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一个人的战争

推荐人:故事大全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7-03-19 22:05:39 阅读:
  1.山顶上的老头
 
  山东沂蒙山上,住着一个独居老人,叫王老虎。他是个老八路,八十多岁了,精神矍铄。只是眼睛不行了,基本啥也看不见了。好在老人对周围环境很熟悉,生活自理没问题。村干部几次做工作,希望老人到山下的养老院去,老人说不习惯,就是不去。
 
  老人无儿无女,只有个亲侄子,侄子有个儿子叫王凡,就住在山脚下。老人不肯跟他们一起住,平时就由王凡帮老人买米买面,买菜买酒,照顾一下。
 
  王凡没考上大学,跟着父亲在镇上做木匠,他怕吃苦,常跟老人发牢骚:“大爷爷,我爷爷和我爹都是农民,我是农三代,没啥可说的。可您是当过八路军排长的,是咱家最有出息的人物,咋说退伍就退伍了,也没要个官当啊?上次来看您的那个战友,跟您是一个连的吧,人家可是局长退休,儿子都当县长了。您看咱家,您没当上官,家里也没一个能借光的。”
 
  老人“哼哼”两声:“咋没借光?政府每个月给我发的米面油,你们家没吃?政府发给我的补贴,都是你帮我去领的,没留下你泡网吧的钱?我不跟你爹说,你真当我老糊涂了?不好好学手艺,成天泡在网吧里打游戏,能有什么出息?”
 
  王凡央求道:“大爷爷,县长不是您战友的儿子吗?您跟他说说,给我安排个工作,能坐办公室就行。”老人摇摇头说:“没门,我可张不开这嘴。”
 
  王凡说:“那您跟我下趟山总行吧?县里统计老军人,要加钱呢,让您去趟县里立个档案,您死活不去,这不是跟钱过不去吗?”
 
  老人说:“我有吃有穿,钱够用了。我现在是个废物,政府月月给钱让我养老,我知足了。我要真去了,你肯定拿我当幌子求人情。我腿脚不好,下不了山。”
 
  王凡急了:“大爷爷,您腿脚还不好?前天我还看您拿着破木头枪对着草垛练刺杀呢!您要这么绝情,可别怪侄孙子我也不义了。”
 
  老人“呸”了一声:“臭小子,你还敢咋的?”
 
  王凡“嘿嘿”一笑:“大爷爷,您啥都看不见了,有钱也花不出去呀。米面油酒,不都得我给您送上山来?您不心疼我,我就不给您送了,看您怎么吃饭。”
 
  老人点了袋烟说:“放心,饿死我,政府不收拾你,你爹也得把你的腿打断了。”王凡无计可施,气呼呼地转身走了。老人一边抽烟一边大声说:“放心,你大爷爷没那么容易饿死,当年日本鬼子扫荡,你大爷爷吃草根挺了一个月,你看这满山的草,饿不死我。”
 
  王凡赌气下山,在山脚下看见几个人,正拿相机对着山上拍照,像是旅游的。王凡心思灵活,知道游客的钱好挣,立刻迎上去:“几位,是要上山游玩吗?我们沂蒙山可好玩了,你们需要导游吗?”
 
  那几个人扭过头来看看王凡,其中一个说道:“我们是拍电影的,来采景,也找演员。这一带有没有独居的盲人,你知道吗?”
 
  王凡一愣,心说这真是太巧了。他笑着问:“干吗要找独居的盲人啊?”那人递上一张名片:“本人是导演,要拍一部影片。但是这片子为了力求真实,其中一个演员必须是不知情的,以为是真事儿,才能拍出最真实的感觉来。我们走了好几个地方了,都没找到合适的人物和环境。”
 
  王凡不解:“那这和盲人有啥关系呢?”导演笑了笑说:“拍戏主要是用布景,不可能啥都用真的。普通人哪能看不穿呢?只有盲人,因为看不见布景,才会以为是真的。”
 
  王凡明白了,又问:“那为啥要独居的盲人呢?”导演说:“这还不明白吗?如果是在城市里,或者是在村子里,拍电影肯定会引起围观,周围的人一议论,或者一笑场,那就骗不下去了,电影也就没法拍了。”
 
  2.不知情的演员
 
  王凡“嘿嘿”一笑:“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就认识你需要的演员。”导演一听高兴坏了:“是吗?快带我们去看看。”
 
  王凡摇摇头说:“哪有那么容易,找演员不得花钱啊?何况还要用场地!我是经纪人,先把价钱谈好了再说。”王凡虽然没有拍过電影,但电视可看了不少,这些门道都听说过。
 
  导演“呵呵”笑了:“小伙子很精明啊。你跟这位盲人是什么关系,就当起经纪人来了?”王凡挺起胸脯说:“那是我大爷爷,要是没有我,你们这电影也拍不成啊。”
 
