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美人赏月图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7:37 阅读:

  相传明朝的崇祯皇帝初登大宝时,专宠周后与袁妃,也是这二人幸运,周后在为他生下皇太子不久,再次有孕,皇上正高兴呢,又有喜讯传来,袁妃娘娘也有喜了!
  
  皇上想起十天后便是袁妃娘娘的生辰,特命内务府去司宝局将皇宫珍藏数年的《美人赏月图》送给袁妃作寿礼。袁妃一听喜出望外,那画师唐宝山是唐伯虎的族叔及授业恩师,传说这幅画是唐宝山为心上人所绘,他不知用什么方法制作了一种夜光粉,把它掺入颜料中作画,绘成了世上独一无二的夜光图,乃是一件稀世珍宝。
  
  谁知第二天一早,内务府的人赶到司宝局为袁妃领取宝物,结果发现宝库看守小莫子连同宝图一起不见了!皇上大怒,立刻派内务府总管追查!总管不敢怠慢,很快查出小莫子今晨曾进入过“千绣坊”。
  
  千绣坊是京城有名的绣坊,掌柜汤夫人的刺绣是京城一绝,多少达官贵人都以拥有她的一幅绣品为荣。不过汤夫人一向低调,很少有人见过她,倒是她的女儿妙云,从小就替她掌管绣坊,绣工也深得她的真传。
  
  总管带人进去搜查时,见到一个少女正在看着一帮绣娘绣花,总管于是拿出小莫子画像,问道:“姑娘可曾见过这个人?”妙云看了一眼,回忆道:“好像见过,他今天早上来问绣品价格,很快就走了。”
  
  总管冲手下使了个眼色,众侍卫立刻冲进内院,开始搜查,绣坊里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四处搜索无果,他们又冲进了四合院的正屋南厢房。
  
  “袁妃娘娘在此,什么人如此大胆?”随着一声断喝,在众多宫女的簇拥下,汤夫人扶着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妃,从南厢房走了出来。
  
  总管连忙跪下,口称:“娘娘恕罪,微臣是奉旨来捉拿小莫子的,顺着蛛丝马迹追查到了此处,不想惊扰了凤驾!”
  
  袁妃正在和汤夫人谈事,无端被打扰,十分生气,她冷冷地问:“那你查到什么了?”总管无奈地摇摇头,一名侍卫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说道:“小的记起司宝局的掌事说过,小莫子的左手腕不久前被烫伤过,留下了一道不明显的伤疤。”袁妃打量着千绣坊的一众女子,皱了皱眉头:“可是她们都是女人啊?”侍卫忙说:“娘娘您忘了?小莫子他也不是男人啊。”
  
  袁妃听了,看了看双手拢在袖中的汤夫人,说道:“也是,早年就听说过太监扮女人,连熟人都看不出来。既然如此,大家都伸出左手给他瞧瞧。”
  
  这时,妙云突然拍拍脑袋:“哎呀,我母亲的手腕之前被剪刀划伤了,怎么办呢?”汤夫人缓缓伸出左手,手腕处果然有一条新伤,她歉意地说:“早上的事了,本来已经好了,谁知又裂开了。”
  
  袁妃狐疑地看了汤夫人一眼,此时千绣坊的绣娘、仆妇都一字站开,皆伸出左手,总管没发现什么异常,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汤夫人连忙向袁妃致谢,袁妃和善地一笑,说:“汤夫人客气了,不过,本宫有个不情之请。”汤夫人道:“娘娘请讲。”袁妃说:“刚刚你给本宫看的几幅绣品都不错,本宫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令爱的绣功得你真传,必定也差不到哪儿去,因此本宫想带她进宫,让她替我多赶几件,以便替换。”
  
  汤夫人还在犹豫,妙云却心里一动,她从小自恃美貌出众,一直盼着能进宫,有朝一日攀龙附凤,于是立刻跪下谢恩:“多谢娘娘提携,妙云定不辱使命!”
  
  华丽的轿撵上,袁妃亲热地握着妙云的手,细细打量:“长得真好看,不如由本宫把你荐给皇上吧?”妙云连忙跪下:“只要娘娘肯提携,妙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袁妃目光一冷:“千绣坊和小莫子到底有没有瓜葛?怎么偏巧汤夫人的左手就受伤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刚才把手拢在袖中,就是为了刺破旧伤疤蒙混过关。”
  
  妙云面带微笑:“娘娘既然怀疑,为什么不当场揭穿母亲?还不是因为证据不足?不过,要是娘娘肯把我引荐给皇上的话,一切好说。”袁妃怀疑道:“你肯为了皇上,出卖自己的母亲?”妙云脸上微有愧色:“娘娘有所不知,汤夫人并非我亲生母亲,而是我的养母,虽然她对我有养育之恩,可我这些年为她做的,也足以报答了。”
  
  袁妃面露鄙色:“好吧,明天我安排你见皇上,不过成与不成,我可不负责,事后你最好立刻交代一切!”妙云喜不自禁,连连点头。
  
  当晚,袁妃在自己宫中大发雷霆:“小小民女竟妄想着要见皇上!”一个太监走上前献计:“娘娘,民间女子从未见过天子,咱们何不……”
  
