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正文

[悬疑故事] 别说老天不开眼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5:15 阅读:

  一、意外死亡
  
  这天,鲁山打外面回来时满面红光,身上全是熏人的酒味,还不住咂嘴回味:“我今天吃了野猪肉,乖乖,那个香啊!”
  
  老婆桂花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让老婆孩子也跟着享福才算能耐!”
  
  听老婆这么数落自己,鲁山索性道:“我进山去,一定捉个活野猪让你们尝尝鲜。”他说着,简单准备了几样工具,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谁知这一走,鲁山就再也没回来。
  
  一晃两天过去了,桂花心慌得厉害,一边报警一边央求大伙帮她进山寻找。大伙在山里找来找去,人没找着,鲁山的衣服鞋子倒是找着了,可那衣服鞋子破破烂烂的不说,而且上面全是血!难道鲁山被山里的野狼吃了?
  
  接警的是陈警官,他把那件血衣送检化验,不久结果出来了,那血正是鲁山的。
  
  桂花听到这个噩耗,眼一翻软软地倒了下去。
  
  陈警官心想,山里有狼不假,但数量并不多,而且鲁山狩猎经验丰富,生得人高马大,又带着猎刀,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地被狼吃了?假若鲁山不是死于狼吻,那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他被人所害;第二,他来了一招金蝉脱壳,溜之大吉了。这年头因为婚外情、欠债什么的,假装一死,实则远远地逃了,这样的事太多了,鲁山会不会也这样呢?
  
  陈警官展开调查,结果却让他失望:鲁山和老婆桂花感情很好,手头上也很丰足,所以鲁山绝无诈死外逃的可能。鲁山进山之后恰好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所有线索都给冲刷得一干二净,调查陷入了死胡同。
  
  二、旧案重提
  
  时光飞快,一晃眼三四个月过去了,这天因为一桩偷牛案,陈警官再次来到山里。忽然,他听到前面闹哄哄的,不少村民围成一个圈在瞧热闹,圈子中央时不时响起一阵尖锐嘹亮的叫声。
  
  陈警官过去一看,只见圈子中央捆着一只小猪,小家伙长着棕色纵纹,不住地在地上蹦跶、叫唤,原来是一只小野猪。
  
  陈警官随口问道:“小野猪是从山里捉的吗?那可得小心了,听说母野猪发现孩子没了,会进村报复的。”
  
  见警察问话,有人连忙回话:“不是从山里捉的,是买的,村内有好几家买了,听说野猪肉特贵,所以养了玩。”
  
  陈警官一听放了心,举步就走,忽然他看到桂花打前面低头走过,跟几个月前比起来更加瘦弱、悲苦。
  
  陈警官在心里叹口气,正要走,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鲁山失踪那天就是进山捉野猪的,难道此野猪跟彼野猪有什么关联?
  
  陈警官镇定心神,掉转头问村民:“小野猪是在哪买的?”
  
  那村民一边逗弄着小野猪,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是在梁大军家买的,噢,就是山脚下开农家乐的那家。”
  
  陈警官撒了一圈香烟,笑嘻嘻地又问:“他家还有吗?我倒想买只给我爹养着玩,对了,那梁大军家哪来的小野猪?”
  
  村民七嘴八舌地答道:“是他家老母猪生的,那老母猪一窝生下好多只,养不过来才卖的,说起来也奇了怪了,家养的老母猪怎么会生下野猪来?是不是他家老母猪偷人养野汉子了?”
  
  大伙哄笑起来,哄笑声中陈警官大步往桂花家走去。
  
  在桂花家,陈警官耐心地问:“桂花,鲁山进山的当天,他是怎么跟你说的?请你原模原样地说一遍。”
  
  桂花很是惊讶陈警官把这件过去几个月的案子重提,惊讶过后便努力回忆道:“鲁山说,他一定要捉个活野猪回来让我们娘儿俩尝尝鲜……”
  
  陈警官忙打断道:“你肯定他是说捉个活野猪吗?”
  
  桂花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我能肯定。”
  
  陈警官一脸的疑惑:“关键就在这儿,那野猪性格暴躁,力大无比,兼之天生一对獠牙,老虎豹子都不敢惹它,鲁山凭什么能活捉它回来?”
  
