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幽默故事 > 正文

[中篇故事]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5:17 阅读:

  一、打死那条狼狗
  
  萧斌伟是城关镇的一名城管小头头,经常以预防和控制犬类疾病的传播为由,带着几个手下开车下乡打狗,被打死的狗最后都被私下剥皮后卖到狗肉店里去了,钱都进了萧斌伟的腰包。由于他的姐夫彭西才是副镇长,分管治安,各村的人敢怒不敢言。
  
  这天,萧斌伟又带着两个手下下乡去了,在一个叫咬牙村的村子,打死了五条狗,其中有两条还在吃奶。村民们气得牙根作痒,可也无可奈何,按照县里的硬性规定,狗脖子上没挂牌的狗一律要捕杀。
  
  快晌午了,萧斌伟打算打道回府,车刚开到村头,忽然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给拦了下来。老头叫章老蔫,是本村的支书。他告诉萧斌伟,咬牙村西头有户人家还有只大狼狗,有六七十斤。一听这话,萧斌伟的小眼立即像放电一样,六七十斤的狗能卖千把块钱呢!萧斌伟立即下令调转车头,直奔村西头。
  
  一到村西头这家,村里就有许多人围拢过来看热闹。在惊天动地的敲门声中,一个老头打开门:“你们这是做啥?”
  
  “有人举报你们家有条无证豢养的狗,狗呢,快牵出来吧!”萧斌伟口气强硬地道。
  
  这老头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家!”说着就要关门。这下可把萧斌伟惹火了,心想,谁的家?撑死了就是个村长呗。他手一挥,两个手下就把老头家的铁门给撞开了。
  
  老头气得脸色发青,连连骂道:“大白天想明抢啊,等着,你们等着!”说完蹬蹬蹬跑上楼去了。萧斌伟才不管这些,两只小眼睛开始在院子里搜索起来,果然,在东墙角,他发现了一条黑色卷毛的大狼狗!
  
  这是一条长毛的德国牧羊犬,正蜷卧在墙角下,有点儿萎靡不振。萧斌伟的两个手下悄悄地往墙角靠近,手里的狗扎子也提了起来。眼看着大狼狗命在旦夕,就在这时,就听一声大喝:“哪个王八蛋要打老子的狗!”
  
  萧斌伟一抬头,心里暗暗叫苦,顿时明白了那个章老蔫是把自己当枪使了!原来这户房主叫童忠安,是县大发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要说这童忠安,那是县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经常上电视新闻,他和另外一个叫任万杰的房产商主宰着本县的房地产开发,本县一多半的商品房都是大发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可谓财大气粗。这童忠安平常很少回乡下老家,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回到乡下一住就是两个多月。
  
  “童老板,不好意思,是个误会……”萧斌伟朝两个手下一挥手,想立即闪人,不料却被童忠安堵在了门口。
  
  童忠安满嘴酒气,把一条腿往门框上一蹬,嚷嚷着道:“想出去是吧,给老子钻!天天下乡打狗,竟然连老子的狗都不放过!”
  
  萧斌伟哪受过如此侮辱啊,气得脸红脖子粗,加上门外村民的讥笑声,这让他感到无地自容。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正是他姐夫彭西才打来的。萧斌伟心想,我的面子不给,我姐夫的面子你童大老板总不能不给吧?他赶紧把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彭西才在电话里听完后火冒三丈,说:“你小子怕他干啥?他的房地产公司半年前就资不抵债倒闭了,给我按规矩办!我这就带派出所的人过去,还反了天了!”
  
  一听姐夫这话,萧斌伟的底气立马就足了,他一转身冲着两个正不知道咋办的手下说:“愣着干啥,去,打死那条狼狗!”
  
  二、被狼狗反咬一口
  
  现场的局面立即发生了转变。萧斌伟的腔调也高了八度:“童忠安,你这是在妨碍公务,再不识相的话,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下,醉醺醺的童忠安蔫了,心想,真是世态炎凉,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自己没破产的时候,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副镇长,就是副县长想见我还要预约呢!心里这样想着,嘴里马上软了下来:“哎,哎,有话好说,我这狼狗可是名犬啊!”
  