  第二天一早,袁妃派人去请妙云同游御花园,走了一会儿,袁妃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身边的一名宫女说:“哎呀,本宫差点儿忘了,约了皇后娘娘下棋了,本宫先走一步,茉莉,你陪着妙云逛逛吧。”
  
  袁妃离开后,妙云在宫女茉莉的陪伴下,越走越远,来到一个荷花池边,耳边听到一阵悠扬的箫声。只见凉亭前,一位身穿明黄锦衣的英俊男子在吹箫,他的身后静静地立着四位宫女。
  
  难道他就是皇上?妙云心中一阵激动。男子一曲吹完,转头看见妙云,不由一怔,问她身后的宫女:“这位姑娘是……”茉莉忙跪下行礼:“启禀万岁,这位姑娘是汤妙云,是我们娘娘的……远房表妹。”
  
  妙云也连忙跪下,颤抖着声音:“民女汤妙云参见皇上。”皇上走过来,托起了她的下巴:“是朕喜欢的类型,你可愿意入宫服侍朕?”妙云心中暗喜:“民女……愿意。”
  
  皇上拥着妙云往那挂满帏帐的凉亭走去。这时,茉莉悄悄地扯着妙云的衣袖,不让她走,嘴上却笑嘻嘻地说:“您家中的事还未交代清楚,奴婢是不是该去府上报喜?”
  
  妙云为了脱身,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多谢茉莉姐姐热心肠,请带几句话给我娘:假凤虚凰十二载,狡兔三窟分身术,西厢佛堂菩萨动,美人赏月人人爱。”茉莉听后,暗暗冲皇上点了点头,悄然退下了。
  
  凉亭内一应俱全,石桌上摆放着点心与酒具,皇上深情地斟了一杯酒给妙云,妙云含羞喝下,之后,她翻翻白眼,软软地倒下了。
  
  帏帐飘动,袁妃与众宫女闪身入内,“皇上”连忙上前一礼,声音却不似刚才浑厚,带着一点儿尖细:“娘娘,奴才幸不辱命!”袁妃看了他一眼:“快些脱下衣裳吧,小心别人看见!”那“皇上”连忙脱下了明黄锦衣,露出里面的太监服。
  
  这时,妙云已被宫女用凉水泼醒,见到眼前的一幕,不由悲愤交加,口里喊道:“袁妃,我恨你!”一头扎进了荷花池。
  
  千绣坊中,汤夫人正坐立不安,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异响,袁妃已经率人将千绣坊包围了!袁妃笑着吟道:“假凤虚凰十二载,狡兔三窟分身术,西厢佛堂菩萨动,美人赏月人人爱!”
  
  汤夫人知道情况不妙,连忙问道:“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袁妃说:“她啊,为了当皇上的女人,出卖了你这个假凤虚凰的母亲,哦,应该是养父才对。”
  
  汤夫人——也就是莫公公,顿时脸色苍白。12年前,他得知宝画可能在皇宫,不惜净身当了太监。又因为精通刺绣,便大着胆子用汤夫人的身份在皇城根下开了间绣坊,不当值的时候就在绣坊做生意。他在两个身份之间来回转换,偶尔也会遇到状况,直到后来收养了孤女妙云,情况才稍微好转些,妙云从小就机灵可人,为他遮掩了不少。
  
  袁妃一行径直来到西厢房的一间佛堂,茉莉上前转动了一尊菩萨金像,一方墙体突然向旁边移动,露出一间密室来。密室竟是一间灵堂,里面供着一个牌位,牌位上写着:先祖唐宝山之灵位,牌位前供着一幅画卷。
  
  袁妃瞟了小莫子一眼,奇怪地问:“怎么唐宝山是你家先祖?”小莫子长叹一声:“不错,我其实姓唐,为了掩人耳目,才改姓汤……我处心积虑地不让画出世,就是为了先祖的遗愿,掩藏画中的惊天秘密。”
  
  “什么秘密?”袁妃问道。小莫子摇摇头:“你先放了妙云,我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袁妃讥笑:“妙云被我设计后,无脸苟活,已经自尽了。”小莫子听罢,喷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
  
  袁妃命人将小莫子关押起来,打算过几天再审,同时把画挂在自己的寝宫,日夜观赏。半个多月后,袁妃感到身体有些不适,这才想起小莫子所说的画中秘密,心中隐隐感到不安,她命人带出小莫子,她要亲自审问。
  
  小莫子看见袁妃蜡黄的脸色平静地说,宝图是先祖为心上人所作不错,但却是送给心上人的结婚贺礼,心上人结婚了,新郎不是他,因此他因爱生恨,制作了这幅毒画。
  
  “毒画!”袁妃一听,变了脸色。
  
  小莫子冷冷一笑,接着说:“我守护这幅画,不想让它害人,可谁知你拼命想得到。画中的夜光粉是先祖用特殊材料研制,这几种材料本身并无毒性,但混合在一起会使人昏昏欲睡,天长日久,会导致妇人不孕,或是孕妇滑胎,或使胎儿先天不足……你害了妙云,自己也失了孩子,这很公平,哈哈!”说完,他触柱而死。
  
  不久,袁妃滑胎了,她自称福薄,将宝画送给了周皇后。周皇后十分高兴,命人将画挂在寝宫,后来生下二皇子,早殇,次年又生三公主,亦殇。此后,周皇后再没有子女,而其他妃子趁机夺宠,地位竟在周、袁之上。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