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最后一张王牌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22 14:47:37 阅读:

  胡小秋4岁就随师父华千豪在良山练武,整整练了18年。他一直视华千豪为自己的亲生父亲。到了22岁这一年,他已经把华千豪的一身绝技全都学到了手。
  
  华千豪是江湖上一支老牌杀手组织“杀无赦”的帮主。最近几年,由于帮派争斗和朝廷镇压,“杀无赦”损兵折将严重,早已名存实亡,如今只剩下胡小秋这最后一张王牌。在华千豪的心里,不接到一个大生意是不会派胡小秋出山的。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有人出千两黄金购买衡州总兵蒋政的人头。华千豪长叹口气,知道“杀无赦”重新扬威立万的时刻到了。他甚至没问对方是谁,没问为什么要杀蒋政,就接下了500两黄金的定金。当然,这是江湖规矩。
  
  这天清晨,华千豪和“杀无赦”的管家黄鹤把胡小秋送到了良山山口。华千豪说:“徒儿,全看你的了。”
  
  胡小秋已经穿上了师父特制的刀砍不进枪刺不入的乌蚕衣,他知道这次任务在师父心中的分量,因此庄重地点了点头,不再说一句话,翻身上马,一路快马加鞭赶赴衡州。
  
  黄昏时分,胡小秋进了衡州,并在衡州最大的“悦来客栈”住了下来。店伙计把马牵进后院,店老板给他安排了一间最好的上房。洗过脸,吃过饭,胡小秋静静地坐在桌前,等着线人上门提供最新的情报。“悦来客栈”是“杀无赦”的联络点,店老板就是线人。
  
  一会儿,店老板闪身进了屋,悄悄说道:“我带来了蒋府的平面图,你仔细看看,有不明白的地方尽可问我。”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卷图纸。胡小秋接过图纸,在灯下展开,仔细看了起来。
  
  突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胡小秋迅速把图纸藏进怀里。冲进来的是一个店伙计,只见他脸色煞白地轻声唤道:“快,快,蒋政来了。”
  
  胡小秋和店老板一听,不由脸色大变。这么晚了,蒋政怎么会来客栈?店老板来不及说话,立马冲出屋去,“咚咚咚”下了楼。很快,楼下传来一片喧哗声,有兵丁吆喝:“例行检查,请各位客人呆在自己客房不要乱走……”
  
  胡小秋听了,稍松口气,缓缓出了门。只见楼下有几个官兵正在盘查房客。店老板点头哈腰地领着一个黑袍大汉在大厅的一张方桌旁坐下。胡小秋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正是衡州总兵蒋政。他有些激动,万没想到蒋政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蒋政的背后立着四个铁塔般的汉子,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四大金刚”。他知道,有“四大金刚”在,他是无论如何杀不了蒋政的。
  
  此时,蒋政坐在桌旁慢慢地端起一杯茶,轻啜一口,眼睛缓缓扫过楼上,他的眼睛在胡小秋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胡小秋分明看到了蒋政嘴角的冷笑,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他想如果自己被识破,那么就只能选择同归于尽了。
  
  一炷香的工夫,官兵检查完毕,带走了两个贩卖私盐的客商。蒋政在“四大金刚”和众多官兵的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走了。
  
  店老板走上楼,擦擦额头的汗,说:“例行检查,没事了。”
  
  胡小秋冷冷地说道:“今晚三更,我取他的人头,让他永远也不能再例行公事。”
  
  三更,天墨黑墨黑的。衡州总兵蒋府高墙壁垒,门外有值夜的兵丁。胡小秋穿着一身夜行服,从东墙跃进了院子。院内一片漆黑,府第很大,道路曲曲折折。他迅速潜入更深的院子。院里很静,树木丛丛。很快,他潜到了蒋政卧室的窗户下,里面有如雷的鼾声传出。
  
  胡小秋轻轻打开窗户,探头朝里望了望,然后一个鱼跃,人进了屋。突然,一股寒意浸满了全身,有诈!果然,一张黑网悄无声息从天而降,把他罩在了当中,他还来不及挣脱,黑网迅速收紧,上升,把他吊在了空中。
  
  床上跳下一个人来,点亮了桌上的油灯。这人不是蒋政,而是“四大金刚”之老二。这家伙站起身,居然毫无顾忌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几句。霎时,门开了,涌进来几个兵丁。胡小秋被困在网里彻底傻了,万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人活捉了。此时,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兵丁们涌过来,放下黑网,七手八脚把胡小秋捆了个结结实实,把搜出来的武器交到了老二手里。老二冷笑一声,挥挥手,兵丁们把他推推搡搡带出了屋。
  