  萧斌伟冷笑一声:“童老板,法律面前,犬狗平等,我问你,可有养犬证?”童忠安的酒也醒了几分了,连连说:“别啊,我去办还不行吗,就饶我几天时间吧。”萧斌伟笑了笑:“现在想着去办了,可惜晚了!”
  
  两个打狗队员已经开始下手了,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狼狗,两条长长的狗扎子也对准了目标。说来真怪,刚才还蔫巴巴的狼狗好像听懂了萧斌伟和主人的对话,一骨碌站了起来,冲着院里三个陌生的家伙龇牙咧嘴汪汪狂叫,上蹿下跳的样子愣是把两个打狗队员给唬得倒退几步。
  
  萧斌伟大骂两个手下是笨蛋,看来,只能自己出手了!萧斌伟打了两三年的狗了,什么狗没见过,他拿起狗扎子照着那狼狗的头部狠狠地扎了下去,嘴里骂道:“我勒个去,还想狗仗人势呢,老子今天就送你回老家!”话音刚落,就听见这狼狗“嗷嗷”痛叫,原来一根钢钎正好扎到它的一只眼睛上了。
  
  看见自己的爱犬鲜血淋淋满地打滚,童忠安火了,一把揪住了萧斌伟骂道:“你这个狗日的,老子今天和你拼了!”说完,两人就撕打到了一块儿。
  
  正乱作一团的时候,村头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原来是副镇长彭西才带着治安队的人赶来了。一看见救兵来了,萧斌伟叫喊道:“反了,敢打执法人员,快把这个童忠安给抓起来!”
  
  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呼啦一下都跑进了童忠安家的院子,村民们一看赶紧四下散开。彭西才走到童忠安的面前说:“童老板,你是懂法律的人,怎么能暴力抗法呢?”
  
  其实这个彭西才和童忠安是打过交道的,那还是一年多前,彭西才想在城里买套大发房地产开发的房子,托了个熟人找到童忠安,看看能不能给打个折。童忠安当场就拒绝了,还告诉那熟人,要买就抓紧买,房价可是天天见长。为这事,可把彭西才气坏了,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副镇长,这个童忠安发达了以后简直就是六亲不认啊!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童忠安只能自认倒霉了,谁让他得意的时候不把家乡父母官放在眼里呢。只见彭西才大声说道:“去,把那条狗给打死拖面包车上去,谁再敢阻拦执法,送去拘留!”
  
  谁知道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大喊道:“快闪,狼狗要咬人了!”只见“嗷嗷”叫着的那条德国牧羊犬突然挣脱了链锁,发疯似的朝大门口冲了过来。彭西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唉哟”一声,右手被结结实实地咬了一口,血立即就流了出来。“快,快追狗……”他大声喊道。
  
  那狗冲出了大门后,“汪汪”叫着狂奔而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彭西才气得够呛,两拨人竟然没打死一条狗,这说出去简直就是笑话啊。不过现在他被咬了,也就顾不上其他了,赶紧要去镇上打针包扎,临上车的时候吩咐萧斌伟,就在门口守株待兔,狗肯定还会回家的,不打死这条狼狗,决不罢休!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地留下一个警察协助打狗。
  
  话说这个留下来的警察名叫徐正义,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城关派出所当了一名治安警。徐正义在警校学的是刑事勘察,虽然工作专业不对口,可是刑警的敏锐感却一直没丢下。当下,徐正义在童忠安家的院子里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忽然,他的眼睛盯在了拴狗的那个墙角下,走过去蹲下仔细地一看,心头就一凛,赶紧掏出手机打起电话来。
  
  三、找到那条狗
  
  十来分钟后,十多辆警车就风驰电掣般开到了童忠安的家门口,这可把童忠安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就是打一条狗嘛,用得着这么大的动静?只见来的这些警察个个神色严肃,很快围着他家整个院子拉起了警戒线。
  
  县刑警队的队长叫谭国文,是名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他和徐正义简单地交流了几句后皱了皱眉头,对童忠安说:“童老板,你不要紧张,我问你,你这条狗在这个院里生活多长时间了?”
  
  “有,有两个月了吧。”童忠安答道。
  
  谭国文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酒气的中年汉子,心想一年前在电视上看见的童董事长还意气风发的,怎么现在像个酒鬼一样呢?看来是成也房地产败也房地产啊。他提高了嗓门说:“童老板,现在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你的这条狼狗。你想啊,它的眼睛被戳瞎了,万一跑到外面发狂乱咬人怎么办?最近野狗伤人的事情特别多,还出过人命呢!”
  
