。
  
  铁中寒带周紫淇来到幽州府衙,表明身份准备办交涉。交涉的结果很不好,辽国官方态度很强硬,说徐荣现在是大辽的商人,并非宋朝的贪官,不许他们跨国办案。
  
  双方正在争执时,走进来一个身穿官服的青年男子,幽州官员连忙躬身参见,可见是个大官。周紫淇一见这个人也呆住了,失口惊呼:“萧璋!”
  
  那青年大官看见周紫淇也呆住了:“周紫淇,你怎么在这里?”
  
  周紫淇喜道:“我真没认错人,果然是你!“随即皱起了眉头,“你是辽国人?”
  
  幽州官员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大辽工部的北院宣微使萧璋!”
  
  周紫淇神情有些恍惚,想起来曾经见过萧璋。三年前在荆城县,周紫淇在巡街时,帮萧璋抓住了小偷,找回了钱袋。萧璋说,他是从关外来的,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周紫淇就为他当起了向导,带他逛了小城。没想到后来一别就是三年。此刻,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没想到自己一直牵挂的人竟然是辽国人。
  
  铁中寒轻轻扯了扯周紫淇的衣袖,周紫淇才回过神来。萧璋显得很高兴,问清了周紫淇他们投宿的客栈名字,说晚上会去拜访叙旧。
  
  到了晚上,萧璋果然如约而至。三人在酒桌上谈起这个徐荣,萧璋说:“徐荣现在正在建造的宝华楼是辽帝耶律洪基在幽州行宫的主体建筑,所以他现在的地位十分重要。如果非要动他,只有让辽人觉得他的存在会对大辽带来危害,他们才有可能会驱逐徐荣,这样你们才有可能带走徐荣。”
  
  周紫淇想了想,说:“这个徐荣在我们大宋建造了好多伪劣工程来中饱私囊,我想他在辽国也会为了赚钱而故伎重演。既然你是辽帝派来监督宝华楼建造的工部官员,一定能找到这方面的证据!”
  
  萧璋微微一笑:“我这几天一直在巡视建造中的宝华楼,凭我的经验,这个楼绝对大有问题。现在只要找到宝华楼的建造图纸,就可以揭穿徐荣的罪行!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一定会自己保管,不会交给别人。所以我建议你们去他家找一找!”
  
  周紫淇微微一笑:“谢谢你的意见,没想到这次是你帮了我们!”
  
  铁中寒查明了徐荣在幽州的住处,趁他外出时潜入他家寻找了一番,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他卧室的一具铁柜上。可惜铁柜上镶嵌的却是契丹锁匠所制的铁锁,构造和中原的锁具大不相同,铁中寒虽是开锁高手,但使尽浑身解数还是打不开。
  
  周紫淇换上夜行衣,深夜潜入徐荣府中,发现他每晚临睡前都要到浴房泡个澡。他先把门窗都反锁,再脱下外衣,取下挂在颈上的铁钥匙,往桌子上的花瓶里一扔,就到屏风后的浴桶里去洗浴了。
  
  周紫淇观察了三天,皆是如此。铁中寒皱眉道:“徐荣将门窗反锁,咱们是铁定进不了屋子的,他将钥匙藏在花瓶中,这个举动很高明,一来别人想象不到,二来花瓶放在桌子上铁定有机关,移动花瓶他就会发觉。”
  
  周紫淇喃喃道:“铁……咦,我有办法了!”
  
  这天深夜,周紫淇又潜入了徐府。她来到浴室的房顶,轻轻揭开一片瓦,看到徐荣把钥匙放入花瓶,转到屏风后去泡澡后,就拿出一根短竹竿,竹竿上绑了很长一条细绳,绳子末端拴了个黑黝黝的铁东西。她将绳子一点点放下去,对准花瓶瓶口探了下去,铁钥匙一下子被吸在了绳子末端。再将绳子从瓶口收回,一点点收到手中,终于拿到了钥匙!
  