  屋外,院子里亮着一片灯笼,当中站着一人,负手而立,他眯着眼睛看着胡小秋,那眼神就像一只老猫在满意地看着自己抓来的老鼠,这人正是蒋政。
  
  一刹那间,胡小秋明白了,其实自己从下山的那一刻起,一举一动就都掌握在了蒋政手里,可他一直不动手。为什么不动手?因为他没玩爽。
  
  接下来,胡小秋被兵丁带进了后院一间耳房,兵丁把灯笼挂在耳房的墙上,一脚把他踢了进去,随即关上了门。
  
  胡小秋被踢倒在地,只见角落里坐着一个全身捆绑的人,这人居然是“杀无赦”的管家黄鹤!好一阵,他才明白过来,试探地问道:“黄、黄管家,你也来杀蒋政?”
  
  黄鹤靠着墙,满脸愧疚地点了点头。胡小秋彻底愤怒了,一股寒意从后脖颈子冒出来。他明白了,这次行动,自己只是诱饵,让对方将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然后师父又派出管家,也就是真正的杀手刺杀蒋政。
  
  胡小秋一字一顿地对黄鹤说:“原来我是诱饵,你知道我是做诱饵来送死的?”
  
  黄鹤歉疚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这都是帮主安排的,我无力改变。”
  
  胡小秋满眼噙泪,哽咽道:“好,好,这就是我视为亲生父亲的师父,这就是我的‘杀无赦’。你们就这样联手出卖了我……”
  
  黄鹤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他才说道:“这次任务失败,完全是悦来客栈店老板早已叛变,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他报告给了蒋政。否则,我们两个不可能都被抓进来……”
  
  胡小秋像没听到一样,这一切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第二天早上,耳房的门开了,几个兵丁进来把两人推了出去。门外站着一袭黑袍的蒋政,“四大金刚”走上前,不由分说撬开两人的嘴巴,各往嘴里塞进一粒红色的药丸。胡小秋大惊失色道:“你们给我吃了什么?”
  
  蒋政缓缓道:“我蒋某人一向光明磊落,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黎民。你们的来历我早就知道了,你们是被人蒙蔽的。念你们无知,就不追究你们的罪过了,特放你们一条生路,从此以后不要再过问江湖。你们走吧!”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不相信蒋政就这样轻易把他们放了。两人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兵丁上前给两人松了绑。两人疑惑地对看一眼,偷偷一运气,天哪,气运不上来。
  
  “四大金刚”老大讥笑道:“别费劲了,刚才那药丸是散功丸,我们已经废了你们的武功,回家去老老实实种田吧!”
  
  接着,兵丁们上来把两人推出了大门。蒋政看着两人的背影,轻叹口气,转身走了。
  
  大街上,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谁也不说话。良久,黄鹤泪眼婆娑地说:“我们任务没有完成,又被废了武功,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了。”
  
  胡小秋没有说话。黄鹤继续说:“咱们逃吧!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逃离这血腥的江湖,逃离这无休止的杀戮,我真的不愿再过这种日子了。”
  
  胡小秋冷冷地说:“我要回良山,我要去问问师父为什么出卖我……”说完便转身走了。
  
  黄昏时分,胡小秋上了良山。良山绝崖峰上立着一脸凄苦无奈的华千豪,显然他已经得到这次行动失败的消息。胡小秋疯狂地跑上前,大声质问道:“师父,为什么让我充当诱饵,为什么出卖我?你说呀,说呀……”
  
  华千豪冷漠地说道:“没什么可说的。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杀无赦’,只要成功,不择手段。”
  
  胡小秋感到一股透心的寒意从后背升起,这就是自己视为亲生父亲的师父,这就是“杀无赦”的帮主。
  
  “你是我的最后一张王牌,为了让敌人不生疑,只有出卖你,保证任务完成。可惜呀……”华千豪缓缓地说道,“‘杀无赦’完了,我也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说完,华千豪毫不犹豫地从绝崖峰上跳了下去。
  
  胡小秋望着飘身下跌的师父,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
  
  多年以后,胡小秋在山庄劳作之余,喜欢独自在山里转悠,然后坐下来,喝口山泉,啃块干馍,看远处蓝天白云,观近处泉水叮咚。他感到这样的日子很惬意,很快乐。他想,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又有什么不好呢!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