  此话一出可把童忠安和他的老父亲吓坏了,连连说不可能,自家的狼狗虽然个头高样子凶,可在城里养了一年多了从来没伤过人。
  
  现在的问题是,要立即找到被打跑的那条德国牧羊犬。想到这儿,谭国文立即把章老蔫叫了过来,让他发动全村的人去找那条狼狗。不料章老蔫一听连连摆手说:“别人家的事情我一招呼大伙都能干,唯独这童老板家的活,给钱都没人干,帮不了你们。”
  
  谭国文问是怎么一回事,章老蔫撇撇嘴,“怎么回事,你问问他们父子俩不就知道了嘛。”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谭国文找其他村民一问才知道,这个童忠安原来只是个泥瓦匠,后来在城里组建了一支小包工队,慢慢地把生意做大了。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童忠安发迹以后干的第一件损事就是把自己的结发妻子扫地出门,然后娶了一个小他十多岁的城里小姐。可怜了他的结发妻子,怎么想也想不开,最后喝农药自杀了。别看童忠安财大气粗,在女人身上一掷千金,可对村里的公益事情却是一毛不拔。去年章老蔫带着村里两个考上大学的贫困生找到他,磨破了嘴皮子,这家伙摸摸索索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钱说是就这点心意,爱要不要!当时气得章老蔫拉起两个学生扭头就走。而童忠安的爹童老汉,自从儿子发了迹,这老头也跟着横了起来,在村里都不拿正眼看人了。
  
  看来这爷俩在村里是把人给得罪完了,这可怎么办呢?谭国文只得发动所有的民警开始四处寻找,并且发了话,只能生擒,不准再动那狗一根毫毛。
  
  找了三四个小时,十几个民警一无所获,饥肠辘辘地回了村。咬牙村四面环山,一条狼狗钻到山里去了和一条鱼进了大海也没啥区别。倒是彭西才早前说的那句话提醒了谭国文:“狗认得家,肯定会回来的,我们还是守株待兔吧。”
  
  为了让狼狗安心地回来,所有的警察撤离,童忠安父子也被带到县公安局里去做笔录了,只留下谭国文和两个手拿麻醉枪的刑警。你别说,狗还真知道自己回家,天刚黑,那条德国牧羊犬就摇着尾巴哼哼唧唧地进入了谭国文的视线,它警觉地看了看家门口后,才溜进了院子。
  
  谭国文看准时机,朝执枪的民警打了一个手势,就听“嗖”的一声轻响,一枚麻醉针打进了狼狗的身体,不一会儿,这狗蹬了蹬腿倒在了地上。
  
  谭国文打着手电从墙角里走了出来,跑到狼狗跟前一看,这家伙的嘴里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叼回来一截骨头。
  
  四、抢救那条狗
  
  在公安局里,童忠安父子被隔离开来分别谈话。童老汉胆小,以为自家的那条狼狗真在外面发狂咬了人,他开始倒苦水,自从儿子的企业破产后,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喝酒骂人就是睡觉。这条狼狗也跟着受罪,从城里到乡下饥一顿饱一顿的,那天童老汉一生气,心想,都不是老板了,还养这么一条大狗干啥,干脆让这条狗自生自灭去吧。他一狠心就解开了狗链,可是没曾想,这狗在外面跑了半天,天一黑自己竟然又回来了……
  
  而这边问到童忠安为何天天在家酗酒时,童忠安眼里露出仇恨的目光,原来一年前他一不小心把几千万身家赔了个干干净净,最后不得已宣布破产。事情是这样的,当时香港一家财团携巨资来本县寻找战略同盟,童忠安的大发房地产公司和任万杰的华夏房地产公司顿时成了竞争对手,两人都想成为香港财团唯一的合作伙伴。
  
  几次明来暗往的交锋后,童忠安的大发房地产公司胜出。香港财团的总监告诉童忠安,房地产企业要想做大做强向周边扩张,就必须引进港澳模式,为了让童忠安尽快熟悉港澳地产界先进的营销模式,香港财团的总监带着童忠安前往港澳考察。
  
  这一考察可不得了,童忠安被稀里糊涂地考察进了澳门葡京大赌场,开始的时候只是小玩玩,结果越玩越大,这香港财团的总监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资金,最后出了赌场一算,好家伙,把家底输了个干干净净。俗话说杀人偿命,愿赌服输,到了这般田地的童忠安也就谈不上和香港财团合作了,只能变卖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大发房地产公司,用来偿还赌债。接收他公司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夏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任万杰。
  
  童忠安哭丧着脸对刑警队长谭国文说:“政府啊,你们可要好好查查这个任万杰呀,我怀疑是这家伙伙同那家香港财团钓我上钩,这是圈套,天大的圈套啊!”
  