  导演连连点头:“放心,演员的片酬一天五百,场地费用一天三百,怎么样?”王凡大喜,心说这买卖太挣钱了。他立刻说:“我这就带你们上山看看。”
 
  整个剧组有四个人,都是年轻男人,比王凡大一点。几个人很快就混熟了,嘻嘻哈哈地登上了山顶。一到山顶,导演站住了,让大家都不要出声。他看看四周的环境,忍不住感叹:“太理想了,独门独户,周围五百米都没有其他人家,最适合拍电影了。王先生,你说的那位盲人在屋子里吗?”
 
  王凡点点头问:“说来说去,你们要拍什么电影啊?这演员可是我大爷爷,你们骗他行,可不能骗出事来,否则我爹非打断我的腿不可。”导演说:“放心吧,我们有分寸的。这个戏里你也得演个角色,否则戏不好拍。”
 
  王凡一听,立刻说:“我的片酬可不能比我大爷爷低。”导演笑了笑:“可以,也是五百一天,怎么样?”王凡立刻点头。
 
  导演说:“你先给家里送个信,就说这几天你要在你大爷爷家住,让他们不要担心。”王凡说:“放心,我爸最近接了个活,分不开身,我就说大爷爷身体不舒服,我在山上照顾他,我爸没时间管我。”
 
  一切准备妥当后,天也渐渐地黑了。老人正在屋里一边吃王凡给他买来的煎饼,一边喝酒,吃得正香,就听见山脚下传来了两声枪响,似乎还有大炮的声音。老人感到奇怪,放下酒杯,支起耳朵仔细听。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房门被敲得“咚咚”响:“大爷爷,快开门,快开门啊!”

  老人放下煎饼,跳下炕,边开门边说:“咋的,这么快就回来了,看大爷爷饿没饿死是吧?”王凡哆嗦着返身插上门,把老人拉到炕边上:“大爷爷,别开玩笑了,不得了了!”
 
  老人想到刚才的动静,镇定地说:“山下出啥事了?快说!”王凡说:“大爷爷,日本鬼子打进来了!”
 
  老人愣了一下,说:“放屁,现在啥年代了,中国这么强,日本人说打就能打进来?你以为还是七八十年前啊?我说你编瞎话也不编个像点的,你不是想让我捐钱给你去打仗吧?”
 
  王凡着急地说:“大爷爷,我不是骗你玩,我也是刚从山下逃上来的,听说中国和美国在南海打起来了,日本鬼子趁中国海军都在应付美国人,偷偷从烟台、青岛登陆了,直接进了咱们山东省。听说现在只进来一部分,刚到咱们这儿,其他地方还没有呢。”
 
  老人将信将疑:“你小子不是在拿我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事收音机里咋不说?”王凡拧开收音机:“您自己听听吧。”收音机里的广播员用急切的声音播报了中美南海开战的消息,然后又说:“据悉,日军在山东烟台登陆,现已扩散到临沂、枣庄、泰安一带,中国军队正在调动,准备消灭来犯之敌!”
 
  老人愣愣地听完收音机,伸手抄起了靠在墙边的一支木头步枪,猛地站了起来。王凡一愣,一把按住老人的枪:“大爷爷,您这是要干吗?您这枪不能用,就是个样子货,您不知道吗?”这把木头步枪,跟着老人大半辈子,老人退伍的时候,实在舍不得,跟营长申请保留。营长看这枪马上报废了,不忍拒绝,就让人把撞针拆了,枪管也用铅水灌死了,然后举行了个仪式,送给了他。后来政府收缴枪械,收缴的人一看这枪的样子,就知道已经不能用了,也就没强求。现在老人是急了,把这废物枪抄起来了。
 
  老人一把推开王凡,伸手到炕席底下去摸,王凡不知道老人在摸什么,然后他看见寒光一闪,老人竟然从炕席下的一个凹坑里摸出来一把军刺!王凡惊呆了,眼看着老人用极其熟练的动作把军刺上到了步枪上,整个人忽然像变了个人一样,迈开大步就要往外冲!
 
  王凡赶紧抱住老人:“大爷爷,您不能出去,外面都是日本兵,已经把村子占了,您这东西能管什么用啊!再说您也看不见啊!”老人想了想,把炕席掀起来,又把整支枪放了进去,点点头说:“那就等着,我倒要看看,七十年前他们都被我们赶跑了,今天还能怎么样!”
 
  3.沦陷区的老兵
 
 
此时,在窗外向屋里偷看的导演都看傻了,王凡借口出去看看情

赞助推荐