  周紫淇将钥匙摁在带来的湿泥团上印了个模子,擦干净钥匙上的泥迹,手腕一抖,用发射飞镖的手法将钥匙投回了花瓶,由于这一下力道刚刚好,钥匙落入花瓶只轻微地响了一下,屏风后泡澡泡得迷迷糊糊的徐荣完全没有听见,周紫淇终于全身而退。
  
  拿到钥匙模子的铁中寒欣喜不已,夸赞道:“还是紫淇聪明,想到用磁铁从花瓶中吸出钥匙。”
  
  铁中寒立刻找锁匠配了钥匙,剩下的事儿就简单多了。铁中寒从徐荣的铁柜中偷出了宝华楼的建造图纸和账目明细,交给了萧璋。萧璋立即带着这些材料返回大辽京都,觐见辽帝耶律洪基。
  
  耶律洪基看完材料后大怒,命人立刻将其抓捕斩首。
  
  萧璋趁机将徐荣的来历禀告了皇帝,并呈上了大宋刑部的公文:“陛下,如今宋辽两国修好,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将此蠹贼发还大宋?而且这次能得到徐荣的罪证,也是多亏了大宋的两位公差。”
  
  耶律洪基若有所思,最后准奏,将徐荣交由宋朝的捕快遣返回国。
  
  在幽州城的驿馆中,周紫淇和衣而睡,睡梦中出现的却全是和萧璋在荆城县相处的画面,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啊。迷迷糊糊中,她忽然感到一阵浓烟刺鼻,她猛地睁眼一看,窗外已是火光冲天!
  
  正惊疑间,只见房门被一脚踹开,萧璋冲了进来:“紫淇,快跟我来!”
  
  周紫淇来不及多想,跟着萧璋冲出了房间。萧璋带着紫淇左拐右拐,进了一座小院的柴房:“快,这里有个地道,我已经让亲信带铁捕头和徐荣下去了。”
  
  周紫淇跟随萧璋下了地道,果然看见了铁中寒和徐荣。
  
  萧璋解释道:“因为徐荣这一年多来结交了不少大辽商场和官场上的重要人物,了解了很多内幕,再加上我主陛下感觉你跟铁捕头都是很能干的人才,不想放你们回大宋,但又肯定说服不了你们效力大辽,就决定火烧驿馆,让你们葬身于此!我得到消息时已经晚了一步,但幸好还来得及救你们出火海!“
  
  萧璋说他已经让亲信从死牢中找出两男一女三个死囚安排在火场内冒充紫淇他们三人,应该可以瞒天过海!
  
  出了地道,萧璋的亲信已然等在那里,身旁是一辆马车。萧璋让紫淇三人分别在马车内换上了契丹人的服饰,点了徐荣的哑穴,把他伪装成病人,亲自送他们出了幽州城!
  
  出城后萧璋又送了很远,终于停下了脚步:“前面就是大宋的国界了,你们应该安全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送到这里吧。”
  
  周紫淇望着萧璋,良久才道:“你今日此举已是背叛了大辽,你在辽国很危险,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回大宋吧!”
  
  萧璋黯然摇了摇头:“今日此举实属无奈,但我不会再背离我的国家。再说我一个辽国人,去了你们大宋,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一个背弃了国家与民族的人,在异国他乡是不会得到尊重的!”
  
  周紫淇无话可说,她明白宋辽两国虽然现在和平,但毕竟是敌对国,迟早会开战。
  
  铁中寒走过来提醒紫淇他们要赶路了。周紫淇依依不舍,萧璋微微一笑,递给她一个锦囊:“等我走了再看!”说罢他便纵马而去。
  
  待到已看不见萧璋的身影了,周紫淇才打开锦囊,里面是一块丝帕,上写道:吾之心愿,世间和平。千秋万世,永无战争!
  
  周紫淇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