  谭国文眉头一皱说:“商业上的事情归经侦大队管,不过你提供的这个线索我会向他们反馈,我现在是负责侦查一起命案。”
  
  童忠安吓了一跳:“命案?你们是不是找错对象了?”
  
  谭国文告诉童忠安,有一起碎尸案牵涉到了他的那条狼狗,作为狼狗的主人,他要协助公安机关去安抚一下自己的狗。那条狼狗现在的眼球已经坏死了,可是这狗凶残得很,兽医根本没办法靠近它,如果不救治的话,狗眼就会迅速灌脓引起败血症,从而导致死亡。现在公安部门需要这条狗健康地活下来。
  
  童忠安就像在听天书一样,这条德国牧羊犬跟了他一年多了,当初是他买给漂亮的城里老婆护家的,谁知道自己成了个穷光蛋后,漂亮老婆也跑了,狗倒是还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当即,童忠安表示愿意配合警方救治自己的狗。
  
  一看见自己的主人来了,这条大狼狗在铁笼中立即不再狂躁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在童忠安的安抚下,兽医很快给狼狗注射了消炎针剂。
  
  这以后,这条德国牧羊犬的身体恢复得非常快,食欲也在一天天增加。
  
  这天,谭国文领着警犬队的驯犬员来看了看狼狗,然后对负责狗伙食的干警下了一个命令,从现在开始,饿这条狼狗,要连饿三天。
  
  三天终于熬过去了,谭国文带着两名手下再来看的时候,可怜的狼狗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它蜷缩在笼子里,听见动静以为是送食的,挣扎着站了起来。谭国文拿出一条足有十多米长的绳子,让童忠安把绳子套在了狼狗的脖子上,然后两个民警就把这条狗架到了外面的警车上,一路开到了童忠安的家门口。
  
  狗被放了下来,一个民警远远地牵着绳子,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这条狗像不认识家一样,跌跌撞撞地沿着一条小路往村外跑,不一会儿,狼狗就进了山。
  
  五、狗嘴里叼出来的秘密
  
  约摸半个小时后,狼狗来到一片植被茂盛的山坳里,在一处齐人腰深的草丛前止住了步子,然后一闪尾巴钻进了草丛里。
  
  跟在后面的谭国文和两名刑警立即开始扯绳子把狗拽出了草丛,大家一看,好家伙,这狼狗的嘴里竟然叼着一只人的脚掌!
  
  事情要回到萧斌伟带人去童忠安家打狗的那天,留下来协助他守株待兔的民警徐正义在栓狗的墙下发现了一截颜色还新鲜的骨头。徐正义拿起那截骨头一看,心里一阵发毛,这截骨头不是动物骨骼,而是一截人体的桡骨,也就是小臂的一截骨头!
  
  到了天黑时,这条自己回家的德国牧羊犬竟然又叼回来一截人体骨骼,后来经过法医鉴定,是一根胫骨,也就是人的小腿骨。显然,这附近发生了命案,从骨骼的折断面看,是被电锯锯断的。谭国文立即启动了命案程序,成立了专案组,并且高度保密。
  
  第二天一早,谭国文就从警犬队带了几只嗅觉灵敏的警犬以童忠安家为中心点向四周展开了秘密搜索,可是忙乎了一天,也没找到碎尸的抛尸点。之前的半个月,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雨,警犬的鼻子也不灵了,这可难坏了专案组。
  