  桂花一听脸上露出一丝自豪来,说:“我男人是山里最优秀的猎人,他有个别人绝对想不到的绝妙方法。”
  
  原来当年鲁山就曾活捉过野猪的:他先寻找到野猪出没的踪迹,然后挖一口深深的陷阱,上面盖上草,过了两天,陷阱内果然困住了一只大野猪。鲁山从随身挎着的包内拿出吹筒和麻醉针,瞅准了一针吹下,正中猪嘴,那是野猪身上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野猪怒吼了一会儿便倒头呼呼大睡。
  
  这时鲁山跳进陷阱中,先取出结实的胶带把猪嘴一圈又一圈地缠紧,再取出绳子把猪的四蹄捆好。鲁山捆猪四蹄并不像一般人左右捆,而是前后捆,前后两只蹄子并不捆在一起,而是留着尺把长的绳子。最后鲁山再利用树杈做出一个滑轮,用一根长绳把野猪吊出陷阱。
  
  野猪醒来了,它的鼻孔已被鲁山用细绳洞穿牵着,野猪吃痛,咬又咬不得,撞又撞不到,只能一步步跟着鲁山走。
  
  陈警官呆呆地听着,末了赞一声:“好聪明的鲁山……桂花,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三、在劫难逃
  
  陈警官立即回城,他知道本地有一个在线论坛,其中有一个美食版块,那些吃货们总是在此版块交流各种美食。陈警官略一搜索便搜出了四个月前的一篇美食文章:有一帮吃货在某农家乐吃到鲜美无比的野猪肉。文章同时还附有好多照片……陈警官立即联系上发帖人,然后一起上了警车开往山脚下,在山脚下的村子内又带上桂花,然后直奔那个卖小野猪、开农家乐的梁大军家。那几个吃货异口同声地说道:“就是在这里吃到野猪肉的!”
  
  在车上桂花告诉陈警官,因为梁大军性格暴躁经营不善,还爱赌博,把家里的积蓄都赔光不谈,还欠了好多外债,那些放高利贷的债主天天上门要债,以至于老婆两年前就外出打工了,孩子又在外面读书,所以整个大院落内就他一人苦苦支撑着。
  
  车子停下了,陈警官四下里一看:这农家乐选的地方真不错,是游客上下山的必经之道。
  
  偌大的院落内除了房子,后面还有猪圈,此刻一头老母猪懒洋洋地躺着,几头生着棕色纵纹的小野猪正争先恐后地喝着奶。
  
  见有警察来,老板梁大军忙迎上来,满面堆笑地问道:“各位是来吃饭的吧?快请坐!”
  
  陈警官冷冷地道:“梁大军,你家的老母猪怎么会下一窝小野猪?”
  
  梁大军听了一脸的迷茫,说:“我也不知道啊,我这院落这么高,老母猪根本出不去,可能是某天夜里哪只野猪溜进了猪圈做成了好事。”
  
  陈警官环顾四周,说:“这也不可能,野猪再厉害也是怕人的,再说你每晚都锁门,它哪里进得来?所以,唯一的可能是:有人活捉了一只野猪打你这儿经过,然后这只野猪被临时关进了猪圈,恰逢你家的老母猪发情,那只野猪四蹄虽被捆,但仍可活动,更巧的是,它是只公猪,于是它们便顺理成章地做了对临时夫妻。算起来时间也正好,因为母猪的受孕期一般来说是114天,加上小猪生下来已有了几天,而鲁山之死距今恰好将近四个月。”
  
  梁大军矢口否认,但陈警官分明看到梁大军脸上的肌肉在剧烈颤动,便断喝一声:“梁大军,如果不是死者鲁山捉的野猪,那你卖给游客们吃的野猪肉又是哪来的?”
  
  梁大军脸色陡变,眼珠一转还想找借口,就在这时有警察喊了起来:“发现了!发现了!”
  
  陈警官押着梁大军循着声音走到猪圈后,梁大军一下子瘫了。原来两名警察已把院落挖了好几处,现在正站在一个深坑前,坑内露出一具尚未完全腐化的尸体来。桂花只看了一眼就尖叫起来,死者正是她的男人鲁山。
  
  梁大军彻底崩溃了,如实交代了整个过程:约四个月前的一天,他正在家中闷坐,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出门一看,竟是鲁山赶着一只大野猪走了过来。
  
  梁大军羡慕地看着,心里忽然一动,这只大野猪至少两百来斤,一斤肉算四十元的话,就值八千块,这要是到手……
  
  梁大军当即万分热情地拉住鲁山说请他喝两杯,这鲁山千好万好,就是一样不好,爱好杯中之物,一听有酒喝立即走不动了,他把野猪赶进猪圈内关好,然后坐下来端起酒就喝。
  
  几杯酒下肚梁大军说出本意,让鲁山把这只野猪赊给他,等做成菜卖给游客赚到钱后立即还钱。鲁山一听这话酒立即醒了,这梁大军嗜赌如命外债如山,把猪赊给他,能有个好吗?
  
  鲁山当即酒也不喝了,起身来到后面牵了猪就走,不提防身后的梁大军已经红了眼,此时老婆孩子全不在家,客人更是一个也没有,事不宜迟,梁大军挥起一铁锤狠狠砸倒鲁山,又挖坑掩埋了尸体。为了把戏做足,梁大军还把血衣胡乱扔上了山。
  
  只是梁大军千算万算,却不料就在两人喝酒时,猪圈内两只猪已爬到一处,留下了如山铁证。
  
  陈警官听到这里神色凝重,对脸色灰白的梁大军说道:“这才叫老天有眼,你只顾作恶,却不知作下恶来一定在劫难逃!”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