  忽然谭国文就想到了童忠安那条奄奄一息的狼狗,看来只有这条狗才知道抛尸地点,于是,他就开始在这条狼狗身上做起了文章。
  
  很快,警察在草丛中的一堆石块下找到了一个已经被狗撕破的编织袋,里面有七八块被肢解的尸块,其中还包括受害人的头骨,这下,案件有了重大的突破。谭国文把狼狗还给童忠安的时候,特别交代他要保密。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回家的童忠安才知道自己的狗在外面叼回来啃的竟然是人骨,童老汉连连摇头说:“儿啊,你要是不天天酗酒,这狗能跑出去自己找食吃?这狗吃了人肉,还能要吗?我看,干脆送给那狗日的萧斌伟吧……”
  
  听见自己的爹这样唠叨,童忠安一咬牙,的确,这条德国牧羊犬是真不能要了,干脆送给萧斌伟拉倒吧。
  
  自从那天没打死童忠安的大狼狗后,这几天萧斌伟没捕杀到一条狗,所有村庄里家里有狗的人都很生气,觉得与其被萧斌伟捕杀,不如自己杀了吃或者卖了,顿时,各村再也听不见狗吠声了。为这事,副镇长彭西才还在全镇治安大会上重点表扬了萧斌伟,还说等到年底给他往县里报先进工作者称号。萧斌伟拧着两道三角眉,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心想,自己的肥差愣是被一条大狼狗给搅和了,这以后还上哪儿打狗去哦。不过彭西才悄悄告诉他,等年底的先进评下来,他以后就不用打狗了,自己提议让他去计生办任职,管人比管狗油水多多了。
  
  这天萧斌伟正在打狗队办公室里打电脑游戏呢,一个手下跑进来告诉他,童忠安把那条狼狗给牵来了,说是主动上缴。
  
  一听有这好事,萧斌伟立即站起身来连连夸童忠安觉悟高,又是倒茶又是点烟。为了把这条烫手的狼狗送出去,童忠安编了一套谎话,说自己在公安局被拘留了好几天,现在彻底反省了,不该暴力抗法。
  
  等童忠安空着手走出打狗队办公室后,萧斌伟赶紧给彭西才打了电话说:“姐夫,明天到我家来吃狗肉吧,我又弄到了一条大狗!”彭西才最喜欢吃红烧狗肉了,最近断了顿,猛然听到萧斌伟这样一说,心里这个高兴啊。
  
  六、吃了还要吐出来
  
  几天后,童忠安意外地接到了刑警队队长谭国文的电话,让他去辨认一下受害者。童忠安傻了,难道受害者是自己认识的人?
  
  童忠安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刑警队,谭国文拿出一个根据碎尸头骨还原的石膏头像往他眼前一放,说:“童老板,你看看,对这个女人有印象不?”
  
  童忠安不看则已,一看倒退了三步,这个石膏头像简直和他后来娶的那个城里小姐胡秀秀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看见童忠安惊恐的神色,谭国文说:“不错,死者正是你的妻子胡秀秀,在碎尸上提取的DNA也和胡秀秀的父亲比对上了。我们找你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和胡秀秀是怎么认识的,最后又是怎么分手的。”
  
  童忠安陷入了回忆,其实他事业兴旺的时候和另外一个房地产老板,就是华夏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任万杰关系一直不错,两家有业务往来,还曾经联手开发过几个楼盘。那时候,胡秀秀是任万杰公司里的一名普通文员,一次童忠安和任万杰在一起吃饭,正好胡秀秀也在场,她频频向童忠安劝酒,把童忠安惹得心神荡漾,从那以后,两人就勾搭到一起了。后来童忠安索性要和妻子离婚,结果妻子一气之下喝农药自杀了,他和胡秀秀正式结为夫妻。然而自从童忠安输掉了全部身家后,这胡秀秀就提出了离婚,不顾童忠安的苦苦哀求,绝然而去。离婚后的这一年,童忠安其实一直在城里租房居住,偶然中发现这胡秀秀竟然和任万杰又搞到一起去了。这下,童忠安万分愧疚起来,还是自己原来那个土里土气的乡下老婆好啊!
  
  谭国文点了点头说:“童老板,我们已经基本证实当初那家香港财团来本县寻找合作战略同盟,就是任万杰给你设下的一个套,而胡秀秀也是任万杰有意安插在你身边的,目的就是要整垮你,然后独霸本县的地产业。”
  
  童忠安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自己公司里许多商业机密都莫名其妙地泄密了。“难道,胡秀秀是任万杰杀的?”童忠安脱口而出。
  
  几天后,这起碎尸杀人案成功告破,原来胡秀秀和任万杰早有奸情,两人合谋把童忠安整垮后,胡秀秀向任万杰提出要求,要么给自己三千万,要不就和自己结婚。这两个要求,已婚的任万杰一个也不想满足,无毒不丈夫,干脆来个杀人灭口!
  
  杀了胡秀秀后,为了便于抛尸,他选择了碎尸,然后驾驶着轿车一路往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开,万万没想到,其中的一处抛尸地点竟然很靠近童忠安乡下的家,而童忠安的那条德国牧羊犬饥肠辘辘地在山上瞎转的时候,竟然意外地嗅到了那片茂密的植被下有“可口”的美食……
  
  任万杰被抓了,这家伙有心脏病,还没审讯完就犯病了,只好送医院救治。得到了消息的童忠安怒不可遏,立即往医院赶,他要质问任万杰为啥心肠如此歹毒。可是到了医院却吃了闭门羹,几名看守警察劝他不要乱来,其中一名警察就是徐正义,原来他也被临时调进了碎尸案专案组。徐正义告诉童忠安,他的案子已经移交给经侦大队在办了,很有希望追回部分损失,现在警方正在追捕那名冒充香港财团总监的家伙。
  
  这真是绝望中看见了一丝希望,童忠安心想,要是真能挽回部分损失,自己一定从头再来,做一个有德的商人。
  
  在县医院任万杰的病房隔壁,童忠安居然碰见了萧斌伟的两个手下。这两人连说童忠安太损了,原来萧斌伟和彭西才在电视上知道了这起碎尸案的详细侦破过程后,想起那条已经下了肚的狼狗,两人立即开始呕吐,吐得站都站不稳了,家人一看再不送医院怕是要闹出人命了。
  
  童忠安听完,牙根里蹦出一句话:“活该!吃了我的就得给我吐出来!”
  
  七、一个名额两个准备
  
  童忠安刚出医院的大门就听有人喊道:“童老板!”
  
  童忠安扭头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原来是咬牙村的老支书章老蔫。想想自己自从回了咬牙村后,这老头明里没给过他好脸色,背地里还使坏,不由张嘴回了一句:“我早不是老板了,咋,找我有事?”
  
  章老蔫也知道童忠安最近遭遇的一连串事故,讪讪地说:“童,童,不是,俺看见彭副镇长和萧队长被送到医院,想过来看看,怎么病房前还有公安把门呢,没啥事情吧?”
  
  一听章老蔫的话,童忠安立即感觉到了,这里面有事啊!他张口说了句:“没事?没事的话,公安会给他俩把门?”说完拔腿就走了。
  
  闻听此言,章老蔫一下子跌倒在地,嘴里连连说道:“完了,完了,我的十万块钱啊!”
  
  看见章老蔫这副情形,童忠安止住了脚步,他把章老蔫拉到一个角落里说:“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帮你拿拿主意。”
  
  到了这个时候,章老蔫也不装老成了,他告诉童忠安,要是副镇长彭西才被“双规”了,自己孙子的前程可就完了。原来,章老蔫有个孙子,因为没考上大学不得已上了一所民办高校,很快就要毕业了。为了孙子毕业后的工作,章老蔫一直在托熟人四处活动,这不,不久前经过中间人,他一咬牙给彭西才送了张十万块钱的银行卡,得到的承诺是,可以考虑安排到镇计生办,先聘任,然后再弄编制。
  
  童忠安一听心中暗暗发笑,果然不出所料,这姓彭的确实不是什么干净的人。他如此这般地交代了章老蔫,最后小声地说:“章支书,您是老党员,这事要趁早,他交代的和你自己主动去说,情况可是大不一样哦!”
  
  这句话就像一把刀子直接插在了章老蔫的软肋上,想想自己这辈子光明磊落一心为公,临老了,却为了孙子丧失了党性原则,他不由得潸然泪下,连连对童忠安说:“我,我这就去纪委!”
  
  几天后,清了肠清了胃已经恢复正常的彭西才和萧斌伟刚办完出院手续,就被县纪委的几个人带走了。在询问萧斌伟的时候,他大声嚷道:“我勒个去!明明我姐夫说了,镇计生委今年年底只有一个进人名额,他怎么能答应章老蔫呢?他连吃带拿了我多少狗肉啊!”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